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权利对抗权力 用希望化解绝望

botian_08 收藏 0 68
导读: ■ 柳五   昆明市民康志军因公司未为其办理社保,在两年时间里多次到社保局反映问题未果。26日,康先用仿真枪威胁工作人员,后用匕首向对方连刺5刀,致工作人员重伤。据警方通报,康被捕后称他此前已谋划两年。(相关报道见本报昨日A11版)   这是一起令人悲伤的事件,行凶者康志军的伏法,意味着社会多了一个罪犯而少了一个纯良的公民。但是这显然不符合我们对这个社会最基本的善意的期许,因为我们都希望这个社会永远地海清河宴,在清明的秩序下人们和睦相处。但是很显然,康志军在此前两年的时间里寻求公正而不得,和

■ 柳五


昆明市民康志军因公司未为其办理社保,在两年时间里多次到社保局反映问题未果。26日,康先用仿真枪威胁工作人员,后用匕首向对方连刺5刀,致工作人员重伤。据警方通报,康被捕后称他此前已谋划两年。(相关报道见本报昨日A11版)


这是一起令人悲伤的事件,行凶者康志军的伏法,意味着社会多了一个罪犯而少了一个纯良的公民。但是这显然不符合我们对这个社会最基本的善意的期许,因为我们都希望这个社会永远地海清河宴,在清明的秩序下人们和睦相处。但是很显然,康志军在此前两年的时间里寻求公正而不得,和他已经谋划两年的行动也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所以我们就有理由追问,是什么力量令一个公民如此的绝望,以至于要采取这样极端的行为?


当然,我们不能排除康志军性格方面的问题,如比较孤僻,但是孤僻的人无非在性格方面比一般人略为敏感而已,这还不足以构成他挥刀杀人的基本要件,从心理学的角度,这种敏感也只有在外界的持续刺激下,才有突然爆发的可能。所以,康志军变成一个凶手的原因不完全在于他自己,更主要的是他作为一个弱小的底层人物,在受到不公正对待时因无能为力所带来的挫败感。


从新闻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康志军为寻求公正所做的努力,用两年的时间来谋划这一行凶事件,我们固然可以理解为是康志军的处心积虑,但这何尝不是一个小人物内心充满挣扎,期待奇迹出现的过程?这说明他对社会也没有失去信心。遗憾的是,康志军几乎走遍了所有的合法维权渠道,“收获”的除了失望还是失望。事实上不光康志军失望,作为看客的我们,也同样失望,而且难以理解,法律明文规定,为职工办理社保是用人企业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但事实是这项法律并没有使所有的职工受益,用工方的强势足以使法律成为一纸空文,在维护职工利益不果的情况下,反倒屡屡成为激化劳资矛盾的导火索,其中透露的则是用工方的野蛮和管理部门的无所作为甚至助纣为虐,否则,我们也就难以解释康志军几年的奔走何以全无结果。


无数的失望,最终变成了绝望,在无所持的情况下,出此下策,可见康志军内心的悲凉。所以,尽管我们对康志军的暴力行为极度否定,但是却不能不充**憾进而对其进行反思。事实上,近年来有类似于康志军的暴力行为者,不在少数,以极端的方式来反抗不公正的待遇,几乎是所有底层人群和沉默的大多数共有的倾向。这是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赢者通吃,弱者如待宰的羔羊的必然景象,这种迹象如不能及时遏止、改变,任其发展,未来将极其危险。


而一个社会的正常状态,不在于矛盾重重,不在于各方利益纠缠,而在于都能够通过自己的积极努力和参与,使一切问题都能够被公开地讨论,使所有的矛盾都有一个宣泄的出口,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种特殊的利益都不会被蛮横、错误地坚持,每个人的正当的权利都不会被放弃,这样的社会才能给人以希望,有了希望而不是绝望,人们才不会去铤而走险,我们的社会才会真正地安定和谐。


显然,要实现这样的预想,必须保障普通人拥有有足够的权利,也只有用权利来对抗权力,公正才是可以预期的,否则,一切皆虚妄。所以,强化对社会底层的保护,使他们不至于在强制拆迁中无助地哀号,不至于在利益遭到损害时束手无策,并能够在强大的公权力和利益集团的巨大压力下自保,具有基本的尊严和体面,是一个极其严峻而现实的问题。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