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吃低保“回扣”与潘鸿强之死


事儿:27日读到两则新闻后,心里难以平静。其一,《新法制报》说,江西丰城剑南街道荔棚社区居委会被指向低保户每年收取190元至270元不等的“低保回扣”,无任何票据,否则“断保”。记者调查确认,这一恶劣行为已实行了三四年;第二则报道来自《华商报》,日前,西安市幸福路国企华山厂已有31年工龄的49岁工人潘鸿强因孤独、贫困,留下一纸遗书自杀。死前存折里仅剩4毛6分钱……


点评:不管是居委会自设低保准入门槛,并漠视权力的恶性私奔欲望,还是国企官员冷对一线工人的民生窘境,都切实地反映出我们社会和谐体系构建过程存在的明显失衡。我国财政收入连年创下新高,据估算今年肯定会超过10万亿之巨,但财政收入用之于民的比例且一直处在世界后端,甚至低于一些经济落后国家;倒是行政成本连年猛增,一年的“三公浪费”几乎可以重修几个三峡工程。之所以造成“民穷国富”的局面,根源还是社会形态中常见的“民穷官冷”的恒久推动。


所以,要防止荔棚社区这种“鹌鹑嗉里找豌豆”的行为再度发生,防止潘鸿强式的公民以这般悲怆的方式谢幕人生,就必须使我们的民生政策拟制者要有刮骨疗伤的革新意识,要制度性管住官权自分公共财富蛋糕的本能冲动,使权力不敢、不能如此张狂收取“低保回扣”;而占绝大多数的国企领导,需要尽快意识到一线职工的收入严重滞后于企业高管的增长步伐,再不能漠视和加剧“民穷官冷”的可怕现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