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二卷 扬帆东渡 第十章 东京(5)

赤色风铃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就在那里,真的有东西!”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众人纷纷将手里的战术电筒和应急灯转向那个率先开枪的民兵所指的方向,果然发现了一个白色物体正在黝黑的积水中载沉载浮,就像是一大包浮在水上的棉花一样。虽说距离稍微有些远,昏暗的灯光无法让人看清那个漂浮物的细节,但他们仍然能够轻易分辨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就在那里,真的有东西!”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众人纷纷将手里的战术电筒和应急灯转向那个率先开枪的民兵所指的方向,果然发现了一个白色物体正在黝黑的积水中载沉载浮,就像是一大包浮在水上的棉花一样。虽说距离稍微有些远,昏暗的灯光无法让人看清那个漂浮物的细节,但他们仍然能够轻易分辨出那个东西所具有的一些人类特征:短小粗壮的四肢、覆盖着杂草般凌乱的黑发的头部以及身上的衣物——如果那些杂乱无章地裹在身上的破布和皮毛之类的东西也能称作“衣物”的话。


“来两个人和我一起去看个究竟,其他人就地警戒,我们已经和这下面的朋友们发生冲突了,他们一定不打算善罢甘休,”井上秋水给自己的突击步枪换上一个装满的20发弹夹,顺便还拉开枪机往枪膛里塞上了一发子弹,“背靠墙壁或是其他人,留意一切通道口,一但发现异常,无论冒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先给他一枪再说!千万不要大意,要知道这些家伙也许,不,已经有了与装备自动步枪的人战斗的经验。”她在说这句话时,特意踢了一脚地上那支原属于安全部队士兵们的、锈蚀不堪的AG-45突击步枪,以示自己的警告绝非杞人忧天,“谁和我一起去?”


藤原雄第一个走了过去:“算我一个,我对这地铁隧道里的居民到底长着何等尊容可是很感兴趣呢,假如这是个新物种的话,也许我可以成为它的命名者。”


“我也和你一起去。”第二个自愿者让井上秋水略略有些吃惊——姬紫宸端起了她的突击步枪,从车站站台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你最好还是别跟来,呆在站台上比较安全些。”井上秋水正色警告道,“那边的隧道里也许还潜伏着相当数量的这种……生物。如果我们遭到突然袭击,很可能无法及时撤回站台上。”


姬紫宸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了一丝意义不明的笑意。也不知这是苦笑,还是仅仅是下意识的表情变化:“安全?其实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呆在哪儿都一样危险。隧道那边离站台也就几十米距离,就算我们遭到袭击,其他人也可以进行火力支援。再说,我们还有从狙击手分队那里弄到的K78狙击型,现在正好派上用场。”她边说边留意这井上秋水的表情,当发现后者脸上浮现出质疑的神色时,姬紫宸连忙补充道:“没关系,我身上好歹还有这层乌龟壳呢,虽然FAD-46挡不住铜质的子弹,但不至于挡不住碳酸钙构成的牙齿和角质蛋白构成的爪子吧?”


“你要是打算跟着我们的话,最好还是把这玩意脱下来,”井上秋水一边说,一边将自己身上的防护服给卸了下来,之留下了最里层的缀钢防弹衣、防毒面具和头盔,“在这种地方,你要是已经落到要靠防护服和铠甲抵挡撕咬的地步,那你就等于完蛋了,减少二十公斤的额外重量却足以救你一命。”



虽然那个在冰冷黑暗的水面上载沉载浮的白色物体与地铁站台的距离不过一百米,但三人却花了五分钟才走完了这段路程——在齐膝深的水中行走而又想保持安静,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森冷的地下水包裹着腿部,将人体血液中的热量迅速吸走,就像是无以计数的冰针正缓缓从每一个毛孔中扎进去、最后融入血管,让肌肉结缔组织中的神经渐渐陷入麻痹。当最后走到那个白色物体旁边时,姬紫宸甚至觉得,现在就算往自己的小腿上插一刀,恐怕也不会感到疼痛了。


