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坦克,不是件容易的事,正如星爷所说:“这个事情很讲天赋的”,别的不说,坦克身上的那层壳就是最主要的防护手段,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要没有些手段,还真只能望着它干瞪眼,好在矛与盾天生就是相生相克的,你有你的乌龟壳,我有我的钻石手。


打坦克的方法很多,单就炮弹而言,最常见的就是穿甲,破甲与碎甲三种炮弹,有些同学可能不太清楚这三者之间的区别,在此生活英雄献丑一把,简单地说说。


先说穿甲弹,因为它历史最久,使用最广,在它的辣手下,无数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坦克们都变成了回炉的废铁,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还得从坦克的壳说起,刚才说过,坦克的装甲又厚又硬,一般的炮弹打上去就象生活英雄打儿子的屁股,反应不大,至于机枪之类的轻武器更是蚊子叮铜像--自讨苦吃,为此人们想尽了办法要破掉坦克的金钟罩铁布衫,当然,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以硬碰硬’了。


穿甲弹就是硬碰硬的典型,它靠弹丸大动能和本身的高强度击穿钢甲,你装甲不是硬吗?穿甲弹的弹头比你还硬,见过木匠师傅敲钉子么?钉子就比木头硬,见过装修师傅往墙上打钢钉么?钢钉就比红砖硬,见过铁匠师傅打菜刀么?……扯远了,总而言之。制做弹头的材料一般是高强度、高密度的合金钢,碳化钨,甚至贫铀等等,硬度比坦克装甲大得多,发射后,弹丸在膛内高温高压气体的作用下,一旦碰到装甲,就会把钢甲表面打个凹坑,并且将凹坑底面的钢甲像冲塞子一样给顶出去。这时候,弹丸头部虽然已经破裂,而弹体在强大惯性力的冲击下,仍会继续前冲。当撞击力达到一定数值时,引信被触发点燃,就引起了弹丸装药的爆炸。这时,在每平方厘米面积上,可产生数十吨至数百吨的高压,从而杀伤坦克内的乘员、破坏武器装备。


可见,同样的穿甲弹头,穿透能力主要来源于弹丸运动时的动能。要增大动能,就必须提高弹丸的速度。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初速,现在使用的穿甲弹,大都是流线型或长杆形(象支小箭),箭型脱壳超速穿甲弹的穿甲能力比其它的更强,如果是用贫铀制成的‘箭’由于贫铀材料天生所具有的高密度、高强度、高韧性的特性,以及贫铀合金所具有穿甲后的燃烧特性,成为不加其它燃烧剂的穿甲燃烧弹。


穿甲弹是最初发展的反坦克弹药,自从坦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初露锋芒,穿甲弹就开始与之同台竞技,一直应用到现在,从最开始的普通穿甲弹、次口径超速穿甲弹到旋转稳定式超速脱壳穿甲弹到现在最新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已经发展整整四代。



2战期间一辆虎式坦克102毫米厚度装甲被英国171BL穿甲弹命中


在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的T34/75和KV-1坦克身披重甲,所向披靡,德国拿它们一点脾气没有,只好把原本设计用来打飞机的88毫米高炮拉出来,装上穿甲弹去对付。88毫米高炮打飞机表现平平,打坦克到是一把好手,果然没让德军失望,后来在它的基础上发展出的PAK43反坦克炮,直至整个大战结束,还是没有任何坦克能抵挡它的正面一击。而人们提起这段掌故,总是对88毫米高炮赞不绝口,却也不要忘了,这样的成就,炮好固然不错,但如果没有穿甲弹,恐怕也是白搭。


而在现代战场上,坦克与坦克之间的对决,穿甲弹仍是最主要的弹种

穿甲弹的三代同堂,从左至右,全口径穿甲弹、次口径穿甲弹、M735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和德国DM33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


说完穿甲,咱们再来说说破甲,有同学可能会奇怪,穿甲弹这么厉害,用它不就完了嘛,何必再研究破甲弹?其实,要是穿甲弹能包打天下,人们也就不会去开发新的弹种了,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既生穿,何生破’?


