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 正文 三(1)

殇蠡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5.html[/size][/URL] 雪丽抽烟的姿势很显然与众不同,她不只是那种肤浅的优雅或者故做的成熟,更多的是一种孤独,她习惯在没人的时候独自玩味着这份孤独,然后轻轻点燃,轻轻地吸上一口,再轻轻地吐出,尔后再用迷离的目光试图穿透这眼前的迷雾,她知道,人生对于她来说,便如这眼前的迷雾,不是自己所能把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5.html


雪丽抽烟的姿势很显然与众不同,她不只是那种肤浅的优雅或者故做的成熟,更多的是一种孤独,她习惯在没人的时候独自玩味着这份孤独,然后轻轻点燃,轻轻地吸上一口,再轻轻地吐出,尔后再用迷离的目光试图穿透这眼前的迷雾,她知道,人生对于她来说,便如这眼前的迷雾,不是自己所能把握的.

她现在正在用迷离的目光淡淡地望着眼前的迷雾,她是个现实的人,现实而无情的社会教会了她怎样在这钢铁从林中生存下去,她从不轻易相信任何人,更不会轻易爱上任何人,那些看上去衣冠楚楚的绅士,其实只是一群披着文明的垃圾.

但她现在知道她爱上了一个人.

展惜.

不为什么,她也知道展惜不可能带给她别人许诺的上等生活,甚至,作为一名中层军官,他根本不可能向她作出什么许诺,但她爱他.没有任何理由的爱上了他.

有位哲人曾经说过,爱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她现在相信.


"叮叮叮"电话铃声响起,雪丽略略地回了一下神,慢慢地接起电话,电话那一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听着他略带磁性的声音雪丽便知道这又是一位绅士,很快便证实了雪丽的感觉,打电话来的是一名柏林的富翁,他为酒店带来了巨大的利润,这和雪丽出色的魅力以及别人难以想像的人际网络不无关系.

"嗨,第恩斯,很高兴你能打电话来."雪丽立即以那种倍感亲切的声音问好.电话那头立即传来男人的声音:"打扰雪丽小姐,我今晚在我的城堡举行私人舞会,希望雪丽小姐能来捧场."雪丽略略沉思了一下:"在那里举行."

"我城外的城堡,你来过一次的,城郊A区怀恩子爵城堡."

"喔"雪丽低声应答:"我想起来了,就是那座传说中有吸血蝙蝠的城堡."第恩斯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哈哈,雪丽小姐记性真好,连这个传说也记得."

雪丽点了点头:"嗯,行,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要求,不知你能不能答应."第恩斯回答:"雪丽小姐的要求,别说一个,就是一千个我也答应."

"我能不能自带舞伴."

第恩斯回答很直接,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考虑:"当然可以,我欢迎雪丽小姐,也欢迎雪丽小姐的朋友."

雪丽不经意地笑了起来:"行,晚上我准时到."


展惜正在教堂,他在图书馆中找到的书中找到了怀恩城保的相关记载,同时也找到了一段似乎带着一丝诡异的传说.书中关于那一段记载很简略,但展惜还是嗅到了其中的血腥味道.

记录是:"怀恩城堡,血红的城堡,恶魔自由来往于这个世界的通道."

展惜知道教堂的雅安士神父是位饱学之士,他希望他能够解释自己心中的这分疑惑,雅安士神父是位地地道道的老柏林,同时也是一位精研神学的学者,他对怀恩城堡并不陌生,对书上的那段话也不感到特别的意外.

他找来了一本泛黄的老书,抖擞地打开,一页一页地审视着,最终,他停止了下来,轻轻指向书中的图片:"看见没有,它就是恶魔"

展惜望去,泛黄的书页上淡淡地画着一只振翅欲飞的蝙蝠,展惜略略皱了一下眉头,他来欧洲己经快三年了,也比较了解欧洲的民俗与传说,而这其中,最神秘与诡异的莫过于吸血蝙蝠的传说.但展惜历来对那些不是怎么感兴趣,他知道,每个地区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特定的宗教,就像中国人相信閰王一样,欧洲人也对吸血蝙蝠的传说深信不疑.

"年轻人,你信神么?"雅安士神父苍老的目光在落日下竟淡淡地带着一丝神的光芒,展惜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怀恩城堡是该隐的坟墓."雅安士神父凝视着展惜,慢慢地说.

展惜只觉发皮一阵发凉:"该隐的坟墓?"

"他是亚当与夏娃的第一个孩子,他因为嫉恨弟弟亚佰献给上帝的的祭品比他的好而希害了他,因此上帝惩罚了他,上帝说:你弟弟流出的血从地上向我哭诉。你受到控诉,你要被流放,逐离这块吞噬被你残杀的兄弟的鲜血的土地。你要耕种,那地也不会再长出佳禾。你会成为流浪汉,到处漂泊。上帝因此在他身上做了标记,因为这样,他将拥有不死之身,但同时会遭到世界的唾弃,他注定要痛苦与孤独中存活下去,直到一天,实现上帝对他的诅咒,他将死于自己亲生儿子的手中"

展惜慢慢地接过了书:"这个传说我听过,后来该隐去了非洲,在那赶里他与撤旦的情人丽丽丝结合了并生下了一个孩子,那就是第二代吸血鬼,后来的一天,第二代吸血鬼在家族的权力争斗中杀了该隐."

