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六十一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8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6132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醒来的时候,那微微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让微闭着眼的我即便不用多想,也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身处何地,竭力地在几近空白的脑海内搜罗了一番,我依稀记起了什么,

爆炸,火光,还有那轰然地巨响,我睁开眼,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布满,哦,还有那穿行室外的白色身影。目光转向窗外,草地苍翠,绿树成荫,鹅黄色的长椅似随意样的躲在树荫下,矗于草地上,微显斑驳的红砖墙似在无言低诉着自己的年岁。似乎这里就是一个环境优雅的疗养院一般。我不由得有些感到不安起来,难道我伤得很重?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胳膊、双腿,好好地,没有少哪样零件,只是一些地方贴上了创口贴、缠上了绷带而已。还好,我有些庆幸。看了看左右邻床,冷欣这家伙正呼呼大睡着,看他那红润润的脸色就知道这家伙没有什么大碍。

既然没有什么大碍,我也就起身下床,走到盥洗间,站在镜子前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鼻子、耳朵一样都不少,唔,看着镜子内那张还算英俊的面庞,我有些得意,“嗯,不错,挺帅的嘛”我颇似自恋样的自言自语到。

就在我得意地挑挑下巴,微微昂起下颚看着镜子中的这个“型男”的时候,我忽然注意到镜子中似乎多出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庞映于镜中,那张姣丽的面容上此时带着颇是让我感到尴尬的玩味之意。糟糕,没关门,居然让她给看到了。我愣住了,丢人啊,丢人到家了。自己的自恋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一幕居然让她看到了。我有些泄气。我就呆呆地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那邪笑笑的家伙冲着我很是得意样的皱皱瑶鼻。

就在我不知该怎么样回过身来的时候,她倒是先端着器具盘走开了。我这才松了口气,终于走了,免得太尴尬了。一阵远去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病房之外的时候,我才蹑手蹑脚的走出盥洗间来。

谁知就在我好不容易松口气的时候,我却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病房内,安静和冷欣居然都在,两个家伙带着笑嘻嘻的表情看着我,安静那颇带有深意的笑容也就罢了,冷欣这家伙居然也带着坏笑看着我。

**,他不是睡得跟个猪头样嘛。我嘀咕了一句,很快在面容上挤出一丝无所谓来,哼,不就是自恋了点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安静依然看着我,她那带着一定嘲讽、惊讶、甚至有些邪恶意味的笑容让我很是不安,不过嘛,我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你好,安军医!”我竭力的让我表现得很有礼貌,就如同绅士样的。

“啊,你好,范……排长”安静稍稍地愣了下,同样很是洒脱和礼貌地向我问好,只不过她稍稍地在“范”字上拖两个长音。

“额,同好,同好”冷欣这家伙很不知趣地凑过来搅浑水,说着这家伙好像不认识我一样地盯着我左看看、右看看。妈的,搞得就像是看外星人似的。

我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就跟橱窗内的展览物,哦,不,就他妈跟动物园里被关在笼子内的动物们一样,被这两个“人渣”戏弄着。两个家伙那坏笑着的模样实在让我忍受不了。

“我靠,有什么可以看的。”我终于忍受不住了,我用很是不礼貌的语言表达了我的愤怒,尤其是对冷欣这家伙,这个“人渣”居然伙同他人来“欺负”自己的排长,真是可恶啊,可恶。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家伙终于忍不住狂笑一来,冷欣笑得那个眼泪横飘,安静则是笑得花枝乱颤,我擦,有这么可笑吗?就在我开始“愤怒”的时候,止住笑的安静居然强忍着笑意,学着我的模样,做了个挑起下巴,抬手摸索下颚的模样,呃,就跟我之前自恋的模样一模一样,只是她一个女生做出这种摩挲胡须的表情的确要比男人更有味道,别有一番风情,以至于我的确忍不住心动了下。

“头儿,你还真,真是个自恋的家伙啊。”冷欣这家伙依然在狂笑着,我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张牙舞爪样,难道真的很好笑?我擦,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而安静,似乎被我刚刚那番心动所带来的面色柔和给“吓”到了,她不仅止住了笑,而且还红着脸匆匆而去,甚至转身的时候还咣当一下撞在病床边,这种慌乱是我引起的吗?天地良心,我可是没那么色眯眯的样子,我最多也就是目光柔和了点,我对女生一直都是这样的尊重嘛,至于嘛。不过看着安静落荒而逃的模样,我还是感到一阵的小得意。

