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凤凰医院--产妇少送红包肛门被缝 医院称免费痔疮手术-

大漠孤烟1966 收藏 4 780



望着妻子痛苦不堪的样子,陈先生很是无奈。




事发地凤凰医院



“你准备好了吗?你的儿子是我接生,他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你要非常重视这件事啊。”


——产妇待产期间,张助产士4次暗示家属


“哼,你们这样的家属我见得多了,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并不是贪钱的。”


——家属给了100元红包,并答应事后再给1000元,张助产士如是说


“你打我两巴掌解解恨吧,你妻子的住院费用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也是好心给她做痔疮手术的。”


——“缝肛门”事发两天后,张助产士悄悄对家属说


深圳新闻网7月28日讯 “助产士竟把我老婆的肛门给缝上了,这样的助产士太黑心了!”虽然事情过去了几天,但昨天下午记者采访时,陈先生提起这事,仍气愤不已,他怀疑是助产士嫌红包少而故意这样做的。涉事的罗湖区凤凰医院相关负责人称,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医院正着手调查,并向患者道歉。


“助产士曾4次暗示要‘表示’”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家住在罗湖区黄贝岭社区,他的妻子小红(化名)去年11月怀孕后,由于家附近有一家凤凰医院,他们就把产前检查定在了这家医院。“产前检查没有发现这家医院有什么问题,没想到妻子生产时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陈先生说。


陈先生称,本月23日上午8时许,怀孕10个月的妻子有了产前征兆,于是他就把妻子小红送到了凤凰医院妇产科待产。陈先生说,在等待期间,一名40多岁、姓张的女助产士曾4次对他说:“你准备好了吗?你的儿子是我接生,他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你要非常重视这件事啊。”陈先生心想,产妇都在她面前了,还要准备什么啊?要准备也是医院准备接生才对啊。想了一会儿,陈先生恍然大悟了,助产士问他准备好了吗的意思是不是想要红包啊?


陈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出来时匆忙,身上只带了200元现金。他对这名助产士说:“你的意思我懂,但是我出来的时候非常匆忙,身上没有太多的现金,只带了卡,这个你放心,规矩我还是懂的,我一定会给你的。”说完,陈先生把100元现金用纸包着给了这位助产士。“张助产士拿了钱就把妻子推到待产室去了,但回来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我估计她嫌红包少了。就又对她说,等妻子生产完了一定给她一个1000元的大红包。”陈先生再次强调说。


“哼,你们这样的家属我见得多了,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并不是贪钱的。”张助产士狠狠瞪了陈先生一眼,去了产房。陈先生还告诉记者,他也试图把另外一个100元的红包给接生的薛医生,但他拒绝了。


半夜发现妻子肛门被缝


陈先生告诉记者,当天下午3时45分许,妻子顺产了一个体重5.5斤的男婴,孩子出生后三项体征的评分有两个是10分,一个是9分,医生称,这样的分值证明孩子是十分健康的。


陈先生告诉记者,妻子生产时被实施了椎管内麻醉,生产后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就回到病房了。到了半夜,妻子直喊肛门疼。起初,陈先生和妻子都不在意会有什么问题,但妻子确实难以忍受时,陈先生一看这才大吃一惊,他发现妻子的肛门已经肿得有拳头那么大,而且还用黑线缝着。于是,陈先生就去找薛医生,薛医生称,他根本没有给小红做肛门缝合手术。陈先生再去问张助产士时,她承认见小红有痔疮,她顺手给她做了个手术。


陈先生称,也许是害怕自己做错了事,会受到医院处理,25日,张助产士悄悄把陈先生叫到一个房间对他说:“你打我两巴掌解解恨吧,你妻子的住院费用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也是好心给她做痔疮手术的。”陈先生告诉记者,她的妻子从来就没得过痔疮,哪来的这个病。即使是妻子有痔疮,一个助产士也没有资格做手术啊,为什么不报告给医生做呢?“我怀疑,她是嫌我给她的红包少了,她借机把我妻子的肛门给缝上了。”陈先生气愤地说。


更让陈先生和她妻子难以接受的是,他们儿子出生第二天得了肺炎,被转到了深圳市人民医院治疗。张助产士趁陈先生不在,不顾小红的疼痛叫喊,强行把肛门缝合的线给拆除了,还称要把缝合的部分切除掉。“她这样做是想毁掉证据,我现在还能看到好几个针眼,她只承认缝了一针,作为一个助产士,连起码的职业操守都没有,怎么救死扶伤呢?”陈先生气愤地说。


院长拒绝接受采访


凤凰医院一位自称是吴主任的女工作人员,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称,对于此事现在医院正着手调查。她说,他们医院在招聘工作人员这方面很不专业,不像公立医院招的人员那么好,出现这样的情况,她代表医院给患者家属道歉。昨天下午,记者采访该院王主任时,他称有很多不便拒绝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又找到了该院的赵院长。赵院长以患者家属没有同意采访为由,也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业内人士说法


助产士无权做手术


深圳市人民医院、深圳第二人民医院、深圳急救中心的资深医生和护士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不管什么原因,助产士是没有权力给产妇做任何生产之外的手术。“即使产妇有其他疾患,助产士也只能把情况报告给医生,她是没有权力进行处置的。”深圳人民医院一名姓杜的医生说。


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黄远伸律师称,医务人员属于医学或护理专家,在医疗管理法规、技术规范、医疗行为的后果等方面,具有超出一般人的认识能力,其在明知的情况下为了达到个人某种目的,仍然故意实施伤害患者身体的行为,属于直接故意伤害的范畴。轻微伤以下的,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理。


黄律师还说,受害患者可以要求实施伤害的医务人员赔偿损失,包括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由于医疗人员是职务行为,所以医疗机构需要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相关新闻


医生用药过猛致女童病亡?


