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垮了,栾川官方的检讨还在玩权术

从心所御 收藏 6 178
导读: 原题《垮桥牺牲人命检讨何必权术》 7月24日16时,河南洛阳遭遇强降雨,雨水引发破坏性的短暂洪水。一个多小时后,水情最严重的栾川县发生伊河大桥垮塌事故。截至昨晚,塌桥事故已造成至少50人遇难。就此,栾川县委县政府向市委市政府写了检查,《洛阳日报》昨天在头版全文刊登了这份检讨书。这份本属政府内部流通的检讨一经公开,透露出许多耐人寻味的信息,值得分析。 检讨书写于夺走至少50条人命的灾难发生的次日。其时,究竟会致死多少人,尚不可知,但先期的死难人数已达到重特大事故的标准。而在上级调查未有




原题《垮桥牺牲人命检讨何必权术》


7月24日16时,河南洛阳遭遇强降雨,雨水引发破坏性的短暂洪水。一个多小时后,水情最严重的栾川县发生伊河大桥垮塌事故。截至昨晚,塌桥事故已造成至少50人遇难。就此,栾川县委县政府向市委市政府写了检查,《洛阳日报》昨天在头版全文刊登了这份检讨书。这份本属政府内部流通的检讨一经公开,透露出许多耐人寻味的信息,值得分析。


检讨书写于夺走至少50条人命的灾难发生的次日。其时,究竟会致死多少人,尚不可知,但先期的死难人数已达到重特大事故的标准。而在上级调查未有结论,对天灾或人祸的致害原因未有定论之际,栾川县委县政府紧急赶制检讨,以检讨之名解释塌桥事件,是想在事件定性上求取态度分。实因事件定性将直接影响到官员责任,兹事体大,当地官员不可能不为此异常焦灼。


纵观全文,县委检讨书恭顺有加,突出救灾,彰显上级。显然,灾难不是重点,救灾才是关键。谈民众伤亡,检讨书称“干部群众的昼夜搜救,救出1名落水群众,发现28具遇难者尸体,目前仍有13名群众下落不明”,一笔匆匆带过,尽量简化淡化。谈抢险,则是军民协力,功劳归于上级领导——“事件发生后,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云云。谈教训,无非是“深刻反思此次事件,汲取沉痛教训,举一反三,加强执行力建设,扎实转变工作作风,抓好各项工作落实”。谈措施,则浓墨重彩——“落实好刘满仓副省长、毛万春书记、郭洪昌市长的要求,倾力抓好以下五方面工作”。谈及灾难原因,检讨书称“尽管此次灾害事件发生有连降暴雨突发洪水不可抗拒的因素,但也充分暴露出我们落实市委、市政府要求不力,执行不到位,工作不深入、不扎实、不具体、不细致等问题”,话中暗含玄机,狡黠运用天灾与人祸的辩证法,暗示垮桥灾难的不可抗因素。


从修辞和词汇上看,县委检讨书充满了陈词滥调。但从行文口吻上看,又不得不承认它深谙官场规则,体现了上下级的秩序。检讨书涉及四个群体:遇险遇难者、抢险力量、县委县政府官员及省市官员。本该置于中心位置的第一类群体,处于检讨书的边缘,他们的死亡仅仅成了检讨书的由头,而不是主体。下级官员揣测上意,精确地配置叙述比例,利用检讨书讨价还价。


检讨书作了看似严厉的自我批评,甚至,不惜从工作作风到执行落实等方面全盘否定栾川县的行政团队能力,让读者误以为要引咎辞职。哪知道,所有这些玩弄排比句的忏悔,指向的是可能动用惩罚的上级,通过自我贬低,乞怜上层官员开恩豁免。检讨书所渲染的追悔莫及,与蒙难者毫无关系。


与栾川县委县政府在遣词造句中的自我贬抑不同,检讨书大包大揽,将上级置于无比正确的地位。所有人为问题,都是栾川县委县政府“落实市委、市政府要求不力”造成的。纵然灾难中有政府责任,也属于县里没有很好地执行省市领导的要求,责任止于县级干部,与上级无关。检讨书讲义气,不遗余力地为上级辩护,将更高级官员从严重的灾难责任中切割出去。这样的检讨书,又像是江湖救急,不像政府文本。


县委检讨书为了增加与上峰谈判的筹码,还罗列了一派灾后维稳的紧迫大局。表示要“确保受灾群众生活稳定、思想稳定,确保社会大局安定”。当然,所有这些大过人命的行政计划都凸显了向上司立誓的形式,宣示效忠的决心。试图造成一种印象:灾难后的所谓繁重事务还用得着这帮下级官员,假如撤职查办,难免带来社会震动及人心不稳。这带有轻度要挟的意味,同时也替上级领导准备台阶,提供给他们在斟酌问责时从轻发落的理据。


600多字的检讨书可以浓缩为两个字:权术。下级官员既放低身段,示好于上,又在媾和的诉求中含沙射影,预留勾兑之便利。当然,人们很难想象能从官场应用文中找见公共式悲悯。检讨书见诸报端,本属潜行的权谋之词张扬在公共空间,与失落的民众性命相错位,荒诞却又符合国情。这一切源自几十条人命,可他们并未被真的重视过,这才是圆滑的检讨书令人憎恶的地方。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