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学者推翻日本“遣唐使”结论

最近,复旦教授韩昇关于遣唐使井真成的研究论文,推翻了日学界三年的研究结论,并获日本学界认可。近日,日本三大报之一《朝日新闻》以半版介绍其研究,这在日本也是前所未有。

3年前,一块墓志在西安古玩市场的发现,轰动了整个日本学界。这块墓志上面记载了一位名叫井真成的日本人,于734年1月逝于长安

日本学者研究认为,这块墓志上第一次出现日本国名,井真成是717年派到中国的日本留学生,在唐朝官居上五品。

东京大学访问期间,韩昇接触到了这段史料,并对日学界的结论产生怀疑。台湾学者早就发现一块载有“日本国”字样的墓志,比该墓志早30多年。而这块墓志形制仅有30厘米见方,比唐代官员的最低规格——宫女墓志还要小。他在中国停留的时间,短期内从留学生官居上五品,也与唐代留学生规范不符。“日本学者都忽视了这一点,这是他们对唐朝制度不了解造成的。”韩昇说,解决这个疑问必须从唐朝的制度中寻找答案。

查阅大量史料,严密推导后,韩昇得出结论,井真成是733年遣唐使团的总判官,按唐朝规定,三品、即判官品衔以上的国外使节必须递交国书才能获接见。8月,日本使团抵达苏州,上报朝廷。恰在这年秋季,长安发生大灾荒,唐玄宗带百官到洛阳“就食”,在辗转洛阳的过程中,734年1月,井真成暴病而亡,在长安仓促安葬。根据记载,日本使团终于734年4月受唐玄宗接见。

随后,又找到一段日本经卷,跋尾记载了经卷托遣唐使733年1月带到长安,并在734年2月8日从长安启程去洛阳谒见唐玄宗的记载。井真成就是在这段时间去世并安葬的。

韩昇的结论公布后,引起日本学界哗然。他们表示,每个环节都被推翻了,为此专门召开研讨会,调集了日本史和中国史的权威。针对日学者质疑,韩昇一一“舌战群儒”。随着全场的默然,一位知名学者站起来对他说:“我们整个日本学界败在你手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