雅安士神父点了点头:"你也知道这段故事."他略略停顿了一下,再次指向书页上的图案:"那你知不知道这个图案的来历?"展惜细细地再次看了看,摇了摇头:"不知道."

雅安士神父轻声叹了口气:"这就是该隐的标志,该隐死后,人们在他的胸前找到了这只血蝙蝠,"他再次停留了一下,慢慢地合上了书,轻轻地踱了两步:"怀恩佰爵死后,人们也在他的胸前发现了这个图案,当时的德国皇帝为了避免他复活给人们带来灾难,因此立即用自凡帝纲教皇那里取来的圣火浇湿了尖形桃木钉钉入了他的心脏,这段历史,在德国的皇家档案馆中有较为详细的记述."

展惜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但这也不能说明他就是该隐,以现在的技太要想做一个天然的纹身并不是难事."

雅安士神父摇了摇头:"你不明白.......千年圣战你听说过没有?"

"千年圣战?"展惜越发感到不可思议,他虽然感觉到怀恩城堡的血腥味道,但从没有想到背后还有这许多故事.

"圣战从未间断过,从未停歇过,人们或许没有想到,当我们在品尝美味的红葡萄酒时,吸血鬼们也在品尝美味的红色酒水,所不同的是,那是我们的鲜血."

展惜略略沉思了一下,对雅安士神父说:"神父,我能不能借你这本书看一下?"雅安士神父点了点头:"你要看你就拿去吧,但记得要送回来."展惜点了点头:"我知道."

雅安士神父抱起厚厚的书本,郑重地将他交到展惜手中,沉默了一下,慢慢地说:"孩子,那个地方千万不要去"

展惜心中略略一抖,怀恩城堡,血红的城堡,恶魔自由来往于这个世界的通道.

它真的是该隐的坟墓么?如果是,那川岛芳子叫他去那里做什么?如果不是,那他背后又隐藏着怎么一样阴谋?


令他想不到的是,雪丽正在等他,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雪丽要带他去怀恩城堡,雪丽自他的目光中感到一丝异样:"你不愿去?"展惜略略一笑了一下:"不是........"他沉默了一下,慢慢开口:"我是担心你有危险."

雪丽格格地笑了起来:"他也知道那个传说?"展惜略略感到一丝意外:"你也知道?"雪丽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在柏林这个地方,不知道的怕很难找到了,没想到你身为一名军官也相信这种传说."

展惜略略带着一丝尴尬地笑了笑:"那个德国和尚说得像真的一样,吓得我心中一抖一抖的."雪丽更加大声地笑了起来:"雅安士神父,德国和尚,你也相信,他对谁都是这样说的,他曾经有一次试图纵火烧毁怀恩城堡,后来被柏林警方逮了起来,人们谈起这事就忍不住发笑,大家暗地里都叫他上帝派来的纵火犯."

展惜望着她带着阳光的笑容,心情也不禁开朗起来:"行,我陪你去,不过,我不会跳舞啊."雪丽起身一下揽住了他的腰:"我教你."


流水般的乐曲自钢琴师的手中缓缓地流淌着,如淡淡的月光慢慢地铺满了灯火通明的大厅,来往的绅士们笑容满面地变论着各自感兴趣的见闻,美丽迷人的女士们于舞泄中优雅地把握着每一个心醉的节奏.

雪丽今夜的打份很平常,但如同往常一样,男人们的目光很快便聚集在她一身淡红的旗袍身上,中国传统的服装越发彰显了她傲人的身姿与越发出众的气质.但大家的目光很快带着一丝妒忌,因为她正揽着一个青年男子的臂弯,几乎任何人也可以感觉到她脸上的笑容写满了甜密,她也曾经这样揽着过他们的臂弯,但她的脸上不会有这种笑容.

大家纷纷猜测,这名男子是谁,竟会得到雪丽的倾爱?


展惜很不习惯成为别人目光中的焦点,虽然在国内他也曾经受过这方面的专门培训,但他还是不习惯,他是名慎重而内向的人,在他的身上,只会看到慎重与成熟,绝不会看到一丝与他同龄人所特有的浮燥与轻狂.

展惜带着笑容步入大厅,与此同时,他眼角的目光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他认为应值得注意的角落.甚至,每一张脸,每一种肤色,每一件服装,他都能做到心中有数,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来玩的,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不慎而导致无法换回的灾难.

