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注定在烦恼中修行(转)


冯小刚注定在烦恼中修行(转)

事先说明,我一直挺喜欢冯小刚的。


他那本《我把青春献给你》,我是看了又看,当年广州媒体圈互叫老师,也是受了冯老师的影响——这事儿,李拜天老师可以做证,我记得我们是五六个人在木每老师的车里时开始叫的。


我喜欢冯小刚是因为我觉得他勤奋,聪明,特别是长年被出身优越的王朔们挤兑时候,格外还有一种怜惜之情——人家也不容易——虽然他那时是硬撑着,但腹背受敌的时候,往往更能体现男人个性,李碧华说的,“在至不堪之际,只有自己,肯自救与不肯自救,才分出了高低。


冯小刚是一个特别实在特别不会放弃自己的人,这一点值得敬重。


然后就一直喜欢到了现在。


连着看了几次采访,突然觉得现在的冯小刚简直是山村巨变,变得越来越让人讨厌。


挟新片《唐山大地震》呼啸而来,豪言放出的是“五亿”票房,这意味着冯小刚史无前例地至少得“忽悠”两千万人次来看这部电影,所以他不得不亲自出马四处接受采访,从北走到南,从南走以北,重复着那些无聊的流程,说着差不多的车轱轳话,“五亿是留有余地的说法。”“300个特技镜头, 3000万元人民币,我们使用了所有能用的世界上最先进的东西。” “老实说导演这部电影的时候,当时觉得每个坎都过不去。”除了说拍片的难和累,当然还要谈谈这部电影后面的五个女人,比如没拍成的汤唯的“委屈”,拍成了的张静初的“专业”,十分想拍却又无法成行的章了怡的“诚意”,以及太太徐帆的“大气”,还有养女“徐朵”对大人的拯救意义……


与车轱轳话相比,更有趣的是冯小刚本人越来越烦的脾气,有一个小细节比较耐人寻味,患白癜风多年的冯小刚再也不化妆了,从前他会掩饰,现在则毫不在乎,与这张坦白不加修饰的脸一样的还有他现在不加掩饰的厌倦。每次采访他都很少笑,几乎不笑,“我烦透了,真的烦透了。”“现在我跟这个圈子的关系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我最近每天也就睡3个小时,陈道明找我打球,我说我有事,陈道明说我还没活明白。”但同时,他自己又很明白“我跟华谊签了约,有很大一笔签约费,这还不算上股票。钱都拿到手了,所以还是利益驱动,是吧?所以就别抱怨了。”


要我说呢,陈道明、王朔甚至葛优,都是些是飘在天上的散仙,得让人捧着,而那个捧着他们让他们接地气的人恰恰是冯小刚,但现在的冯,是有点不甘心了,说陈道明“他现在基本就打高尔夫,不拍戏。”比如王朔,“他不愿意干的事绝对不干,哎,他特自由。”半人半仙的冯小刚挺羡慕那些散仙们,也有确资格和他们一样逍遥世外,自由自在,但就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做不到,所以他特生气,觉得全世界都负了他。


其实他不明白,他根本就不是他们。


从前人家喜欢他,是因为他活得真实,活得凡人,活得柴木油盐,不装不挺。按姜文的说法:冯小刚是一特妖的人,他半人半仙,他的成功多半来自他善于学习,善于经营,做小伏低,知人善任,他打通了散仙们与地面的一条天地线。


而这条线,只由他冯小刚一人把着。


如果说成功,这也是冯氏独门的成功绝招。


连老对头王朔大哥也羡慕他活得特别明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王说话真刻薄,说冯就是要名要利……)。


但是,现在不要名不要利的冯小刚怎么就变得这么让人讨厌了呢?估计还是喜欢的他的人不习惯他身上最新冒出的仙气儿,身为妖,就是半人半仙的境界,既然半边是人,就难免人的痛苦。半人半仙的成功人士们都渴望出世的空空境界,但又舍不得那生在红尘种种纠结,自己常常安慰自己说要认命,实际又不肯认命,所以难免痛苦,他一痛苦,其实群众们也很痛苦。


其实出世是佛法,入世是世法。出世是空,入世是有。所以六祖云出世无菩提。


既然本来就是半人半仙,何必一定要急成仙。


也许是妖的人,就注定就要在烦恼中修行。


要说真认命,小刚可能还真的得认这种命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