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枪声 正文 什么是朋友 (五)

墨田王 收藏 5 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7.html


斯卡佩罗在从大桥上下来的那一刻,就在楼梯口,在浓雾中发现了一个深井,井口上方发现了德国人,他们在闲聊,在那么紧张的环境之下,他们还有空去闲聊,我劝他们还是到地狱里去谈吧。我抽出了我的狙击步枪,缓缓地吸了一口气,把狙击步枪的瞄准镜指向这两个德国人的头部,他们两个好像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继续聊地很高兴。非常眉飞色舞。我的狙击步枪在第一时段瞄准了敌军的脑袋,可是盟军还是提前到来了,真是倒霉。盟军的轰炸机在桥上进行轰炸,那两个德国士兵马上停止了聊天,拿起枪准备到处张望的时候,我一声枪响,命中了一名敌军的脑袋,另外一名德国士兵立刻意识到了危险,可是他找不到我在哪里,那还谈什么怎么反击啊?所以他很猥琐的跳进了那个井里,我闻讯之后,立即从楼梯口下来,把狙击步枪移到井口,我们发现了那个敌军在井口隐蔽起来,这是因为光线的问题吗,还是因为德国士兵的制服问题,都是黑色的,我想他是想通过颜色来进行伪装,可是我没有那么傻,我也不认为他是变色龙。我把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瞄准到了那个敌军士兵的钢盔上,同样他也发现了我,说了一句德语,可是却没有开枪射击,他的声音叫的越来越大,我二话没说,用子弹报答了他,想聊天,到地狱去聊吧。

我背着步枪从井口的铁栅栏上下来,我发现了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那凶光是绿色的,不像是一个人,可是敌军的样子已经不是一个人的样子了,跟狗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没错,那就是一只德国狼犬,有狼犬,那就肯定有德国军官,我放下狙击步枪,拿起那把五连发,开了两枪,狼犬一声惨嚎,倒在地上,鲜血流了出来,我把手枪收起来,把狙击步枪拿起来,在井底的拐角处发现了一名德国军官,他的个子很高,可是再高也敌不过子弹的攻击,我毫不犹豫地开了枪,德国军官应声栽倒,命中心脏,肯定早就死了。我从拐角处出来了,那里直接通向井口的外面,我现在是在敌军内部,肯定到处都是敌军,我既然杀死了一个德国军官,就不怕杀死第二个,第三个。斯卡佩罗慢慢地从井口里爬出来,虽然下半身还在井里面,可是这样可以通过上半身来观察井外边的情况,只见一个德国党卫军背着一把枪,在一个机枪台前边来回转悠,他也不知道来自井里的威胁,直到他发现斯卡佩罗的第一刻起,才反应过来,可是已经晚了,斯卡佩罗扬起狙击步枪,在近距离之下,将他杀死。

这时,桥上传来一声巨响,盟军开始炸桥了,而刚才的枪声被现在的炸桥声完全给覆盖住了,这巨响引来了两个德军,他们从井口处跑过来,被斯卡佩罗两枪撂倒。从井里出来之后,斯卡佩罗在用狙击镜进行瞄准,在花园口的石墙附近发现了敌军的枪声,肯定有我们军队的人。斯卡佩罗将枪迅速上膛,在200米的范围之内,狙杀了这名德国士兵,斯卡佩罗怕这个枪声会引来更多的敌军,所以他必须要赶到敌军的前边,看,连长就在前边,就在那个雕塑的下面休息,斯卡佩罗还发现了两个战友,他们躺在那里,已经奄奄一息了,连长将地上的炸药捡起来给我,说:你要为我们报仇,这个你要拿着,刚才的那声巨响不是盟军飞机,也不是盟军的炮火,而是德国坦克。斯卡佩罗很疑惑,咦,刚才不是已经把敌军坦克用火箭炮给炸毁了吗?怎么还有一辆?

连长:战场上瞬息万变,什么都有可能发生,那坦克又如何呢?把炸药给你,是因为信任你,你现在要原路返回,重新回到那座大桥上,那辆敌军坦克已经行驶到我们的指挥部了,一定要赶到他的前边,你这次是单独去执行任务,肯定凶多吉少,我们祝福你!祝你好运!!!

于是,斯卡佩罗拿起炸药和自己的宝贝狙击步枪出发了。斯卡佩罗:我必须要快速赶到!必须!斯卡佩罗又回到那个枯井,发现了枯井的敌军,很明显,敌军的守备部队也多了不少,好像他们也知道,我要从这条路走,所以他们还部署了一个可以移到的机枪台,他们这么做是为了迎接我这个大人物。

斯卡佩罗小心翼翼地端着上了膛的狙击步枪专心致志的往前走,敌军这次很精明,是首先开的枪。打的斯卡佩罗措手不及。可是斯卡佩罗看上去很镇定,他从墙角处通过一点缝隙,就是这一点位置,他观察了一下,敌军的机枪手的位置是非常明显的,敌军的机枪手旁边站着两个德国士兵,机枪手和那两个德国士兵统统把枪举起来射击,斯卡佩罗知道,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来了,但是不知道自己的具体在哪儿,只是胡乱开枪而已。

斯卡佩罗:哈哈!原来如此,这是笨兵,来吧朋友,送给点射,当圣诞礼物!!