事发深圳市儿童医院,死者家属称两名主治医生事后不知去向


晶报讯(记者 朱毅 实习生 吴银燕)前日上午10时许,一名1岁半的女童因患手足口病在深圳市儿童医院内不治身亡。女童家长质疑医生用药“有问题”,并称两名主治医生事后突然不知去向。记者随后尝试采访医院,但对方多次挂断记者电话。


死亡女童的姑父韩先生说,侄女名叫小茹,今年1岁半。7月19日当天,小茹被平湖一家医院确诊为手足口病,父母于是将她送到深圳市儿童医院就诊。


医生说孩子的病情并不算严重,小茹的父母松了一口气。7月20日,小茹再次回到儿童医院复诊,但这一次打过吊针后,小茹的病情却突然恶化。“中午打完吊针,孩子开始出现脸色发白,神志不清的状况,但主治医生却说是药物的正常反应。”陈先生说,女儿当晚开始住院,至深夜12时,护士突然通知家人,孩子的病情加重而且有生命危险。陈先生表示,女儿7月20日被送到医院时神志尚十分清醒。


陈先生告诉记者:“孩子昏迷以后,我就再也找不到那两名主治医生了。”陈先生说,小茹死亡后,记录其用药过程的病历也被医院没收,家人无法看到。陈先生说,两名主治医生的姓名分别为彭彤彤、李志川。“我们现在怀疑这两位医生用药的剂量过重。”


陈先生表示,院方给予他们的答复是“事故责任的认定需进一步鉴定,孩子的死究竟是源于病毒感染还是药物治疗引起的,还有待调查。”院方称今日下午3时将给家属一个明确答复。院方已经追究两主治医生责任并将二人调往其他部门工作。


记者就陈先生的表述拨打院方电话进行求证,但接电话的该院院办的一名女士多次无故挂断记者电话,此后便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望着妻子痛苦不堪的样子,陈先生很是无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事发地凤凰医院


“你准备好了吗?你的儿子是我接生,他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你要非常重视这件事啊。”


——产妇待产期间,张助产士4次暗示家属


“哼,你们这样的家属我见得多了,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并不是贪钱的。”


——家属给了100元红包,并答应事后再给1000元,张助产士如是说


“你打我两巴掌解解恨吧,你妻子的住院费用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也是好心给她做痔疮手术的。”


——“缝肛门”事发两天后,张助产士悄悄对家属说


深圳新闻网7月28日讯 “助产士竟把我老婆的肛门给缝上了,这样的助产士太黑心了!”虽然事情过去了几天,但昨天下午记者采访时,陈先生提起这事,仍气愤不已,他怀疑是助产士嫌红包少而故意这样做的。涉事的罗湖区凤凰医院相关负责人称,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医院正着手调查,并向患者道歉。


“助产士曾4次暗示要‘表示’”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家住在罗湖区黄贝岭社区,他的妻子小红(化名)去年11月怀孕后,由于家附近有一家凤凰医院,他们就把产前检查定在了这家医院。“产前检查没有发现这家医院有什么问题,没想到妻子生产时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陈先生说。


陈先生称,本月23日上午8时许,怀孕10个月的妻子有了产前征兆,于是他就把妻子小红送到了凤凰医院妇产科待产。陈先生说,在等待期间,一名40多岁、姓张的女助产士曾4次对他说:“你准备好了吗?你的儿子是我接生,他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你要非常重视这件事啊。”陈先生心想,产妇都在她面前了,还要准备什么啊?要准备也是医院准备接生才对啊。想了一会儿,陈先生恍然大悟了,助产士问他准备好了吗的意思是不是想要红包啊?


