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待审]中国需要一个敌人,那就是美国

乌江评论 收藏 22 409
导读:今天的中国表面风光,其实是在美国人制定的规则中苟活。 你看,中国工厂生产一个芭比娃娃,可以在市场上卖10美元,其中的9﹑9美元都被美国的知识产权、物流公司,经销商拿走了,中国企业只赚区区一毛的血汗钱,还要付出环境污染的代价。若是中国企业想在美国买个工厂、港口、银行什么的,美国政府、国会立刻跳出来,借口国家安全而加以阻挠。中国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地经过十几年的谈判,总算进入世贸,但产品进入美国依然受到数量配额、环保标准、技术标准、反倾销法的限制,而且市场经济也不被承认。中国的确赚了一些血汗钱,但中国的血汗钱被

今天的中国表面风光,其实是在美国人制定的规则中苟活。

你看,中国工厂生产一个芭比娃娃,可以在市场上卖10美元,其中的9﹑9美元都被美国的知识产权、物流公司,经销商拿走了,中国企业只赚区区一毛的血汗钱,还要付出环境污染的代价。若是中国企业想在美国买个工厂、港口、银行什么的,美国政府、国会立刻跳出来,借口国家安全而加以阻挠。中国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地经过十几年的谈判,总算进入世贸,但产品进入美国依然受到数量配额、环保标准、技术标准、反倾销法的限制,而且市场经济也不被承认。中国的确赚了一些血汗钱,但中国的血汗钱被美国人逼着买美国国债和企业债,美国不停地印钞票,让美元不断贬值,在让企业破产,中国白花花的银子打了水漂。

这些看起来是经济问题,其实都是政治问题。因为政治错了,所以在我们在经济上总是吃亏。毛泽东早就说过,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

政治是什么?政治的本质是暴力,只有暴力以为后盾,才有政治权力,才有国家意志,也才有经济利益。政治当然可以来文的,但它的后头必须有武的。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他的意思是说,文的不行,就来武的,武的是文的继续。因为没有武的,文的全是废话。

美国人正因为有强大的武力,所以它就是规则的制定者,我们正因为在武力上不如美国,所以就只能在它划的框框里打转,永远是吃亏的。

历史学家汤因比认为,挑战刺激文明的生长。

挑战的第一个前提就是需要敌人,没有敌人,何来挑战。黄帝之所以成为华夏族文明的开创者,就是因为他有敌人,那就是蚩尤。要战胜他,除了尚武精神,还要有技术发明,如指南针,战车等许多重大发明都出现在那个时期。这些发明都属于文明。可见,文明是与战争相关联的,文明首先是政治文明,政治是需要敌人的,敌人是刺激文明成长的因素。

周武王也有敌人,那是强大的商纣王,但他不畏强暴,敢于挑战,其结果是小邦周取代了大国殷,从而建立起孔子所崇尚的周礼。周礼是什么?就是规则。文明就是有规则,而规则是由胜利者制定的。如果不打仗,没有敌人,哪来的胜利者?哪来的规则?

现代社会也是如此。一个民族要崛起,肯定要有敌人,而且客观上也有敌人。普鲁士首相俾斯麦之所以提倡“铁和血”,这是有道理的。英法等老牌的殖民大国已经控制了世界格局,把世界瓜分完毕,他们不想新崛起的国家来利益均沾,必然会压制后起的国家,所以德国除了打仗,没有别的出路。普法战争,德国打败了法国,德国崛起了。我们不要总是认为德国不对,难道英国法国限制别国发展就对吗?

