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PS:哎。众口难调,为响应留评区说的海归好男儿,也费了很多心思加插。现在,尽量短点吧!下章就是正式出兵。


北平,怀仁堂。


再次站在这里,在龙行的心里,像是正在等着对他宣判裁决的法官。他地身子紧张得都崩直了。


“是龙副团长吗,进来吧!”


秦丽施施然地抬起了头,见到他,优雅地微笑示意。


“秦将军!”龙行连忙迎上去,隔着两步远,有些难为情,低下了头。


秦丽见他情形,眼角微微一跳,脸上仍保持着微笑:“龙行,怎么了?”


“秦将军,我……是来请罪的。”


秦丽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开:“说吧。”


龙行没有勇气抬头,他感觉到眼前的秦丽好象突然变成了一座山,压迫的可怕。


“秦将军。找到江宁散布假消息,是我们的计划……”


“继续!”


“这之后,有些兄弟不赞成……,我……动用了家法。”


秦丽皱了皱眉,脸上神色变得凝重:“为什么动家法!是谁在反对?名字。”


“是,那位兄弟叫罗文波,不过当时没真个儿动着他,动的,都是些下面的兄弟。”


秦丽脸上的神色缓和下来:“这样啊……,也就是说,在操场上打架的那伙人,有一伙是罗文波的手下,是不是?呵呵,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


秦丽说着站了起来,笑笑:“先做人,后做事。做人看品性,做事看能力。你的品性我暂不点评,现在我要看到你们的作战能力,是不是打仗这块材料。”


一只稳定而又充满了友情地手搭上了龙行的肩膀,轻轻一拍,安慰道:“这样的话,你做地没有错,你是赞公指派的人选,这种情形下,你自然会维护权威的。呵呵,那么,那位罗文波呢?”


龙行地脸抽搐了一下,慢慢抬起头来:“罗文波……已不存在了。”


秦丽怔住了,像石像一般站在那儿,脸上的表情还没有变,但是脸色已萧煞如秋霜,龙行也没有动,他咬了咬牙,低低地说:“我不能让这人继续存在,这很不利,而且……赞爷让我一切听你的。所以……我不会对你隐瞒,但是……我也不能容罗文波……”


话终于说完了,他绷紧如弓弦的身子也终于放松下来,坦然面对着秦丽,轻轻地说:“事情……就是这样,您看着办。”


秦丽凝视着他,眼中渐渐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那讥诮、冷漠和轻蔑,刺疼了龙行的心,他忽然脸色胀红,低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说,你错了,那罗文波应是个人材,他知道进退,你不该抹杀他!”搭在肩上的手渐渐滑下去,秦丽转过身,指向房门。


“就少了两个人,你如果要正军纪,那就尽管杀了我吧!”龙行冲动地叫,他并不怕死,却受不了被冷落。


秦丽头也不回,只是摆了摆手,淡淡地说:“杀你,有什么用?”


“没有了那厮,我能更好地指挥战斗,承担起我团的战斗责任!”龙行地话说的掷地有声,秦丽听了,神色微松。若有所思。


龙行继续嚷嚷:“还有,我龙行既是手掌了实权,那么,我团就能再无内忧,一致对外奋力杀敌!秦将军,请相信我!”


秦丽霍然回头,炯炯有神的盯着他。


龙行挺胸昂首,对视回去,再无惧色。


许久许久,秦丽无奈道:“那么,你的团,还有人不当听你的话么?”


龙行微一犹豫,重重一点头,承认到:“还有一个,不过只是个爱出焉主意的主,真遇上了大事却是不敢出头的,不算什么事。”


秦丽摇摇头,“这样说,那人算是个幕僚类型,是吧?这样的人你不引为己用,你又错了。”


“怎么?”


秦丽脸上的神色从容下来:“你知道你错在哪儿了么?首先,你把幕僚和领导者地关系搞拧了。幕僚,只是向你提供数据和分析,供你做出决策的助手,他们的意见可听,但也可以撇在一边。


一个没有主见的领导者,最后必将沦为一个傀儡。有时候,真理不是掌握在多数人手中,你必须比他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要知道,幕僚毕竟是幕僚,他们考虑问题地角度和高度和领导者还是有区别的,自己的事,一定要自己做主。”


“自己作主!”龙行听了耸然动容,秦丽笑道:“以暴力为手段。以一点制全局,最终达到目的。这些,我并不反感你实施。在这个战场上,本就是名利狩猎场的终极擂台,你可以一夜成名,跃然成为人上人,也可以一夕败北,变得一文不名。这次的危机,我可以当作没有发生。但,下不为例!”


龙行听了瞠目以对,秦丽笑着站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龙老弟,好好学着吧。”


“是。龙某受教了,原来……行,秦将军,我将随时等待你的命令,凡有所命,决无不遵。”


龙行说完,抱了抱拳,一转身便走了出去。


秦丽摇了摇头,拿起电话,拨了拨:“李冬,我是秦丽,现在,你可以出兵了……嗯。另外,海归团也划归你指挥……嗯嗯……对,就是这样!”


放下电话,秦丽莞而。她也不知,把那帮桀骜不训的社团子弟放入日占区,究竟是错与对?


一切,还得看造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