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方正县日本人公墓:中国人民宽容的见证

位于黑龙江省方正县城东炮台山北麓、松花江南岸的中日友好园林里,62岁的老人张林受方正县政府的委托看管这个园林里的多座墓地,其中有两座是当年日本战败投降后,作为战争受害国的中国,为侵略国日本的部分侨民修建的日本人公墓,一座是“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一座是“麻山地区日本人公墓”。

每天清晨,老人都要把静谧的园林清扫一遍,把墓碑和墓顶擦拭得一尘不染。为这些曾经践踏自己家园的人守墓,土生土长的方正人张老汉已经从最初曾有过的抵触情绪中释然,老汉说日本人公墓里埋葬了很多“日本遗孤”的亲人,当年的中国人都能把遗孤们抚养成人,现在他为这些日本平民守守墓,让返回日本的遗孤和他们的后人有个祭悼的地方,让那些前来参观的日本人了解中国人的胸怀,他说自己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开拓团”成了“天皇弃民”

“日本开拓团”,对于了解那段历史的人,这个名称并不陌生。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为了达到殖民东北、使伪满洲国真正成为日本领土的目的,除了向中国派来军队之外,还招募了大批日本平民向中国东北地区移民。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共向中国派遣“开拓团”860多个,约33万人。“开拓团”到中国后,强占或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强迫收购中国人的土地,先后使500万中国农民失去土地,因此而冻死、饿死的中国人不计其数。

方正县是当时日本在东北最大的移民基地,这里地处平原,土壤肥沃,一个当时被称作“红部”的日本开拓团总部就设立在那里。1945年8月,日本关东军仓皇溃退,大批的日本移民被无情地抛弃。

从某种意义上说,“开拓团”也是入侵者。但一旦战争失败,这些平民身份的日本人被欺骗、被抛弃,有家不能回,无处躲烽烟,沦落至绝望的境地,以致在异国土地上集体自杀、点火自焚或抛尸荒野。他们同样是日本军国主义政策的受害者。当年的开拓团民成了日本天皇的弃民,幸存者大部分在战后被中国政府遣返,一部分无力回家者,被善良的中国人收养,从而产生一个特殊的群体———日本遗孤。

日本人遗骨最早由伪满治安维持会掩埋

今年85岁的郭真老人一直生活在方正县,当年二十几岁的他算是当地的“高知”了。因为通日语,他当时在学校里任过教,也曾在日本关东军的一个军用企业———方正县兴农合作社当过雇员。当年日本溃败后,郭真在村民们收养收留日本遗孤时,做了大量的翻译工作,对战争时期方正县开拓团的情况也是记忆深刻。10月24日,在方正县他的家里,思维十分清晰的郭老再次对记者讲起那段历史时说,那段往事是他终身的记忆,想忘都忘不了。

日本战败了,日本开拓团的很多人却散落在东北,这些日本平民里青壮年的男子已经很少,大都是一些老人、妇女和孩子。因为“红部”设在方正县,他们从佳木斯附近的桦南、桦川和汤原等地结队,向方正县聚集,准备在方正集结后,取道哈尔滨辗转回国。那年他们集结到方正时已经是冬天了,有一万五千多人。光复之后,“开拓团”本部的砖瓦房都被中国的老百姓给拆了,门、窗、墙、瓦都被当地村民搬回了自己家,曾经光辉一时的“开拓团”本部已是断壁残垣,集结来的日本平民都聚集在那里。由于长途跋涉,体力消耗殆尽,再加上寒冬降临,缺衣少食,瘟病流行,这些开拓团民纷纷倒毙,有近万人无力再继续前行。

到了寒冬腊月,“红部”一带到处是日本人的尸体,饿死、冻死、病死的不计其数。那时苏联红军进驻东北,还没有中国的政权接管方正地区。怕这些日本人尸体开春后腐烂形成瘟疫,伪满洲国方正县原县长郭福翰作为当时的治安维持会会长,召集村民用平板车把这些日本人的尸骨都运到了炮台山下的一个大坑里。正是冬天,山上都是冻土,这些日本人的尸骨只能依靠这个天然大坑草草浅埋了。