当时的国际格局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德国与日本的崛起,不可避免地要挑战老牌大国所主导的世界格局。有挑战就有可能失败,但失败者也有所得,德国日本虽然失败了,但二战后的国际新秩序不得不容忍他们的发展,否则他们肯定还要打仗。这两个国家后来都成为经济大国,这是因为他们打了仗。

20世纪的美国已经成为经济大国,美国人民是不愿打仗,国会也不授权美国政府卷入二战。但美国的罗斯福总统深知:只有参战才能确立美国今后的国际地位,否则,战后只能由别国来建立国际新秩序,美国就边缘化了。罗斯福明明得到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情报,故意不通知部队,让美军吃个大亏。这下好了,美国可以参战了。按照美国法律,政府向别国宣战必须由国会授权,但如果美国受到攻击,则政府可以不经过国会,直接宣战。

蒋介石也是因为参加二战,在中国战场拖住几百万日军,起了重要作用,所以才使中国得到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位置。这个国际地位是抗战打出来的。

国际地位都是打出来的,不是由经济水平来决定的。沙特、阿联酋这些国家富得流油,但没什么国际地位。毛泽东之所以抗美援朝,也是为了中国的国际地位。韩战时,美国当时是首屈一指的金元帝国,又携二战胜利之余威,谁敢碰它。但毛不信邪,他让周恩来发表声明,美军不得越过38线,否则中国人民绝不能坐视不管。麦克阿瑟以为中国是虚张声势,只管进军鸭绿江。毛出兵了,把美军打回了38线。这让全世界刮目相看,世界人民看到了一个敢于和美国叫板的国家。

后来越战时,毛警告美国,陆军不得越过17度线,空军不得越过中越边界。美军果然不敢越雷池一步。轰炸北越时,美国飞机离中越边界20公里时就不敢去了,怕万一不小心把炸弹扔到中国,他们知道毛是不好惹的。越南人当时把工厂、仓库、机关都放在边界附近,他们知道美国人不敢来炸。这个一言九鼎的国际地位,是毛打出来的。

但毛去世后,中国不树敌了,虽然鸡地屁翻了几番,有了几个臭钱,但未必得到国际地位。美国越来越猖狂,连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都敢炸,中国只能谴责一下,不敢还手。可见,其国际地位不是由钱来决定的,而是由政治来决定的。

毛说得对,政治是统帅、是灵魂。而政治的核心就是要有敌人,有敌人,才有斗争。所以毛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

毛之后的领导人就是因为放弃斗争,生怕树敌,才使得中国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的。中国亿万人给美国人打工,赚几个血汗钱,这种只能当苦力的国家,是没有国际地位的。

毛泽东的政治是一流的,他有原则,也有策略。你看他的外交,真是老到:一方面邀请尼克松访华,另一方面在越南与美国人打,一方面与美国保持距离,另一方面又拉拢美国,利用美国来遏止苏联的危胁。李鸿章提出以夷制夷,但他做不到,在毛的时代就做到了。但后来,中国的外交缺乏斗争性和原则性,一味与别人接轨,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反而不行了。

72年的中美外交,毛泽东是有政治意识的,他让尼克松到中国来朝拜,而不是去美国。毛不是为了拿架子,他是有原则的。尼克松也邀请毛去美国访问,但毛说,美国与台湾还有外交关系,美军还在台湾,我是不去美国的。

毛死后就不是这样了,79年,是中国的领导人到美国朝拜,上赶着要和别人建交。居然连基本原则都不要了,在美国向台湾售武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就急急忙忙与美国建交。真是缺乏定力,那么着急干什么。直到今天,美国对台军售这个后遗症还在困扰我们。

他从美国一回来,就立刻去打越南,做美国的打手,为美国火中取栗。美国当时以苏联为战略对手,越南是亲苏的,中国打越南是为美国人打的,积极充当了反苏的马前卒,成为美国战略中的一课棋子。那时,中国已经放弃了毛的外交路线,其主导方针是韬光养晦,不当头。虽如此,但也犯不着给美国人当打手。等到冷战结束,苏联没有了,中国这颗战略棋子,美国人也不要了。

美国人比他懂得政治,他们知道,一个强大的美国需要一个敌人。二战时,德日是敌人。二战刚刚结束,美国马上进入冷战,把二战中的盟友苏联当敌人。苏联解体了,他们立刻放弃尼克松的联中反苏政策,把中国作敌人。只有敌人存在,国会才有理由通过巨额军费预算,有军费才能保持强大地位。911事件的发生,其实让美国政府暗自窃喜,他们又有了恐怖主义这个敌人。

