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六十七 狗哭

秋硕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围观的老百姓好象觉得非常失望,都一哄而散了。然后刘老板指使魏三,程明,赵大海,王黑娃几个,泼上汽油烧了石棺里的骨架。那石棺最后也被浇筑地基的时候,埋在了楼房的地基下边了。 工棚门前栓的狗突然叫个不停,那叫声象被什么东西激怒,又象是很悲哀的呜鸣。邱笑苍端起酒杯对老虞说:“你养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围观的老百姓好象觉得非常失望,都一哄而散了。然后刘老板指使魏三,程明,赵大海,王黑娃几个,泼上汽油烧了石棺里的骨架。那石棺最后也被浇筑地基的时候,埋在了楼房的地基下边了。

工棚门前栓的狗突然叫个不停,那叫声象被什么东西激怒,又象是很悲哀的呜鸣。邱笑苍端起酒杯对老虞说:“你养的这狗叫起来也太瘆人了。”

老虞叹口气说:“没办法了,自看起这工地,已经是换了四条狗了。每一只狗在家都好好的,一带到工地,就这样哭叫个不停。我们干建筑的,平是爬高上低的,不讲点迷信不是行的。都说这狗哭不吉利,要出事,我没办法就不停地换狗,换来换去都是这样哭叫个不停。这一只是前几天刘经理从自己家里拉过来的。他见工地上的狗整夜的哭叫不止,骂我,让我把狗快换了,我告诉他已经换了三条狗了,都一个样。老刘不相信,就把自己家的大狼狗拉来了,这不,叫得比前几条狗还惨。我在这儿看工地,晚上没个狗也实在不行。唉,实再不行的话,过两人天再换吧。”

下午邱笑苍溜出旅社,带上一条烟两瓶酒,好容易才和老虞拉上家常,一瓶酒喝完,老虞终于开口讲起了工地上的事情。

“自这狗哭起来,我就知道工地上要出事。大家都是在建筑队干了好多年的人了,也都知道狗哭不吉利,带到工地的第一条狗是我养的以前专门用来看工地的,晚上哭叫个不停,魏三说不吉利就把自己家的狗拉来了,在工地没看上几天,还是整夜的呜咽个不停,王黑子说是魏三家的狗不对,不知道从哪又弄来了一条大黄狗,再然后就是老刘从家里拉来的这一只了。我估摸着,这工地啊,肯定是沾了那石头棺材的邪气,当初就不该打开那东西,更不该一把火烧了棺材里边的骨架。那程明,开了十多年的塔吊了,在塔吊上走路跟在平地上没什么两人样,怎么就一下子从上边跌下来了呢,还被钢筋穿了个对穿对过,挂在空中好长时间才死。还有魏三也是的,怎么就让掉下来的钢筋给砸死了呢。我在建筑工地也干了七八年了,平日出些小工伤那是常有的事。象我那次从脚手架上掉下来,那么高,也还捡了条命,不过是把腿摔瘸了。现在可好,一出人命就是两人条。、刘经理的日子可够受的。”喝了点酒,老虞说话已经很唠叨了。

“你是说,魏三和程明是最先去撬石棺的,所以他们两都离奇的死了?”邱笑苍问。

“赵大海和王黑子吓得已经不敢来工地了。现在好多工人都说这工地有鬼,都不愿意来干活了,要老刘给结工资。魏三家和程明家都带上一伙人来工地闹个不停。老刘现在已经躲起来了。估计这次他很可能要赔个精光的。”老虞神秘兮兮地小声说。

“这工程是你们刘经理直接从学校承包下来的吗?这么大的工程,他应该有些赚头的吧,不至于赔个精光的。”

