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青年刺死与他人同居女友 当庭求法官速判死

世界王牌 收藏 2 210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28_31961_11531961.jpg[/img] 接受记者采访时,小俞的母亲张女士忍不住哭了起来。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28_31962_11531962.jpg[/img] 凶手杨杨留在卷宗上的照片。(翻拍照片) 今年3月9日,广州市中山二路绿茵阁咖啡厅发生一起情杀案。一名年轻男子用尖刀猛刺女友心脏、喉咙等部位致其死亡,并与接报赶来的


男青年刺死与他人同居女友 当庭求法官速判死

接受记者采访时,小俞的母亲张女士忍不住哭了起来。



男青年刺死与他人同居女友 当庭求法官速判死

凶手杨杨留在卷宗上的照片。(翻拍照片)



今年3月9日,广州市中山二路绿茵阁咖啡厅发生一起情杀案。一名年轻男子用尖刀猛刺女友心脏、喉咙等部位致其死亡,并与接报赶来的警察对峙。昨日,该男子被指控犯故意杀人罪,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男子在交代完事情原委后,竟多次要求法官判死。


当庭供述 “三年来我很痛苦,只想杀死她后也死掉”


被告人杨杨今年26岁,内蒙古人,2000年初中毕业,2004年在河南开封舅舅开办的工厂内帮工。案发前在广州越秀区某公寓当保安。


矛盾起因:父母棒打鸳鸯


杨杨昨日在庭上供述,“2006年底,我母亲介绍我认识了同在工厂上班的小俞,不久便建立了恋爱关系,还见过彼此家长。介绍认识后,小俞母亲张某却不太喜欢我,她嫌我没文化,说话没素质,又说我家不大方,给钱少,逼她跟我分手。”杨母知道后甚是愤怒,认为天下女孩子多的是,又不是除了这个外找不到其他的,遂也开始极力反对双方交往。


2007年,小俞的母亲张某为制止杨与女儿继续联系,遂令女儿到郑州工作,后又来到广州。2008年,小俞打电话给杨杨说要分手,但“我们依然经常电话联系”。杨杨还称,小俞在郑州时,曾打电话说自己怀孕了,“她说来不来随你”,于是他随后就赶了过去。“小俞来广州后还是把新的电话号码发给了我,她还说,‘你答应过我照顾我,要给我幸福,我现在想要你过来陪我。’”于是,杨杨不顾舅舅和父母反对,只身来到广州。


杀人动机:她与别人同居


小俞到广州后先后交过两个男友,“她每次交往了男人都会告诉我,但我觉得那两个人都不是认真的,都是在玩女方”,杨杨于是说,“他会娶你吗?他会给你幸福吗?如果他跟你是认真的,我就放手”。但小俞只是说“再交往看看”。今年年初,小俞和一梁姓潮汕男子交往并同居,此事彻底激怒了杨杨。


2010年3月9日,杨杨给小俞打电话说:“我没什么说的,你告诉家里准备好后事吧!”3月9日上午10点,小俞打电话约他见面,“她说想见面谈谈,劝我不要冲动”。当天下午五点,两人来到中山二路绿茵阁西餐厅见面,小俞早早地到了,坐在二楼靠窗的22号桌。“我当时揣着一把在路边摊买的瑞士军刀”,杨杨面无表情地说,“三年来我很痛苦,很累,只想杀死她然后我也死掉”。



“我先让她脱掉外套,因为刀子短,我怕刺不透,我希望她死得少点痛苦”。杨杨在供述杀人经过时,说话声调都没有起伏,“我朝她左胸刺去,本希望一刀致命,她却用手推开我,第一刀没有刺透”,接着“我便用左手按住她,右手拿刀刺她的脖子”。杨杨说,此前,绿茵阁里的顾客和服务员曾发现情况不对,并上前劝他不要冲动,但被他手上的尖刀吓住了。


行凶后,杨杨没有逃逸,但他死死抓住刺刀,并与接报赶来的警察对峙。事发后不久,附近医院派救护车赶到现场。但杨杨不肯放人,救护人员只好守在二楼大厅一旁待命。6时许,杨终于松开了小俞的脖子,然后平静地坐到座位上。趁此机会,医护人员马上上前抢救伤者。


经检查,小俞咽喉、右侧颈动脉、左侧桡动脉各中一刀,身下的血液甚至已经凝固,由于失血过多,已没法挽回生命。随后,杨杨主动向警察表示,“给我一副手铐,我要把自己铐起来”。


杨杨昨日在庭上交待,“当时就是希望警方到后能一枪毙了我,我本打算她死后就去陪她”,后来“我想确认她已经死了,并想见见梁某(小俞男友),所以才在10分钟后交出刀子。”


庭审直击


家属情绪失控厮打凶手


昨日庭上,杨杨的家属无一到庭,法院指派援助的辩护人表示,杨杨曾提供过舅舅和家人的电话,他打通过舅舅电话,但对方很快就换了号码,其余号码全是空号。公安机关和法院均多次尝试联系杨的亲属,但都没有成功。


