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新生 正文 第二章 命运新生

sxtynan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9.html[/size][/URL] 随着1918年11月德国签字停火,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北洋军阀段琪瑞政府历史性的成为战胜国的政府接受世人英雄般的祝贺。1919年初,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在法国巴黎召开和平会议,讨论处理战后的世界问题,段琪瑞政府作为中国的合法政府参加了盛会,却不想这是个野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9.html



随着1918年11月德国签字停火,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北洋军阀段琪瑞政府历史性的成为战胜国的政府接受世人英雄般的祝贺。1919年初,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在法国巴黎召开和平会议,讨论处理战后的世界问题,段琪瑞政府作为中国的合法政府参加了盛会,却不想这是个野心家的会议。中国政府代表在全国舆论的压力下,提出了收回山东主权、取消“21条”不平等条约等正当要求。而各帝国主义国家是不允许中国迈出这一步的,于是在他们的操纵下,悍然决定把战前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交给日本。这个消息在中国人民中炸开了锅。

“真叫人火,这哪是战胜国呢,明显得比战败国还惨啊!”钟华大叫着冲进了自己最喜爱的教授家里。

“李教授,你说这是中国人的政府,还是洋人的政府,怎么就给中国人争口气呢!”他找得这个教授叫李大钊,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钟华的偶像!现在钟华就和李教授住离得不远,于是经常性就还李教授这玩,偷看一些“禁书”!

“是啊,很叫人气愤,但更叫人振奋!”李教授从书案上起身,摘下眼睛,用一块麻布擦起来。“如今的政府已经很腐败无能了,这样就能让广大民众更加看清他们的真面目!”

“那我们应该有所行动!”钟华摩拳擦掌,像要上搏击台一样。

“这些事情还是让大些的孩子们去做,你得任务,是帮助我翻译这个。”说着李教授从书架中取出一本油纸密封的书!

“法语版的《布尔什维主义在俄国》!”钟华兴奋得说。

“还有把这个翻译成法语!”李教授又从书桌上拿下新写和稿子。

“《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钟华惊叫起来!

“小声点!”李教授按住钟华的小嘴吧!

钟华点头示意明白了。像走猫步一样,走到傍边的一个小书桌旁边,拿起几张白纸开始写着什么!

5月4日,夜色还没有完全散去。李教授从屋里出来,路过钟华住处见灯还亮着,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就走了过去。从窗户外看见钟华还在写着什么,于是轻轻地敲了下门。

钟华立即吹灭蜡烛,走到门前,轻声问道:“谁?”

“我!”李教授压低声音回答。

钟华立即听出了声音,开了门。“李教授,快进来!”

“你的警觉性挺高得吗?”李教授进门,摸到床边坐下。

“能不高吗?那可是禁书!”钟华重新点燃蜡烛说道。

“翻译了多少了?”李教授问道,然后就开始打量钟华的房间。钟华的房间很简单,简单的有点离奇。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地上放着脸盆,里面放着洗漱用品。床下有个箱子,里面估计是衣服。桌子上也很干净,什么都没有,刚才看见的书、本、笔等也不知去向。

“差不多一半了!”钟华一边倒水,一边说道!“前面翻译的都给你送过去了,新一章估计今晚就能给你送过去!”

“还有什么要交待得吗?李教授!”钟华补充说道!

“没什么了,这是几天你就在家里抓紧时间翻译,外面天大的事情,都没这件事情大!”李教授突然用命令式的口气说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钟华认真的回答,同时挺直了身子!

“好,有你这名话我就放心了!”李教授起身就要走!

“李教授,你不喝点水吗?”钟华正端着水问道。

“不了,今天还是大事,你忙着吧!记得,抓紧时间!”李教授回头说道。

看着李教授的背景,钟华心里想着,估计要有大事发生了!

当天,北京13所大学学生3000余人在天安门集合,示威游行,主张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要求惩办北洋军阀政府的亲日派官僚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北洋军阀政府出动军警,逮捕示威群众32人。随后的几天,北京学生总罢课,并通电全国,各地学生纷纷罢课响应。直到一个月后北洋军阀政府继续逮捕大批爱国学生,激起各地群众更大的反抗。工人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也开始加入爱国运动。6月份,上海工人罢工,支援学生的反帝爱国斗争,参加罢工的工人达15万人以上。上海商人举行罢市。唐山、长辛店、九江等地工人也相继举行政治罢工,天津、津浦铁路等处的工人也酝酿罢工。对于以工人为主体的群众斗争的迅猛发展,帝国主义者和军阀政府感到恐慌。北京军阀政府在6月中旬被迫释放被捕学生,免除曹、章、陆的职务,并宣布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

钟华好几次都想冲到大街上,参加运动,大喊几声口号。可李教授交待要把翻译工作做完。于是强压住自己,不让自己有任何冲动!心中的激情全部燃烧在翻译上,他也明白自己错过了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场运动!

“可算是憋死了!终于完成任务了!”跑到李教授家钟华人没进门,声音先传了进去。

刚要推门,里面哗哗的笑声和激烈的掌声传了出来!钟华透过门缝看到里面坐着一群人,有学生打扮的,有工人打扮的,有公司小职员打扮的……

“进来吧,别在那傻看了,再傻看小心我们把你当成奸细抓起来!”一个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他听得出那是他教授的声音。

推开门,这才看清,里面都坐着一些年龄比他大的人。其中有几个北大的学生,那个罗家伦和张国焘他就见过,不过他们都是高年级的,像他这小学弟,没几个认识他的!