陈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出来时匆忙,身上只带了200元现金。他对这名助产士说:“你的意思我懂,但是我出来的时候非常匆忙,身上没有太多的现金,只带了卡,这个你放心,规矩我还是懂的,我一定会给你的。”说完,陈先生把100元现金用纸包着给了这位助产士。“张助产士拿了钱就把妻子推到待产室去了,但回来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我估计她嫌红包少了。就又对她说,等妻子生产完了一定给她一个1000元的大红包。”陈先生再次强调说。


“哼,你们这样的家属我见得多了,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并不是贪钱的。”张助产士狠狠瞪了陈先生一眼,去了产房。陈先生还告诉记者,他也试图把另外一个100元的红包给接生的薛医生,但他拒绝了。


半夜发现妻子肛门被缝


陈先生告诉记者,当天下午3时45分许,妻子顺产了一个体重5.5斤的男婴,孩子出生后三项体征的评分有两个是10分,一个是9分,医生称,这样的分值证明孩子是十分健康的。


陈先生告诉记者,妻子生产时被实施了椎管内麻醉,生产后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就回到病房了。到了半夜,妻子直喊肛门疼。起初,陈先生和妻子都不在意会有什么问题,但妻子确实难以忍受时,陈先生一看这才大吃一惊,他发现妻子的肛门已经肿得有拳头那么大,而且还用黑线缝着。于是,陈先生就去找薛医生,薛医生称,他根本没有给小红做肛门缝合手术。陈先生再去问张助产士时,她承认见小红有痔疮,她顺手给她做了个手术。


陈先生称,也许是害怕自己做错了事,会受到医院处理,25日,张助产士悄悄把陈先生叫到一个房间对他说:“你打我两巴掌解解恨吧,你妻子的住院费用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也是好心给她做痔疮手术的。”陈先生告诉记者,她的妻子从来就没得过痔疮,哪来的这个病。即使是妻子有痔疮,一个助产士也没有资格做手术啊,为什么不报告给医生做呢?“我怀疑,她是嫌我给她的红包少了,她借机把我妻子的肛门给缝上了。”陈先生气愤地说。


更让陈先生和她妻子难以接受的是,他们儿子出生第二天得了肺炎,被转到了深圳市人民医院治疗。张助产士趁陈先生不在,不顾小红的疼痛叫喊,强行把肛门缝合的线给拆除了,还称要把缝合的部分切除掉。“她这样做是想毁掉证据,我现在还能看到好几个针眼,她只承认缝了一针,作为一个助产士,连起码的职业操守都没有,怎么救死扶伤呢?”陈先生气愤地说。


院长拒绝接受采访


凤凰医院一位自称是吴主任的女工作人员,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称,对于此事现在医院正着手调查。她说,他们医院在招聘工作人员这方面很不专业,不像公立医院招的人员那么好,出现这样的情况,她代表医院给患者家属道歉。昨天下午,记者采访该院王主任时,他称有很多不便拒绝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又找到了该院的赵院长。赵院长以患者家属没有同意采访为由,也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业内人士说法


助产士无权做手术


深圳市人民医院、深圳第二人民医院、深圳急救中心的资深医生和护士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不管什么原因,助产士是没有权力给产妇做任何生产之外的手术。“即使产妇有其他疾患,助产士也只能把情况报告给医生,她是没有权力进行处置的。”深圳人民医院一名姓杜的医生说。


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黄远伸律师称,医务人员属于医学或护理专家,在医疗管理法规、技术规范、医疗行为的后果等方面,具有超出一般人的认识能力,其在明知的情况下为了达到个人某种目的,仍然故意实施伤害患者身体的行为,属于直接故意伤害的范畴。轻微伤以下的,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理。


黄律师还说,受害患者可以要求实施伤害的医务人员赔偿损失,包括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由于医疗人员是职务行为,所以医疗机构需要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相关新闻


医生用药过猛致女童病亡?


事发深圳市儿童医院,死者家属称两名主治医生事后不知去向


晶报讯(记者 朱毅 实习生 吴银燕)前日上午10时许,一名1岁半的女童因患手足口病在深圳市儿童医院内不治身亡。女童家长质疑医生用药“有问题”,并称两名主治医生事后突然不知去向。记者随后尝试采访医院,但对方多次挂断记者电话。


死亡女童的姑父韩先生说,侄女名叫小茹,今年1岁半。7月19日当天,小茹被平湖一家医院确诊为手足口病,父母于是将她送到深圳市儿童医院就诊。


医生说孩子的病情并不算严重,小茹的父母松了一口气。7月20日,小茹再次回到儿童医院复诊,但这一次打过吊针后,小茹的病情却突然恶化。“中午打完吊针,孩子开始出现脸色发白,神志不清的状况,但主治医生却说是药物的正常反应。”陈先生说,女儿当晚开始住院,至深夜12时,护士突然通知家人,孩子的病情加重而且有生命危险。陈先生表示,女儿7月20日被送到医院时神志尚十分清醒。


陈先生告诉记者:“孩子昏迷以后,我就再也找不到那两名主治医生了。”陈先生说,小茹死亡后,记录其用药过程的病历也被医院没收,家人无法看到。陈先生说,两名主治医生的姓名分别为彭彤彤、李志川。“我们现在怀疑这两位医生用药的剂量过重。”


陈先生表示,院方给予他们的答复是“事故责任的认定需进一步鉴定,孩子的死究竟是源于病毒感染还是药物治疗引起的,还有待调查。”院方称今日下午3时将给家属一个明确答复。院方已经追究两主治医生责任并将二人调往其他部门工作。


记者就陈先生的表述拨打院方电话进行求证,但接电话的该院院办的一名女士多次无故挂断记者电话,此后便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本文内容于 2010-7-28 15:42:29 被大漠孤烟1966编辑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