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赌棍 第一部 大学赌棍 第7章 飞车棒球十三少

sxpnceo 收藏 13 1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size][/URL] “你的车坏了,双腿可跑不过条子!上不上?不上我走了!” 朱百团脸上的血尚未来的及洗,人生地不熟,颇有些困难,觉得春子一人奈何不了自己,事到临头,就是鬼门关也得进了,一挎腿上了摩托车。 嗡---摩托车发出咆哮,呼的飞出,朱百团一个栽歪从后坐上掉下来,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 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


“你的车坏了,双腿可跑不过条子!上不上?不上我走了!”

朱百团脸上的血尚未来的及洗,人生地不熟,颇有些困难,觉得春子一人奈何不了自己,事到临头,就是鬼门关也得进了,一挎腿上了摩托车。

嗡---摩托车发出咆哮,呼的飞出,朱百团一个栽歪从后坐上掉下来,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

哈哈哈哈---春子刹住车放肆的大笑,路过的几个学生无不捧腹。

朱百团头次坐二轮摩托闹了个屁股墩,心里不忿儿,嗖的追向春子,春子的摩托已发动起来:“有本事你追呀!”

摩托车蹿出一丈来远,唰,朱百团手里抖出一根绳子,缠在春子的摩托车后座钢架上,双手发力,摩托车的奔劲放缓,直至不动,空余呜呜的吼叫,车体上印的“250CC”字样在日光下显得的格外刺目。

“啊----”

“哇----”

“呀----”

洋学生们惊叫。

朱百团脸上肌肉绷成方块,收紧绳索,一步一步缩近摩托车的距离,春子摇摆着车头感到开不动,松开油门,朱百团轻巧的跃上摩托,毫不客气的抱住了春子的腰:“嘿!小鬼子,老子不想占你的便宜,是你自找的!”

春子戴着头盔又听不懂他说的汉语,发动摩托飞驰,朱百团嘴里仍在找借口:“你摔我一次,用你的腰还了!”他在国内和女同学偶尔碰碰手指头还被视为耍流氓,今天的流氓耍大了。

春子的摩托在校园里挂着70码的速度,现是中午时分,放学的人不少,她横冲直撞,惹来了一路咒骂。冲出校门,摩托车猛然加速,朱百团只觉两耳生风,抱的更紧:“疯婆子,你他妈的找死啊?停住!死捣铺(stop)!”

看着两旁倒退的树木、听着两旁不断的惊叫,饶是他胆大如牛,心里也泛起了凉意。朱百团骂的欢,春子越开的快。

“普利斯(police)!”春子咕哝一声,朱百团耳里响起了警笛的尖啸和警察生硬的话语:“前面的车停住,你们违反交通规则!前面的车停住,你们违反交通规则!”

朱百团暗道,完球,老虎皮(警察的别称)来鸟。他进过监狱,见到警察就怵的慌。

春子头伏在车头上,油门轰鸣,朱百团看见前方四五百米的人都回过头来避让,看来都是听到摩托车响了。

朱百团只觉得身上的衣服鼓起,噗啦啦作响,身子随着摩托的晃动而晃动,前方的风打到脸上隐隐作痛,如果自己腰间拴上一根绳子,肯定会飞上天翱翔。

美国的道路宽敞、人少,春子的摩托风驰电掣、如入无人之境,开进一个镇,绕了两条街,来到一个死路,所谓的死路是一个约45度左右的百级台阶,春子驾车而下,墩的朱百团啊啊狂叫,太他妈恐怖了。春子倒是一副小人得志的面相。下了台阶,后面的警察停住警车,不住的踢车轮。

春子放慢车速、使车发出低声,穿过一片树林马达再度暴响,加速驰行,转过一个小坡,蓦的发现路边摆着十几辆摩托,可能这里比较偏吧,那些摩托在路中间停放,春子的摩托义无反顾的撞上了一辆摩托车。从外形上看,春子的摩托比路中间的摩托要大三圈,嘡----把那辆摩托撞的飞起一人多高,春子的车把险些脱手,摩托像喝醉酒似的扭了七八扭撞进了阴沟,车上的朱百团可占尽了便宜,剧烈的震动让他全身贴紧了春子,紧张之余一只手又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但他浑不觉。

春子一回肘,打在朱百团的脸上,朱百团臭骂:“疯婆子,你他妈的吃错药啦!”

