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十八章 班副的故事

龙之传奇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URL] 一块行军锅大小的岩石砸下来,沿着洞口倾斜的石径滚落,砸到下面石灰岩层,传来沉闷的“咚咚”撞击响声。 没等回过神来,又有七八块大石头落下,有些直接堕下岩洞,有些在洞口滚动几圈,没入黄毛草丛中,“咚咚”“咔咔”“隆隆”……五花八门的碰撞声鼓槌般敲打着耳膜。 杨少平惊诧不已,这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一块行军锅大小的岩石砸下来,沿着洞口倾斜的石径滚落,砸到下面石灰岩层,传来沉闷的“咚咚”撞击响声。

没等回过神来,又有几块大石头落下,有些直接掉入岩洞,有些在洞口滚动几下,没入杂草丛中,“咚咚”“咔咔”“隆隆”……五花八门的碰撞声鼓槌般敲打着耳膜。

杨少平惊诧不已,这就刚才听到的脚步声、咳嗽声?石头掉下来砸在石灰岩层上,简单的碰撞竟然发出这么不可思议的声音?

罗玉刚聆听片刻,低声道:“班头,这不是走路声,是风化岩石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声响。”

唐国伟惊疑道:“你能肯定?”

罗玉刚压低声道:“能肯定,我老家很多山区都是石灰岩,山水侵蚀得厉害,到处都是洞,山上石头掉下来‘咚咚’响,在下面听就是这声音。”

再警戒一阵,依旧不见有其他动静。

唐国伟看来心里有底了,说声“跟我来”便跳出洞口,左手抓枪,右手攀住岩壁突兀角,双脚一踩一蹬,三两下就跃上了岩洞顶部。罗玉刚和杨少平迅速跟上。

洞顶是个大岩层,灰色倾斜,凹凸不平,岩面铺着一层灰褐色的苔藓,在濛濛细雨下有些滑溜。

三个人端枪四下查看,果然除了他们,不见任何人踪兽迹。鸟瞰是如蛇扭曲的盘山公路,远眺是灰蒙蒙天空下空荡荡的原野,凝神注目,似乎能看到不远处一片茂密的甘蔗林。

杨少平心一动,李向阳和滕林不就是去那里了吗,兄弟们能不能填饱肚子还指望着他们呢。想到吃,嘴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肚子又凶狠地闹腾起来,隐隐作痛。

突然,一块石头“轰”地砸在杨少平脚下。

杨少平吃了一惊,脚底一滑,差点滚落山崖,好在侦察兵特战训练的罪没白受,杨少平反应训练有素,迅速下压枪口,三棱军刺死死抵住地面,然后提腿收腰,稳定身轴重心,牢牢站住。

唐国伟急忙回身:“你怎么样?”

杨少平心跳得厉害,强作镇定道:“班长,脚底打个滑,没什么事。”

自由落体的石头再次证实了罗玉刚的判断,唐国伟不再怀疑,下令收兵回洞,以免在外滞留时间过长暴露目标。

杨少平生平第一次领教了石灰岩地貌的神奇,这种巨大的可溶性岩体,不仅山中有洞,洞中有洞,而且洞中有水,水下有洞,更奇妙的是声音在洞内传播,音色会发生奇异的变异,迥然不同原声。

在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面前,再丰富的作战经验都会被假象所迷惑。

刚撤回到洞内,一抹火光在眼前闪过,唐国伟怒吼道:“谁生火?”

有火必有烟,烟火是战场大忌,若是在空旷的地点生火,无疑为敌人提供绝佳的炮击坐标。深入虎穴,四面都是虎狼之师,稍有不慎便成了活靶子。

有人用树枝扒拉着火堆,冷冷道:“吼个毬?坐下来吧,不生火吃个屌么!”

不见人光听语气就知道是李向阳,在侦察班,也只有他敢和班头发飙。看样子猎食行动顺利,他和滕林已经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张海洲见唐国伟变了脸,忙站起来解释:“班头,我和李向阳看过了,风往洞里里吹,烟不会飘出洞外的,还有,这里边七拐八拐洞口处也见不到火光,绝对不会暴露的。”

唐国伟皱起了眉头观察,但见火堆的焰舌被撩了起来,吞吐中冒出屡屡青烟,慢慢飘入洞内,被吸入洞底裂缝处。又退回洞口看看,果如张海洲所说,火光并无泄露之迹象,便不再反对,退回洞内和战友们一起围坐在火堆旁。

