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德宏缉毒副局长为保毒贩出狱自导自演贩毒案

绿色冲击波 收藏 0 601
导读: 一个是分管禁毒工作的县公安局副局长,一个是德宏州公证处主任兼法律工作者。两人为了帮被判死刑的毒贩“保命”,竟然自编自演了一出毒品案,为毒贩“立功”。昨天,西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德宏州梁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木晓梁、德宏州公证处原主任石春富等5名被告,因涉嫌徇私枉法罪,被提起公诉。 [b]为了“保命”,毒贩家人大施钱财[/b] 2008年4月10日,周海鸿、刘吉文因涉嫌运输毒品罪,被梁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刘吉文的妻子周海梅四处打听,最后找到了德宏州公证处主任石春富,希望他能“疏通

一个是分管禁毒工作的县公安局副局长,一个是德宏州公证处主任兼法律工作者。两人为了帮被判死刑的毒贩“保命”,竟然自编自演了一出毒品案,为毒贩“立功”。昨天,西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德宏州梁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木晓梁、德宏州公证处原主任石春富等5名被告,因涉嫌徇私枉法罪,被提起公诉。

为了“保命”,毒贩家人大施钱财

2008年4月10日,周海鸿、刘吉文因涉嫌运输毒品罪,被梁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刘吉文的妻子周海梅四处打听,最后找到了德宏州公证处主任石春富,希望他能“疏通关系”,保刘吉文出来。

周海梅在供述中称,石春富开价65万元,要求先给45万元。周海梅表示想去看守所看望一下刘吉文,石春富便带她找到了梁河县公安局副局长木晓梁。木晓梁打了个电话,周海梅就和丈夫在看守所里会面了。由此,周觉得石春富“本事大,能办事”。随后付给石春富45万元,并办理了委托手续,石春富成为刘吉文一案的代理人。

2008年5月8日,梁河县公安局以“刘吉文运输毒品证据不足”为由,收取10万元保证金后,将刘吉文取保候审。当天,石春富送给木晓梁5万元,作为刘吉文办理取保候审手续的“好处费”。周海梅说,当时石春富许下承诺,帮大哥周海鸿“保命”,帮丈夫刘吉文取保候审。

2008年5月30日至2009年9月18日,在石春富的索要下,周海梅及其家属为使其哥哥周海鸿减轻处罚,先后又拿了87.5万元给石春富,委托石春富“办事”。

2008年12月31日,德宏州中院以运输毒品罪一审判处周海鸿死刑。周家大感意外,认为石春富骗人。石春富告诉他们:“一审没办法,就靠二审了。”

2009年1月22日,为使周海鸿二审能改判死缓,木晓梁、石春富共同起草了一份虚假的《建议对周海鸿减轻处罚的意见》,并由木晓梁安排梁河县公安局将该材料提交给省高院。2009年7月10日,周海鸿案二审开庭后,木晓梁再次应石春富的要求,再次指使承办民警向省高院提交了《情况说明》。

2009年7月29日、8月10日,省高院两次开会审议此案,均维持周海鸿的死刑判决。可是,石、木二人依然在绞尽脑汁地想办法……

周密计划,自编自导自破一桩“贩毒案”

2009年8月底,木晓梁、石春富找来周海梅、刘吉文和冯小连等5人,谋划一起毒品案,设计好如何到境外买毒品、如何运毒、如何被抓获、如何举报……然后将一切功劳加在周海鸿的头上,使周海鸿具有立功情节。

面对侦查机关,应当如何说?石春富把供词写好,授意给周海梅、刘吉文,让他们把假立功计划告诉看守所里的周海鸿,以通过电话或者由梁河县看守所民警孙某传递字条的方式告知。管教被买通了,周海鸿在看守所里可以随意打电话,管教给他传过3次纸条,2次口信。

2009年9月3日,周海鸿按照计划,在看守所举报贩毒线索,木晓梁便安排梁河县禁毒队民警作了笔录。9月5日,周海鸿又按安排,向看守所管教民警再次举报,并写了一份《举报信》。

故事的高潮开始了。2009年9月8日,由木晓梁决定,梁河县公安局将周海鸿的举报线索定为贩卖毒品案,立案侦查。2009年9月9日,由周海梅家出钱,冯小连在边境附近买了约6千克鸦片,然后把鸦片交给一个叫板三喊坐的男子运往瑞丽,再由木晓梁安排梁河县禁毒大队民警,在运输途中将二人抓获。当晚,板三喊坐被刑拘,刘吉文则作为“警方线人”被释放。

之后,根据木晓梁的安排,梁河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梁河县看守所分别向省高院出具了相关案件材料。

证据太多, “假立功”案择日继续审

然而,省检察院在对“立功”情节进行复核的过程中,发现疑点重重,经缜密侦查,这个制出来的“立功案”终于真相大白。云南省检察院指定西山区检察院管辖,2010年1月27日移送审查起诉。

昨天,5名被告人出庭受审。木晓梁,2007年任梁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禁毒工作);石春富,在职研究生,2004年开始担任德宏州公证处主任,兼职在德宏新元律所从事法律工作;其余3人分别是:出资的周海梅、“演戏”的刘吉文和冯小连。

公诉机关指控:木晓梁在“假立功”过程中,先后收受了石春富送给的人民币4.6万元及14条软珍云烟(案发后连同收回款5万元已经退缴省检),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石春富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构成行贿罪。木晓梁在刑事司法活动中,为使周海鸿不被判死刑,利用职权与他人共同设计、策划、制造了周海鸿有立功行为的虚假证据。5名被告的行为已构成徇私枉法罪。

另外,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石春富先后共收取了周海梅家的费用共132.5万元,其中为刘吉文交保证金10万元,给予被告人木晓梁贿赂款5万元。为感谢木晓梁为周海鸿出具减轻处罚的材料与及办理假立功案,先后送给木晓梁4.6万元,购买毒品鸦片5万元,退回周海梅家52.5万元,剩余55.4万元,案发后省检追缴50万元。

由于证据众多,昨天庭审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因为需要补充新的证据,该案将择日继续审理。本报将持续关注。记者 洪扬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