大荒之年中国人厚葬日本人遗骨

“残留妇”是方正当地对没能回到日本的日本妇女的特定称谓。据方正县人民政府外事办负责外事工作的肖立新介绍,1962年,正是新中国严重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已经嫁给了中国人的日本妇女松田千尾和丈夫开荒时,在炮台山脚下刨出了大批的白骨。松田千尾找到当地政府说,当年打仗,什么都顾不上,现在虽说是嫁了中国人,但总不能看到自己当年的“老人”就这么在野外说刨就被刨了。松田希望政府能把当年死在方正的日本人找个地方“安葬”。

在中国的土地上安葬大批的外国人,尤其是要安葬来入侵的日本人,这件事不是一个基层县政府能够决定的。于是相关报告层层呈送,一直到了北京国务院。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过问下,中央决定责成方正县地方政府从人道主义的立场出发,对散落在周围的日本人遗骨进行收集,集中掩埋。尽管当时中国国内灾情严重,财政状况十分紧张,但黑龙江省人民委员会(省政府)仍下拨经费一万元,在遗骨发现地附近修了一座日本人公墓。肖立新说,那时的“日本人公墓”就建在红旗水库附近,墓是圆形拱顶,泥土质地,墓前立一块木牌,上书“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

1973年春天,因为县里重新修建红旗水库,县政府恐水库扩容淹及墓地,经省里批准,将日本人公墓迁到炮台山北麓。当年省革委会再次拨款5万元,将原来土木结构的公墓改建成了水泥结构,圆形拱顶直径2米、高1.5米,还从哈尔滨市内运来一块3米高的花岗岩石碑。

在“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旁边,还并列着一座“麻山地区日本人公墓”,它的形状、结构、规模与“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相同,这里安放着鸡西市麻山地区开拓团的500具日本妇女和儿童的遗骨,1984年10月,移葬到方正。

每年都有日本团体前来祭拜

现在的“日本人公墓”旁有一个小小的纪念林,那里树种不一,树木高矮不同,这是近年来到公墓祭奠的各个日本团体种下的,每棵树前立着的木牌上写着种树者的姓名和居住地,还有一段段凭吊者的感慨之言:“战争中你们离去,和平时我们到来!”“愿中日两国永不再战!”等等。

方正县外事办肖立新说:“这座公墓在日本有一定的知名度,20世纪80年代以来每年都有二十余个日本政府或民间团体到方正旅游观光、祭扫公墓。进入90年代以来,日本政府及民间的一些友好团体也为支持‘日本人公墓’的配套建设提供了资金援助。”

守墓的张林老人告诉记者,每年的春夏两季是日本人参观和拜祭的高峰期,这里最大的一棵樱花树是三年前由一个日本友好团体从日本移栽过来的。

琦玉县日中友好协会还和其他日本对华友好人士共同出资,修建了纪念陈列馆———成为中日友好园林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所日式建筑中,采用图片和文字结合的方式向参观者讲述了日军侵略罪行、中日友好往来的历史。这里有许多当地居民捐献来的日军侵华物证,当年侵华日军使用过的炮弹、手榴弹和各种枪械,以及开拓团所使用过的日式生产工具。在陈列馆的一角,有一个大理石底座的和平钟,肖立新告诉记者,这个和平钟由两部分构成,是一个日本友好团体捐献的,另一部分保留在日本长野县的一个纪念馆内,它代表了中日人民世代友好的共同愿望。

黑龙江方正县日本人公墓:中国人民宽容的见证

转自:哈尔滨新闻网 郁风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东北的哥们儿,不是总认为自己挺爷们的么。怎么没有了当年抗联爷们的血性,就让这些东西敢公然立在我之国土,他是在羞辱国人啊。

远征军有这么好的公墓吗?你们这些肉食者,抬头仰望苍穹,你们对得起这片天地的英灵们么?!

黑龙江方正县为了吸引日商投资花了70万为侵华日军逝者立了个碑,为了GDP和政绩,当地政府竟然贱到这种地步,你丫怎么不建个靖国神社拜一拜。一周前的温州事故名单调查不清楚,几十年前死掉的人名单调查的清清楚楚;反右、大跃进、文革死掉几千万人没有建碑,给侵华日军建碑。这就是中国式碑剧。

但愿抗日先烈们九泉之下,不要被这帮孙子气得闭不上眼。 他们的血白流了!

