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杀手 白令海峡 三!飞车走壁!!

phenry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5.html[/size][/URL] 很悠闲,一开始我们一行六人坐一辆越野吉普,没怎么分开,三排座位,我扒着车门,一条胳膊支在外边,另一条也不与尼古拉的打架,而尼古拉一个劲地抽着烟,这让我不时迎风咳嗽。 车屁股很大,就比我们的三排大沙发座椅短那么一截,上边除了挂备用轮胎,还加固了一架六个炮筒的大火箭炮,这一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5.html


很悠闲,一开始我们一行六人坐一辆越野吉普,没怎么分开,三排座位,我扒着车门,一条胳膊支在外边,另一条也不与尼古拉的打架,而尼古拉一个劲地抽着烟,这让我不时迎风咳嗽。


车屁股很大,就比我们的三排大沙发座椅短那么一截,上边除了挂备用轮胎,还加固了一架六个炮筒的大火箭炮,这一路我们可不怎么有特工的行头,不过我想,一个克格勃就该是他们那样的,或暂时是说我们这样的。我倒暂时还没嗅出来彼此有什么气味不投合之处,他们五个一时沉默少语,我是说,一时还没和他们说话。而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对答如流之举,哪怕是说一句清晰的外语的都没有,除了轰鸣的引擎,我还得忍受咔嗒咔嗒的大火声,瞧,尼古拉又点着了一根。


我说,“你这已经是第七根了吧。”管他呢,我压根就没数。


“第十七根啊,你太机灵了,是十七根,你这一枪打得准极了,我给你点一根?”我没接过他的烟,也拂开了他那只手递过来的火,他在风中摇了摇,其实压根就没点着,就挠了把痒痒,揣起了那只银光闪闪的火机。


这种色彩总归是危险的光,玩过枪的都知道。我随口说,“玩火会丢了小命。”一阵风吹来,我拂了一把额头,风有些湿润、没之前那么让人消颓了,我想,这条公路已经进入了足够高的纬度。其后也悄然有了变化,攒集的混交林渐渐明朗,风声有了律动,拳头似的给了我方才那一击,我似乎挨的流了鼻血,清醒又振奋。天空也开阔,高山也攒簇,针叶林和雪松的点缀遥遥在望,纬度会进一步分开他们,强化我方才挨的那一击,让四面八方其他人都尝到。


驾驶座上的伊万回头示意上前入替,我跳进了他的位置,而他又跳了出来。我接过了方向盘,转忙驶进了向右的道路,避开了后视镜上隐退开去的峡谷深渊。对面的山坡上长了枫叶,山色也焕然一新,几乎覆盖了曲折飞旋的小径。偶尔有辆车子穿行其中,最肥的是集装箱货车,屁股大那么多,不知道是不是储了油,如果它要起火爆炸,我肯定能侧身把它撞下下方呼啸澎湃而来的溪谷!


我从呼啸而过的飓风中抬起头来,每一根发丝都在飘扬,我急转方向盘,后视镜上安东站在一角,靴子在车屁股盖板上一拧,让过了大火箭炮的底座,六个炮眼齐齐让过了擦过去的大卡车车厢,六处的尖角都齐齐冒了出来。接着在打转的山壁前,那东西的后脑终究没挨上撞锤一击,却是巧妙地折转回来,生生地忍住了爆发的炮弹。


我索性加大了油门,把咬紧的牙关松开,哈哈大笑、狂呼乱叫。我真想和后边的人一起手舞足蹈。


开着开着,前边不宽的路面,却出现了一个“三角洲地带”,我注意一看,原来是火车从隧道里撞了出来,首当其冲的两车方块般滚翻在地,瞧那黑森森的隧道,颇有点俄罗斯方块的味道。道路被截得七扭八弯的,挤得是狭窄无比,许多车辆又堵在后边,迟滞不浅,原来,火车截断了正常车道,留给咱的是一条反车道。讲讲看前边没有车来,随着飞旋的山势看去,这条路也不会过长,也没有裸一辆正对驶来的汽车,也不管是不是同一条,我大踩油门开始上路了!



这条路层层叠叠的,被多条突出的崖面截断,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条路。只要放眼眺望,只见一溜的黛青色,反倒连一条都看不清楚了。有辆车飘飘忽忽地上了其中的一段,随着山势滚涌,我知道险情还是来了。


不知道那辆车有多宽,目测还看不出来,我只知道我们这两越野车的保险杆是由一截伸出了路面,而如果我不开快一点,车轱辘就会轮流在边上打滑!于是我开快点了。


现在目测还看不出来。那辆车颇为怪异,通体漆成了红色,而且密封度不亚于一辆消防。只目测到比一般消防车要短,而且从规模上看,也将将能在这条路上飞驰,我只想疯狂飞驰,看着它从头顶上方、身边、甚至是脚下飞驰而过,最好能让身上所有的红色都熊熊燃烧。



