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张仁初将军轶事(二)

开国中将---张仁初将军轶事(二)



上回已将张仁初将军在土地革命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故事讲述了一番,现在就要着重讲讲这“张疯子”在抗日战场上的诸多故事了。

前回讲过。抗日战争时山东战场上有三员著名的战将,他们是“张疯子”张仁初;“梁大牙”梁兴初;“毛猴子”贺东生。其实,张将军出名,并不是从山东战场开始。这要说起来可就话长了。

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的骁勇善战,就已深得爱将如命的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的赞赏。抗日战争红军改编成八路军之初,张仁初就首批被委任为686团3营营长。随后在115师接受阎司令长官检阅的入城式上,林师长骑马走在全师的最前列。他亲自挑选的686团张仁初和685团梁兴初两位营长骑马跟随左右作他的护卫。马过受阅台时,二人站立马蹬向阎长官行注目礼和军礼。令阎长官对一一五师的军姿和英武大为赞叹!从此,又有人称:“115师二初。”


血战平型关

1937年7月,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芦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在我党积极抗日主张的号召下,全国人民掀起了抗日救国运动。1937年8月中共与国民党达成了团结抗日的协议。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张仁初任115师686团3营营长。团长李天佑,副团长杨勇。1937年8月22日,115师在陕西省三原县云阳镇举行了出征誓师大会。8月30日到达黄河西岸的韩城。31日东渡黄河,9月7日,部队由候马乘火场沿同蒲路北上。此时,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已退到平型关、雁门关内长城一线,企图重点防守太原,八路军为配合友军固守平型关,我115师奉命急进至平型关以西大营镇待敌。

平型关位于山西东北古长城上,从平型关山口到灵丘县东河南镇,是一条由东北向西南走向的狭窄谷道,道路两侧壁垒沟深。八路军总部决定在此地狠狠打击日寇的嚣张气焰。

9月22日,日军第五师团第21旅团一部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23日,八路军总部令115师向平型关、灵丘间运动,侧击该敌。24日,115师命令686团占领小寨到老爷庙以东高地,实施中间突击,分割歼敌后向东跑池方向发展。当夜部队冒雨进入阵地。25日拂晓完成战斗准备。雨后的凌晨,空气格外清新,张仁初和3营的指战员个个精神振奋,摩拳擦掌,注视着灵丘方向,决心打好这对日军的第一仗。在东方露出曙光的时候,日军第21旅团100余辆汽车,大车200余辆从灵丘方向过来了。雨后的泥泞和公路的狭窄使人、车、马非常拥挤,行进缓慢。等敌人完全进入了伏击地域,埋伏在两侧高地上的我军居高临下一齐开火,打的敌人乱作一团,晕头转向。我686团迅即发起冲锋,张仁初率3营指战员勇猛冲向公路,685团、687团分别断敌头截敌尾,使敌陷入我军包围之中。在混乱过后,敌迅速组织火力利用车辆掩护,占据有利地形进行顽抗,张仁初带领3营战士同1、2营的同志一起,在公路上,山沟里、石坎上同日寇展开白刃格斗,战场上喊杀声,刀枪撞击声和枪声响成一片。日军死伤惨重,尸横遍地。在六八五团的协助下,至13时,686团全歼被围之敌。此役115师全歼日军第5师团21旅团1000余人,缴获大量枪支弹药、车马和军用物资。战后,686团随343旅转战正太路。

11月初,686团和685团3营在广阳镇南夹沟大道上,伏击日军第12旅团辎重部队。张仁初率3营作为旅的主要突击队冲入敌阵,将敌分割成数段,与敌近战拼刺刀。激战中,突然他头觉得轰得一声,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当他醒来时已经躺在我军医院里。医务人员告诉他:当时,他满脸鲜血,躺在那里不醒人事。卫生队长张步峰和指导员孙根华奋勇冲上去将他背了下来。是一颗子弹击中了头部,在头骨上划了一道沟又飞走了,未进入脑内,真是万幸呀!当时张仁初说:“有我们医务人员在,打起仗来什么也不怕喽!”他搬着手指默默地数了数说:“这大概是第九次负伤喽,马克思还是不想让我去,要我多消灭几个鬼子哟!”这次广阳镇伏击战,激战四小时,歼灭日军近千人,缴获骡马700多匹和大量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有力的遏制了日军进攻,迫其改道西犯。