由于树立了敌人,国会肯拨钱,所以,从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政府,不断地搞什么星球大战计划、快速反应部队、导弹防御计划,还有奥巴马政府,最近针对中国台海地区,搞了一个女巫布莱尔的作战计划。这些项目耗资巨大,它们大大提升了美国的军力,美国更容易控制整个世界了。

反观中国,韬光养晦十几年,做好好先生,不去树敌,部队大裁军,军费一减再减。不仅装备得不到更新,军事技术得不到研发,连部队生存都成了问题。军费不够,就让部队找市场,于是军队搞走私、做生意,搞得乌烟瘴气,根本就不训练了。中国军队地位一落千丈,由虎狼之师变成看家之狗。

我们不与别人为敌,总是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别人并不领情。南海岛屿被蚕食,东海钓鱼岛落到日本人手中,我们直能干望着。直到南斯拉夫使馆被美国导弹炸毁,歼击机也被美国侦察机撞到海里去了,这才发现自己的武功全废。虽然受了奇耻大辱,但已经完全没有反击的能力了,只能打掉牙和血吞。军队变得连狗都不如,狗还能看家,我们都退化得连家都看不住了。

经过这些事件后,中国政府才如梦方醒,开始增加军费开支,每年以两位数递增。国外舆论立刻叫嚣“中国威胁论”,中国政府又感到人言可畏,赶紧解释说我们是和平崛起。

毛泽东说,要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中国政府是可以说一些和平之类的话,但中国决不能忘记备战。你看美国的国徽,就是一只凶恶的鹰,它的爪握住一支橄榄枝。橄榄枝象征和平,那是美国做做样子,鹰才是它的本质,它总是虎视眈眈的。

我们不必为军费而内疚。中国的军费开支远低于日本、韩国,就更不用说美国了。中国也不要被什么“G2”、“中美国”之类的甜言蜜语所迷惑,今天的世界是由美国主导的,它不想中国与它共治天下。随着中国的崛起,必然会改变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这是美国决不会答应的。中国必须清楚,只要中国继续谋求发展,肯定会动摇美国的地位,中美之间迟早会有一战。因此现有的军费开支是远远不够的。

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南海权益为中国核心利益,要实现这个利益,就要把南海变成内海,既是内海,过往船一律要向中国政府交纳通行费。要实现这个的核心利益,光口头说是不行的,这必须有实力。

把南海变成内海,收船只通行费,肯定有人会大惊失色,说什么国际海洋公约如何如何规定等。不要理睬国际惯例,那个东西是人制定的,也是可以由人来废除。柏拉图说,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关键在于你有没有实力,实力就是今天中国最大的政治。当年英国有实力,他们连卖鸦片都是合法的。合不合法,不是由理性说了算,而是由实力说了算。

德国有个哲学家叫尼采,他崇拜拿破仑、俾斯麦这样的人,因为他们敢于冒险,在最强者中去寻找敌人。中国也要这样。中国必须有个敌人,这个敌人就是美国,因为美国最强大,它肯定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最大障碍。

毛泽东说,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有了美国这个敌人,中国反而能同仇敌忾,急起直追,经济、外贸、国防、外交等诸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怎样才能把美国这个敌人树起来呢?

有办法的。美国自以为是东亚秩序的维护者,我们把钓鱼岛上的日本碑炸掉,把南沙群岛的外国石油钻井平台炸掉,美国自然要干预,这个敌人就树起来了。

这不是侵略,这都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我们没有理亏。美国愿意谈判,我们是理直气壮,美国要来打仗,我们是师直则壮。我们不要有恐美症,要有一点毛泽东性格,这就是湖南人的霸蛮性格。

俗话说,讲理的怕不讲理的,不讲理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看看人家朝鲜吧。他们不怕树敌,试射导弹,爆炸核弹,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美、日、韩只能干瞪眼,还乖乖把大米、化肥、石油往朝鲜送,躬请朝鲜重返6方会谈。这应验了毛的话,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美韩在黄海搞军演,这看起来是坏事,其实是好事,给中国发难提供了一个机会。我们也可以在那里军演,去制造一个擦枪走火的事件。中国正需要一个敌人,它自己送上门来了。


本文内容于 2010-7-28 12:15:57 被lb20003344520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