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穿军服揽客,警察着便装打人

今天在搜狐网看到了引自央视“焦点访谈”栏目的一个报道《央视曝光“小姐”穿军装接客,满足客人变态需求》,报道后面的众多留言里照例有很多精彩点评。其中一个网友评道:“小姐穿军服揽客,军人着便装消费,这社会真精彩”。是啊,这社会真精彩,穿军服的小姐为何更方便揽客?着便装的军人为何更方面消费(原留言还含有两者恰好一起相遇的意思)?这已够幽默。但是,还有类似的更多且更具“黑色幽默”的精彩呢——


其一,歹徒冒充警察敲诈,警察改穿便装打人。这样的例子可以随便举出好多,为不多占文章篇幅,不再多举。值得追问的是,歹徒冒充警察为什么就很容易敲诈得逞?道理也很简单,盖因为在我们这,警察的权力在普通人面前往往大得无边。警察要对你执法,你即便根据法律请其出示相关证件,也往往要被视为大不敬而挨训斥乃至挨拳脚。可是,就是这样几近无边的权力,却偏偏要改穿便装打人。你说这图的究竟是什么?况且,警察改穿便装以打人也早就不是一回两回了。如果我们不健忘,应该记得访民们在各地信访办,在各处的信访路上,甚至在自己家里还未出发,就常常遭遇“身份不明”的人士的恐吓阻挠殴打,应该记得中国邮电大学的许志永博士去看望访民的路上遭遇的殴打,记得艾未未先生在四川成都一家旅馆遭遇的殴打……只不过湖北这一次的便衣警察“打错了人”,大水冲了龙王庙,更具戏剧性,才引发舆论热烈关注罢了。而著名揭黑记者王克勤先生7月20日刚刚揭露的,来自全国的9名山西毒疫苗受害者家长在卫生部上访时,在门口也遭一群警察凶狠殴打,有家长被打骨折。因这一次“没打错人”,关注者就少多了!


你说,这展示的到底是哪一种权力思维,哪一种社会政治生态?


其二,普通人假借军警车牌横冲直撞,真警车卸下特用牌照无牌跟踪。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使用军警车牌(就是一些地方的官员也喜欢用,而没有权力用的就假造一个用用)?盖因为军车警车上路特权多多,大多时候几乎可以毫无顾忌。但偏偏另有一些警车,要卸下那可以展示特权、便宜行事的牌照,来跟踪紧盯那些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寻求利益表诉、本该享受法律正常保护却被视作“不稳分子”的维权者,其中有的还是学者、律师。对待自己的正常行使权利的民众,一种权力竟下作到如此地步,还能叫人说什么呢?


其三,骗子假借官家身份行骗。假借官家文件、官家身份为何也容易行骗?盖因为那文件那身份的含金量。现如今的中国,官家掌控的资源都非同一般,一项任命,一个批文,或者就是领导一张便条,一个题词,一个电话,甚至就是一个暗示,往往就能带来一大片利益,又因为现如今官家行事往往喜欢神神秘秘,暗箱操作,这就更给熟谙此道的骗子提供了不少机会。


其四,“非法”工会积极组织工人维权,官家“工会”派人殴打维权工人。其实类似的例子也早就遍布各地了。维护失地农民、下岗工人、被强拆强迁居民利益的人士或者组织,都是“非法”的,而最该维护这些弱势者利益的“代表”们,却要么充耳不闻,要么高调“警惕”“当心被反动势力利用”。如果我们不健忘,应该还记得09年湖北巴东那位抗暴姑娘邓玉娇一案闹得舆论纷纷扬扬之际,著名作家梅桑榆特地打电话给全国“妇联”,要求其关注介入,全国“妇联”那吞吞吐吐、避之不及的冷漠相。




……


种种“精彩”归结起来,能让人看到什么,看出什么?那就是,现在的中国已经进入一个无视基本伦理,无视道德底线,不需要文明规则,不需要政治公信力的时代。值得赞叹的是,就是这样的时代,也能创造出经济奇迹,据说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德国跃居世界第二了。就是这样的时代,还能因此财大气粗举办一个个“举世盛会”,也能走出一条“中国特色”之路,并可以把这样的“特色”毫无愧色地宣示于世界。这真是一个伟大的国度,伟大的时代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