1937年12月,张仁初伤愈返回686团改任1营营长。1938年2月,张仁初升任686团副团长。团长兼政委杨勇。


转战晋西南

自1937年10月起,沿平绥铁路西犯,沿平**同蒲铁路南侵之日寇没有受到国民党军队的有效阻滞,日军长驱直入,使冀、察两省,晋绥大部及山东黄河以北地区沦陷,在华北的正规战已经结束。党中央要求八路军发挥独立自主的原则,发动群众创建根据地,展开游击战争,以实现全面抗战的新局面。115师奉命兵分三路抗击日军。11月初,师部率343旅由正太路南移,挺进吕梁山区,创建晋西南根据地。转移途中受到阎锡山部队阻挠,在洪洞地区发动群众和扩军。1938年2月,进到灵石、孝文以西地区,在川口附近袭击由双池镇西犯之敌。毙伤200余人。

1938年9月14日,115师警卫连在午城以东歼灭日军100余人。3月16日,日军第20师团辎重部队200余人,又被685团歼灭于罗曲村。17日,蒲县日军出动汽车60余辆进到井沟以西,被我686团伏击,死伤200余人。当日夜,686团在685团协助下袭击午城。午城在吕梁山脉中南部,听水河从城边绕过,是临汾至隰县---大宁公路的交汇点。驻有一支日军守备部队。686团与685团一部对午城形成夹击之势。

日军午城失利后,于1938年3月18日以第108师团步骑兵800余人,一个炮兵中队,在飞机掩护下自临汾扑向午城,寻机报复。686团奉师部命令,在井沟至张庄公路两侧高地设伏。当日下午当敌人全部进入伏击地域时,686团自公路两侧高地同时开火,突然袭击使日军陷入混乱状态。日军负隅顽抗,六架飞机向我轮番轰炸,686团压缩包围圈,敌人疯狂反扑,均被我击退。我军向敌人发起冲锋,将敌分割,除逃走百余人外,其余均被歼灭。午城、井沟之战共歼敌1000多人,毁敌汽车79辆,缴获骡马100余匹及其它大批军用物资。给日蔻西犯以迎头痛击,使大宁之敌东撤,迟滞了敌人进犯陕甘宁边区的行动,稳当了晋西南的局势。115师进入晋西南,连续作战,平均每天打一仗,有时一天打两仗,部队每到一地,即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晋西南根据地逐步形成。


汾离公路三战三捷

1938年7月8日,毛泽东电示,115师以大力破袭同蒲铁路,太原到离石县军渡之公路,阻敌西渡黄河为主要任务。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率部向汾{阳}离(石)公路,介休至灵石铁路方向开进,展开交通破袭战。

9月,日军为配合武汉作战,围攻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以108师团沿汾离公路西犯。敌为避免再遭我军打击,行动更为谨慎,前以尖兵开路,公路两侧设据点,后有部队掩护。陈光、罗荣桓决定在汾离公路上伏击日军辎重部队。

9月14日拂晓,686团在日军必经之路——薛公岭设伏,该地山高林密,公路蜿蜒,便于隐蔽。战前张仁初协助杨勇团长周密部署,制定作战方案,并到任务较重的二营阵地具体指挥。10时,敌汽车20余辆载敌200余人与辎重进入伏击区。686团立即开火,顿时枪声在山谷中响成一片,我炮兵连首发命中敌在公路北侧制高点上的碉堡,遭到我突然袭击的日军车队在巡逻中队掩护下拼命突围,张仁初果断率领五连、六连的勇士以迅猛的冲击攻入敌阵,与敌展开近战,将日军巡逻中队全歼,使敌辎重车队失去保护,此战686团将敌200余人全部击毙,缴获汽车20辆。汾阳之敌慑于被我伏击未敢增援,只向薛公岭盲目炮击数小时。至15日才将200多具尸体运回。

