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过京杭自驾游的现代人都知道,从杭州到北京,最短公路里程1300公里,要走九段高速,交费624元,平均每公里交五毛。







玩过京杭自驾游的明朝人都知道,从杭州到北京,最短水路里程1700公里,要过12个钞关,交费348文,平均每公里交两文。





明朝米价最低时,70文能买一石,当时一石米90斤,平均每斤米卖8文,用米价一换算,明朝两文钱跟今天五毛钱的购买力相差无几,那时候每公里交两文,刚好等于现在每公里交五毛。时代不同了,有些事情仍然会复古,在过站交钱的时候,您能看到时光倒流。





现在的收费站不是问谁都要钱,军车警车、救护车、消防车,统统免费通行;在北方某些县市,当地领导的车驶过当地的收费站,按惯例是不能收费的——钱是小事,伤了领导的脸面要紧。





同样的,明朝的钞关也不是问谁都要钱,它们有三不收:领导的船不收,太监的船不收,进士和举人的船不收。时代不同了,有些事情仍然会复古,在免费过站的时候,您能看到时光倒流。





明朝人过钞关,变着法儿逃费,有的造一对假牌子,在船头竖起来,一面写“相府”,另一面写“通政司大堂”,冒充官船,就像现在某些民用货车挂军车牌照那样;有的请进士或者举人坐在船上当护身符,过钞关的时候,人家要钱,就让护身符出面对付,类似现在某些驴友开车出门时尽量捎一记者。时代不同了,手法仍然会复古,在过站逃费的时候,您能看到时光倒流。





冒充官船风险太大,请进士或举人做护身符却百试百灵,所以在明朝,进士和举人堪称一专多能,他们不但推动了文化教育产业的繁荣发展,而且在民营航运领域大显身手。船主给他们的回报也丰厚,明朝拟话本《文疯子传》里,一位秀才同时给两艘民船护航,拿了人家五两纹银的顾问费,进士和举人比秀才有身份多了,他们更有资格帮人免交过路费,拿的报酬自然更高。





在帮人免交过路费这方面,现在的记者没有明朝的进士、举人那么牛,至少不能帮货车逃费,也不能帮客车在高速公路上逃费。但是朋友们,即便只是在普通公路上帮一把微型客车,那也是大有可为的,毕竟现在的车流量远远超过明朝,毕竟现在的收费站比明朝的钞关更密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