在他们身后百米开外,留在站台上的人也没闲着。在确认了这隧道中确实有吃人的危险智慧生物以及这种危险智慧生物就在他们身边出没这两个足以令任何人不寒而栗的事实以后,他们立即动手在站台上搭建起了临时防御工事:损坏的智能自动售货机被从基座上拖了下来,放倒在地上权充掩体,大理石地板上的所有排水口都被用水泥板堵死,以防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出来。地铁车站的所有尚未被坍塌的建筑材料埋住的出入口都被安置了简易诡雷——也就是将一枚木柄手榴弹插在出入口附近,将拉火索接上细绳固定在门框上,这样一来,任何从黑暗的通道中突然冲出的家伙都免不了被240克硝酸炸药来上一下——除非他们愿意顶着子弹在门口停下,以避开拉火索。而另一些民兵则举着早些时候从安全部队那里缴获的狙击步枪,紧张地盯着正在渐渐远离站台的三人。


在充满紧张气息、似乎永远也等不到头的几分钟之后,井上秋水终于第一个够到了那个白色的漂浮物,并举起右手,向那些正在站台上注视着她的民兵们做了个“一切顺利”的手势。不出所料,这东西果然是一具人类的尸体——至少从外表上来看,没有任何动物比人类长得更类似于这个家伙了。这具尸体仰面漂浮在水面上,额头已经完全粉碎,变成了一个不断溢出脑浆和血液的拳头大的洞,井上秋水辨认出,那应该是威力巨大的点33左轮手枪弹的“杰作”。除此之外,他(从下颌的胡须来看,这个家伙应该是男性)身上还有几处枪伤,不过多半是在中弹丧命后留下的。


由于光线昏暗,井上秋水没法看清这人的五官,只能大致估计出这人的身高在1.4米以下,与非洲的俾格米人处于同一水平,而他下巴上刷子般浓密的胡须表面,这是一个成年个体而非儿童或青年。这个人手脚上的指头长度和手掌、脚掌不成比例,显得格外修长,指尖还长着锋利的指甲,与人类的手相比,这更像是猫科动物的爪子。这个矮人身上凌乱地包裹着一些布料和皮革,但明显不是他们自己纺织的——这些布料似乎是革命前街头广告的塑料布,被这人用刀具粗暴地裁成条状裹在身上。其中一块红色的上面还赫然印着“Coke Co”这几个黑色字母,但她不明白那指的是什么东西。这人的背上还有一块皮毛,被一根电缆像披风一样系在身上,也不知是什么动物的,不过令她宽慰的是,这张皮上满是硬毛,至少肯定不是人皮。


“嘿,我还是慢了一步,看来这种生物的命名权得归您了,”当井上秋水准备将这个矮人的尸体拖到地铁道旁没有水的地方继续研究时,藤原雄也从身后赶了上来,“呵,看来是新品种的变异人,不如就命名为‘井上氏变异人’如何?”


“少贫嘴,我和这个东西能相提并论吗?快来帮我个忙。”井上秋水有些不耐烦地道,“我们得把这家伙带回站台上,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样才好根据情况制定对策。动作快点,这地方不宜久留!”


似乎是为了验证她“不宜久留”的论断,还没等藤原雄和姬紫宸开始动手帮着她拖走尸体,站台方向就传来了一声枪响,似乎是步枪点射发出的。接着,前方的黑暗中响起了沉闷的“哗啦”声和一阵淅淅沥沥的水花飞溅声,似乎又有什么重物落到了水里。


“指挥官同志,更多的这种东西来了!快退回来!”有人在站台上高声喊道,喊声在狭窄的地铁隧道中不断回荡,显得格外响亮,“这些家伙数量很多!快回来!”不过,他的提醒其实已经没有必要,因为冒险前来观察情况的三人也已经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在黑暗的地铁隧道中,突然出现了几十个萤火虫般的淡绿色光点。这些光点两两成双,伴着一阵阵诡异可怖的咕哝声——也许那是他们的语言,但也有可能只是无意义的喉音——这些光点开始渐渐朝着他们的方向移动,令人想起了草原上夜间觅食的狼群。


“统统给我去死吧!”饶是井上秋水一向稳重沉静,在持续的高度紧张后又看到这番景象,也无法再压制已经积累到临界点的恐惧感,在下一个瞬间,这恐惧感转化成了攻击的本能,彻底地爆发了出来:她一把丢下那具丑陋不堪的死尸,端起突击步枪就是几个精确的短点射,7.9毫米步枪弹两发一组,以两倍音速呼啸着直奔那一对对光点之间的位置而去。伴着一阵子弹击穿颅骨的脆响,重物落水声接二连三从黑暗中传来,最为接近三人的几个亮点转瞬间落入了寒冷的积水中消失不见,就像是坠入池水死去的萤火虫。


