[原创]41军121师一个老兵拥军情

41军121师;一个退伍老兵的拥军情--------李满堂

一位转业干部建起了全国首个镇级将军馆,这远不是目标,他还要建“中国将军馆”。

他当过兵,30年前参加过自卫还击作战,战后戍守过西北,七年没吃过米饭。近10年的部队生活让他骨髓里有着很厚重的军人情结,以致转业后无论到了哪,都不忘拥军。

他,李满堂,东莞市樟木头镇委书记。

获得“全省拥军优属先进个人”称号的李满堂原本不愿意接受采访。但有一句话动摇了他的想法。‘这不是你个人的事’。

“ 我参加过自卫还击作战,比别人更懂得如何去拥军。希望以我激起一点浪花,对社会有所启发,带动更多的人拥军。”李满堂说。

过去经历了战场上生死考验的战士

李满堂是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兵,深知战争的残酷,和平美好。

李满堂1958年出生于东莞长安镇锦厦村,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子女。他当兵的理由很简单,觉得农村太苦了,想脱离农村。

1977年冬,19岁李满堂应征入伍,在广州军区41军121师“塔山英雄团”服役,1978年12月在广西靖西集结,1979年2月17日清晨他上了战场,上战场的一个月,对于李满堂来说就像整整几年那么长。他一下子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一名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战士。

在战争中李满堂所属部队的任务打穿插。打穿插就是绕道阻敌增援,切断敌退路这样的部队。打穿插会四面受敌非常危验和限苦,受伤也要跟着部队前进。

那年战争中,他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一个倒下,被人抬走。战场上的硝烟,叫喊声、厮杀声,让他醒悟,这不是演习,这是真的。

“16个,和我一起当兵那年东莞牺牲了16人,整个东莞户籍有49人牺牲。”李满堂竖起大拇指和小指,沉重地说。

现在为镇内军人开设电话专线的书记

作为樟木头‘一把手’,李满堂的双拥工作不是轰轰烈烈的事迹,更多是一些点点滴滴的实事。

2009年,全市第一个镇为退役军人购买商业健康保该险。

李满堂等镇领导班子24小时向部队、优抚对象开通手机,元宵节前夕李满堂亲自送汤圆到部队。

每年征兵,李满堂都是坚持发表征兵广播电视广话,亲自送新兵入伍,并及时邮寄本地报纸杂志给正在服役的战士,让入伍在远方新兵了解家乡近况。李满堂还当起‘月老’,举办“军地青年联谊”,为驻莞部队官兵牵‘红线。’

樟木头用短短几个月时间建起了全国首个镇级将军馆-----樟木头馆。这是李满堂和他的同事,行程3万公里,横跨9省市,认真收集、整理曾驻防在樟木头的45位老将军资料所得。

樟木头将军馆于2009年9月成立,原中央军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亲笔题词:《宝山脚下兵强马壮,樟木头人拥军有功》表达他对‘第二故乡’的思念之情。

对话

“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部队要党和人民长期去呵护:一名烈士需要党和人民长期怀念:烈士的家属需要党和人民长期去关怀:一名复员退伍军人和军人的家属,需要党和人民长期关心。”

------------------李满堂的拥军理念

军营生活 “我懂得当兵的苦”

记:当年你上战场时,还是一个20岁的小伙子。老实说你不怕死吗?

李;那一场战争前后,我经历了“不怕------怕------不怕-------怕”四个心里阶段。所谓的“不怕”,是因为平日里搞演习,被打倒了还能起来嘛,以为打胜仗很容易,但是,到了1979年2月17日早上5点,万炮齐轰之后,我们开始冲锋,有人倒下,抬走了,有人痛苦叫喊。那时候就‘害怕’,不知什么时候到自已。后来,我们已经与敌人接触战斗了,战友们死的死,伤的伤,反而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没有时间考虑生死。战争结束后半年,我失眠,常常梦见到战斗中战友牺牲惨景,这些镜头让我‘后怕’。

记:3月15日从战地回来后,你去了哪里?

