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狂战越北 追猎游戏2

飞永 收藏 1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URL] 邓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翻过这座矮山包,接连不断的剧烈运动累得他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在山包脚下活动了两下筋骨,吞了两口水,刚想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歇息一下,搜山的月军循着他踪追上来了。 邓迪的颈项气得涨成碗口粗,瞋目咬牙的跺了跺脚,飞快的扎进山脚下的树林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邓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翻过这座矮山包,接连不断的剧烈运动简直要把他体力榨干了。

这一刻里,他剧烈地喘着粗气,面色在惨白中浮出青灰,四肢僵痛得跟灌了一大盆铅水似的,汗水如同暴雨一样湿遍了全身,口干舌燥得连呼吸都带着一股子热气。

他在山包脚下活动了两下筋骨,吞了两口清水,刚想靠在一块大石头上略作歇息一下,搜山的大队人民军士兵循着他踪迹追上来了。

敌人跟厉鬼一样死缠着邓迪不放,连一点儿喘气的机会都不给他,委实太可恶了。 他的脖颈气得涨成碗口粗,跺了跺脚,朝山脚下望了一眼,一大片一眼望不着边际的莽莽林海尽收眼底。

打丛林战是魔鬼尖兵的拿手好戏,他心里一阵暗喜,一咬牙就飞快地扎了进去。

枪声象炒豆子和放鞭炮似的响个不停,各种轻火器在破坏大自然的原生态美,密集的弹雨把树林端线的小树苗撕扯成一根根光秃秃的木棍子,旋即又被连根拔起,揉和着大团草泥抛向林梢。

"轰…轰…"

两发RPG-7火箭弹在树林的边缘线上爆炸,凌厉酷虐的弹片四散激射,手臂粗的树杈被齐刷刷地削切成两断,残枝败叶夹杂着火热的弹片象雪片似的漫天飞舞。

两侧突起的树枝恍若死神大爷的巴掌一样打得脸颊生生发痛,邓迪顾不上去理会这些了,向林子深处疾奔了百多米后赶紧闪身隐蔽在一棵粗大的榕树后面,蜷伏起身形。 任凭敌人的子弹把树干打得木屑乱飞,他泰然自若地拿出两个弹匣,熟练地卡进81-1和AK47的弹巢里。

长吁一口气,他一动不动地蜷伏着,一边抓紧时间小憩一下,一边静静地等待着悍不畏死的敌人摸索过来,然后以猛烈火力抵近扫射,狠狠地敲敌人一记煞威棒。

两挺M制M60E通用机枪,三挺S式PPK班用轻机枪构成的强大火力肆无忌惮地蹂躏着树林。

二十来个士兵在相对可观的火力掩护下,把脑袋别在腰杆上,端着枪,壮着胆子,在一个连长的吆喝下,硬着头皮窜下了山林,拉开散兵线向树林深处展开搜索。

敢情是这些家伙真把邓迪当成了鬼魂不成?只见,他们一个个鬼头鬼脑,疑神疑鬼地向丛林四处张望,只要一发现什么地方有风吹草动就端起AK-47/AKM扫射一通。

风声鹤戾,草林皆兵,邓迪似在敌人心目当中成了半人半鬼的形象了。

太长时间没有一点回应,敌人的胆子渐渐地恢复起来了。那个连长似乎还不放心,指挥着士兵又向丛林深处扫射了一通。

连长见还是没有一点儿醒动,当即就误以为那个可怕的中国兵早已溜之大吉了,向士兵们打了打手势,示意继续搜索。

士兵们松了一大口气,鼓噪着,大模大样地摸向树林深处,掩护扫射的四挺机枪也停下来了。

敌人这么容易就上了钩,邓迪真是有些喜不自胜,眉宇间闪动着一种令人不敢直视的杀气,目光萧煞而酷毒。

敌人根本意识不到死神正向他们举起了寒气森森的镰刀,欢笑着恭迎他们乖乖地往刀口底下撞。

就在这些家伙靠拢到邓迪隐身的那棵大榕树尚不足三十米远的时侯,邓迪迅捷腾身跃起,速度快得跟一头饿极捕食的猎豹没有什么两样。

这帮可怜虫似乎还没意识到自个儿已经死到临头了,竟然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影惊得一愣,傻呆呆地怔住了。

三十米远的距离毋需瞄准,邓迪操着81-1和AK47左右开弓,密集的子弹呈扇面形倾泻。

"哒哒哒…哒哒…"

"哎哟…哇…唷…"

爆豆似的枪声夹杂着鬼哭狼嚎似的惨嗥冲破了树冠,响彻在林梢上空。

左翼的三个人民军儿郎的反应速度还算令人称道,可惜食指甫一搭上扳机被子弹打断了手指,其中一个家伙嚎叫着用左手去捂削断了五指的右手,不料突突喷着火舌的枪口一歪,无情的子弹立马将挨近的一个战友打成了一副血筛子。

八个人民军儿郎甚至连开枪的念头都没有来得转过来,血肉身躯就在剧烈的抽搐中,炸起一股股鲜红的血泉,东倒西歪地摔滚出三四米以外。一颗颗戴着盔式帽和丛林阔边帽的脑壳在凌厉酷虐的弹雨中轰然爆裂,乳白的脑浆,白森森的头盖骨被高高地掀起,冲上树冠又砸落到地面上的蔓草丛里。腥臭的碎肉和血糊糊的内脏被穿出躯体的子弹绞烂成肉沫子抛洒在树根下面喂蚂蚁去了。