大家的焦点开始集中在李向阳和滕林俩人带来的胜利品上。他们这一趟完全没白跑,收获超乎想象,不仅搬回了两捆甘蔗和一陶罐番薯酒,还抓来七八只肥大的地老鼠,一并切去脑袋,无头鼠尸血淋淋扔了一地。旁边还有几个蹬脚踹腿的丑陋林蛙,被芦苇捆成一团,涨肚鼓嘴,动弹不得。

据滕林眉飞色舞的描述,捕捉地老鼠完全不费吹灰之力,拔甘蔗时拔出了老鼠洞,立马来个一窝端。至于那罐番薯酒,李向阳和滕林没有谁解释,班长也没问,看来彼此心照不宣。杨少平估计,如果不是从甘蔗林看守寮那儿捎来的话,毫无疑问就是摸进村庄顺手牵羊了。

番薯酒转了一圈,每人一口,久违了的热辣感觉开始在血液里燃烧。

李向阳用侦察匕首将老鼠和林蛙宰成几块,然后用匕首戳起血淋淋的肉块,就着点燃的火堆烤得油吱吱响。

一股冲鼻的焦香味弥漫起来,令人直咽口水。

战友们纷纷拔出匕首,对老鼠林蛙大开杀戒,切割叉烧,皮肉尚未熟透便急不可待地塞进嘴里大嚼起来。不过说句实在话,闻起来香,吃起来就不敢恭维了。由于生不起大火,一点火焰烤得皮熟肉生,入嘴又腥又臭。

张国富实在忍不住了,第一个先“哇哇哇”呕吐起来,接着金昆、杨少平、滕林也忍不住几番干呕。

张海洲看样子也有说不出的难受恶心,紧皱眉头,但强忍住不吐,机械地一口接一口咀嚼着。

唐国伟将一条半生不熟的蛙腿塞进嘴里,一边“咯吱咯吱”咀嚼一边发狠道:“吃,这就是战斗!他娘的侦察班什么时候打过败仗?谁吐谁就是在丢侦察班的脸!”

只有李向阳依旧吃得有滋有味,他看着张国富和杨少平咀嚼得一脸痛苦的表情,嘿嘿笑道:“操,吃成这屌鸡巴样!吃不了可以吞呀,骗不了嘴可以骗骗肚子么。”

杨少平茅塞顿开,塞进嘴里的东西草草咀嚼几口,便囫囵吞枣咽下去,感觉好受多了。张国富更干脆,嚼都不想嚼便硬生生吞了下去。吃了恶心,不吃肚子搜肠刮肚更恶心,别无选择。

喝着酒,啃着肉,咬着甘蔗,大家身子逐渐缓过劲来。

唐班长痛心疾首道:“弟兄们,我这班长失败啊,侦察班没完成任务,班副也牺牲了,上辜负首长下对不起兄弟,不要说骂我唐国伟的娘,就是杀了我也不过分。”

提起班副,大家陡然沉默起来,一时间喝酒声、烧烤声、咀嚼声还有撩火焰的“噼啪”声全都消失了,气氛变得非常压抑。

李向阳将匕首狠狠插在甘蔗上,悻悻道:“你他娘的少摆高姿态,坏了事大家都有责任,你一个人大包大揽干什么?”

罗玉刚眼眶突然泛红,狠狠道:“我该死,班副捂着肚子摇晃起身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但没在意,要不然班副也不会……”

唐国伟沉重地摇了摇头,示意不必再说下去。大家都沉默了,唯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声粗重压抑。

沉默一会,唐国伟低声说了一件事情。

班副王海峰的老父亲是某集团军师长,曾参加过抗美援朝五次战役,战功赫赫。班副来到侦察班还有一段小插曲,年初获悉一营奉命组建侦察班时,军人锐敏的直觉告诉他这将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表现机会,立马申请到侦察班来,但被团人事股搁置。王海峰干脆找到团首长死缠烂打,团首长知道王海峰是独子,有点犹豫,最后还是打电话给老领导请示。师长只撂下两句话,第一句,军事过硬就让他去,军事不过关这班长也甭当了,当了丢人;第二句,完成任务后不要给他记功,若是走了麦城还自个回来,你给我毙啰。

虎父无犬子,不愧是将门之后!

逐渐暗淡的灰烬不时弹出几个“嗤嗤”发响的火星,在昏黑的洞穴中顽强地闪烁出瞬间的光辉灿烂。

唐班长思索一会,目光深沉道:“弟兄们,侦察班的任务有两个,一是捕俘,二是侦察,捕俘失败了,但侦察任务还要继续,不能无功而返。但现在我们身处敌境,情况不明,随时都要做好战斗和牺牲的准备。

大家预感到班长有话要说,都冷静地看着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