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边设露天赌场 曾有人一把赌注7000元

世界王牌 收藏 1 470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28_32072_11532072.jpg[/img] 入夜后,数十人聚集在成仁街路边斗地主、推牌九、打滚子……马路边俨然成为“露天赌场”   夕阳西下,白天聚拢大量外来务工人员的解放广场冷清下来,但只有成仁街是个例外——五六十人聚集在路边,斗地主、推牌九、打滚子……牌桌连成20多米长,每张桌子上都摆放百八十元钱,马路边俨然成了“露天赌场”。记者近日对成仁街街边“棋牌室”进行了探访。   玩什么?十几张桌


马路边设露天赌场 曾有人一把赌注7000元

入夜后,数十人聚集在成仁街路边斗地主、推牌九、打滚子……马路边俨然成为“露天赌场”



夕阳西下,白天聚拢大量外来务工人员的解放广场冷清下来,但只有成仁街是个例外——五六十人聚集在路边,斗地主、推牌九、打滚子……牌桌连成20多米长,每张桌子上都摆放百八十元钱,马路边俨然成了“露天赌场”。记者近日对成仁街街边“棋牌室”进行了探访。


玩什么?十几张桌子 有人玩象棋有人打扑克


7月17日晚6点半,记者来到解放广场成仁街。到处是矿泉水瓶、扑克牌、塑料包装袋等垃圾的街路两旁散放着十几张桌子,有人在玩象棋,有人打着扑克。


成仁街路一侧并排摆着6张桌子,每张桌子上放着一副象棋,其中有三张桌子正在“激战”,桌子旁围了十几个观战的人。其中一桌,一个戴墨镜的中年男子和一个穿黑衣、手部有文身的青年男子正在对弈。中年男子明显不是对手,不到10分钟就输了一盘。此时,一个身材较高的男子喊了黑衣男子一声“老板”,并扔给他3元钱。记者看还有空桌便走上前询问,黑衣男子表示,占用棋盘下一局收费1元。黑衣男子对身边的人坦言:“一天也就能收入二三十元,不够干什么的。 ”


记者观察发现,交钱租用棋盘下棋的人,双方往往还赌雪糕或钱,有一个男子输棋离开后,扔给对手两元钱。在40余分钟里,中年男子共与黑衣男子下了五盘棋,赢了一盘,和了一盘,中年男子走时扔给黑衣男子3元钱。知情人介绍,也有一些人通过下象棋赌钱,一把输赢少则10元,多则三五十元。


赌多大?曾有一把赌注达到7000元


晚7点左右,旁边的扑克桌突然发生争执,一个较胖的男子嚷了几句后扔下几十元钱,气哼哼地骑摩托车离开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五六张扑克桌纷纷转移到路灯下和周围的小店旁边,有打滚子、斗地主、斗鸡等,每桌的“起点”也不一样,输赢少则一次几元,多则上百元。


一位观战的男子告诉记者,使用桌子不花钱,不过所用的扑克要在附近的小店购买,换一拨人就要买几副扑克,扑克两元一副。“一个商店一天能卖100多副吧。 ”该男子称,这个露天“棋牌室”已存在了几年时间,“今年还行,打架的少了,我的一个朋友曾在这推牌九,3把输了一千四。”经了解,在此玩扑克、象棋的人以农民工为主,其中从事烧烤、瓦匠等职业的人居多。“他们的收入较高,输钱也承受得起。 ”


一个穿着红T恤、脖子上戴着手指粗金项链的男子是推牌九的庄家,七八个人正在下注。这一局,“红T恤”下了600元本钱,这就意味着,所有其他玩家押钱的总和不能超过600元。“红T恤”不断掏钱放在桌子上,并反复说:“不往外拿大钱,你也不敢押。 ”牌桌上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下注的玩家少则押三五十元,多则上百。


“‘老头’,你多押点儿。 ”“红T恤”对自己左侧的一个60岁左右的男子喊道。“我可不敢多押,哪有你钱厚。上次你一把押了3500元,把庄家都吓蔫了。 ”“老头”回答。“最多一把押了7000块呢,你不记得了?”“红T恤”炫耀战果。“老头”听了,连忙点头称“是”。


谁在玩?多是农民工 也有本地人偶尔加入


据一位知情人透露,在此玩牌的人大多是外来农民工。他们白天聚集在解放广场等活,晚上则玩几把“消遣一下”,不过也有人会一直玩到天亮。玩牌的人多是在附近租房子住,或住在附近的小旅馆里。


南海北的外来农民工各有各的“喜好”。据知情人透露,在此等活的农民工中黑龙江人比较多,他们喜欢玩推牌九和斗鸡,输赢比较大,“够刺激”。相比之下,来自四川、湖北、河南等地的人则更愿意玩斗地主,一把少则两三元,多则几十元,玩一晚,输赢在百元左右。


除了外地打工人员外,本地一些有同样“嗜好”的市民、解放广场附近做小买卖的人也偶尔加入其中。“偶尔也有‘大老板’过来玩一会儿。 ”知情人说,“红T恤”就是“大老板”,他们财大气粗,每次来都能把牌局的赌注提上去,会引来更多的人下注和围观。


有“另类”!一边等活一边看书消磨时间


前日晚8点30分,记者再一次来到成仁街。象棋桌已经不见了,而在一家便利店门前则排布着9张扑克桌。其中1张桌子四周围了二十多人,4个玩家正在用扑克推牌九,几张牌发到手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胜负已定,一名男子赢了一百多元。其他牌桌上,每个玩家面前也都放着几十元钱,每轮牌局过后,钱的数目都会发生变化。


在这条路的尽头,四五个男青年还在等活。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男子正在路灯下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本《译林》,这令他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出生于1989年的小姚是被朋友骗到大连搞传销的,逃出来后便一直在解放广场附近打工。“这本书是我花一块钱租来的。 ”小姚对记者说。作为一个“80后”,有高中文化的小姚在晚上除了看书外,就是上网。“住旅馆看电视太贵,网吧一晚上才6块钱,玩和睡觉的地方都解决了。 ”小姚对自己的“小算盘”很满意。“白天可以靠干活打发时间,到了晚上,还真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小姚表示,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而打工仔小王偶尔会买一份报纸了解新闻。“住的地方啥也没有,还不如在外面等活呢。”小王说。在他身边不远处,一个来自黑龙江的中年男子正坐在路灯下读武侠小说,书很厚,纸质粗糙,印刷质量也较差。“人各有志,我就喜欢看书。 ”该男子表示。


■社会学者观点


社会应多关注外来务工者业余生活


知名社会学者赵秀山近日也在关注外来工的业余生活状况。赵秀山表示,大连的晚间娱乐场所主要针对中高端收入人士或年轻人,外来务工人员以及本地低收入人群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娱乐休闲场所。


外来务工者正成为城市无法或缺的一部分,赵秀山说,这些人白天为城市建设做着贡献,而作为城市,除了给他们提供了基本生存场所,在精神生活上并未给他们多少慰藉,这是不公平的。


针对外来务工者业余生活单调的问题,赵秀山建议,随着社会的进步,社会应加大这方面的投入,在外来务工者聚集地区修建一些低消费娱乐场所,或开辟可供他们休闲的场地,甚至是纯公益性的娱乐场所。


在赵秀山看来,外来务工者业余生活如果有了保证,不但会让他们感恩于这座城市,更积极投入到城市建设中去,也避免了一小部分人闲中滋事,对社会的稳定将会非常有帮助。


赵秀山认为,外来务工者对精神生活的要求并不高,哪怕街道、社区搬台电视放在室外,供外来务工者观看,也能丰富他们的生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