看到安静走了,我开始没有顾忌起来,转头就来收拾冷欣这家伙。“很好笑吗?”我走到冷欣的面前,恶狠狠地看着他。愣是让这家伙将那张狂的笑意给噎了下去。

“不好笑,不好笑~”冷班长虽然嘴里这样说着,但却依然是强忍着笑意,我真搞不清这个家伙了,怎么伙同外人呢。

“走吧,出去走走。”既然没有什么大碍,我不想让自己闷在病房内,而且我很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怎么样,你的伤势。”我注意到冷欣的腰腹部是打有绷带的,于是我问道。

“小事儿,一块钢片刚好打在了避弹衣的下沿,不过没能进入腹腔,卡在肌肉层了。”冷班长淡淡地说道,他显得对这种伤势很不在意,不过我知道就算是破片没有能够打入腹腔,但也绝不是他说得这么“没什么大碍”

这个季节的阳光的确不错,尤其是现在这清晨时分,几缕阳光透过婆娑的树影,淡淡地洒下,在身上缀镀了些许的碎金,有点暖意,却不乏清晨空气的清新。

和冷班长聊了聊,我才算搞清楚那晚上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们的增援部队携带着反坦克火箭筒匆匆赶来,敌人的两辆装甲推土机被迅速击毁,不过战斗还是持续了一段时间,敌人几乎是做了极为殊死的抵抗,他们甚至在推土机被反坦克火箭弹击中起火的情况下,仍然死战不休。冷班长告诉我,部队没有能够抓到俘虏,因为敌人压根就没有一个活下来,他们都被击毙了。说到这里,冷班长都不由得感慨了一番。

的确,从开始爪哇岛作战开始,我们就几乎没有遇到这么死硬的敌人,居然能够战到最后一兵一卒,他妈的还真不是等闲之辈,一般的敌人绝对不会有这么顽强。

果然冷班长接下来的话语给予了我答案,“从敌人的装备及臂章符号来看,应该是特种部队,印尼国民军的特种部队,不过我们从一具烧焦的尸体上发现似乎不仅仅这么简单。”

“怎么了?”我问道,一具烧焦的尸体能够有什么奇怪的,总不会能够看出什么不一样的来吧。

“你知道吧,排长,在战斗后打扫战场的时候,我们发现了张烧了半边的照片。”冷班长压低了喉咙,环顾了下四周,对我说道。

照片?我下意识的愣了下,什么照片,怎么又冒出一个什么照片出来。我开始感到有些不安起来,为什么又是照片,为什么从踏足这片土地上来,我就总是遇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排长,你不妨猜上一猜,这个照片是什么?”冷欣忽然故作神秘样的对我说道,我都不知道他凭什么认为我能够猜得出来。

“外国人?”我犹豫了下,稍稍思考了一番,便是说道。因为我认为仅仅依靠印尼人似乎并没有太多可能性打出昨晚上那样的战斗来。

可是,会是哪国人呢?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现在,雅加达就是我们下一步的主攻方向,而在这座大都市的附近,唯一的外国部队只有由印度陆军中将摩尔比克所率领的印度东方派遣部队,该部队囊括了印度陆军中的王牌部队是不假,但是最为精锐的特殊作战不睡,第1、9、10、21伞兵突击大队和第50伞兵旅以及第51伞兵旅都在马来半岛遭到了重创,而且根本不在爪哇岛上,第12军-第340陆军独立旅在班达亚齐外围全军覆没了,剩下第21军-第36机械化步兵师、第10军-第18机械化步兵师和第24机械化步兵师集中在雅加达附近,可是这三支印度陆军的主力师会发疯地派出作战分队潜入到我们的后方吗?不可能,我想。印度人绝对不会走这么愚蠢的一步,南亚人的外貌特征太明显了,要想混到我们的后方,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说个不负责任的玩笑话,就他们身上那浓重的咖喱味也不容易掩饰。

“猜对了没?”我见冷班长没有回答我,于是我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我很想知道是否猜对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