敌辎重被我缴获后,补给困难。在此9月16日又以100多人押送一车粮食试探前进,115师首长欲擒故纵,为麻痹敌人未对该敌采取行动。17日敌趁拂晓将大批粮食运出,343旅在吴城镇至离石之间的油坊坪设伏,给日军辎重部队以重创,毙敌100余人,毁汽车9辆,缴获大批枪支和军用物资。

日寇辎重部队连遭我两次伏击,损失惨重,供应线被我切断。被迫于19日由离石东撤。343旅奉命在薛公岭东南之王家池附近三设埋伏,从公路两侧形成夹击之势。20日9时许,日军800余人进入伏击区,张仁初协助杨勇团长指挥686团,同685团、特务团密切配合,向被围之敌发起猛攻,日军未料再遭伏击。车马乱作一团,疯狂抵抗。我军指战员奋勇杀敌,将敌分割成数段,经一小时激战,歼灭敌人大部,缴获军马百余匹,枪400余支。前来增援的日军也被686团击退。

115师在汾离公路三次设伏三战三捷,粉碎了敌人进攻黄河河防,染指陕甘宁边区的图谋,给西犯之敌以沉重打击。


挺进鲁西

1938年9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了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会议要求党的主要工作放在战区和敌后,大力巩固华北,发展华中和华南。为贯彻巩固华北的战略决策,中央军委命令115师主力挺进冀鲁边平原和山东。686团在115师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的率领下1938年12月20日从晋西南出发,于1939年3月1日进入山东,到达鄄城、郓城地区。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群众纷纷要求铲除驻樊坝的作恶多端地伪军据点。3月3日晚,686团对后樊坝发起攻击,全歼一个连,随后迅速包围前樊坝。当晚23时,在炮火掩护下,炸药包炸开围堰,张仁初亲率突击营冲进围子,与敌展开巷战,粉碎敌人层层抵抗,直插伪团部,活捉伪团长刘玉胜,歼敌800余人,缴获大批枪支。115师入鲁首战告捷,群情振奋,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抗日热情,扩大了我党我军的影响。

此役后,师部决定杨勇率六八六团三营、师直两个连和教导大队称东进支队第一团,留运(河)西战区,开辟抗日根据地。张仁初升任686团团长,政委刘西元



陆房突围

1939年3月7日,115师师部率686团挺进泰西地区,14日,在东平与山东纵队6支队(段君毅)会合。3月16日,686团在汶河以南,拔除宁阳县葛石店,东平县围里等据点,歼灭伪军1000多人。

我军主力进入泰西,直接威胁济南、兖州及日军津浦路中段的交通,引起了敌人的恐慌。3月22日,东平、汶上敌人出动300多人向我进攻,686团在郑海村击退敌人多次进攻,迫使其撤退。

4月2日,日军从泰安、肥城、宁阳、东平及汶上等地调集兵力合击泰肥山区。4月3日,日军500多人在陆房一带与6支队2团遭遇,战斗中2团损失较大,敌得意忘形,继续进犯。张仁初决心狠狠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经过周密部署,在战斗中给进犯之敌以迎头痛击,并在敌后撤途中设伏,再次痛击敌军,敌狼狈逃回东平。日军不甘心失败,遂于4月5日及4月18日纠集力量多次进犯,均被686团击退。

日军连续遭我打击,如坐针毡。于5月上旬,纠集兖州、东阿、汶上、泰安和肥城等14个县的日军5000人、伪军3000多人,汽车100余辆、火炮100多门,兵分九路向我泰肥山区合击,寻我军主力决战。

5月2日至8日,日军对东平、汶上地区扫荡。5月10日陈光师长命686团2营护送师直属队和津浦支队一起越过泰肥公路,进至大峰山地区活动。5月11日,师直在牛家庄、东峪以北和敌人遭遇,津浦支队抢占凤凰山,师直属队向陆房撤退。清晨,115师师部、686团、中共鲁西区委、泰西特委及津浦支队共3000余人,被日军包围在肥城东南陆房一带。陆房地形像个铜盆,纵横不到10公里,南北西三面环山,东面是丘陵。陆房距日军尾高龟藏司令官的指挥部驻地演马庄仅10公里,形势十分危急。张仁初和政委刘西元临危不惧,再三研究部署后,对686团作了紧急动员。张仁初坚定地说:“我们是久经考验地部队,两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了,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坚持到天黑,打到一人一枪,也要保卫师部,保卫地方党组织的安全!”刘西元政委接着说:“686团是主力部队,不是第一次和鬼子打交道了,平型关咱们打过歼灭战,义阳镇阻击,我们一个连掩护过友军撤退!同志们,共产党员们!挺起胸膛来,打垮敌人的包围。”