路旁传来了十几声喝骂:“fuck!””“shit!”十几个拿着棒球棒、戴着棒球帽的人急奔而来。

春子骂了声:“混蛋!”调转车头、狂拧油门。

摩托车受了损坏,发动的声音不如以前有力,开起来怎么加油速度都提不起来,保持着四五十码的速度。

嗡----嗡----身后一辆又一辆的摩托发动,个个油门轰如雷响,朱百团在摩托拐弯的时候偷窥到后面十二辆摩托、十三个人一蹿一蹿的追来。

不大会儿,两辆摩托一左一右撵上。他们各举一根棒球棒,照着朱百团后脑砸过来。春子在倒车镜看的清楚,驾驶摩托避让,嘭、嘭、嘭,棒球棒砸在摩托尾部,春子皱了皱眉,倒车镜中自己的爱车尾部掉下了不少东西,眼中腾起一股恨意,猛的捏闸,嘎---摩托发出刺耳的尖叫,左右两辆摩托呼的冲过去,春子摩托启动,左手多了一根铁尺。前头两辆摩托减速打算阻止春子,春子的摩托已经冲到,左右开弓,意图抽他们的后背,铮铮两响,被两个车手用棒挡开。

咦?朱百团敏锐的感到两个车手与先前的大学生不一般,身手利麻多了。

春子只被挡了一下,四五辆摩托截到了前头,与后头的摩托将他俩围在了中间。随着他们靠拢,朱百团看到几张稚嫩的脸,都是16到18岁之间的半大孩子。

“拿着!”春子将铁尺递向朱百团。

朱百团二话不说接过,春子要驾驶摩托,无力与众多车手搏斗,只能靠自己了。

十几辆摩托保持着匀速行驶,前面的摩托压着速度逐渐迫使春子减速,两翼和后头的摩托车手喝骂,同时棒球棒挂着风声扫来。

当----当----朱百团铁尺频频与四面八方的棒球棒碰撞,棒球手们打的过瘾:“完的佛!”“欧可!”“欧耶!”嘴里伴着唔唔啦啦的怪异口哨。

朱百团双拳难敌四手,既要护春子、又要躲闪,摩托车上的空间有限,招招艰险,站在一辆摩托后座上的一个车手活动范围较大,春子戴着头盔被他砸了一下、车险些失控,另一个车手趁春子调整车体把棒球棒塞进她的车轱辘里,咕咚,摩托车翻起了跟斗,两人被甩出去。两人在空中不闲着,脚下发威,嘭嘭嘭嘭,踢翻四个车手。

乍一落地,两人朝路边的草地逃去。

野草不高,约有半米,视野非常开阔,八辆摩托轰鸣着截击。两人转眼间被摩托赶上,背靠背站立,八辆摩托围着两人转圈。

朱百团把铁尺递回春子:“你留着用吧!”

“哼!假惺惺!”

“不用去球!不看在你是娘们儿的份上老子懒的理你!”

