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中国丧失慢的能力

简氏平可夫 收藏 12 9718
导读:  [b]美国《侨报》7月23日文章 原题:中国当按停一下“快进健” [/b]中国用“快”的方式在短短几十年里走完了西方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历程,主流价值观越来越肯定“快”的价值。但“快”却让人们的心态变得很浮躁,很焦灼。此时的中国,当按停“快进键”,进行适度的自我调整,审视前方的道路,确定发展的模式与方向。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曾被认为没有时间感的中国人如今似乎变成了最不耐烦的地球人。最爱“快进”,狂点“刷新”;评论,要抢“沙发”;寄信,最好是特快专递;拍照,最好是立等可取;坐车,最好是高速

美国《侨报》7月23日文章 原题:中国当按停一下“快进健” 国用“快”的方式在短短几十年里走完了西方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历程,主流价值观越来越肯定“快”的价值。但“快”却让人们的心态变得很浮躁,很焦灼。此时的中国,当按停“快进键”,进行适度的自我调整,审视前方的道路,确定发展的模式与方向。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曾被认为没有时间感的中国人如今似乎变成了最不耐烦的地球人。最爱“快进”,狂点“刷新”;评论,要抢“沙发”;寄信,最好是特快专递;拍照,最好是立等可取;坐车,最好是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磁悬浮;坐飞机,最好是直航;做事,最好是名利双收;创业,最好是一夜暴富;结婚,最好有现房现车;排队,最好能插队,若不能,就会琢磨:为什么别人排的队总比我的快呢?


中国人何以丧失了慢的能力?是对未来的焦虑让中国人必须加快脚步以确保自己不被社会抛离。事实上,焦虑并非收入微薄、为生活所迫的底层民众所独有,中国的所谓“中产阶层”更在焦虑的泥淖里无法自拔。“一天不工作,我觉得就会被世界抛弃。”一位中国白领如是说。都市女性们通过“8分钟约会”、“速配相亲”寻找爱侣,只问车房有否、收入几何,无关风花雪月与情投意合,是因为担心婚后为柴米油盐、哺儿奶粉与安身之所疲于奔命。人们如同买白菜般争先恐后买房子,是因为不知道明天的房价又将涨到多少,“买个煎饼的功夫一套房涨了50万元(人民币)”的故事不是没有发生过,肉价、米价、房租的上涨,迫使人们在焦虑中必须抓住点“保值的东西”心里才能踏实。


狂躁是一种社会病,因为担心,因为未知,也因为缺乏保障,中国人总是争先恐后。中国人如同湍急洪流里的鱼一般,顺流而游也好,挣扎也罢,总会被裹挟着向前走。“快”让人们的心态变得很浮躁,很焦灼。而作为中流砥柱的中产者的焦虑,也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焦虑。


社会陷入焦虑,原因并不简单。中国社会正处急剧转型中,导致结构不稳定:粗放式工业发展模式,不仅产品的质量得不到国际的认可,更让中国承受着越来越大的环境压力;城市化太快,让很多城市的房价产生巨大泡沫;高校扩招太快,让中国的高等教育质量正在不断下滑;“汽车化”太快,一些大城市似乎一夜之间就变得拥堵不堪,空气质量受到威胁……


如今的中国正站在一个尴尬的十字路口。此时的中国,当按停“快进键”,进行适度的自我调整,审视前方的道路,确定发展的模式与方向。慢,并非停滞与懒散,慢,是为了未来的“快”积蓄能量。

本文内容于 8/4/2010 2:16:12 PM 被st95522227编辑

5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