八路军东进至山东后,打得最硬、最残酷的大仗,首推陆房战斗

115师东进之前,山东已有不少地方武装。但这些部队都是抗战后建立的,没经过正规训练,虽热烈欢迎115师的到来,但心里并未觉得这老八路比他们强多少。因为此前打得仗,多是以多胜少的伏击战,我军对敌人的比例基本是几十比一甚至更高。枪一响,蜂拥而上,除了火器,还有冷兵器,常常是一通乱打,用不几下就把鬼子、伪军给放倒了。

但这一次不同,五千多鬼子兵“嗷嗷”叫着还有三千伪军配合,四面包围过来,除了115师的老部队,谁见过这样吓人的阵势!包围圈里,除了部队外(战斗部队只有两千多人),还有不少机关单位,据说国民党的一个县政府,也跟在里面。当时包围圈里有部分人员已经发生一些惊慌失措的行为,有的人甚至已换上了便衣。在这危急关头,代师长陈光把686团团长张仁初找来,命令道:“张仁初,你不是能打吗!部队交给你,一定要守到天黑!”

由于陆房战斗是遭遇战,来不及构筑工事。幸好陆房的地形有利——周围环山,张仁初带领686团的1、2营,坚守在东南面的肥猪山和岈山、磨盘岭一线——鬼子全力进攻的正面。

那时候打仗,鬼子在进攻前,除联队、旅团所属炮兵轰击外,步兵都是先前进到距进攻地点4、5百米的地方,按照重机枪、迫击炮、掷弹筒等的射界射程,构筑作战工事。然后,步兵运动到200米处,架设轻机枪、掷弹筒等,等候发起进攻进行白刃战。

因为来不及构筑工事,686团的战士只能用刺刀等,挖掘简单的单兵掩体,然后逐步贯通。部队按照前轻后重的梯次配备,顽强抗击日寇的进攻。张仁初亲自到一营坚守的肥猪山主阵地,掌握预备队,将冲上来的鬼子,用反冲锋再压下去。作战中,张仁初多次挥着大刀片,同战士一起砍杀冲上来的鬼子兵。到了下午,日军调集重兵全力进攻制高点肥猪山,张仁初指挥686团浴血奋战,硬是将鬼子死死的挡在了山下。

就这样,686团全天打退了鬼子九次冲锋,毙伤日军一千多人,终于坚持到天黑。是夜22点,张仁初指挥686团在夜幕下掩护师部和地方党政机关沿牙山庄,刘皮庄之间的山沟向西南疾进,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越过了封锁线,悄悄跳到日寇的包围圈外。 12日东清晨,我军已在距陆房六七十里路的无盐村安然宿营了。天大亮时,日军向肥猪山和陆房村猛烈炮击,等日军冲进村里后发现空空荡荡,惊呼:“八路的天上飞去了!” 陆房突围的胜利,保卫了115师领导机关和地方党委的安全,并使国民党实际上承认了115师入鲁的合法地位,对我党领导的独立自主的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此战后,686团声名大振!整个鲁中都知道686团能打!连蒋介石都给朱总司令发了贺电称:“殊堪佳慰!”。通过这一仗,张仁初也打出了名,“张疯子”的绰号在齐鲁大地不胫而走。