斯卡佩罗开了枪,德国机枪手首先倒下,那两个德国士兵都觉得莫名其妙,正在困惑之际,斯卡佩罗把冲锋枪抽出来,上了膛,冲向两个已经傻眼的敌军士兵,在主动性的攻击之下,两个德国士兵也被枪声和子弹给覆盖住了,马上没有了响动,而在这时,斯卡佩罗的心中还在热血沸腾着,心里的音乐还在不断的响着,动静越来越大,斯卡佩罗看看了四周,没有任何危险,斯卡佩罗呼了一口气,拿着枪,准备往上爬的时候,发现了井口的异常,有一个德军士兵拿着一把手枪在离井口一米的情况之下四处张望,还有一名德国士兵在那个在井口的士兵的后面的房顶阳台上,他们好像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可是我却意识了他们的存在。

斯卡佩罗毫不犹豫的打死了那个在井口上四处张望的士兵,然后立即将一枚手雷扔上了房顶的阳台,手雷落在了那个德国士兵的屁股后面爆炸了,手雷的威力很大,将那个敌军士兵从阳台上炸了下来,那个家伙倒地之后,嘴角流血,脑浆四溅,倒地身亡。斯卡佩罗享受着这成功的喜悦,刚刚从井口爬了出来,却被井口的另外一处的枪声给打破了梦境,原来刚刚那两个士兵是替死鬼,而不是重要人物,这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讲,是致命的打击,因为暴露目标了。斯卡佩罗:不管啦,反正现在已经是这样了,来个你死我活吧!

斯卡佩罗看见了那个让他暴露位置的敌军,那个敌军不断地用步枪的子弹来攻击从井里爬出来的斯卡佩罗,可是万幸的是,一枪都没中,斯卡佩罗大笑:来吧,朋友,这将是送给你的礼物,拿到礼物之前要说一句,这是美国朋友送给你的!说完,一声枪响,那个德国士兵拿到了“礼物”。“满意”的倒地了。

斯卡佩罗的警戒心马上增强了很多,看,那不是连长吗?他在战斗,斯卡佩罗立即从井口爬出来,拿着狙击步枪冲上楼,看见了德国军队的士兵,一枪一个,将在桥上的德国士兵全给打死了。那些德国士兵明知是死路一条,可是他们依然的往前进,这说明他们很勇敢。很忘我,战斗终于接近了尾声。斯卡佩罗来到了那辆敌军坦克的后边,做了一个猥琐动作:在坦克屁股后边安装了炸药,可这炸药是有倒计时系统的,10秒之内爆炸,我们必须要立刻离开这里,以防炸弹将我们全部炸死。

可是,好景不长啊,我们在坦克爆炸的前一刹那,发现了德国士兵还在攻击,他们的子弹射向的方向都是我们的指挥部,还好,数量不多。斯卡佩罗把冲锋枪捡起来,用自己的最大力气,瞄准了敌军的脑袋,在敌军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在模糊的情况之下,被斯卡佩罗的冲锋枪的火舌杀死了。之后,斯卡佩罗和连长回到了指挥部,眼前的景象,使我们立即瘫软了下来,有两个战友已经阵亡,肢体和脑袋已经从身体上分离下来了。子弹和枪支已经变得乱七八糟,医疗兵也受了重伤,补给已经没有了,唯一疗伤的东西就是用树叶和稻草。我们在指挥部的房顶上发现了我们的副队长,他在房顶上干什么?是在抽烟吗?

哦,还真是,旁边是政委,他在为这次战斗伤亡做一次计算,看看这次的伤亡结果是如何的情况:我们的人还没有完全回来,还剩下一排长,他在哪儿,快去找,虽然这里已经没有敌军士兵了,可是敌军还在这里部署了很多陷阱和地雷,以防万一,你们两个再去找一找,我怕他出事,找到之后,回来向我汇报!明白了吗?斯卡佩罗:明白了!长官!政委:滚吧!斯卡佩罗:是!