“他老刘那有这能耐啊,他是从别人的手里包下来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总之他不是直接和学校签的合同。有一次老刘喝醉了,我听他在骂一个姓什么的女人,说她靠陪当官的睡觉当婊子弄来工程,自己什么都不干,到头来比谁都赚得多。我估计啊,老刘的这工程,不知道是吃的第几道过水面,油水都被中间的几道捞干了,他弄着工程,也就是挣点辛苦钱。现在连着出两人起事,可真够他受的了。”看来这老虞的确是个不能保守秘密的人,这样的人,一般也不会知道什么秘密的。。

“在这工地上,还遇上过什么怪异的事情吗?”邱笑苍打开第二瓶酒。

老虞的舌头已经有点大了,“这工地自开工以来,一到晚上,野猫就特别的多,真不知道这些猫都是哪儿来的,狗整夜的叫个不停,可能和这些猫有关吧。一到晚上那些刚修好的房子的空窗子上,闪着很多猫的眼睛。我活这么大年龄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猫。但是,奇怪的是,一到白天,工地上一只猫也见不到。我都不知道那些猫到底是真的猫还是猫的鬼魂。不过有这么多的东西在工地,我是省了好多事。以前看工地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小偷来偷东西了。自看这学校的工地,晚上狗哭个不停,还有那么多象鬼火一样的猫眼睛,周围的老百姓都说学校的工地上有鬼。所以我晚上就没必要半夜起来巡夜了。”

“那你晚上见到那么多的猫,不感到害怕吗?”邱笑苍还想从老虞嘴里套出点什么。

“那有什么可怕的,猫这东西又不会伤人。再说了,我一人看工地也好几年了,什么样的事情没遇上过,有装神弄鬼的,还有给狗下迷药的,不就是想把我引开或者吓住,好从工地上偷点东西。我老虞虽然腿瘸了,但跑起来也不比正常人慢。大前年在仙源医院的工地上时,还抓住过两人个偷废铁的半大小子。不过,二十多天前,遇上了件事,还真让我觉得有点害怕。”老虞好象在回想着什么事情,一付欲言又止的神情。

递上只烟,邱笑苍问:“到底什么事啊?”

那天晚上半夜,老虞又被狗叫吵了本是来。他习惯性地拿起手电去工地巡逻。塔吊上的大灯把修了一半的楼房照得明晃晃的。但房子里边还是一片漆黑,在一些窗口闪着野猫的眼睛。并且还有此起彼伏的猫叫。老虞把手电照向刚刚浇筑好的楼梯时,看见一片红色的影子闪过,好象是女人的裙子的下摆,象是有人上了楼梯。

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跑进这阴森可怕的楼梯里?看工地以来,他还没遇上过穿着裙子的小偷,穿着裙子偷起东西来是很不方便的。会不会是有野鸳鸯半夜找不到地方,跑到这半成品的工地来幽会?楼梯刚浇筑好,还没有扶手,那些房间的地面,在下水的地方也还留着大大小小的洞,稍不留神,人是很容易从那些洞里跌下去的。

老虞打着电筒,故意咳嗽两声,慢慢向上走去。如果真是野鸳鸯,他只想把他们惊走,爱上哪儿玩上哪儿玩去,别在这儿玩着出事。爬到二楼的时候,他的电筒照到了前边的人,一位穿着红裙子的女人,正不紧不慢地向三楼走去。老虞在后边喊了声:“喂,干什么的,你。”

女人没有回头,也没有加快步子。仍是不紧不慢地向上走着,并且她走起路来,给人的感觉有点象是飘着的,没有脚步声。而老虞自己的脚步每走一步,都在凹凸不平的楼梯上发出很响的声音。夜深人静,又是诡异的穿红裙子的女人,老虞虽然一惯胆大,他还是没有勇气跟得太近。只是在后边虚张声势地大声吆喝着。

女人上了三楼,老虞壮着胆子也跟着女人到了三楼,当时房子只修到三楼,楼顶的现浇板刚刚浇好,还在歇工维护,那三楼顶上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红裙女人的影子。老虞确定不是眼睛看花出现了幻觉。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见鬼了。见反就见鬼吧,反正鬼也没有吓到自己。老虞也并没在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