原来,穿甲弹好是好,但也有不少缺陷,前面说过,穿甲弹靠高硬度的弹蕊以高速打击装甲来达到穿甲的目的,实际上就是发射一块用非常坚硬的材料做成的实体(弹丸),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撞击到装甲车上并在它上面冲出一个洞。此弹丸在穿透装甲时常被撞成碎片,在车辆内部爆裂并向四周飞散而造成损伤,理论虽然如此,但随着坦克的装甲防护水平的不断发展,穿透装甲所需要的弹蕊材料要求越来越硬,速度要求越来越高,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其一就是炮弹的加工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困难,其二就是对炮本身的要求也越来越变态,因为越是要求高速,就必须用更高膛压的火炮发射。而高膛压的火炮也就意味着火炮越来越长越来越重,生产的成本越来越高。


有人说了,没关系,咱不在乎,不就成本高么,不就是钱么,不在乎,咱就认准了穿甲弹了,然而,困难还不止这么一点点,穿甲弹还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倾斜装甲!如果你有过在金属板上钻孔的经验,你就知道,当钻头直上直下时,钻起孔来是最轻松也最有把握,而让你去钻一块斜放着的钢板,恐怕你就得叫苦连天了,装甲也是这样,据研究,倾斜为60度的装甲,不仅能使弹丸的穿透的距离增加了一倍(假设弹丸沿水平线击中),而且还有可能引起跳弹。二战期间,T34被称为防护最好的坦克,并不是因为它的装甲板最厚,却是因为它采用了大角度的倾斜装甲所致,炮弹打上去,大多只是当当作响,响完之后被弹开,起不了什么作用。


说到破甲弹,有一定军事知识的同学都知道破甲弹最基本的原理就是:空心装药技术或金属射流来实现破甲,然而就是这个空心装药,还有一段颇为曲折的故事。


1938年,瑞士人特别邀请英国驻瑞士武官前往观看一次新型反坦克炸药表演试验,表演甚是精彩,只见一发炮弹打去,命中靶板后爆炸,把很厚的靶板击穿了一个洞,这在当时,是很不了不起的成就了,而瑞士人的目的也很直白,就是想把这种技术出售给英国人,你英国不是在打仗么,打仗就离不开坦克和反坦克,有了这个,击穿对手所有的坦克都不在话下,难道你不动心?瑞士人的算盘打得挺精,开了个大价钱,然后就满心欢喜地等着数钞票,谁知英国却对此不置可否,既不说好,也不说差,这下瑞士人就奇怪了,怎么回事?


原来,瑞士人精,英国佬也不傻,试验的结果让他们确实大吃一惊不假,英国需要这样的技术来提高打坦克的能力也不错,可是英国人暗中观察这种新型弹药,发现使用的炸药不过市面上随处可见的大路货---诺贝尔黄色炸药,于是断定,这种技术并不复杂,不值得为此花大价钱,但是为了探明这种炸药之所以具有如此巨大的穿甲威力的奥秘,又要求瑞士人进行了第二次表演试验,瑞士人这次学了一点乖,把黄色炸药染上了其他颜色,哪知人家英国武官专门请来了伦敦伍利治兵工厂的爆炸专家,专家就是专家,果然从色彩迷离的爆炸中发现了关键所在,窗户纸一捅破,英国人自然没必要再多说废话,拍拍屁股走人,瑞士人还在纳闷,咦?煮熟的鸭子塄给飞了?


没多久,英国就研制出了一种新型反坦克枪榴弹,并把它应用到英国制造的弗尔德步枪上。瑞士人一看,这才知道自己被英国佬狠狠玩了一把,简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痛定思痛后,想起了美国人,有枣没枣打三杆子再说,亡羊补牢也为时不晚嘛。


1941年,一名瑞土设计师带着全部技术秘密来到了美国,美国人到是爽快,谁教美国佬那么有钱呢,二话不说,买下!并立即应用该技术制成了M—10型高爆反坦克枪榴弹,后来又经过N次技术改进,制成了MI型72毫米反坦克火箭筒,这名字难记,其实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巴祖卡’。据说得到这个绰号是因为这个火箭筒很象一种叫‘巴祖卡’的管乐器,而且发射时会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巴祖卡一问世,就名震天下,据北非战场上美第一军团的记录,一发在射程之外发射的巴祖卡,居然让一支德军坦克小分队举起了白旗,而原因居然是该德军指挥官认为他们受到了‘105毫米榴弹炮的袭击’因此‘抵抗是没有意义的’不知他后来看到这种可由单兵发射的,一根管子和一枚火箭弹构成的‘简单兵器’后有何感想?


