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称东海油气田谈判是“持久战” 美国隐身其中

jiwuy 收藏 0 574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28_33859_11533859.jpg[/img] 日本飞机飞临中国春晓油田 据7月28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中日两国27日首次就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开始了缔结条约的谈判。这个被日本首相菅直人视为“战略互惠关系的象征”的问题,引起日本媒体高度关注。与此前袒露“期待感”不同,对话正式开始后,日本媒体却变得谨慎起来。他们认为,这将是一场“持久战”。有中国专家27日对《环球时报》表示,让这场对话困难重重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媒称东海油气田谈判是“持久战” 美国隐身其中

日本飞机飞临中国春晓油田


据7月28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中日两国27日首次就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开始了缔结条约的谈判。这个被日本首相菅直人视为“战略互惠关系的象征”的问题,引起日本媒体高度关注。与此前袒露“期待感”不同,对话正式开始后,日本媒体却变得谨慎起来。他们认为,这将是一场“持久战”。有中国专家27日对《环球时报》表示,让这场对话困难重重的,很大程度上是日本国内仍有人不能正视“春晓”(日本称“白桦”)油气田是中国主权这一事实。但能坐下来谈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据日本共同社27日报道,出席此次谈判的日方代表是日本外务省亚太局长斋木昭隆,中方代表是中国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司长宁赋魁。当天上午,双方在日本外务省彼此交换了意见,在2008年6月达成的协议基础上,探讨“春晓”油气田的日方出资比例,以及双方共同开发“龙井”油气田(日本称“翌桧”)的办法。


据长期从事海权问题研究的刘中民教授向《环球时报》介绍,中日2008年就东海油气田开发达成共识,划出了一块2600多平方公里的共同开发区。据日本媒体事后披露,协议内容包括:双方承诺以对等的条件联合开发“龙井”油气田附近的海域;日本将向中国单独开发的“春晓”油气田出资,按照比例分配权益等。在开发“春晓”油气田的权益分配上,日本前首相鸠山认为,“主张五五分成是比较困难的”,因此承认和接受中方出资比例占5成以上。但这一方针遭到日本右翼分子等部分人反对,他们主张要和中国享有对等的权益。这也导致这一议题一度搁置。今年5月,中国领导人在访日时与日本领导人就尽快启动缔结条约的谈判达成共识,才让双方第一次有机会就缔结条约进行对话。


对于这次对话,日本媒体投入了很高的关注热情。早在20日刚一传出中日将就缔结条约进行首次对话的消息时,这一新闻就立即登上了日本各大媒体的版面,并纷纷给予高度评价,充满了对这一议题的“期待感”。 日本《朝日新闻》曾发表社论称,“中日之间最大的‘悬案’———东海油气田问题超越诸多障碍,终于走到缔结条约的‘大道’上”,对于中国的积极行动表示热烈欢迎。


但当27日的对话正式开始时,日本媒体的调子似乎一下子变得谨慎起来,大多数媒体认为这会是“一场艰难的谈判”。日本《每日新闻》27日称,现在距中日2008年就共同开发达成共识已有两年,虽然终于还是进入具体讨论,但事关海洋资源分配这一国家利益的课题,预计交涉会有重重困难。日本共同社援引日本政府官员的话说,有关出资比例、利益分配等问题预计将难以协调,会谈不会草草了事,将会是一场“持久战”。日本右翼媒体《产经新闻》则重提旧事,称当时搁置这一议题就是因为中国国内出现了“对日本政府过于让步”的批评声音,再加上中国海军一直对日本在油气田附近海域的监视活动进行“恐吓”。现在虽然对话开始,但仍然会举步维艰。日本NHK电视台提醒称,中国以何种姿态对待27日的首次交涉,是日本需要首先搞清楚的。日本需要关注中方的举措,然后推进对话,争取早日(和中国)缔结条约。


对于日本的这种谨慎态度,刘中民分析说,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日本国内仍然有不少人力争达到一个目标,那就是造成事实上日方所主张的“中间线”原则。他说,日本有些人总是混淆一个问题,就是日本企业以合资的方式参与到“春晓”油气田开发,就是“搁置主权、共同开发”。但其实这有本质区别。“春晓”油气田不存在主权争议问题,所以根本谈不上“搁置争议”。如果这个分歧不解决,双方的谈判就会很困难。刘中民提醒,中方需要注意,在有关中日利益分配问题上,不能被动地被所谓的“中间线”牵着走。


日本JJ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虽然也认为这次谈判难以有实质性进展,就出资比例、利益分配等问题很难短期达成一致意见,但他表示,这次会谈可以达成气氛上的共识。对亚洲人来说,气氛很重要。双方能明确地就此事坐下来磋商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日媒称东海油气田谈判是“持久战” 美国隐身其中

中日共同开发区块示意图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日落实东海问题共识谈判 专家称美国隐身其中


7月27日,中日两国在日本东京举行首次东海问题原则共识政府间换文谈判,中国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司长宁赋魁和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斋木昭隆等出席了此次会议。


中日两国从2004年开始就东海油气开发已经进行了十多轮的谈判,并在2008年6月达成了原则性共识。这在当时被专家解读为在东海问题上“迈出的第一步”。根据协议,当时中日双方决定:“本着互惠原则,在上述区块中选择双方一致同意的地点进行共同开发。具体事宜双方通过协商确定。”双方还同意,为尽早实现在东海其他海域的共同开发继续磋商。


建立合作基金?


在本次会谈前,中日双方同样做好了铺垫工作。在今年5月底温家宝总理访问日本期间,就与时任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确认了两国合作开发的政治意向。而接任首相菅直人也视东海油气田问题为“战略互惠关系的象征”。


“现在其实已经进入细节谈判阶段。由于一定程度上关乎到中国的经济命脉及切身利益,中日双方在谈判中不会轻松。”昨日,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崔新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相关的利益分配、油气资源的具体介入及权益比重、两国及相关的企业的协调问题都是双方可能产生分歧的重要因素。与此同时,日本媒体也预警称,“会谈不会草草了事,将是一场持久战。”


事实上,双方在2008年中日达成的共识中,包括划出一块2600多平方公里的共同开发区。同时,中方允许日本企业出资参与开发春晓油气田。这在某种程度上为中日双方的谈判奠定了友好的基调。


“光有基调并不够,还要正视中国目前在东海开发上的局限。”崔新生说,我国的生产技术尤其是油气资源开发商的技术相对薄弱,这是中方在谈判中的相对劣势。


“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中日双方应该建立一个海洋资源争议区域的权益基金。”崔新生进一步认为,中日双方所有的开发项目可以共同出资形成这个基金,进而共同在东海开发问题上受益,此外,还可以对相关区域进行公开且透明的评估,以进一步明确这其中的利益。


美国隐身其中


谈判又将对中日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对此,崔新生认为,由于谈判尚未有明确结果,相关的影响尚难评估,但双方终将会把本国利益摆在第一位。


“需要指出的还有,中日在东海问题上的谈判或多或少还是出现了美国的身影。甚至可以这样猜测,日方参与谈判甚至可能已经得到了美国方面的默许。”崔新生指出,在油气开发上,日本人本身并不掌握相关的技术,这些都是为美国人所掌控。


“其实,通过这么多次谈判,日本方面的经验恰恰也可以为中国所学习,比如,日本企业参与春晓油田的开发。”崔新生指出,日本本身是个资源极度缺乏的国家,之所以这么多年四平八稳,且未传出能源资源不够用的信息,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在于其合理的能源布局和不断对相关油田的参股行动,“在可能的情况下,这应该为中国的相关决策部门所借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