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投降后7万妇女慰安美军

二战期间,日军的侵略给受害国带来了极大的灾难,其中引起世人谴责的暴行之一就是逼迫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但是最近解密的文件显示,日本在战后也遭到了相应的报应,有大约7万名日本妇女被迫为美国占领军提供性服务。


近年来,随着大量的日文文件的解密,许多不见天日的二战秘闻被揭露出来。其中一个惊人消息就是,在二战结束初期,日本政府曾在全日本建立慰安所,招募日本妇女充当慰安妇,为美国占领军提供性服务。这些日本慰安妇人数最多时曾经达到过7万人。而且美国占领军当局也了解这一情况,但是直到1946年春天,慰安所才被麦克阿瑟将军叫停。

日本主动向美军提供慰安女


1945年8月,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彻底失败,大量美军开进日本本土。在日本投降后,大约有35万美军驻扎在日本各地。为了稳定这些局势,日本主动向美军提供慰安妇。日本茨城县警察局的治所在东京东北部,该所的历史文件记录了当时日本政府采取这一措施的原因,“我们的策略是,通过征召有经验的妓女为美军服务,保护良家妇女免受美军侵扰。”日本内务省在1945年8月18日下达了在全国建立官方慰安所系统的命令,此时日本尚未正式投降。日本的代表团在次日才飞抵菲律宾进行投降谈判。


命令下达后很快得到贯彻,茨城县腾出大量单身警察的宿舍,设为安慰所,于9月20日正式对驻日美军开放。该慰安所共有20名慰安妇。


这些慰安所,是日本当地政府在娱乐消遣协会的参与下设立的。一位日本娱乐消遣协会的官员在回忆录中写到,“1945年8月28日,大量美军涌入厚木县,在傍晚时,他们发现了第一家慰安所。当时,我和两名同事一起来到那里,完全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500到600名美国大兵站在街上,排成队等在慰安所外面。美军指挥官几乎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


这位日本官员还回忆到,美军在进入慰安所前,要先付少量费用,然后领到门票和避孕套,才可以进入。日本第一家为美军服务的慰安所名为“芭比花园”,最初只有38名慰安妇,但是由于需求的激增,不久就增加到了100名。每名慰安妇每天要为15至60名美军服务。每次服务他们可以得到15日元的报酬,相当于半盒香烟的价钱。


血泪实录 日本妇女独自品尝战争苦果


“作新女性――涉外俱乐部招聘女性事务员,包吃住服装,高收入,限18至25岁女性”。1945年9月20日,这则广告在日本各大报刊登出,咋一看这则广告就像普通的招工广告一样,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发放这则广告的,是日本政府东京警视厅参加设立的RAA协会。一些以招工方式进入慰安所服务的女性,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当时的日本男人都找不到工作,更何况是女人。一看见有招工的广告,立刻一拥而上,当天就用几千人来报名。她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面对多么悲惨的命运。


最早开设的慰安所是小町园慰安所,定于9月2日开业,但是,提前5天,就有一批憋不住自己的美国兵挎着冲锋枪,强行冲到里面,将服务员打到之后,强奸了所有的慰安女。


在日本著名的港口城市横滨,一家慰安所开业的前一天晚上,闯进来一百人以上的美国黑人士兵,手持卡宾枪,将14名的慰安女赶到一个大房间里,逼她们脱光衣物,美国士兵排队一个一个地轮奸,慰安女的悲惨叫声响到半夜,直到最后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发出一点声音。日本的警察遇到都绕道匆忙而过,问都不敢问一声,更何况来管。美国兵天亮才结对回营,慰安所里的慰安女们带着满身的创伤,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身体上受到的伤害,远远不如心灵上所承受的痛苦。


“正常”营业的慰安所,慰安女的状况也是惨不忍睹。一名做过慰安女的化名“玛丽”的姑娘,在日记中这样说:“没日没夜,美国兵嚼着口香糖在外面排队等着,女人们在屋子里形同监禁,根本没有拒绝的自由。”“最高的一天接客55人,这些属于人的感觉,再也没有了。”“小町园的慰安女,最初是30人,只有半数能够做到3个月,随后就补充来了100名新的慰安女,死亡者不断地出现。”


就在慰安女们为了所谓“大和民族血统的纯洁和延续”而努力的时候,日本上层社会又是怎么做的呢?


日本王室和国会、议会的上层官员发出密令,严格控制皇族、华族、公族、财阀等家庭的女子外出,采用一切保护手段来保护她们的贞操,以避免这些家族的女性受到侮辱,保持纯洁。在他们看来,下层女性的贞操不是贞操,就算是也是用来牺牲的。慰安女的最后命运


1946年,占领军司令部以“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为理由,要求日本政府关闭各处慰安所。26日,日本政府下令各地警察署遵照执行,并谢绝美军官兵继续访问慰安设施。


日本政府随即下令遣散慰安女,总共55000名慰安女,带着满身的疮痍,没有任何补偿就被赶到了街上。


这些慰安女中,很多后来继续从事色情行业,被美军称作“潘潘”;或者为美军包养,称为“安丽”。


在“安丽”和“潘潘”中,“潘潘”的命运更加的凄惨。她们站在美军经过的街道两边,嘴上抹着廉价、浓重的口红,穿着暴露的裙子,摆出各种妖娆的表情,来招揽顾客,为了一点微薄的报酬,竭尽全力服侍美军,过着非人的生活。

“安丽”的名称来源于英文字母“only”,虽然看起来命运比较好,但是当美国兵们回国的时候,就无情地抛弃她们,甚至连他们的孩子都不管。


半个世纪过去了,日本政府不仅没有给过这些慰安女任何补偿,甚至为了大和民族的尊严,都不承认有这件事。选择遗忘,也许正是一个“优秀“的民族保持荣光的捷径?一个日本民间组织近年来发起一项活动,声称要代表当年被迫做慰安妇的日本妇女,代表日本“沉默的大多数”,向政府起诉,要求政府赔偿4000万美元。但是该活动并没有获得太大反响,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一位当年的日本慰安妇愿意走上法庭,为自己当年所受的屈辱和血泪争取正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