1936年5月,日本关东军制定了所谓的“满洲农业移民百万户移住计划。大批日本农业贫民源源不断地拥入中国东北,成为“日本开拓团”。 到1945年,日本组织了共计14批次、总数为7万户、20万人的集团式开拓移民团侵略中国东北。





历史背景

为了真正占领中国,日本向中国派来的,不光有军队,还有大量的移民。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在侵占中国东北期间,共派遣“开拓团”860多个、33万多人。 “开拓团”强占或以极低廉的价格强迫收购中国人的土地,然后再租给中国农民耕种,从而使500万中国农民失去土地,四处流离或在日本组建的12000多个“集团部落”中忍饥受寒,其间冻饿而死的人无法计数。




日本向东北移民政策的实施



三个阶段



日本在东北实行的移民政策,可以分为试点移民、武装移民和国策移民三个阶段。 试点移民从1905年开始。持续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日本最早有组织、有计划的试点移民是所谓的“爱川村”移民。从1913年开始,有着“劝业都督”之称的日本“关东州”都督福岛安正从山口县玖珂郡川下村和爱岩村搜罗移民17户,从新泻县弄来移民1户,共计18户43人移入金县 开拓团

新平在满铁附属地内拨出4400公顷土地租给自由移民耕种,又从满铁的守备退役兵中择人试验。从1914到1917年,共网罗满铁退役兵34户从事移民活动。从九一八事变后到七七事变前,为日本向东北移民政策的第二个阶段,即“武装移民”阶段。东北沦为日本独占的殖民地后,鼓噪向东北移民的各种论调纷纷出笼。 1932年1月。农林次长石黑忠笃、日本国民高等学校校长加藤丸治以及公主岭农业实验所所长宣光彦等人共同炮制了一份《满蒙移植民事业计划书》,提出以在乡军人为主体,在日本全国范围内招募向中国东北移民的人员。2月,日本关东军统治部制定了《日本人移民案要纲》和《屯田兵制移民案要纲》,关东军特务部制定《关于满洲农业移民要纲案》。提出:“农业移民,是以在乡军人为主体。在警备上是屯田兵制的组织,具有充分的自卫能力。”6月,所谓“满洲开拓之父”的东宫铁难大尉向日本政府提出《屯垦意见书》,主张由在乡军人为主干,编成吉林屯垦军基干队。

试验移民

8月。日本第63届临时议会通过了第一次向“满洲”移民500名的方案,预算移民试验费20.7万日元。这种移民当时被称作“拓务省集团移民”,又称“试验移民”、“国防移民”。由于这种移民招收对象均为在乡军人,按军队形式编组,并配发武器,因此他们更多地被称为“武装移民”,是恰如其分的。日本向东北地区的武装移民共有五次。参加第一次武装移民团的493人于1932年10月北上佳木斯,改称“佳木斯屯垦军第一大队”,下设4个步兵中队,12个小队,还有炮兵1队、机关枪1队。1933年4月,侵入伪三江省桦川县永丰镇屯居,后定名为“弥荣村”。1933年春,日本第64届临时议会通过第二次移民预算费。7月,第二次武装移民493人及8名干部强入依兰县的七虎力,建立了名为“千振村”的移民点。第三次武装移民团259人于1934年10月闯入伪滨江省绥棱县北大沟,组建“绥棱开拓组合”,后定名为“瑞穗村”。1934年2月,谢文东在土龙山组织农民起义,打死日本移民39人,是为轰动一时的“土龙山事件”。事件发生后,日本移民团内部惶惶不可终日。为了给日本移民打气,1934年11月28日至12月6日,关东军在长春召开了“第一次移民会议”,西尾寿造在会议上强调日本向东北移民政策的“国策意义”。1935年5月,日本拓务省制定《关于满洲农业移民根本方案》,决定自1936年起,在15年内向东北移民10万户。10月,日本在国内成立“满洲移民协会”,12月,在伪满成立“满洲拓殖株式会社”。1936年2月,第四次武装移民中的268人窜入密山县城子河,190人窜入哈达河。6月,第五次武装移民正式定名为“集团移民”,共1000户,侵入伪牡丹江省密山县,与第四次移民定居地相毗邻,共四地移驻,其中永安屯300户,黑台200户,朝阳屯300户,信浓村200户。




