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的微软,除了在反盗版领域折腾出一些声音外,几乎一直被大红大紫的谷歌、苹果的产品声音压制着。这个20多年来基本延续着Wintel合作模式的软件巨头,简直成了一个边缘人。


不过,现在,巨头终于朝这一模式之外迈出了关键一步。


前天,全球手机处理器架构巨头ARM宣布,已跟微软签订一项全新的战略性协议,将把公司核心处理器架构授权给它。同时强调,该协议“扩展了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关系”。


合作秘而不宣:微软或借授权研发芯片


ARM首席技术官Mike Muller强调,微软是ARM十多年的合作伙伴,此次授权将让微软的应用与开发“处于最前沿”,并覆盖多个细分市场。


“我们将提高对基于ARM架构产品研究与开发的主动性。”在ARM官方发给本报的信息中,微软总经理KD Hallman如是说。


但双方没有透露协议的更多细节。微软中国区一名官方人士拒绝发表评论。ARM中国区人士则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协议的具体内容,ARM全球仅“3个人”有权对外讲。但他强调,新的合作,对ARM、微软来说,都至关重要。


一个协议怎么如此神秘呢?要知道13年前,微软与ARM就已经在嵌入式方案、消费电子以及移动业务上有过合作。目前,许多Windows Mobile的智能手机中也都有基于ARM架构的移动处理器。


知情人士透露,微软以大约1000万美元获得了ARM这项授权,协议内容包括架构与指令集,大大扩展了微软利用ARM技术的范围。


该人士说,这种类型的授权,全球没几家,它允许ARM客户借此设计自己的微处理器。而微软则将主要拓展智能手机、笔记本尤其平板电脑等消费电子的市场。


之前,微软还从没在普通智能手机之外,与ARM在PC级处理器领域正式达成合作。


“微软当然不排除自己来设计处理器。”该人士强调。


本报记者仔细查阅了微软多年来的硬件业务战略规划信息。事实上,早在多年前,它便开始了硬件平台的规划,起初主要围绕自身操作系统的优化,之后延伸到外设、家庭娱乐。而2006年,它则建立了一个“PC架构组”,目标是在微软总部研发实验室和硅谷研究院开发包括芯片在内的硬件平台,拓展更多消费电子业务。显然,进入硬件研发,已图谋许久。


Wintel阵营:挡不住的分崩离析


对ARM来说,如果能在笔记本处理器等市场突破微软体系,那它与英特尔互相渗透对方地盘的竞争中,就获得了重要的筹码。


这一动作对于微软来说意义或许更大。只是,它需要首先准备迎接Wintel联盟伙伴英特尔的火气。多年来,微软对处理器巨头的态度一直十分谨慎,走出联盟的步伐小心翼翼。


让我们看一个双方之间博弈的例子。2009年,当微软正式发布Windows 7之前,公司全球高管曾对外表示,公司操作系统将有望支持英特尔架构之外的处理器,比如ARM的架构。这样可以覆盖更多消费电子产品。但来自英特尔的压力,迫使微软高管最后否认了自己的说法。截至目前,Windows 7仍没有明确针对ARM开放。


不过,今年4月,微软平台和服务部门负责人之一、系统内核专家马克·拉希诺维奇对外表示,公司正在研发一款基于ARM的操作系统。


微软不可能放弃与英特尔的合作。但软件巨头有自己的苦衷,它被视为互联网市场的落寞人。谷歌、苹果代表的新兴互联网产业力量已经让它难堪多时。


谷歌抓住了Linux开源趋势,其Adroid操作系统已抢占全球众多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市场份额。体现在中国,基于Adroid的手机、平板电脑已成深圳华强北、北京中关村等IT集散市场主力。前不久发布的联想乐phone、国美电器自有品牌平板电脑,都用了谷歌系统,而宏碁、戴尔及更多上网本企业,正紧急推出谷歌笔记本。相对Windows,Adroid软件阵营虽不够完善,但零成本优势吸引了大量整机企业追随,后者再也不用受微软之气了。


苹果则借助半封闭的硬件平台、开放的软件生态瓦解了微软、英特尔主导的wintel系统,已经成为业界效仿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英雄。目前,苹果正基于ARM处理器架构,独立研发自己的处理器方案。iPad与iPhone 4中,苹果已用上自己设计的A4芯片。据悉,未来,苹果还将用它推出电视产品。


截至目前,除了智能手机市场与ARM有着合作,在XBOX游戏机上与IBM合作外,微软更多的市场则固守着Wintel体系,并仍采用购买方式获得英特尔技术。而英特尔凌动平台的技术瓶颈、微软系统对硬件配置的要求过高等,导致这一阵营在移动互联网市场备受指责。


事实上,在这一领域,英特尔与微软也在互相抱怨。英特尔返回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市场的努力,早已受制于微软操作系统功能的繁杂。之前,英特尔索性自己开发了Linux系统Moblin,之后,它将Moblin与诺基亚的系统合并,成立了一个名为Meego的产业联盟,这等于说,新的市场领域,英特尔同样已经开始移情别恋了。


大概双方都意识到未来的爱情之路长厮守,它们对对方在Wintel体系之外的举动,似乎越来越能容忍。这个延续20多年、一度十分强硬的合作阵营,正在分崩离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