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韩发动大规模军演,号称是对平壤击沉天安舰事件的回应,平壤则誓言报复。看似紧张的对峙,却在思想上毫无撞击力,因为这不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冷战吗?这样的怀旧的冷战,面对的还是共产党,采取的还是围堵。但与其说,冷战是因应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而延续,不如说,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是为了挽救冷战而延续。



对冷战的怀旧之情,在紧张的气氛中蔓延,遮蔽了全球化带来的对世界秩序的真正的质疑。令人炫目不安的军事发展,带来的是思想上的安定保守。如此举国之力,在全球化时代围堵共党势力带来的威胁,堪称为后现代的韩战。



后现代的韩战让人想起后现代的越战,那是华府在九一一之后相继对阿富汗伊拉克发动的战争。当年越战拖垮美国的士气,美军在战场上不知敌人何在的危机四伏的恐怖感觉,迫使美军采用全面烧杀战术,结果烧杀了美军的正义感,也烧杀了所谓自由阵营的士气。后现代的越战也雷同,战场从越南扩大到全球,不知恐怖主义在何方的华府,也采用了草木皆兵的战术,以致当前奥巴马政府「欲撤还羞」,至今进退两难,酝酿了对后现代韩战的渴望。



奥巴马政府的要从小布什政府发动的后现代的越战中光荣脱身,借用一场后现代的韩战秀,一以展示自己在全球化时代应该已经无用的华丽的军事羽毛,二以告诫已经卷入全球化潮流的世人对共党威胁切记勿忘在莒,三以锁住面对全球化负隅顽抗但已经动摇的平壤。更让徘徊在掀起亚洲韩流与眷恋驻韩美军之间六神无主的汉城不敢躁进。



不论是后现代越战或韩战,都潜藏美军铩羽而归的记忆,其当代对象则是沦为华府眼中的所谓失败国家,亦即不能整合自己参加全球化,反而成为全球化障碍的流氓国家。不过值得注意的反而是,每次惩罚他们的手段,直觉而轻易地借用了冷战手法─越战式的侵略与韩战式的围堵,透露出真正眷恋冷战,想报一箭之仇的,就是这位在冷战中不可一世,但在全球化时代找不到敌人,甚至划不清敌我分际而迷途的霸权国家。



躲在地缘政治思维下的政治人物,不只栖身华府而已,那些冷战以降惯于依附于华府羽翼之下,而今更是全球化模范所在的汉城、东京与台北中人,也比比皆是。莫忘当年韩战爆发的次日,正是第七舰队协防台湾的生日,既确定了围堵线,建构了两岸相互对立的政治身分,也提供了当代反华论述的持久逻辑。



因为率先进入全球化而不安的这群要角们,对冷战的怀旧并不令人讶异,此何以天安舰的碎片与尸骨,像是大海枯木一样的给他们安定。他们嘲弄失败国家抗拒全球化,然而忍不住害怕而最后下重手抵挡全球化的,乃是他们自己这些所谓的成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