昨日,法警还没把杨杨带到法庭,小俞的母亲早已哭成泪人,喊着“我只有这个女儿,我还指望她养老呢!”一名法警将杨杨押到法庭,小俞弟弟(领养关系)眼眶发红,一怒之下扑了上去,小俞母亲也忍不住冲了上去,与杨厮打起来,双方还边打边对骂。小俞母亲斥责他,“你咋这么狠的心呢,如果你给我女儿留条活路,我也不会这样!”法警上前制止不成,最后只得暂且将杨杨带出法庭。


不料,法警将杨第二次带上法庭时,小俞的家属再次冲上前动手要打凶手。在法官多次规劝并强调庭审纪律后,小俞母亲及众家属才答应安静下来,配合庭审。


凶手毫无悔意当庭求死


小俞家属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法院判决杨杨及其家属共同赔偿精神损失费、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等共计41.1万余元。法官表示,杨杨已是成年人,如果他的家属拒绝赔偿的话,法院无权强制。小俞母亲表示,早就对索不到赔偿有心理准备,“只希望法院从重判决,还女儿一个公道”。


面对指控和小俞家属的怒火,杨杨竟表现得特别冷静,不仅交待了整个犯罪经过,对指控实施供认不讳,也未对赔偿数额表示异议。他说自己没有钱,此前与家人关系也很不好,但还是会尽快写信给家里人,如果能够争得家里人原谅的话,会让父母尽力对小俞的家人做出一定的赔偿。


然而,除此之外,杨杨再没有任何表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忏悔的意思,甚至重复要求法官判处死刑,甚至以“不是我吓你,现在我是关在这里,我不想出去后再杀害其他人”等言辞相威胁。


杨杨口供摘录:“我太爱她,不如送她上路”


侦查人员:你之前有没有想过杀死小俞?


杨杨:2008年分手的时候,我就想杀死她,我用手掐住她的脖子,她当时说还爱我,我才停手没有杀了她。


侦查人员:你是怎么来广州的?


杨杨:为来广州照顾小俞,我将爷爷奶奶留给我的房子卖掉筹钱。


侦查人员:案发时你约她见面,是想杀死她吗?


杨杨:我那天约她见面是想将她杀死,因为她不爱我了。简单四个字“为爱杀人”……她约我见面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了,并且准备好刀。


侦查人员:为什么选择在绿茵阁?


杨杨:我们两个都吃好、喝好,一起上路。


侦查人员:你和死者关系怎么样?


杨杨:她有心脏病、先天性的,我们谈过分手,我说分手我就离开这个城市,但她说现在和那个男的还不是特别好,她要我看她幸福了再走。我觉得他对她不够好,这人靠不住、谎话连篇,我觉得她跟他是不会幸福的,我太爱她,不如送她上路。


侦查人员:你为什么杀她?


杨杨:我在广州这么久,她先后交过几个男朋友,而我和她一直都没有正式分手,她这么做,我很气愤。


侦查人员:那把刀是怎么样的?


杨杨:刀柄长约8厘米,刀刃长约6厘米,宽3厘米。


案件回放


今年3月9日下午,广州市越秀区中山二路绿茵阁内发生一起命案。一对情侣在发生激烈口角之后,男友掏出早已准备的瑞士军刀捅死女友,随后还持刀跟警察对峙。


之后,该男子自己要求警察“给我一副手铐,我要把自己铐起来”。随后,被警察带走。


中山二路绿茵阁为此曾短时关门协助警方调查。


受害女孩母亲独力养大女儿,接受采访数度落泪——


他撒谎,我女儿从来没纠缠他不放


昨日庭后,记者先后采访了杨杨的辩护律师以及死者小俞的母亲。与杨杨多次见面的律师认为,他不但深陷感情不能自拔,而且有严重的厌世情绪。小俞母亲则称他在庭上撒谎,她女儿从小懂事乖顺,在亲友同事眼中都是好孩子,从来就没有纠缠凶手不放。


辩护律师:他就是深陷感情不能自拔


据悉,法院指派的辩护律师在庭上并未为杨杨作多少罪轻辩护,不是因为律师没有做好工作,而是杨杨坚决要法院判其死刑,律师只好表示尊重被告人的意见了。为了解杨杨的为人,记者庭后采访了他的辩护律师。“我觉得他就是深陷感情不能自拔”,辩护律师这样评价。


杨杨曾讲述,和女友同居是试图将“生米煮成熟饭”,双方家长兴许就不会再反对。杨杨还说“既然谈了,做男人的就要负责任”,即使表面分了还是藕断丝连。杨杨说,到了广州就是做保安,工资不高但每月都拿出1000元给女友,称“跟俞恋爱三年,从来没有跟其他女孩子一起吃过饭、看过电影,不信可以问我的同事”。


严重的厌世情绪


记者了解到,杨杨的辩护人曾代理过不少被列为律协案例级的法援案,他说“我做了十年律师,这是我见过第二个要求判死刑的”,“第一次见面我以为他是表面上求死,实际上想争取死缓,但见面后他就不接我电话了。第二次见面,相互交谈和了解增多后,我才发现他真有很重的厌世情绪。他曾说,如果不判处我死刑,20年后出来,还会杀人之类的话”。