“秋水,打得好!”站在一旁的藤原雄为井上秋水的精准枪法所折服,脱口赞道,“让我也来收拾收拾这群阴沟里的耗子!”他将AG-45突击步枪的快慢机拨到连发一档,端起枪就是一阵猛扫。一串串淡绿色的曳光弹呈扇面飞进了黑暗之中,子弹破空的呼啸声旋即变成了一片鬼哭狼嚎垂死惨叫声,当他打光弹夹里的20发子弹,低头换弹夹时,身后的姬紫宸就举枪继续射击,让那些幽灵般的绿色光点,或者说这些长着发光绿色眼睛的家伙们找不到机会靠近。虽然他们胡乱扫射的准头远比不上井上秋水的精确点射,不过对面隧道中的怪物实在太过于密集,每个弹夹打完后总能放倒四五个。而留在地铁站台上的人也不断用狙击步枪朝着这些缓慢移动的绿色光点射击,像是打移动靶一样将那些冲得最近的家伙的脑袋逐个打爆,没一会,他们脚下的地下水就染上了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色。


天哪,这些家伙到底有多少?怎么还在一个劲往这里冲啊?当姬紫宸的突击步枪枪机又一次发出了表面子弹已经打光的“咔哒”空响之后,她熟练地用右手拇指按下弹夹扣,取下已经打空的钢质弹夹插回腰间的备用弹夹袋里,然后伸手去拿下一个弹夹。现在,她做起这一连串动作来已经是一气呵成、几乎已经到了肌肉反射的程度。不过,当姬紫宸将最后一个备用弹夹插进枪身、拉动枪栓将子弹上膛时,一股冰冷的绝望感却突如其来地攫住了她——这是她的最后一个弹夹、最后20发子弹了!而对面的那些绿色光点却始终没有减少过!虽然前面的绿色光点无一例外地都被枪弹击倒、湮没在了寒冷的水流中,但是总会有同样甚至更多的绿色光点从黑暗中浮现出来。仿佛在这黑暗的尽头有一台超自然的机器,正在将这些光点成批地制造出来似的。当意识到手中的武器即将成为废铁时,武器优势所带来的自信转瞬就被绝望的潮水所淹没,恐惧带来的异样寒冷感瞬间包围住了她。姬紫宸开始下意识地后退,尽管她知道自己根本来不及回到相对安全的站台上。


“该死的,我只剩最后一个弹夹了!你有没有多余的弹药?”就在姬紫宸尽力克制着自己心底不断滋生的绝望时,藤原雄也遇上了与她一样的问题。当两人目光短暂交接后,他就已经明白了一切,转而急切地询问井上秋水:“嘿,指挥官同志,我们马上就要没子弹了,你还有什么应急措施吗?”


“有,我数三声,你们立即趴到水底去!记住,最好躲到轨道上的电磁铁后面去,等到一口气憋完了再露头!”井上秋水将步枪重新背到了背上,接着,她手上像变魔术似的多了两枚手榴弹——当然,不是“扶桑之子”小作坊自制的那种套着铝制破片套的木柄手榴弹,而是联盟生产的杀伤力更强、有着铸钢弹体的标准型M19卵形破片手雷,也不知她是从哪儿找到的,“一!”


藤原雄下意识地拉着兀自发呆的姬紫宸后退了两步:“喂,别发呆了!快找块电磁铁,躲到后面去!”


“二!”


“为什么?”姬紫宸并没有听到他们方才的对话,实际上,她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那些从黑暗中渐渐逼近的绿色光点上——虽然站台上的人不断用手枪和狙击步枪射击,但火力密度完全比不上突击步枪,一些离他们最近的光点甚至已经可以大致看出身体的轮廓了。那是一个个矮小但却可怕的身影,短小的手中挥舞着各种“武器”——从石刀、钢管到手斧和铁锤(这些东西明显是革命前的遗留物资),争先恐后地朝着站在积满水的轨道上的三人涌来,就像是一群闻到了腐肉气味的食腐动物。


“三!”