斯卡佩罗和连长又踏上了寻找一排长的路程。斯卡佩罗:我们分头去找吧。

斯卡佩罗在石桥上发现了敌军的阵地,也可以说是哨所,可是那里就是一个陷阱啊,即使你突破机枪和敌军蜂拥而上的劲头,你也很难躲过天降陷阱,斯卡佩罗马上发射了一枚红色信号弹,把政委和所有的美国士兵全部引过来,说有重大作战任务,我们还剩下一个敌军总部没有清剿,那是一个德国哨所。政委在步话机里笑着说,一个哨所而已,何必让大家都出动呢?笑话!简直是笑话。

而一排长现在又在哪儿呢?他其实早就知道这里有一个敌军哨所了,只是比我们快了一步而已,一排长现在在寻找怎么呢不过快速攻击到敌军哨所的地方,他找到了,但是他只找到了一个弹药存放的仓库而已,这些要搁我们的士兵的话,他们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冲过去哄抢弹药的,可是一排长却没有这样做,因为那些弹药的诱惑对他来讲已经是一文不值了,他用执着的精神抗拒了弹药和压缩饼干的诱惑,一心一意的寻找怎么能够快速攻击到敌军的地方,他可能还不知道,他这么做,可能会导致所有的部队的推进速度减慢,自己的责任将会非常严重,可能会被枪毙,可能会被免除军职,可能会被遣送回家,等等等等,都会等待着他,可是一排长已经为自己设定好了计划,是自杀计划,他准备在与敌军发起攻击的时候,把炸药包捆在自己身上,然后纵身跳下,以达到他与敌军同归于尽的目的。

听到这些话,大家好像都觉得,一排长已经找到那个让他寻找许久的伏击地方了。对,完全正确,他在一个山顶上发现了,那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顶而已,没有什么其他很特别的地方,他想通过居高临下的方式与敌军展开最后的一次攻击,与敌军同归于尽。一排长:这场战争打了4年了,也该有一个结束的时候了。来吧,德国佬,去死吧!!

斯卡佩罗听到了一排长的声音,但他只是模模糊糊隐隐约约的听见了,是不是战争的幻觉呢。斯卡佩罗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不可能是,如果一排长在附近的话,怎么会不知道我们正在寻找他呢?肯定是骗局。

一排长拉响了身上的炸药,因为他用步枪一个一个杀死敌军的话,那么他的位置将会暴露出来,他将会死无葬身之地。没有将敌军炸死,反而会连累自己,甚至连累整个部队,最终的结果只会导致自己的连队全体阵亡,他不想这样。

所以他唯一的选择就是用他身上的炸药包来与敌军同归于尽,死了也得来个垫背的,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美国军队,一个普普通通的连队,一个普普通通的排长说出来的话,虽然他这样做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态度,可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也不想再管下去了,所以他选择了这条路,选择了与敌军同归于尽这条路,在他还没有彻底拉响炸药包的时候,政委带着大队人马已经赶到,斯卡佩罗和连长在刚刚走过的路上发现了敌军的一挺重机枪,斯卡佩罗的脑子里还是再想,刚才的喊叫声到底是不是一排长?到底是不是?寻找一排长未果,重机枪倒是找到了一挺,可是人总比枪还要重要的多吧。斯卡佩罗和连长不想再浪费时间,干脆就跟副队长说清楚,至于那挺重机枪,就当是寻找一排长没有成功的牺牲品吧,斯卡佩罗和连长两人拿着重机枪往回走,正当此时,他们听见了德国军队的枪声,我们才知道,德国军队又来了,可能会寡不敌众,可是我们会竭尽全力消灭敌军的部队,为一排长报仇的,这些豪言壮语说出来之后,我们听到不远处的一声巨响,是一排长,那是他的旗帜,他在那个上边干嘛?他的身上好像是炸药包!!!

一排长:美利坚合众国万岁,伟大的罗斯福总统万岁,伟大的美国军队万岁!!!

说完之后,带着身上的炸药包纵身从房顶上纵身一跳,德国军队马上开枪,击中了一排长的身体,可是那个炸药包带着一排长的身躯落下,随着一声巨响,所有的德国士兵都全部命归西天了,政委看见了这一幕,这血腥的一幕之后,停止了前进的脚步,静静的观看着他眼前发生的一切,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什么?等待着胜利的到来。斯卡佩罗和连长也算是晚到的一员了,这悲壮的一幕没有看到,可是还能补回来,只见连长把手上的机枪上了膛,是快速上了膛,拉响看机枪上的枪栓,开始了与敌军的最后冲击:弟兄们!冲啊,冲啊!大家看到这个景象之后,也纷纷冲上来!!!!!!!!!为的是什么?就单单只为一排长报仇雪恨吗?不对,是为了更好的鼓舞我们军队士气,告诉士兵们,一个一排长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个像一排长一样的士兵站起来,站起来进攻敌军的堡垒,进攻敌军的老巢!!!!!!!!!并摧毁敌军的堡垒,摧毁敌军的老巢!!!!!!!!!

斯卡佩罗说:我刺刀上的血迹快要干枯了,准备战斗吧,我的弟兄们!我们要报仇!!!我们开始向敌军发起攻击,摧毁他们的一切,为我们的一切而奋斗吧!为我们的一切而战斗吧!弟兄们,冲啊!!!我把雪亮的刺刀很狠的插在了步枪的头上,然后轻轻的将刺刀从一处移到另外的一处,那一处,就是敌军的心脏,那一处就是敌军的头颅,那一处,就是敌军的要害,我们为了我们伟大的美利坚,前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