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第二部 第一百四十章 鏖战越北(五)

烈焰红星 收藏 3 1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6月8日中午,在奠边府机场前方前方的一个半山腰,坐落着法军的司令部,一发发炮弹不停地落在了掩蔽体周围。指挥室里塔纳尔看着周围呆若木鸡的参谋们:“先生们,河内的司令部已经传来了战况通告,我们在谅山、高平、老街的部队都遭到了敌人毁灭性的打击,现在在河内前面就只剩下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6月8日中午,在奠边府机场前方前方的一个半山腰,坐落着法军的司令部,一发发炮弹不停地落在了掩蔽体周围。指挥室里塔纳尔看着周围呆若木鸡的参谋们:“先生们,河内的司令部已经传来了战况通告,我们在谅山、高平、老街的部队都遭到了敌人毁灭性的打击,现在在河内前面就只剩下我们的部队了,司令部希望我们撤回去,去加强河内的防御。”

望着前方山脚下不断传来的爆炸声和喊杀声,参谋军官们注意到了自己的司令官用的是司令部“希望”撤退,而不是命令撤退,这就说明法军高层对这场战斗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看法。

“走吧,撤往河内,再不走就别想走了。”塔纳尔大声命令道,周围的参谋们才清醒过来,帮他披上大衣,跟着他离开了指挥部,沿着一条小道向班双撤去,通过班双地区撤往班纳甘,再从班顺伦撤向河内地区。

法军撤退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两个整编步兵师已经损失过半,再打下去就只有全军覆没的命了,塔纳尔留下了第22独立步兵旅在奠边府的原有阵地上进行阻击,自己则带领着第7步兵师和第35步兵师剩余不到两万人向南面仓皇逃去。

在正面,17军49师的部队在6月8日凌晨开始对法军在奠边府以西的山地上构筑的工事。

这是在公路的一旁,两座大山之间的鞍部向下的斜坡上,这个营的敌人构筑了大大小小80多个地堡,牢牢的控制着公路。而这条公路就是从老挝方向进入越南北部地区的必经之路。

49师二团三个营的部队迅速分成二十多个战斗小组向地堡群突去。3营八连的部队冲得最快,很快就冲到了一个大地堡附近,但是旁边的一个小地堡封锁住了战壕。

“小刘,上去把它炸了。”八连一班长赫兵韧命令道。

“是!”战士刘文章拿着一根爆破筒冲了上去,他纵身跳入一个弹坑里,躲过了敌人射来的子弹。法国人的机枪射出密集的子弹,火力非常猛烈,压得他抬不起头来。过了几分钟,他听到地堡机枪口传来换弹夹的声音,他猛地一跃而起,冲向机枪口。

只见他拿起爆破筒,将其插入了机枪口,但是一下子又被推了出来。他拼尽全力要将爆破筒推进去,但是里面的敌人又死死往外推,情急之下,他一拉爆破筒,心理面默数:“一、二、三、四、五”到第六的时候他猛地将爆破筒向里面一推,然后自己翻身滚下土坡,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轰”的一声,法国人的地堡被炸到了天上。

八连的战士群情激奋:“弟兄们,冲啊!”战士们像下山猛虎,冲得很猛,从一条小路冲到了大地堡的背面。按照法军作战条列,地堡的射击孔都要挖在正面,而在背后则是人员进出的门。只要战士们冲到了地堡后面,地堡里的法国人就没办法了。

刘文章刚刚站起来,就感到了一阵眩晕,他看见从地堡的废墟里有一个人爬了出来。他顺势拿起一支冲锋枪,来不及扣扳机直接用枪托向那个人砸去,然后将已经损坏的枪托一扔,从战壕里捡起一把法国制造的轻机枪,又向高地冲了过去。

到了中午十二点,第17装甲师的主力部队已经赶了上来,在奠边府地区全面铺开,在这种情况下,49师又得到了50是先头部队的支援,法军的第22独立步兵旅只坚守了不到3个小时就全部被歼。

“什么?法国人的主力跑了!”刘凤山得到前线侦察部队的报告后气不打一处来,“好,我知道了。”

法国人跑什么,打不赢就跑,算什么本事啊。刘凤山很想骂人,自己为了这一仗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没想到打了还不到两天法国佬就撤退了。

“总机,接51师,”军情紧急,刘凤山已经没有发电报的空闲了,他直接要了51师的电话,“薛林吗?我是刘凤山。”

“军长!”51师的师长薛林是刘凤山手中的一员大将,此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科班出身有勇有谋啊,“我的部队正在向班华纳前进,今天下午就可以投入到前线的攻坚战里,军长,我……”

“你的部队不要向西前进了,”刘凤山没等薛林说完直接开口了,“你的部队给我向南追,从古内向西南转击,在班纳甘给我把法国人的主力拦截住,详细情况再发电报给你。”