“不为什么,快趴下!”藤原雄顾不上解释,猛地一把捂住了姬紫宸的口鼻部位,用力将她摁倒在了冰冷的地下水里。两人刚躲到一块巨大的电磁铁后面,头顶的水面就被爆炸的火光给照得透亮,黝黑的水面在一瞬间甚至变成了橙黄色。紧接着,他们看到了数以百计的不规则弹片无声无息地刺破水面,像落下的冰雹般射入了水中。时间仿佛突然变慢了,炽热的弹片在水里迅速冷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形、扭曲,并在所经之处留下了一道道雪白色的蒸汽气泡,最终猛地钉进了水泥地面和轨道上的电磁铁里,像铆钉一样牢牢固定在了上面,他们甚至能够听到弹片击中电磁铁时发出的敲击三角铁般的“叮咚”声。幸亏两人及时躲在了一块电磁铁后面,才免于被这些高速飞溅的弹片打成筛子。


“呼——哈!”当那阵密集的弹片雨过去之后,姬紫宸终于从藏身的电磁铁后面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也顾不上观察四周的情况,就开始拼命地大口呼吸起充斥着浓烈硝烟味的空气。由于憋气太久导致的严重缺氧,甚至连吐出刚刚吸进肺部的空气都让她觉得是一种折磨,急促的呼吸让她觉得自己的肺部疼痛不已,不得不弯下腰来,用手掌撑着膝盖以免摔倒,而气管更是被空气中尚未散去的火药味呛得又麻又痒,让人恨不得将它给抽出来。这种痛苦的喘息似乎持续了很长时间,体内因缺氧产生的痛苦才逐渐舒缓下来,姬紫宸用力直起了腰,想要四处张望,但视野却由于脑部缺血而一片昏黑,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景象。


“嗨,看看,你这种基地里长大的人体质就是不行,在水底下憋上半分钟的气都受不了,这是什么肺活量啊?”一个低沉清晰的女子声音在姬紫宸身后响起,这让她顿时感到安心了不少——既然井上秋水还在这里,那这附近至少暂时是安全的,“好啦好啦,你到底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姬紫宸用力揉了揉双眼,四周的景物总算变得清晰起来。那段黑暗的地铁隧道现在已经被手雷爆炸产生的白色烟幕充填得满满当当,活像是东方传说中云遮雾罩的神秘山洞,而那一双双幽灵般的绿色眼睛和几乎无穷无尽的黑色身影早已不见踪影:“那些……人呢?”她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决定用“人”来称呼这些地下居民,毕竟这些家伙至少祖先肯定是人类无疑,虽然他们很可能早已像毛鬼一样丧失了全部人性,“他们都被……”


“我想我的两枚手雷至少炸死了一打那种家伙,弹片又杀死了好几个,也许是十几个吧。剩下的家伙早就溜了,”井上秋水伸手捋了捋自己被地下水打湿的长发,重新将AG-45突击步枪背回了背上,“不过,我们也得赶紧离开这里,如果我没猜错,刚才的爆炸声至少能招来方圆一平方公里内的这种生物——假如这一带还有这种生物的话。”


“呵,这些家伙还敢再来找死?指挥官同志,您也太低估他们的智商了,”藤原雄不以为然地朝着烟雾缭绕的地铁隧道啐了一口,回应他的是死一般的寂静,“虽然这些变异人都是些不知死活的低能儿,但好歹也算是人,牙齿和石块拼不过子弹加手雷,这么简单的一点他们还不至于看不出来吧——何况他们刚才为此付出了几十条性命,这个教训难道还不够?”他的语气已经变得自信满满,仿佛从一开始就没把这些矮小的地下居民放在眼里过,刚才子弹快要用尽时的恐惧与惊惶早已不见了踪影。


井上秋水却并没有他的这份因为“胜利”而产生的自信。用担忧的眼神盯着仍未消散的烟雾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想要从这片翻滚弥漫的灰白色后面看出什么来。片刻之后,她终于长出一口气,慢慢转过身来:“好吧,我们回站台上去,不过一定要保持警惕,我有种预感,这一切大概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


似乎是为了验证她的不祥预感,当他们刚想要返回百米外的地铁站台时,一阵夹杂着惊恐的喊叫声和混乱的锐器劈砍声的枪声突然在站台上响起——数以百计身材矮小的变异人仿佛从空气中凭空冒出来一般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站台上,与留守在那里的“扶桑之子”民兵们短兵相接,混战在了一起!更令人费解的是,尽管民兵们手中有十多支各类枪械,但看样子他们似乎还没来得及开上哪怕一枪,就让这些变异人冲到了肉搏距离——要知道,民兵们可是呈环形防御阵型聚在站台上的,无论敌人从哪个方向涌出来,按理说都应该有一定的反应时间,最不济也足够民兵们扣一次扳机了。见此情景,姬紫宸等人不由得面面相觑:难道这些地下居民还会隐身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目标不成?