哈---春子跃起连环飞踢踢向东边的一个,那个车手单棒劈击、另一个车手突的把摩托立起以车身的惯性撞春子,春子如果打第一个必被第二个撞上,不得已改变踢的角度在第二辆车的车头上轻轻一点想倒跃而回。

可那些车手显得配合默契,南边、北边的车手甩出了棒球棒,球棒打着滚儿交叉飞击,春子躲无可躲。

朱百团抄起铁尺:“捣哥得(发dei音)次(dogday,s狗日的),不用还不中了。”劈手砸落一个球棒,春子被另一个球棒砸在腿上,疼的一个滚,狼狈的回到中间。

十三个棒球手相继到齐,八辆摩托循环转圈,五人站在五个方位,把朱百团、春子围的密不透风。

两人各自朝一个方向突围,均被呼啸的摩托车和空中旋转的球棒拦回,春子连挨两棍、一瘸一拐,朱百团背上衣服打成了几个布条。

两人都感到了压力,与先前交手的大学生相比,这些年轻人更狠辣,大学生打架手中留着分寸,并非往死里打,这些年轻人根本不分青红皂白,每一次都照着脑袋、裆部、心窝等重要部位打。

朱百团道:“小鬼子,咱们合作吧?”

“什么?”

“合作!”朱百团大声的用英语回答。

“跟你?”春子语气中带着轻蔑。

呼----一根球棒打着旋儿飞来,春子侧身抓住球棒:“看我的!”冲向南边的车手,车手如法炮制,立起的摩托、空中转圈的球棒接踵而来,春子俯身躲过球棒,立起的摩托扑到近前,春子照着摩托车身踹去,车手手中的球棒逼的她伸出去的腿又缩回来。

朱百团笑道:“你想踢倒他们的车?”

“废话!他们要用车轮战消耗咱们的体力!”

“好啊!好主意!你再踢踢试试!”

“混蛋,看我笑话呀!”春子咬牙,观察着车队的情况,瞅到一个空隙,再度出击。

人算不如天算,这次,飞来的是四个球棒,当她磕开两个、避开两个,立起攻击的摩托已到身后,朱百团眼紧盯着摩托,摩托立起时、他跳起,摩托到春子身后、他已跃起迎着摩托踢去。嗵,凌空一脚踹到摩托的前轱辘上,摩托车哐的倒扣过去,车手灵敏的用球棒撑地逃开。

“哟希!”春子发出一声赞叹。

朱百团道:“再来一次。”脚下发力,喀喇,两根叠压的球棒被他踩断,唔!引起车手的惊叫。要知道,棒球棒异常结实,在软软的草地上被踩断两根,那是何等的力道。

不等惊叫结束,春子向西突击,磕开三个球棒,朱百团又一脚踹翻了另一辆摩托。两人退回来之际,朱百团又踩断三根球棒。

第三次,春子向南突击,春子磕开两个球棒,三辆摩托同时夹击朱百团,朱百团从地下拣起两根球棒却跑向北边,一球棒砸倒北边一个车手、一球棒塞到一辆车的轱辘里,此时,从南边夹击过来的三辆摩托冲到北边与倒地的两辆摩托相撞。

朱百团拍手而立:“完美!”

十三个车手放弃了摩托,捂着腰、揉着头继续把两人围在当中,与刚才不同的是,每人从腰里摸出一把弹簧刀,不用弹簧刀不行啊,他们的球棒基本被踩断、剩下一根被朱百团扔到了远处的草窝里。

春子呼呼喘气、双腿打晃:“可恶,我们死定了。狼,你怎么看他们?”

“狼?”

“我是问你哪!”

“唔!他们是一群狼!”

“不,他们不配做狼。你才是狼。”

“挠!挠(no)!他们只不过是狼崽而已!”

“呵呵,那你是什么狼?”

“我是狼头儿!”

“哈哈哈哈,狼头儿,马上要做狼嘴里的肉啦!”春子扬起嗓门:“嘿!有事好商量!”

“发可!商量个屁!”

“我的车坏了,我也受伤了!”春子指指自己的腿:“我真的不是故意撞你们的!”

“鬼才信你不是故意的。”

“我当时的车速是70码!真的!70码!”

“谁特(shit)!70码能把我们的摩托撞十几米远吗?”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会为我的话负责的。”

“信你们的话,猪都会上树!狗、狗、狗(go)!”

斜阳、绿草、微风,十三个车手老练的推进、收回刀刃,十三把弹簧刀折射出一道道银色的光芒,逐渐缩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