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方正县日本人公墓:中国人民宽容的见证

位于黑龙江省方正县城东炮台山北麓、松花江南岸的中日友好园林里,62岁的老人张林受方正县政府的委托看管这个园林里的多座墓地,其中有两座是当年日本战败投降后,作为战争受害国的中国,为侵略国日本的部分侨民修建的日本人公墓,一座是“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一座是“麻山地区日本人公墓”。

每天清晨,老人都要把静谧的园林清扫一遍,把墓碑和墓顶擦拭得一尘不染。为这些曾经践踏自己家园的人守墓,土生土长的方正人张老汉已经从最初曾有过的抵触情绪中释然,老汉说日本人公墓里埋葬了很多“日本遗孤”的亲人,当年的中国人都能把遗孤们抚养成人,现在他为这些日本平民守守墓,让返回日本的遗孤和他们的后人有个祭悼的地方,让那些前来参观的日本人了解中国人的胸怀,他说自己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开拓团”成了“天皇弃民”

“日本开拓团”,对于了解那段历史的人,这个名称并不陌生。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为了达到殖民东北、使伪满洲国真正成为日本领土的目的,除了向中国派来军队之外,还招募了大批日本平民向中国东北地区移民。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共向中国派遣“开拓团”860多个,约33万人。“开拓团”到中国后,强占或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强迫收购中国人的土地,先后使500万中国农民失去土地,因此而冻死、饿死的中国人不计其数。

方正县是当时日本在东北最大的移民基地,这里地处平原,土壤肥沃,一个当时被称作“红部”的日本开拓团总部就设立在那里。1945年8月,日本关东军仓皇溃退,大批的日本移民被无情地抛弃。

从某种意义上说,“开拓团”也是入侵者。但一旦战争失败,这些平民身份的日本人被欺骗、被抛弃,有家不能回,无处躲烽烟,沦落至绝望的境地,以致在异国土地上集体自杀、点火自焚或抛尸荒野。他们同样是日本军国主义政策的受害者。当年的开拓团民成了日本天皇的弃民,幸存者大部分在战后被中国政府遣返,一部分无力回家者,被善良的中国人收养,从而产生一个特殊的群体———日本遗孤。

日本人遗骨最早由伪满治安维持会掩埋

今年85岁的郭真老人一直生活在方正县,当年二十几岁的他算是当地的“高知”了。因为通日语,他当时在学校里任过教,也曾在日本关东军的一个军用企业———方正县兴农合作社当过雇员。当年日本溃败后,郭真在村民们收养收留日本遗孤时,做了大量的翻译工作,对战争时期方正县开拓团的情况也是记忆深刻。10月24日,在方正县他的家里,思维十分清晰的郭老再次对记者讲起那段历史时说,那段往事是他终身的记忆,想忘都忘不了。

日本战败了,日本开拓团的很多人却散落在东北,这些日本平民里青壮年的男子已经很少,大都是一些老人、妇女和孩子。因为“红部”设在方正县,他们从佳木斯附近的桦南、桦川和汤原等地结队,向方正县聚集,准备在方正集结后,取道哈尔滨辗转回国。那年他们集结到方正时已经是冬天了,有一万五千多人。光复之后,“开拓团”本部的砖瓦房都被中国的老百姓给拆了,门、窗、墙、瓦都被当地村民搬回了自己家,曾经光辉一时的“开拓团”本部已是断壁残垣,集结来的日本平民都聚集在那里。由于长途跋涉,体力消耗殆尽,再加上寒冬降临,缺衣少食,瘟病流行,这些开拓团民纷纷倒毙,有近万人无力再继续前行。

到了寒冬腊月,“红部”一带到处是日本人的尸体,饿死、冻死、病死的不计其数。那时苏联红军进驻东北,还没有中国的政权接管方正地区。怕这些日本人尸体开春后腐烂形成瘟疫,伪满洲国方正县原县长郭福翰作为当时的治安维持会会长,召集村民用平板车把这些日本人的尸骨都运到了炮台山下的一个大坑里。正是冬天,山上都是冻土,这些日本人的尸骨只能依靠这个天然大坑草草浅埋了。

大荒之年中国人厚葬日本人遗骨

“残留妇”是方正当地对没能回到日本的日本妇女的特定称谓。据方正县人民政府外事办负责外事工作的肖立新介绍,1962年,正是新中国严重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已经嫁给了中国人的日本妇女松田千尾和丈夫开荒时,在炮台山脚下刨出了大批的白骨。松田千尾找到当地政府说,当年打仗,什么都顾不上,现在虽说是嫁了中国人,但总不能看到自己当年的“老人”就这么在野外说刨就被刨了。松田希望政府能把当年死在方正的日本人找个地方“安葬”。