巴祖卡


说了这么多,大家可能猜到了,瑞士人的这项技术其实就是----空心装药!不错,这项技术就是空心装药,其原理是当带有锥形空孔的药柱爆炸时,能量会沿药柱轴方向高度集中,所产生的高温高速能量可击穿很厚的钢板,这样的说明生活英雄觉得还不够形象,手电筒大家都见过吧,筒身就是那个药柱,而前面那个碗一样的东东就是锥形空孔了。其原理就这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而且早在一战时,英国的矿工们就已经使用类似的方法装设炸药以获得更好的爆破效果了。所以说科技只怕没发现啊。


要说,美国人这回可是结结实实当了回冤大头,空心装药的原理是聚能效应,这个聚能效应还有个名字,叫门罗效应,门罗是谁?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他早在1888年就在炸药试验中发现了这种效应,1930年,伍德进一步改进了门罗的实验,在药柱的圆锥孔腔表面镶上金属罩,穿甲能力大大增强,鬼使神差的,美国人又花大价钱从瑞士人手里购买了自己老祖宗发明的技术,这也算是美国版的‘出口转内销’了吧。


过去的事,不提了,不管是瑞士也好,美国也罢,经过二战的洗礼后,聚能效应以及破甲原理已为全世界所掌握,水平高下之分只在于所用的炸药成分,金属药罩材料,引爆时间等等细节。


有人看到这个火箭弹,不禁会惊呼,咦?这不就是RPG吗?不错,这就是RPG,不过这是中国的RPG,而且在我军中还大量装备着。


我军的火箭筒


有人一提到这玩艺,就会从脑子里不自觉地冒出‘落后’‘低劣’‘被淘汰’等等名词,殊不知,美英联军那些牛B得很的坦克装甲车们最怕的东东除了路边炸弹,就是这种简陋的武器了。为什么?因为这种弹是空心装药,而且采用的是灵敏的炸药引信,比如压电引信,打上去就炸,既不需要很高的初速,也不要笨重的发射装置,对倾斜装甲也不太感冒,哪怕是倾斜到70度的装甲,空心装药的破甲弹打上去照样有效,实在是居家旅行,老少皆宜,价格便宜量又足……的打装甲利器。

聚能效应破甲威力惊人,以至几十年后,还在应用,只不过是进行了若干改进而已,基本原理还是那个。

如果一定要形象一些来说明这个聚能效应,请同学们闭目,深呼吸……然后想象一下煤矿工人用高压水炮在坚硬的煤层上冲击出深坑的过程,只见几个身强力壮的工人扶住一台高压水炮,一按开关,一股细长的水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借用下韩大嘴名言),高速地冲向煤层,转眼之间,煤层象窗户纸一般被冲出一个洞来……什么?你没见过这景象?电视里也没见过?那么请想象一下消防队员用高压水枪向一堵土墙冲刷的样子,只见几个身强力壮的消防战士把住一支高压水枪,一按开关,一股细长的水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高速地冲向土墙,转眼之间,土墙象窗户纸一般被冲出一个洞来……什么?这个你也想象不出来?那就拿一根橡皮水管,一头接到水龙头上,用铁丝扎紧,尽可能把水龙头开大,然后捏紧另一头,只留一个小孔,然后,对准你家的花盆里的泥土射去吧……什么?停水?你家不爱环保,从不养花?我晕~~~%·##¥!#¥

说到这,同学们应该明白了,原来破甲弹是靠金属射流来‘射’穿装甲的,可是,有些极其勤学好问的同学可能又会问,为什么破甲弹能产生金属射流呢?为什么金属射流又能射穿装甲呢?