日本国策移民

从七七事变到日本战败投降,是日本向东北移民政策的最后一个阶段,也是最猖獗的一个阶段,即“国策移民阶段”。1936年4月,关东军召集了有关东军、陆军省、拓务省、伪满政府、“满洲拓殖公社”、满铁、日本农村更生协会及“满洲移民协会”等机构参加的“第二次移民会议”。5月,会议通过《满洲农业移民百万户移住计划案》及其具体的实施计划《暂行甲种移民实施要领案》。日本拓务省以此为基础制成政策案,于7月送交海外拓殖委员会通过。8月25日,广田弘毅内阁正式将“二十年移民百万户计划”列为日本政府的七大“国策”之一;随后,又“要求”伪满政府将其列为三大“国策”之一。为掩人耳目,日本将“移民团”改称“开拓团”,移民“事业”改称“开拓事业”。




开拓三法



1937年8月,关东军将“满洲拓殖株式会社”改组扩大为“满洲拓殖会社”,作为日本在东北的移民活动管理机关。同时又成立以关东军高级军官及伪满大臣为成员的“拓殖委员会”,作为伪满领导移民活动的最高机关。1939年12月,日本制定了《满洲开拓政策基本要纲》,被日本殖民分子视为其从事移民侵略的“最高宝典”。1940、1941年,日本又制定了推行百万户移民政策的《开拓团法》、《开拓协同组合法》和《开拓农场法》。合称“开拓三法”。




日本向东北百万户移民计划的核心



从1937年开始,20年内向东北移民百万户500万人。20年共分四期,每期5年,第一期1937~1941年,计划移民10万户(甲种移民6万户,乙种移民4万户);第二期1942~1946年,移民20万户(甲种移民12万户,乙种移民8万户);第三期1946~1951年,移民30万户(甲种移民14万户,乙种移民16万户);第四期1952~1956年,移民50万户(甲种移民18万户,乙种移民22万户)。其中甲种移民又称“集团移民”,系指由日本政府予以优厚补助并直接受理的移民。乙种移民又称“自由移民”,是指日本政府予以微薄补助、主要依靠民间实行的移民。 日本采取了“分村分乡”移民的形式,即把日本国内的一个村或乡作为“母村”,从中分出部分农户组成“开拓团”,移到东北后建立一个“分村”或“子村”。“分村分乡”逐渐成为日本向东北移民的主要方式,最后用这种方式组成的“开拓团”竟占总团数的95%。1937年,日本还制定了向东北输送“青少年义勇队开拓团”的计划。到1945年,日本向东北派遣义勇队队员86500人,共建立“开拓团”243个。本期共有85086户日本移民进入东北,没有完成第一期移民计划。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又制定了“满洲开拓第二期五年计划”,除补齐第一期没有完成的移民2万户外,还要再向东北移民20万户,此外还要移出“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3万人。但随着日本侵略战争的失败,到其战败,日本共向东北移民10万户,32万人,远远没有达到百万户500万人的计划。




编辑本段日本实施向东北移民政策的目的



日本向东北移民的政策,有其险恶的目的。最重要的是,日本想借此改变东北的民族构成,造成日本人在东北的人口优势,反客为主,霸占东北。




东北问题



中国东北地区年产粮食约2000万吨左右,其中农民全年所需食用粮约750万吨,种籽粮400万吨,同时还需负担日本、朝鲜移民的口粮。此外,根据关东军的要求,伪满洲国每年要向日本提供1000万吨以上的粮食,每年8月中旬开始征粮工作,11月底结束。日本开拓团移民不需要交纳农业税费,同时按月领取口粮。 [1]有资料显示,当时那个时候中国人吃米都是犯罪,更有甚者的“集团部落”,只供给像动物饲料的“复合面”食品,变相的让中国人自生自灭,而土地都被分配给日本来的“开拓团”……东北问题反映的是日本种族灭绝的既定政策。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