“这可是我们这场运动的逃兵啊!”一个人在旁边说起话来。听起来就叫人心里憋气。

“我怎么是逃兵了!你们在外面搞运动,我在里面搞小运动!”钟华立马辩解着说,一种委屈得表情立马引起大家哄堂大笑。钟华知道最近大家都在搞活动,可是李教授给了他一个任务,他又不得不完成,也是有苦难言。

“你们别为难他了!他是小孩子一个!”李教授发话了,大家立马静了下来,刚才玩笑的笑脸立马都绷紧了起来!

“这此活动取得了空前的胜利,同样也让我们找到青年人施展自己政治抱负地方式方法!上海、湖南等方面对我们的响应也将全国青年们的心凝聚到了一起!”李教授激动地说了起来!他将这次活动总结了起来,讲得头头是道!从活动的发起讲到全国的响应,又从学生讲到工人,再从胡适讲到陈独秀,全场更是高潮叠起,层出不穷。钟华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简直是陶醉了!

会议到深夜才结束,大家散去后钟华留了下来。

“李教授,书翻译完了!”钟华高兴地说。

“哦,感觉怎么样!”李教授捏了捏眉头问道,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感觉就像你那篇文章写得,布尔什维主义会胜利!”钟华回答得很简单!

“你这个孩子年级不大,说话却很老道!”李教授表扬道。

“我觉得人做事就越简单越好,别搞得太复杂就好!”钟华自信地回答。

“不是别搞得太复杂,是需要复杂时,就复杂点!”李教授更正说。

“哦,对对!”钟华应和着。

“最近发生了一场运动,你怎么看!”李教授直起身子问道。

“我感觉她将载入史册,留传千古!”钟华直截了当说道。

“何以见得!”李教授问道。

“她是中华五千年来历史不曾有得!他是广大民众第一次通过努力获得到尊重!”钟华怎么想得就怎么回答。

“好,很有深度啊!你很进步,有上进心,你觉得中国未来会向什么样子发展?”李教授问道。

“不知道,现在的中国看不出希望!军阀们为各自的利益投靠西方列强,成为代理人。而孙先生的民主却不受广大民众认可。有点难?”钟华无耐的回答。

“哦,你觉得共产主义,怎么样?”李教授突然问道!

“什么是共产主义?”钟华疑惑着问。

“哦,就是布尔什维主义。”李教授回答道。

“嗯,嗯,嗯,先生我明白了!”钟华突然兴奋起来。

“好好想想,不着急说!”李教授微笑着说。

钟华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也就不打扰李教授了,便回去了。

一天夜里,钟华按照老样子来李教授家学习,讨教问题。

“听说你练过拳脚,怎么样?”李教授突然问道。

“嗯,那是从小的时候就开始的!以前老以为强身健体就能强大,可现在却觉得不是那么回事!”钟华回答说!

“练得怎么样,自卫能不能行,保卫几个人怎么样!”李教授认真地问道。

钟华知道这不是开玩笑了,这是要真的了!“八九个青年人轻松撩到,十来个人近不了身!保护人没干过,只要对方不拿枪,我能保护两三个没问题!”

“好!好!好!我有个任务交给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李教授兴奋起来!

“保证完成任务!”钟华高兴地说!

“跟我来!”李教授说着穿起来衣服,拿起外衣,就要出门。

钟华跟着李教授出了巷子了,绕了好几个胡同,来到一处人家!这户人家看似有点钱,是个小四合院,门口有两小小石狮,门是木制得,很厚!

“铛,铛,铛……”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后,门开了,李教授带着钟华就进了屋。

这是一个军人家,一个军官刚穿好衣服从正堂里走了出来。

“李先生,有贵干!”军官说道。

“吴长官,这是我的一名学生,陈先生来京一事,准备让他陪着!”李教授说道。

“哦,请,里面说!”军官突然客气起来!

正堂很纯朴,古朴的家具非常干净!

“先生想让他到部队里练练枪?”那军官直言道。

“正是!”李教授正言道.

“我不懂你们要干什么,那些文酸酸的事我也不管,但是陈先生的书法可要给我多几幅啊,好几个同僚想要!”军官笑道。

“那个是应该的!”李教授说道。

“我就不多说了,让他明天到我的团部报到!”军官起身做送客状。

“那就多谢!”李先生说着就带着钟华走出了吴府。

路上很静,静得可怕。

“你明天就去保安团团部报到,找吴长官,他会培训你用枪!没课的时间就到那里,有时间好好练练枪。明年年初有个重要的人要你保护!”李教授严肃地说。

“是陈先生吗?”钟华问道。因为从前面的话中他听出好像要保护一位姓陈的先生,而且很重要。

“不要多想,记住好好把枪法练准了!”李教授认真地说。

李教授带着钟华并没有沿来路线回去,而是换了一个路线。虽然来北京都一年了,可钟华至今仍没有把这胡同给搞清楚,他默默发誓,一定要征服胡同。没一会就到了李教授家,临行前,李教授再强调了一遍这个任务很艰巨,一定要认真完成。钟华再次保证,绝对完成任务。

告别李教授钟华就回家了,在家中反复想着自己要完成的工作,后来他想明白了,这不就是要去当保镖吗!

钟华明白自己将要担任一个保镖的角色,明白了这个任务后,钟华就反复要求自己,要正确面对。他平时也看些闲书,上面有些关于保镖的描写,那些保镖往往都是身高马大壮如牛的形象,再想想自己不免要傻笑起来,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钟华早早起业,洗漱干净,找了件干净的衣服,出了门径直去了保安团团部,并且深深得呼吸了一个空气,他知道这预示着自己人生新的开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