这就得回头再从门罗说起,门罗发现:有锥形空心药柱的炸坑要比同样外形的实心药柱的炸坑深得多,这就是聚能效应,这就是破甲最基本的原理,(以下引用gytxf网友的发言,谢谢)外国对科技爱好者进行教育时,往往采用实际表演的形式,将一锥形纸桶内表面粘上塑胶炸药,然后大头朝下放到一块约10厘米厚的钢板上面,用电雷管引爆,跑过去一看钢板被击穿,拿开钢板地上还有个洞,拿个棍子去探探约有1米深。旁白解释:平常炸药爆炸,能量是向四面八方释放的,而这种锥形装药方法使爆炸的能量向一个方向集中,整个实验过程并没有使用到弹头,击穿钢板完全是靠爆炸时产生的高温,高压的聚能流。


不错,上面说的就是门罗效应的最基本的原理,但是人们对这样的效果是不满意的,于是把金属做的漏斗形药型罩加在炸药的锥上,这样,爆炸后,炸药的能量就作用在这个空心漏斗药罩上了,制作药罩的金属迅速被使熔化合拢,被炸药的能量‘压’成了三高金属喷流,这里说的三高可不是帕哇罗帝等三大男高音,而是高速、高温、高压这三高,这股射流的头部(最快)速度可达7000~10000米每秒,温度可达1100度,高压就更不用说了,再加上金属本身,普通的坦克装甲遇到这三高的冲击,顿时就象高压水枪下的稀泥,什么势如破竹,飞流直下,门户洞开等等形容词简直就是为它们准备的,更可怕的是,破甲后,金属射流并不会就地休息,它继续高速前进,再加上破甲后的喷溅作用,接下来就是破坏车内设备,杀伤乘员。要是碰上炮弹或油箱,就是油箱起火,弹药诱爆,产生“二次杀伤效应。”所以有时我们在电视里看到,一辆坦克,外表只一个小洞,却连炮塔都炸飞了,就是这二次效应的杰作了。


金属射流的破甲性能可以从改变药型罩材料、锥角和直径而改变,实践表明,药形罩锥角35度一60度之间比较合适,直径当然是越大越好(坦克炮就不要想了,口径管着呢),这药型罩就有些讲究了,根据研究,密度越大,延展性越好的金属越适合来作药型罩,密度大好穿透,延展性好就更容易成型啊,对金属有所了解的同学也许就会马上想到,密度大,延展性好的金属,那非黄金莫属啊,想那黄金,密度高达每立方厘米19.320克,沉甸甸的,延展性更是好得不得了,一克重的纯金,可以拉成直径只有0.004毫米,长度为3.5公里的金丝,这地球上还有比黄金更好的做药型罩的金属吗?


可惜,黄金好是好,就是太贵,怕只怕用黄金做的破甲弹,打手链子的多而打坦克的少,所以不能用黄金,退而求其次,用紫铜吧,科技发展了,现在除了用紫铜还有用钼、钨、钽等稀土金属的,最新的消息说还有用贫铀合金作药形罩的,能提高破甲效力20%,只是那污染恐怕也是没完没了啦。


那我们中国应用得如何呢?


大家都知道我国有个红箭九反坦克导弹,其破甲深度设计指标是1100毫米,但实际打靶结果达到了1200—1300毫米,对当前世界上所有主战坦克绝对一击必杀,而红箭9应用的还是空心装药,只是炸药的成分改进了,金属药罩的材料不同了,装药的形状优化了,飞行的速度加快了,某些结构变动了……


红箭9的结构图,那个空心装药的锥明显可见


实弹打装甲车的效果,打进去一个洞


对穿,出口是一个更大的洞


穿透之后金属射流还有余力,在地上又挖了一个深坑


当代的坦克,破甲弹是必备的三种弹药之一(其它至少还有穿甲弹和杀爆榴弹),没办法啊,现代科技发展太快,装甲的防护能力越来越强,装甲钢板本身的改进不算,倾斜装甲就已经让穿甲弹头痛的了,还又是反应装甲又是复合装甲的,要光带穿甲弹,还让不让人坦克炮活了?唉~~世事沧桑啊,想当年,全口径的穿甲弹就能笑傲江湖,现在的坦克,不带上全套弹种简直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我军装备的炮弹种类,此贴看到这里,大家应该能找出破甲弹是哪个了吧?