李:我打仗回来后保送到西安陆军学校学习,毕业后再分配到兰州军区,七年没有大米饭吃,我懂得当兵的苦啊。

管理工作 “借鉴军队管理的优势”

记:您的施政风格雷厉风行,说话铿锵有力,与你的军旅生涯有没有关系?

李:绝对有关系。我先后调任到四个镇党委书记,每到一个镇就送当地干部每人一本书-------《向解放军学习》。

你讲得没错,我当过兵,感受到军队管理的效力和优势,我运用到我们地方的经济建设中去,发挥它的优势。所以我不单纯要学,而且要把整个团队释放,打造成军队一样的团体。

记:2008年初,您刚到樟木头任职不久,恰好碰上“合俊倒闭事件”,您如何化解危机

李:合俊事件在东莞前所未有。一万多人围住镇政府的时候,市里说派特警三百多人来维持局势,我说不用,我有信心它不会乱。

我怎么办?我把部队学的‘战略战术’那一套拿出来了。首先打心理战,万人围住镇政府,我打开高音大喇叭,播放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慢慢舒缓大家激动的情绪。接着找几个干部进入人群中,发布‘相信政府能解决事件’的有利消息。然后‘打信息战’,主动联系媒体发布官方信息,稳定大局,先由镇府垫付2800万元给工工资,最后终于和平化解这场突发事件。

拥军设想 “ 让将军馆成为全国教育基地”

记:樟木头筹建一个将军馆,陈列曾驻守在樟木头的老将军的资料。这个在国内引起较大的反响。

李:是。我们从去年5个月时间把它初步弄出来,行程3万公里,横跨9个省市,拜访曾驻防在樟木头镇的老将军,认真收集45位老将军资料,建成了全国第一个镇级将军馆。

记:您小时候或者青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做什么样的人?

李;以前我想当将军,当不成所以回来建个将军馆嘛。(笑)筹建将军馆,在我看来是一种让人民不要忘本的表现,多少将军流血牺牲换取一个国家来。现在国家有规定不允许个人树碑立传,反对个人崇拜,这是非常正确的,但我们不能连英雄的集体都没有呀。所以我们筹建樟木头将军馆,包括重建石马桥烈士纪念碑,也就是这个现理。

但是,樟木头的将军馆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希望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帮助和军队支持下,建立一个中国将军馆。把一万多名将军放起来,成为全国的爱国主义国防教育基地。

拥军感悟 “ 烈士需要我们长期去怀念”

记:您被评为“全省拥军优属先进个人”您如何看待这个称号?

李:这个称号不是我一个人的。拥军不能单靠一个人的力量。当然我对拥军真心真意的,我从战场上活着回来,深知战争太残酷,和平太美好。但和平不是靠美好愿望就有的,要靠强大的国防做后盾。这些感悟是要靠血和泪历练能自发形成的。

记:您曾提出拥军要与感恩教育结合越来?

李:对。一个烈士需要我们长期去怀念。反过来如果一个战士牺牲了,过了一段时间没人记得,今后谁去当兵?谁愿意为国捐躯?尤其是今后独生子女比较多的时候,真的要打仗的时候,谁以牺牲为光荣?

同样,驻守在我们周边的现役军人,我们也要感恩,感谢他们应征入伍,保卫国家。我倡议在报刊、杂志、电视、网络等媒体开设专刊,宣传“感恩军人”理念,丰富东莞感恩文化内涵。



41军121师一个老兵拥军情


1999年当时任长安镇委书李满堂组织78届东莞籍战友重返121师


41军121师一个老兵拥军情

这是老兵重操"旧业."


41军121师一个老兵拥军情

当年有16家媒体跟踪报道

41军121师一个老兵拥军情

这些都记裁他们经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