在中国的土地上安葬大批的外国人,尤其是要安葬来入侵的日本人,这件事不是一个基层县政府能够决定的。于是相关报告层层呈送,一直到了北京国务院。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过问下,中央决定责成方正县地方政府从人道主义的立场出发,对散落在周围的日本人遗骨进行收集,集中掩埋。尽管当时中国国内灾情严重,财政状况十分紧张,但黑龙江省人民委员会(省政府)仍下拨经费一万元,在遗骨发现地附近修了一座日本人公墓。肖立新说,那时的“日本人公墓”就建在红旗水库附近,墓是圆形拱顶,泥土质地,墓前立一块木牌,上书“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

1973年春天,因为县里重新修建红旗水库,县政府恐水库扩容淹及墓地,经省里批准,将日本人公墓迁到炮台山北麓。当年省革委会再次拨款5万元,将原来土木结构的公墓改建成了水泥结构,圆形拱顶直径2米、高1.5米,还从哈尔滨市内运来一块3米高的花岗岩石碑。

在“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旁边,还并列着一座“麻山地区日本人公墓”,它的形状、结构、规模与“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相同,这里安放着鸡西市麻山地区开拓团的500具日本妇女和儿童的遗骨,1984年10月,移葬到方正。

每年都有日本团体前来祭拜

现在的“日本人公墓”旁有一个小小的纪念林,那里树种不一,树木高矮不同,这是近年来到公墓祭奠的各个日本团体种下的,每棵树前立着的木牌上写着种树者的姓名和居住地,还有一段段凭吊者的感慨之言:“战争中你们离去,和平时我们到来!”“愿中日两国永不再战!”等等。

方正县外事办肖立新说:“这座公墓在日本有一定的知名度,20世纪80年代以来每年都有二十余个日本政府或民间团体到方正旅游观光、祭扫公墓。进入90年代以来,日本政府及民间的一些友好团体也为支持‘日本人公墓’的配套建设提供了资金援助。”

守墓的张林老人告诉记者,每年的春夏两季是日本人参观和拜祭的高峰期,这里最大的一棵樱花树是三年前由一个日本友好团体从日本移栽过来的。

琦玉县日中友好协会还和其他日本对华友好人士共同出资,修建了纪念陈列馆———成为中日友好园林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所日式建筑中,采用图片和文字结合的方式向参观者讲述了日军侵略罪行、中日友好往来的历史。这里有许多当地居民捐献来的日军侵华物证,当年侵华日军使用过的炮弹、手榴弹和各种枪械,以及开拓团所使用过的日式生产工具。在陈列馆的一角,有一个大理石底座的和平钟,肖立新告诉记者,这个和平钟由两部分构成,是一个日本友好团体捐献的,另一部分保留在日本长野县的一个纪念馆内,它代表了中日人民世代友好的共同愿望。

黑龙江方正县日本人公墓:中国人民宽容的见证

转自:哈尔滨新闻网 郁风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东北的哥们儿,不是总认为自己挺爷们的么。怎么没有了当年抗联爷们的血性,就让这些东西敢公然立在我之国土,他是在羞辱国人啊。

远征军有这么好的公墓吗?你们这些肉食者,抬头仰望苍穹,你们对得起这片天地的英灵们么?!

黑龙江方正县为了吸引日商投资花了70万为侵华日军逝者立了个碑,为了GDP和政绩,当地政府竟然贱到这种地步,你丫怎么不建个靖国神社拜一拜。一周前的温州事故名单调查不清楚,几十年前死掉的人名单调查的清清楚楚;反右、大跃进、文革死掉几千万人没有建碑,给侵华日军建碑。这就是中国式碑剧。

但愿抗日先烈们九泉之下,不要被这帮孙子气得闭不上眼。 他们的血白流了!

中国是挨打不只疼的民族。苏联为国战争时期,斯大林说过一句话,血债要用血来尝。苏联军队也是怎么做的也叫得国疼了好一阵。给日本人建公墓,还打扫的一尘不染。 妈了逼,中国有多少英雄的墓没人给扫,墓碑丢掉墓给平了,要搞开发。我在铁血看过一个母亲他儿子在抗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了,一个老人要等几十年才能攒够路费看儿子,你国家军队都那去了,草 生命自己的,父母给的,要拿出来献给谁????我就是黑龙江的知道有这个地方就跟看见大蛆一样。中国要在被侵略一把,你是不是还说他门来我们国家是被逼的也还要宽容。大人小孩进你家拿东西的都是贼你能说他是好人吗。妈逼城管跑那去了现在国家需要你们反击侵略者。拿出你们的英雄气概来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