二十余个短小精悍,活蹦乱跳地人民军儿郎在刹那间全数被邓迪一通长点射打中,几乎是无一幸免。十来个倒霉透顶的仁兄更被暴风骤雨的子弹撕绞成一堆堆血肉模糊的烂肉,死状真是惨不忍睹。剩下的那些个胳膊大腿挂了彩的角色滚的滚,爬的爬,哭爹喊娘地朝后溃退下去,拼命逃避灭顶之灾。

看着敌人溃不成军的狼狈相,邓迪兀自兴奋得乐不开支。

冷不丁,两翼树林里闪现出幢幢绿色人影。

不好,敌人想铁壁合围。

怦然一惊,他只感到有一股凉气自丹田直透背脊和脑门。

急切里,他以一个横向侧滚翻,快逾电闪雷轰地向五米以外的一丛低洼的灌木运动过去,子弹宛若巨瀑天洒似的倾泻而来,贴着他的衣襟打得四周草泥迸溅,枝叶纷飞,碎烂的树叶夹杂着巴掌大的木屑犹如冰雹般的砸落在他身上,而密不透风的弹雨形同一双恶魔的巨掌死死地把他摁压在灌木丛里,蜷缩着身形动弹不得。

山林里的那一伙子越南人民军士兵一见那个悍厉得如鬼似魔中国兵被两面合围上来的友邻部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萎靡的精神立时就振奋起来,士气如虹地冲下山林,杀气腾腾地扑进了树林,大有将中国兵一举歼之,以雪前耻的势头。

与此同时,树林东西两翼的人民军士兵也响应着,一鼓作气地向邓迪所在的方位包抄过来,大有铁壁合围之势。

邓迪三面受敌,其中东翼敌人的火力尤其威猛,估计至少有五挺S式PPK轻机枪或M制M60E通用机枪。严峻的形势可想而知。他一口钢牙咬得咯嘣作响,竭力敛住心急火燎的情绪,为两把自动轻火器换上新的弹匣,从背包里摸出四枚40毫米高爆枪榴弹,拿起一枚狠狠地安装到81-1突击步枪的发射器上。

"咔…咔…咔"

东面响起一阵撞针空击枪膛的声音,乘着敌人换弹匣,弹雨瞬间稀落的当儿,邓迪猛然半蹲起身形,左手一扬,一颗嗤嗤冒着白烟的烟雾弹抛向西面,瞬间屏蔽了西面敌人的视线。

"操你姥姥。"

就在他抛出烟雾弹的电光石火间,右手一抬,"嗖"一声尖厉啸音破空而起,一枚40毫米高爆枪榴弹像长了眼睛似的很准确地飞落到东面人民军士兵阵营里炸开了花,顿时哀鸿遍野。

还没来得及去欣赏血肉横飞,肢骨碎烂的惨烈场面,他迅即以一个侧滚翻转移了阵地,瓢泼似的弹雨登时覆盖了他之前存身的灌木丛。

身子在急速滚动中,他将第二枚枪榴弹装上了发射器,蹲身就朝西面凑拢过来的敌人揍上了一炮。乳白色的烟雾笼罩了两三丈的范围,他只听见东面响起了一阵惨呼嚎叫,密如冰雹似的枪声嘎然而止。

连眼皮子也不撩上一下,他一个漂亮的空心跟头就跃到一棵大槐树底下。 这当儿,东面敌人的火力已死灰复燃,密密层层的子弹泼泻到他之前存身的那一丛低洼的灌木里,草偃土翻,沙飞石走。邓迪听得很清楚,东面敌人的五挺机枪被他炸哑了两挺,心里欣喜若狂,他如法炮制地把剩下两枚40毫米高爆枪榴弹打了出去。

"轰…轰…"

"哇…哇呀…哎哟…"

撼山动岳的爆炸声响彻云空,摧肝沥血的惨号像一把尖刀几乎要刺穿人们的耳膜。 隐隐约约地看到东面有三个敌人被炸得四分五裂,头颅和手脚全分了家,变成一块块烂肉碎骨洒着鲜血坠落尘埃。

毫不稍停,邓迪掏出三颗手雷以三连发的投弹方式迎接了扑近正前方三十多米远的二十多个敌人。

"轰…轰…轰…"

接踵不断的爆炸声直冲霄汉,雄纠纠,气昂昂的人民军士兵被炸得鬼哭狼嚎,溃不成军。 敌军连长被这个中国兵一身勇贯三军,锐不可当的单兵素质惊得亡魂破胆,他不敢相信天下间竟然还有这么强悍猛厉的军人,那简直就不是人,分明就是鬼或魔。他实在不愿眼巴巴地看着手下士兵去送死,尖声呼叫着兵们赶紧后撤。

树林西面和前方的敌人正连滚带爬地溃退下去,隐蔽到树枝和草丛后面举枪扫射着,就是不敢贸然的发动冲击,只有东面的敌人仗着两挺PPK轻机枪的超强火力撑腰,拉开散兵线还在向邓迪展开凶猛攻势。

邓迪一翻爬起身,把81-1和AK47的枪背带往肩膀上一挂,嘴里骂着不登大雅之堂的赃话,单腿跪在地上端着两把自动轻火器,抵实肩窝,左右开弓,弹雨呈扇面形朝东面的敌人横扫过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