从进入这座城堡伊始,他心中那道充满淡淡血色的惊惧便再次涌上了心头,虽然他写满笑容的脸上几乎没有显露出一丝的异样,但他心中早己把所见到的一切与书中他看到的一切做了精确的印证.

前门庭院中的那尊雕像使他心中的那分惊惧越发强烈,那是一尊人物雕像,充满棱角的脸形与笔直方正的西服一样令人感到此人的不同凡响,展惜注意到,他的右袖上淡淡地刻着一个图案,那是一只蝙蝠的图案,张开的双翼与书上的一样诡异.据城堡相关人员介绍,那便是城堡第一任主人怀恩佰爵的塑像.

展惜对他倒没有花多少时间仔细打量,但它的每一个细节每一点特色却己深深印入展惜每一根神经,这名曾经被德国皇帝钉穿心脏的佰爵,他的背后,又拥有怎样令人心惊的故事.


展惜的目光游弋于大厅之间,他在寻找一个人,很快他便找到了,那个一袭长发的女人此时正一身和服地与主人一起带着笑容迎送着来往的客人.

展惜猛然意识到,这是一次早己预谋好的舞会,更令他心中感到不安的是,看来,自己一直在他们的有效监视下,自己的一举一动他们一定都会一个字一个字地记录在案,雪丽的邀请绝非一个巧合,而是他们早己知道他们的关系,知道雪丽一定会带他来.

展惜最不愿的就是把雪丽与牵连进来,如果说要他单独一人面对这一切,他绝对只会充满鄙薄的一笑,但是现在不同,他的臂弯内正依着雪丽,他必须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证她的安全,如果因此而让雪丽出什么意外的话,那将是展惜一生中最大的痛.

抚摸着雪丽柔顺的长发,展惜不由心中泛起一阵温柔,或许,这便叫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吧.


那名长发女人川岛芳子并没有避违他的目光,反而,她脸带笑容地迎了过来:"展惜君,很高兴你能来,我说过,无论何时,我们这里都对你敞开大门."展惜不失礼节性地点了点头:"盛情所致,我怎敢不来."

雪丽脸上露出一丝讶异:"你们认识."随即她望向展惜:"他们也邀请你了?"川岛芳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过来,我给你们介绍几位."

一名上了年龄的老人走了过来微微向展惜一鞠:"武田信男,很高兴展惜君能够应邀而来."展惜略略地还了一礼,他的记忆很快闪过一个画面,一名老人于初冬的柏林街头的长椅上悠闲地看着报纸.

武田信男,展惜的大脑飞快地寻找着这个词语的相关信息,如果自己以前有过这个人的一点资料,无论多长时间,那怕是丁点,展惜也会很快找到,但他很快便确定,自己以前没有见过这个人,更没有这个人的一丁点信息.

自己为什么会引起他们如此高度的关注?有一点展惜十分清楚,那就是日本忍者的做事原则:绝不会没有任何原因接近一个目标.

难道,是因为展弦么?目前来说,只有这一种可能.


戈培尔走了过来,他略见异样的步伐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绅士风度,作为海德堡大学的法学博士,他任何时刻都带着那份从容与自信.

"嗨,戈培尔,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雪丽优雅地行了一礼,戈培尔充满风度地俯身轻吻了一下雪丽的手背:"我一进来就见到你的身影,与以前一样,你到那里都是人们目光的焦点."接着他向展惜点头示意:"很高光再次见到你."展惜举起酒杯:'干怀."戈培尔浅浅地轻辍了一口:"雪丽小姐,能不能有幸请你跳支."雪丽抬起了手臂,做了个请的姿势.


展惜慢慢坐下,将目光移向对面而坐的武田信男与川岛芳子,他相信目前他们不会对雪丽有所动作,所以,现在是他有可能初步了解他们意图的最佳时机.武田信男先站起身来:"展惜君,这里太喧闹,我们到里面谈."他接着看了一下展惜:"展惜君放心,在这里我们一定会保证雪丽小姐的安全."

展惜微微一惊,他是名很善于掩饰自己内心的人,但没想到武田信男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念头,他知道眼前这位貌不惊人的老人看似平常,但实际上却是不同凡响,甚至可以说,是展惜这些年来所遇到的最为棘手的人物.

他站起身来,点了点头:"如此多承关照."


18世纪的古堡,虽然现在是灯火通明,但依稀仍能感受了一百年前那种铁链下的阴森,展惜也说不清楚他究竟信不信神,他是名经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军官,科学逻辑在他心中早己是根深蒂固,但他这些年所经历的又不得不令他对科学所不能触及的事物感到莫名的恐惧与好奇,当他第一次准确地预言出即将发生的事物的时候,他才猛然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原本是有太多的事物是科学所不能解释的.

或者,是科学还没有发展到能解释的地步.

冥冥中,是否真的有一双上帝的眼睛,正如星光一般一闪一闪地注视着这个世界?

这个古老的城堡,是否真的隐藏着该隐的喘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