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七十一章 遇阻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URL] 大虎和政委合兵端掉马家庙据点后,又一起活动了几天,就当前形势和部队建设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交换了意见。临分别的时候,大家都有些不舍。在残酷的战争岁月里,在复杂多变的敌后游击活动中,谁也不知道能不能看见第二天的太阳,分手就可能是永别。但是为了民族,再苦、再危险,他们也无所畏惧,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大虎和政委合兵端掉马家庙据点后,又一起活动了几天,就当前形势和部队建设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交换了意见。临分别的时候,大家都有些不舍。在残酷的战争岁月里,在复杂多变的敌后游击活动中,谁也不知道能不能看见第二天的太阳,分手就可能是永别。但是为了民族,再苦、再危险,他们也无所畏惧,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无法感受到的一种心情。

为了打破这种有些悲伤的气氛,大虎故意笑了笑,对兄长似的车夫说:“想吃什么,下回再见面时,我给你弄来!”车夫笑了:“吃的到不想,你要是能,下回给我搞门炮来,再有不好打的据点,我拿炮轰狗日的!”大虎笑着说:“搞门炮倒好说,就是太沉,现在四处打游击你搬得动吗?”车夫哈哈一笑:“只要你能弄来,就是坦克炮我也扛得动啊。好啦,多保重吧。”大虎也对车夫说:“你也多保重,你身子骨弱,多注意些身体。”

说完两队人马分道扬镳,各奔东西。大虎准备带着队伍插到新保安一带去,可是队伍刚离开山区,来到孟家窑村附近,前面传来消息:发现封锁沟,封锁沟边上有炮楼,还有人巡逻。

大虎听了一愣,上个月在这一带活动的时候还没有炮楼和封锁沟着,怎么一个的多月的时间变化这么大啊。借着黑夜的掩护,大虎带队。悄悄来到封锁沟旁,下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只瞧见封锁沟外每隔五百来米就有一个黑乎乎的炮楼子。大虎溜下封锁沟。这条封锁沟有三米多深、五米多宽,一个人不借助外力是爬不上去的。

这条沟对大虎本人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以前习拳练武的大都兼练轻功。轻功确实是中华武学中的一门绝技,一共分两种。一种是靠苦练而成的,主要是绑沙袋、穿沙背心跑木板、跳沙坑。跑木板是将木板斜靠在墙上,坡度比较缓。随着练习的进度,木板的坡度越来越陡,直到最后撤掉木板能直接从地下跑到墙上就算练成了。一旦练成,卸掉沙背心、沙绑腿飞檐走壁是可以做到的。前一段,网上就有一段武当山道士飞檐走壁的视频,所以只要苦练就能练成。跳沙坑是在地上挖一个四方形浅坑,练习时直立其中,然后直膝、利用脚尖力量往上跳。随着练习时间增加,坑逐渐增加到一尺深。当一尺深的坑练习者可以利用脚尖力量一跃而上后,开始在腿上绑沙袋,当绑三公斤沙袋能跃出来才算成功。功成后轻轻一跃就是一丈多高。另一种轻功是靠内功修炼练成的,估计现在可能已经失传了。据说自然门大师万籁声的师祖会这门轻功绝技,万籁声的师傅杜心武当年被日本人囚禁时,也是用这门绝技脱身的。练习这门轻功需要上乘内功做基础。据说形意拳宗师尚济将形意拳练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也会这门绝技。现在练习气功的人能达到中乘的就非常少了,能达到上乘的几乎没有。当然,不能有排除佛门、道教高人气功达到上乘之境,会这门绝技,但是清心寡欲、与世无争,不愿显露的可能。

大虎从小练武,苦练过外门轻功,因为练习外门轻功也是提高身体素质的好方法,所以这道封锁沟对大虎来说确实不是问题。可是战士们没有大虎达到身手啊,怎么过这条封锁沟呢?