“什么?法国人跑了,是,军长,我们师一定拦截住法国人,你放心吧。”薛林意识到自己立大功的机会来了。

在帝国空军部队的关照下,塔纳尔的部队在路上慢慢的爬,几乎每走几公里就会遭到空中力量的打击,部队就不得不停下来,就地隐蔽分散,然后再重新收拢部队继续前进。

6月9日凌晨,在得知唐帝国军队已经占领班纳甘地区后,法军决定发起决死进攻,法军第7步兵师的一个团向班纳甘发起冲锋。法军第7步兵师仅有的12门75毫米步兵炮也开始进行炮击支援。刚刚仓促构筑完工事的51师1团战士看到法军进攻后并没有惊慌失措,在1团团长齐双喜的带领下,沉着地等待着敌人的到来。班纳甘地势显要,城外有一条小溪,两侧是陡峭的山峰,一条不宽的公路从城里面通过。法军的75毫米步兵炮首先用几发炮弹轰击外围防线。1团团长齐双喜的非常沉着,他知道,师主力部队尚未赶到,自己一个团的部队只能先进行防御。1团的炮兵部队拥有24门迫击炮,他充分利用了这一优势。待法军士兵沿着公路排成一个长蛇形的队形完全进入迫击炮的射程后,先用12门迫击炮对公路上法军士兵阵形的后段进行24发急速射,迫使后队亡命地向前冲,再用外围阵地上的数十挺机枪对前队进行拦阻射击,将前队向后撵。结果前后都向中间集中过去,使这些法军士兵集中在长约200米的公路上进退不得。早已标定好坐标的另外12门迫击炮在5分钟内就将数百发82毫米迫击炮弹砸在了聚集在一起的法军士兵头上。一时间,血肉横飞,残肢碎体撒满一地,幸存的法军士兵不顾公路右侧的小溪距公路路面尚有十几米高,争先恐后“奋勇”地跳了下去。短短10分钟的时间,公路上再也不见一个能够站立的法军士兵。班纳甘如此强劲的火力使法军第7步兵师师长明白:仅凭他手中不到一个师的法军,是不可能夺下班纳甘的。于是他向塔纳尔发电称:如果没有强大的火力支援,任何企图进攻班纳甘的行动,都是对法军士兵的屠杀,同时请求塔纳尔立即南下,将第35步兵师所有的步兵火炮都带来。

6月9日整个上午,法军35师主力都在崎岖的山区公路上蹒跚。唐帝国军队数量众多的狙击手,在法军南下的道路周围设伏。针对军官和炮手的狙击使第35步兵师距班纳甘还有10多里路时,就已经失去了正常的维持水平。这种最令人毛骨耸然的未知的恐惧的威胁,加上中低级军官被大量狙杀,不能有效地对士兵进行控制,很快就闪架了。士兵们再也不愿向前一步,炮手们更是提心吊胆,强烈反对继续前进,甚至军官们也心生恐惧,塔纳尔带着一帮参谋躲在几块大石头中间商量对策。下午4时,法军第35步兵师和第7步兵师终于会合了,班纳甘已遥遥在望,在距班纳甘3500米处,法军停了下来,稍作休整就直接投入了战斗。经过30分钟的炮火准备后,第35步兵师在南,第7步兵师在北,同时向班纳甘发起了进攻,法军第7步兵师的士兵踩着满是血肉的公路,强忍着恶心排着密集的阵形向外围冲去。但是在公路边上的山腰上,1团的机枪连用密集的火力完全封锁住了公路。停止进攻的法军马上集中炮火向两侧山峰炮击,压制两侧机枪火力,等炮击停止时,35步兵师最后一个建制完整的团冲了上来。但缓过气来的1团山腰上的机枪掩体此时则发言了,十二挺机枪以每分钟2400多发子弹的速度向冲上来的法军倾泄着炽热的子弹。仅仅半个小时,一个团的法军士兵就只剩下了百余人亡命地逃了回来。这一下,法军第7步兵师算是被打残了。到了6月9日晚上,塔纳尔仍然受阻于班纳甘,情急之下的塔纳尔下令第35步兵师、第7步兵师进行集体冲锋,同时还让步兵炮把所有的炮弹全都打出去。班纳甘再一次响起了激烈的炮火声,剩余的一万多法军士兵在公路上拥挤地向班纳甘冲去。

激烈的战斗持续了近三个小时,公路上堆满了法军士兵的尸体,血水沿着公路向下淌,汇集成黑红的小溪。中国守军1团团长齐双喜见法军不惜代价地冲锋,正在苦苦思索时,薛林的部队终于赶到了,51师的全部主力部队已经死死地将法军的撤退之路完全堵死了。随着6月10日,尾随法军而来的49师从北面将法军包围,至此,帝国军两个师将近4万人,将不到一万人的法军团团包围在几个小村庄里。但他们并没有急于进攻,中午时分,17军直属炮兵师到了,连同步兵师属炮兵团共计数百门重型火炮对法军进行了最后一次炮火急袭,而后两个师的步兵发出震天撼地的喊杀声向法军冲去。

剩下的战斗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当天夜里,刘凤山来到了战场,迎接他的是四个师的师长。

“军长!”四位大校整齐的敬礼。

“嗯,薛林,你小子这回立大功了,”刘凤山笑道,“这个饺子包的好,没露馅儿,哈哈。”

“军长,这是法国军队在奠边府的司令官,塔纳尔的尸体,”薛林让了一步,让刘凤山上前观看。

“嗯,”刘凤山点了点头,“我也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刚才郝司令给我发了电报,咱们方面军其他几个战场都是大获全胜,呵呵,在越南北部这几仗打得好啊,下一步,咱们就要挥师南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