我们甚至为此移动了炮台,既然轮到了卡谢夫陪在那,他就有眺望高度,既有腾挪的追加动作,说明那辆极其难啃的小红车市不会和我们平行穿过的。可能他在酝酿什么呢,我看着对方的车窗,目测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匆匆闪过的、天光和枝叶。他们混在一起,看多了会让我眼花。


我松开了一点油门,仍然压着,准备突然加速。


那小红车仍然没有减速的意思,似乎更加凶猛地撞了过来。


接着我看到小红车的挡风玻璃中多了一道光亮,于是我知道这是什么了,下意识打转方向盘,一脚狠踩刹车。子弹擦着我的耳畔飞过,我听到了脑后轰鸣的机枪声,炸得车窗是飞了出去。接着一边豁然开朗,有人挂在我的右上方似乎是在尝试猛烈交火。我们的地势很低,而我在拉低大家的高度,越过乱蹬的双腿,我几乎瞧见了飞驰而过的车轮,那红色的车体该是烧着了。那种高速本就可以突破任何密封。简直就像闪电一样,激烈的鸣笛声是震耳欲聋的雷鸣。


他们很专业,是冲克格勃来的,我不是克格勃,可我扒着方向盘,分享了给大家的第一弹,我仍然撕扯着方向盘,我突然觉得有奔头,就摔下了反方向,简直把方向盘拔了出来。继而汽车就整个打转,我只看到炮筒高昂在天顶一角,卡谢夫还在守护着它。而翻箱倒柜版地,我身后身后的身后依次都钻出了回击的子弹,追着腾空的红色底壳狂打,一直把它打成了筛子,还伸出头来,加紧回击。


接着那车体就倾侧了,右胳膊别扭地回火,却全部暴露在了我们的射角中,有子弹穿了过去,直接崩溃了那胳膊。


接着在悬而未决的摇摆中,我们迎上了那辆冲下谷底的车壳内最为专业的回击,在车门翅膀一样的煽动中,开阔的间隙,有子弹从容射出,直接打穿了谁的头皮,安东猝然歪倒。而和那子弹平行来的是一只雀儿,激得我耳旁极为清脆动听。


火舌一闪而过,衬出了边上准确的枪筒,擎着他的胳膊也许是为了补偿之前的一发,也许是和他根本对称的。


被卡谢夫斧正的炮台露出了底下的备用轮胎,它直接在山壁上磨薄了一层,这还没被卸下来过呢,这就高举着贞节牌坊干这事了!汽车简直是仰躺着滑下,随着轰隆隆的碎石堕进了20米下潜伏着的另一条路上。


轰的一声,它简直把自己埋进了砂石中,又像月球车一样奋勇杀出。它在我手中,就像是一匹灰头土脸的马,倒退蹬踏,把碎石、晦气甚至是大粪都一股脑儿踢下了身后的深渊。


我们真是幸运啊!接着我们的称不上是路,它只有向前一个方向,身后就是截断的石台。如果我们抢慢了一步,定是抱着美国来的那辆“密封桶”飞滚下万丈深渊了。


它呢,还在滚落,车子早已失控,和自由落体差不多了。子弹也可能早已出了射程,可它还在下坠,底下贯穿着蒸腾的溪水,我们怕是连水花都看不见啰。


我们是要离开这个石台了,好在前边还有一条路弯弯曲曲地向前伸着,我搀起了耳朵负伤的彼得,我们的队员少了1个,剩下的4个要埋葬它。我们没有退路,只有抛下身后的乱石堆前进。


插下了锹,我仰望着高耸如云的峭壁,不由吹了个口哨,伊万走过来一同仰望,他说,“真是天险,我以为他们不会冲下来呢,低估他们了,碰上了死敌!”


“我以为他们不是冲下来的,”我再度抬头仰望着隐匿在上方的路,它们蜿蜒曲折,就像是肉色肌肤上的各种血管。我啐了一口,“我谅他们也不敢。”


“掉下去的那辆车是早就想好了要掉下去,只不过要拿我们垫底。”伊万说,取过尼古拉的雪茄,吸了一口,还给了他。


“是啊,否则哪有落叶的优雅。”我颓然抬头,感觉头晕目眩,颇是后怕。


“差点就让他们粉身碎骨了。”我嘟囔着,止不住肩膀筛糠子似的直抖。


跳下去并不可怕,只要尖刀底下有肉垫,逆过来看,才更恐怖,更捅穿了真实距离。在刚才的翻车中,仿佛整个世界倒了过来,把一切都颠覆了。我咬着牙,至少,和我一个水平高度的,我不惧怕。哪怕超过自由落体的速度,我也敢与之抗衡!这就是速度,速度是一切,我相信的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