就在大虎在下面琢磨达到时候,远处传来镗、镗、镗的锣声和“有人过沟啦”喊声。接着两边的跑楼上都有子弹向这个方向射过来。大虎轻轻一跃,跳出封锁沟迅速带人撤了回来。

回到山里,战士们都有些气愤、有些沮丧,情绪有些低落。也难怪,孟家窑一带群众基础不错,战士们经常在那里落脚,一个多月就变成现在这样,战士是有些接受不了。大虎知道,自己来后县大队基本没打过什么败仗,就是血战李家梁那么被动的仗都没吃多大亏,战士们打仗顺风顺水惯了,有些轻敌了。

大虎将小队长刘永发叫道自己身边。刘永发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县大队的老队员了,作战勇敢、为人机敏,肯动脑筋。大虎来到县大队后,将他带在身边进行培养,经过锻炼,被提拔为小队长。用现在的话讲,刘永发就是大虎的粉丝。

刘永发也有些情绪,毕竟是刚二十出头的孩子,放在现在还啃老呢。大虎耐心细致地给刘永发讲了目前队伍状况、存在问题的害处及解决方法,看到刘永发情绪转变过来了,让他去做队员们的工作。

大虎坐在一边思考着当前的情况,可以肯定,敌情出现了新的变化,但是究竟是什么变化,目前还不知道,这是最糟糕的。大虎决定队伍先回山里,自己亲自去侦察一番。打定主意,大虎让刘永发带队先撤回山里,等自己侦察回来后在决定下一步行动。然后大虎顺刚才的路线又悄悄摸了回来。

两边的炮楼都安静了下来,巡逻的也到别处去了。大虎悄悄穿越封锁沟向孟家窑村里摸去。孟家窑村有几户堡垒户,大虎悄悄来到一户堡垒户家中。

这家堡垒户姓赵,赵大爷告诉大虎,二十多天前,日伪军在拂晓突然包围了村庄,将人们赶到村外,先是由村里的二流子指认哪家通八路,将通八路的人家抓走,然后强迫村民选出维持会长,照相办良民证,组织自卫团,挖封锁沟修炮楼。被抓走的人惨遭毒打后,缴了很大一笔钱、写了保证书才被放回来。自卫团每天晚上巡逻,看到八路过沟要敲锣示警,如果不示警就是通八路的罪名,全家杀光。

“村里的二流子是怎样和鬼子勾结上的?”大虎问道。赵大爷摇了摇头:“不知道。”“别的村情况如何?”大虎又问。“从这里到县城那边可能都是这样”赵大爷说。大虎点点头说:“谢谢你,赵大爷。我走了。”赵大爷看着大虎,一脸的关切与忧愁:“张同志你保重啊,嗳!”大虎点点头走了出去。

大虎决定到新保安走一趟,看来从老百姓这里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还是抓个舌头摸摸情况。

新保安在怀来县城西部,是怀来第二大镇,东距北平130公里,西距张家口80公里,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平时驻有日军一个中队、伪满军一个营,此外还有一个日本人指挥的特务队。

由于刚刚入秋,夜里天气还不太冷,大虎在庄稼地里休息了一阵,天亮的时候将以前侦查时候穿的特务服装换到身上,走上公路。大虎知道现在就差一辆自行车了,没有自行车,穿的再像也没用。特务到处乱窜,靠的就是自行车。

大虎一边思索着到哪里搞辆自行车,一边在公路上走着。“叮铃铃”一阵清脆的车铃声从后面传来,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马褂、胸前别着个小圆章的人骑车急冲冲赶了上来。大虎眼睛一亮,凶巴巴地站在道当中骂道:“妈的,奔丧去啊,这么不管不顾的。”

后面这位正低头猛蹬,听见有人骂他有些恼火,抬头一看,前面站着一位头戴礼帽、上身缎子袄、下身灯笼裤、腰扎板儿带、脚下黑皮鞋、斜挎着一支驳壳枪的主,就知道碰到吃生米的了。连忙跳下车,陪着谄笑说道:“对不起,先生,惊着您了。”

大虎一连的不屑,连眼皮都没挑:“你他妈说什么呢?爷是个胆小的人吗?”瓜皮帽一看不好连忙说:“小的不会说话,您别见怪。”“你是哪个村的?这么着急急忙忙的干什么去?”大虎问道。

瓜皮帽连忙回答:“我是孟家窑的,昨天有八路要过封锁沟,被我们发现报了警,八路被打回去了。后来我琢磨八路指不定还会回来,就在那边守着。结果半夜真有人过沟,还到我们村老赵家去了。我看老赵家是通八路,我去据点报告去。”

大虎一听笑了:“你在村里是个什么官儿?挺忠于皇军的。”瓜皮帽一看大虎笑了,也跟着笑了,说道:“小芝麻官,自卫团团长。”大虎一听满脸笑容,连连说好,走过来轻轻拍瓜皮帽的肩膀。瓜皮帽骨头都软了,可是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大虎拍完他的肩旁后顺手扭断了他的脖子。

大虎将瓜皮帽的尸体扔进庄稼地,骑上自行车直奔新保安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