堰塞湖抢险队员双手因长期浸泡污水感染

世界王牌 收藏 0 11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28_32069_11532069.jpg[/img] 李军(左)在组织群众转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28_32070_11532070.jpg[/img] 白杨溪电站搜救现场 记者今日在四川万源市罗文镇采访了解到,白杨溪电站堰塞湖抢险“敢死队队长”李军的双手由于在搜救时长期浸泡在污水中受到感染而长满疱疹,现在已经大面积脱皮,身上也长满了小疙瘩


堰塞湖抢险队员双手因长期浸泡污水感染

李军(左)在组织群众转移



堰塞湖抢险队员双手因长期浸泡污水感染

白杨溪电站搜救现场


记者今日在四川万源市罗文镇采访了解到,白杨溪电站堰塞湖抢险“敢死队队长”李军的双手由于在搜救时长期浸泡在污水中受到感染而长满疱疹,现在已经大面积脱皮,身上也长满了小疙瘩。


据介绍,7月19日11点50分,因连遭暴雨袭击,万源市大竹镇境内的白杨溪电站下游50米处发生山体崩塌,阻断河流形成了堰塞湖,因堰塞湖水回淹,致使在电站机房值班的工作人员1人死亡,9人失踪。接报后,万源市公安局迅速调集10名公安、10名武警组成“敢死队”,由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李军带队奔赴现场救援。


当日12时整,“敢死队”紧急出发。暴雨和山洪引发的泥石流阻断了官大路,救援队员简直成了“清障工”,前行不了多远就得下车搬开拦路的巨石。李军心急如焚,一路“扫雷”磨破了手指鲜血直流,抓一把泥土抹在伤口就当是止血药。在庙坡段,由于山洪倾泻而下,公路成了湍急的河流。“无论如何也要过河。”李军连忙请求同样被阻隔在“银河”两岸的几辆大货车车主,将货车尾对尾隔岸停放,再找来几根木头搭放在车厢行,造成一座“浮桥”,让救援队员通过。到了对岸,租借面包车到达大竹河场镇,而此地通往白杨溪电站的公路已经被泥石流造成毁灭性破坏,成了“沿河悬崖”。


“步行前进。”李军一声令下,全体队员带着铁铲、钢钎等救援设施,徒步往目的地行进。“沿河悬崖”土质疏松,随时都有再次塌方的可能,山上不时还有石头滚落。李军等人来不及多想,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冒着生命危险攀岩石、爬陡坡、穿荆棘走泥泞急速艰难步行10余公里, 18时许赶到现场,立即开展搜救工作。搜救的难度可想而知,当晚20时山体又出现垮塌现象,岩石、泥土不断涌入河道,全体参战公安民警、武警、消防官兵尽管又饥又渴又热又累,但没有一个人肯离开,仍然坚守在第一线。


据参加搜救的民警杨硕德介绍,每一次搜救,李军必定亲自和队员们带着绳索、锤子、铁钳、手电等工具深入现场。看着他满身泥泞、汗流浃背,队员们无不动容。在一次搜救中,李军和三名队员系着保险绳进入水库,队员们看见遇难者遗体后都不禁作呕,唯有刑警出身的李军面不改色。


“作为刑警,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危险。”李军的妻子告诉记者:“2006年在花楼乡执行一次抓捕任务时,李军差点被犯罪嫌疑人用斧头劈到头部。我听说后很为他担心,但是他自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7月28日,记者在罗文镇见到了抗洪抢险归来又投入了一起案侦工作的李军。他的双手由于在白杨溪堰塞湖搜救时长期浸泡在污水中受到感染而长满疱疹,现在已经大面积脱皮,身上也长满了小疙瘩。据了解,其他队员也有类似症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