流水线


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破甲弹仍不会消失,由于空心装药技术所具有的极大优势,人们仍在努力挖掘其潜力,对破甲弹进行各方面的改进,以期达到更上一层楼的破甲效果。

下一代的140毫米坦克炮,破甲弹仍是主要弹种

现在该说说碎甲弹了,其实在这三种弹药中,碎甲弹最有意思,也是最另类的一个,穿甲弹和破甲弹,虽原理不一样,手段各不同,但归根到底,都是要千方百计地在坦克装甲上打出一个洞来,从而杀伤坦克里的人员破坏坦克里的设备甚至整个坦克,碎甲弹虽然最终的目的也是要杀人毁坦克,但碎甲弹却不打洞。

碎甲弹靠的是什么?一个字‘震’!


碎甲弹,英文名:HighExplosiveSquashHead,又叫“高爆碎甲弹”,这玩艺是英国人的原创,最初是在二战中用来对付敌方坚固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工事,不过,人们在使用中发现,这种反工事弹药反起装甲来也不错,而且对坦克里的人员杀伤力更大,于是便慢慢地演变成一种多用途弹药了。


碎甲弹的作用原理很简单:一个字:‘震’!,两个字‘震荡’!,三个字‘震荡波’(不是那个病毒)!传说中,中国武术有一招叫‘隔山打牛’,一掌击去,被击中的家伙外观虽没有什么异样,但五脏六附都被震得稀烂,碎甲弹大抵也是这意思。


不过,传说归传说,毕竟太神奇,无法想象,那就想想去年春节晚会上那个小品里的黄大锤,当黄大锤一边高喊80、80,一边拿着那只大锤砸墙的时候,墙的这面可能还没什么动静,但另一面可能已经开始扑扑地往下掉石灰和碎砖了,碎甲弹也是如此,不过这一锤砸下去虽然没有脸上涂着面膜的大嫂出来大闹一番,威力却远远不是‘破-----了相了’这么简单,它打在坦克上,坦克的表面一如既往,但内部绝对是一塌胡涂,被震落(崩落)的装甲小碎片四处乱飞,在那么狭窄的空间里,碎片简直就是满天花雨,无处不在,坦克乘员躲也没处躲,藏也没处藏,只能等死了,就算哪个运气好,祖坟上冒青烟,保住一条小命,那辆坦克也基本上失去战斗力了。


碎甲弹为什么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呢?


碎甲弹:又叫“牛皮糖炮弹”。其弹丸在外观上像个氧气瓶,弹体用易于变形的材料制成,头部短粗且外壁较薄,里面装大量塑性炸药。它的诞生给坦克增加一大威胁。它既不同于穿甲弹,又不同于破甲弹。这种弹命中装甲时,弹体变形后破裂,在高温高压下,塑性炸药像牛皮糖紧贴在装甲表面,随后由弹底延期引信引爆炸药,一瞬间产生几十吉帕到100多吉帕的强冲击波作用于装甲,在装甲内部形成强应力波,使装甲背面崩落出大小不等的碎块,达到破坏装甲和杀伤人员的目的。一般能对相当于1.3~1.5倍口径厚的装甲起破碎作用。能炸坏坦克的装甲、履带、诱导轮、负重轮等。优点是原理较简单,不需要钨合金、贫铀等稀有材料,且由于其破片速度达1500~2000m/s,所以可兼作榴弹使用(英国现在装备碎甲弹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它可以作为多用途弹)。缺点是直射距离较近,通常为800米左右,且对复合装甲的效果较差。目前只有英国挑战者坦克和印度阿琼坦克配用


碎甲弹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由英国研制成功的一种反坦克弹种。其结构特征为:较薄的弹体内包裹着较多的塑性炸药,短延期引信位于弹体的尾部,只能用线膛炮发射。其杀伤原理为:当碎甲弹命中目标时,受撞击力的作用,弹壳破碎后就会象膏药一样紧贴在装甲表面上,当引信引爆炸药后,所产生的冲击波以每平方厘米数十吨的应力作用于装甲上,从而会在装甲的内壁崩落一块数千克的破片和数十片小破片,这些高速崩落的破片,可杀伤车内乘员,损坏车内设备,从而达到使目标失去战斗能力。