“是了!天花板上还有通风口,就是天花板上的通风口!”就在三人不知所措之际,井上秋水突然恍然大悟,懊恼地喊道,“可恶,我刚才居然想当然地没有注意头顶!怪不得那些同样装备了突击步枪的社会党安全部队士兵会在站台上全军覆没!”


“什么?”


“刚才从地铁隧道发起的自杀式攻击只是佯攻,目的就是引诱我们射击,在消耗我们弹药的同时掩盖住另一队人从通风管道接近时发出的动静!”井上秋水举枪就是两个点射,将正企图从背后用石刀袭击北次郎老头的两个变异人脑袋打爆了,子弹呼啸着穿透了这两个丑陋的矮人被蓬乱毛发覆盖住的的太阳穴,在进去的一侧钻出一个小口,然后在飞出时炸掉了半边脑袋。不过这无济于事,因为袭击者们占有绝对数量优势,两个家伙刚刚倒下,又有两打同样矮小丑陋的家伙从打开的天花板通风口跳了下来。变异人恶魔般的吼叫声与民兵们拼杀时的嘶吼声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可怕但充满异样激情的合音。姬紫宸甚至听到那些变异人吼出了一些英语单词,好像是“fuck”或是“strick”之类,但也可能只是她听错了。“我早该想到,这些混蛋很可能住在这里上百年了,他们对地铁的理解就像我们对八方里基地的理解一样,我不该低估了他们的智商!”


站台上的战斗在短短几分钟内就结束了。这场袭击战的过程酷似麦哲伦在菲律宾被干掉的那一仗——虽然人数较少的一方装备了工业文明的成果:步枪、手枪和破片手榴弹,但在压倒性优势的敌人得以近身搏斗之后,武器的优势就荡然无存了。有几个恰巧站在通风口下的人在袭击开始时就被“从天而降”的变异人扑倒,在他们的大脑判断出这是怎么一回事之前,颈动脉里就被插上了一把大理石小刀。另一些人运气较好,及时地丢掉在近战中毫无用处的栓动步枪,拔出了武士刀、胁差或是多功能刺刀与这些家伙展开了白刃战,他们在多年实战中磨练出的搏斗技能也确实暂时抵挡住了变异人的攻击。不过,当敌人的后援源源不断从通风口跳下时,每个人都知道战斗已经没有希望了。很快,侥幸存活的几个人就不得不跳进满是积水的地铁轨道,往井上秋水三人所在的地方靠近。


“我敢打赌,这些家伙也是这样对付那些安全部队的士兵的,”姬紫宸端起步枪,想要开枪干掉几个变异人,但她很快就沮丧地发现,自己压根做不到这一点——由于过度的紧张,她举枪的双手就像疟疾发作一样不停地颤抖着,带护圈的准星就像是地震仪指针般不断摇晃,根本做不到精确瞄准,如果现在开枪,浪费宝贵的子弹倒是小事,误伤自己人就不好办了。噢,可恶,都是危急关头,在七台河那一仗时的那种感觉到哪里去了?姬紫宸一边暗自咒骂着自己的不在状态,一边高声对井上秋水喊道:“秋水,快找找这一带还有没有别的出口?从隧道走肯定不可能了,再这样下去,我们用不了几分钟就得和那些安全部队的家伙做伴!”


“我正在找!按理说这些隧道都经过人防工事化改造,肯定会有供维修人员出入的通道!注意两侧的隧道壁,那上面很可能有出口!”井上秋水连续用点射放倒了几个跳下站台追击民兵们的变异人,但这就像是朝着扑面而来的大潮开火一样毫无用处,前面的几个刚刚倒毙,更多的家伙跨过同伴的尸体接着追来,同时还用“远程火力”——也就是投石索和短标枪——进行还击,一个走在最后的民兵后脑勺上就挨了一块拳头大的水泥,当即扑倒在轨道上的积水里,再也不动了。


“喂,快看!那里好像有一扇气密门!”就在这绝望的时刻,藤原雄的这声惊呼就像是一针大剂量兴奋剂,瞬间让所有人低落的情绪又重新亢奋起来,“或许还能打开,快去试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