制造挟持假象想逼警察开枪杀他


律师认为,杨杨杀人时也想寻死,所以才和警方对峙十分钟。由于训练过,他下手就对着要害,把喉咙都横断切开,杨杨自己说当时还把刀插入气管里面了,以他当兵的阅历,应该早就知道小俞已经死了。他也知道,如果女方死了,警方就不能向他开枪。所以,他试图制造出女方还未死,他仍在挟持女方的假象,以逼迫警方开枪击毙他。律师问过杨杨是否有暴力倾向,杨杨自认没有,还说如果有,当时完全可以对警方和在场的梁某(小俞男友)动手。


凶手被母亲迁出户口


律师还透露,杨杨因为与小俞交往,和母亲的关系也越来越僵,最后母子差点闹上法庭。虽然杨杨是内蒙古人,但杨母与舅舅在河南开封开厂做生意,当时小俞在厂里工作,是杨母介绍两人认识的。但随后,杨母却放言,如果要继续和小俞交往,就要断绝母子关系。由于杨杨一意孤行,杨母果然把他的户口迁了出去。后来,母子俩还差点闹到了法院。出事后,律师根本没法联系上杨母,他认为,杨母对此事是知情的,因为他舅舅接到电话后故意换了号码。


小俞母亲:女儿生前很乖很孝顺


不幸死于男友刀下的小俞1987年出生,她生前在申宏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当医药代表,同事眼中的小俞漂亮机敏。而在她母亲张女士眼中,女儿更是乖巧孝顺。


张妈妈年近半百、面容慈善、中等身材,双眼通红而内陷,面对记者采访,她数次悲呛流泪。


离异后独力带大女儿


张妈妈委托的代理律师曾在庭上透露,小俞幼年时,张妈妈就与丈夫离异了,小俞父亲虽然得到了抚养权,却拒绝扶养女儿,是张妈妈一人将女儿拉扯大的,中途还收养了一个儿子,就是庭上要打杨杨的那个。


女儿是乖乖女很孝顺


张妈妈表示,杨杨在庭上说女儿纠缠他、曾怀孕等都是谎话。


她告诉记者,女儿是1987年5月生的,因为母亲单身抚养她,她从小就很懂事,在老师和同事眼里都是“乖乖女”。放学回家从来没有晚过,晚自习还让妈妈过来接。中考填志愿时,她就说“妈让我学什么我就学什么”,后来听妈妈话读了医学类销售。在河南开封老家的一家技术学校毕业后,小俞就被分配到焦作实习3个月,从此在外工作,每天晚上都打一次电话报平安。


想起女儿,张妈妈忍不住哭了起来,一边说“她是个温柔善良、小胆的孩子,从来不跟我顶嘴,关心其他人,宁愿牺牲自己,在路边看到乞丐,她都要塞上10元或20元”,常说“妈你把我拉扯大了,以后我接你到广州,让你过幸福的日子”。说到这里,张妈妈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不满意是因为他没礼貌


代理律师曾说,女方家长一见到杨杨便觉得两人不合适,认为操着一口东北腔调普通话的杨杨流氓气太重。


张妈妈告诉记者,小俞带杨杨来见她,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孩子没礼貌,他的行为和说话都很让人不舒服。“女儿长得漂亮,但是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她到广州后,我就跟她说有人介绍男朋友就交往看看行不行”,张妈妈对小俞最后的男友梁某很是喜欢,说“他有文化,是大专毕业的,素质很高,也就只有24岁也没钱,但我说两个人在广州慢慢奋斗买房子”。


他威胁我女儿说要杀我


张妈妈听别人说,杨杨得知小俞又交往了男朋友,就经常威胁小俞“他说如果我女儿不跟他好就要杀我”。就在杨杨动手的那个星期,小俞已经和妈妈约好了,周末带男友回老家见她,但杨杨再次威胁不去见面就要杀她家里人。“我姐姐打电话说女儿出事了,我一下就吓得晕倒在地上”,张妈妈称,如果不是为了帮女儿讨回公道,她也没法一个人撑下去了。


小俞生前在申宏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当医药代表,同事得知噩耗也非常伤心,还专门为她召开了追悼会。张妈妈至今只在厂里见过杨母一次,杨的家属始终没有出现过。张妈妈认为他们可能为了不想赔偿才避而不见,实际上,她也不在乎这么多。“我现在唯一的亲人都没有了,我一醒来就想我女儿哪里去了,我还要钱做什么?”张妈妈哭诉,“家里人怕我想起女儿,就把她的照片全都烧了……”


回忆女儿:


她是个温柔善良、小胆的孩子,从来不跟我顶嘴,关心其他人,宁愿牺牲自己,在路边看到乞丐,她都要塞上10元或20元


回忆凶手:


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孩子没礼貌,他的行为和说话都很让人不舒服。


他说如果我女儿不跟他好就要杀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