碎甲弹的优点:一是其构造简单,造价低廉,爆炸威力大,一般可对1.3-1.5倍口径的均质装甲起到良好的破碎作用;二是碎甲效能与弹速及弹着角关系不大,甚至当装甲倾角较大时,更有利于塑性炸药的堆积;三是碎甲弹装药量较多,爆破威力较大,可以替代榴弹以对付各种工事和集群人员,因此,配备碎甲弹的坦克一般不用再配备榴弹。


碎甲弹的缺点:一是对付屏蔽装甲、复合装甲的能力有限;二是碎甲弹的直射距离较其它弹种近,通常为800米左右。


碎甲弹(HighExplosiveSquashHead)本来是2战时的反工事弹药,用来破坏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工事。由于它具有一定的反装甲作用,而又可以有效的杀伤人员,后来被作为一种多用途弹装备坦克。今天,装备线膛坦克炮的一些国家仍然在使用和发展碎甲弹,但它们的能力已不足以作为对坦克的主攻弹药。碎甲弹的作用原理很简单。它的弹头让爆破物贴近装甲爆破,产生震荡波。震荡波沿垂直于装甲表面的方向传递。如果震荡波能传递到装甲另一面,由于遇到界面,被反射回来并与仍然向界面传递的波形产生重叠。这种重叠在接近装甲背面的地方特别严重。当波形重叠后,分子的震荡幅度急剧增加,物质结构遭到破坏。碎甲弹对匀压制板块的作用最好。例如匀压制钢板,其中的杂质在制造过程中被压成平行于装甲板块表面的碟片混杂在钢材中,这些碟片受震荡波推动产生大幅度位移,板块因此碎裂。


碎甲弹的弹头罩由较软的金属构成,里面是层叠压合的A3(91%RDX+9%蜡)或C4(91%RDX+9%塑料纤维)。当撞击装甲时,弹头罩被压扁,爆破物与装甲表层良好地大面积接触,继而在压力作用下产生爆破。当装甲角度在65度以下时,碎甲弹的作用受装甲倾斜度数的影响不大。弹头罩可以根据装甲的斜面产生变形,这样爆破的震荡波仍然沿垂直于装甲表面的方向传递。碎甲弹可以令匀压制钢甲的内层大约1.5-1.8倍弹径的厚度碎裂。碎片以50-250米/秒的速度向坦克内部喷射,对人员、器械造成伤害。英国的L35105毫米碎甲弹可以震碎150毫米的匀压制钢板。又例如南斯拉夫的105毫米M61碎甲弹,足够震碎T-55的炮塔正面装甲,说明它的破坏能力也在150毫米以上。

但碎甲弹基本只能对匀制装甲作用。当遇到不同材料层叠混合的装甲时,震荡波在各材料接触的边缘被混乱地折射、反射,无法有效重叠,作用也就不明显。间隙装甲则能更有效地抵御碎甲弹。由于震荡波不能在空气中传递,间隙装甲的空隙让碎甲弹无法对主装甲层造成破坏。


由于碎甲弹的弹头外壳由软金属(无碳钢、铜)构成。弹的飞行速度不能太快。否则外壳在飞行过程中会因为受到气流形成的大阻力变形,造成爆炸物提前爆破。同时,由于结构软,在炮管中的加速运动也受到限制。通常碎甲弹的飞行速度在650-750米/秒上下。这样的飞行速度,外弹道飞行时间长,如果采用尾翼的稳定方式,横向风会令弹体产生较大的偏差,严重影响其精度。


所以碎甲弹通常利用弹体的旋转来取得精度(旋转中的弹体的惯性令弹头总是指向原来的飞行方向)。由于滑膛炮给予弹体足够的旋转比较困难,碎甲弹基本只为线膛炮设计。


今天,碎甲弹已不足以摧毁中、重型坦克甚至一些有特殊结构的装甲车、轻坦,但仍然能有效地摧毁装甲目标的观摩系统,使它们丧失战斗力。碎甲弹的外壳由于爆破形成碎片,有一定的作用面积,这对人员也有一定杀伤力。同时,碎甲弹仍能有效地摧毁钢筋混凝土的工事和一些轻装甲目标。今天,它仍然很多国家的坦克中被作为附用弹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