鲁南讨顽 喜获良驹

1939年8月,686团奉命向鲁南地区转移,于9月初抵达抱犊崮山区,与相继到达的115师师部,师直、冀鲁边7团、津浦支队、苏鲁豫支队等部会合,创建了以抱犊崮山区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使当地抗日民主政权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115师到达鲁南后,加强军政建设,整编地方武装。1940年初,686团与参加八路军的国民党暂编第6师第2旅董尧卿旅长率领的部队合编为115师鲁南支队,张仁初任支队长兼686团团长,董尧卿任副支队长。张仁初率686团在当地军民的配合下,向盘踞在冯卯、山亭、文王峪等地的顽军发起一连串进攻,拔除了一些日伪据点。开辟了临(沂)费(县)峄(县)滕(县)边区。鲁南各县纷纷成立抗日民主政府,抗日根据地初步形成。围歼顽匪王学礼的战斗,就是鲁南抗日根据地军民协作的范例。

1939年12月28日,国民党费县县长李长胜等人寻机枪杀我抗日自卫团干部、战士,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官里庄惨案。广大抗日群众义愤填膺。根据罗荣桓政委的指示,1940年初地方党政组织成立前线委员会准备讨伐李长胜。而国民党山东临沂保安司令部暂编第3旅旅长王学礼带领3个营,进入我根据地腹地车辋以南,企图夹击抗日自卫团。接到这一可靠情报,地方党政领导当机立断决定先打王学礼。张仁初率领部队于次日拂晓前进入指定地点。第二天早上,王学礼果然带着队伍进入我伏击圈。张仁初一声令下,四面八方响起激烈的枪声和冲杀声,打的敌人乱作一团。王学礼的3个营几乎全军覆没。鲁南军民缴获了机枪四挺,步枪数百支,匪首王学礼的坐骥“花斑豹”也成了我军的战利品。几天以后,部队又包围了李长胜驻地崮口,持久围困使其坚持不住而在一个夜晚狼狈逃走,崮口被我军民解放,讨李战役取得了胜利。

战后,征得罗政委同意,地方党政领导特将缴获的“花斑豹”配发给张仁初,作为对他指挥果断,作战有功的奖赏。张仁初骑上这匹宝马良驹真是如虎添翼。“花斑豹”载着这位勇猛的战将驰骋在山东抗日战场,屡建奇功。那是在1940年鲁南天宝山根据地反“扫荡”时,一个日军头目驾着汽车突围逃跑,时任鲁南支队支队长兼686团团长的张仁初飞身上马冲了上去,“花斑豹”四蹄腾空,如离弦之箭,紧追不舍。敌人向他开火,他伏在马上,手握两把匣枪,左右开弓,车上的几个鬼子全被击毙。他看着紧追而来的警卫员和骑兵班,一手勒着“花斑豹”,一手用力拍着汽车顶蓬笑着说:“哈哈,日本小娃娃,走山路看你快还是我快,看到底谁厉害!”张仁初格外爱护这匹马,五年以后马老了,张仁初虽然不骑它了,但仍让马夫好好喂养,舍不得杀掉。又过了两年,这匹曾经驰骋沙场的战马终因年老体衰,几天不吃不喝病死了。张仁初知道后很难过,吩咐部下将他好好掩埋。


三打白彦

《水浒》传中有三打祝家庄的故事,而抗日战争时山东战场上有三打白彦的战斗,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白彦是费滕公路上的一个重镇,在敌人的控制之下。而位于鲁南根据地中心的费(县)滕(县)公路,把我抱犊崮山区和天宝山区分割成两片。为了打通这两片根据地的联系,必须先拔掉白彦这根钉子切断费滕公路。关键时刻,115师陈、罗首长将攻克白彦的重任交给了张仁初的686团。在师特务团的配合下。1940年2月14日,686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动作包围了白彦,经两天两夜的激烈战斗,消灭了孙鹤龄部下一千多伪军,解放了白彦。

3月7日,日军100余人向白彦进攻,被我军击退。12日,日军调集1000多人分三路向白彦进攻,张仁初指挥686团与特务团、苏鲁支队一起奋力抗击,日军损失惨重。下午,我军主动撤离百彦。当夜,686团趁敌立足未稳,以小分队化装进入百彦,里应外合,一举攻入镇内,张仁初率部与日军白刃格斗,歼敌200余人。13日拂晓,日军仓惶撤退,张仁初率部与特务团急追又歼敌一部。我军再次占领白彦。

3月19日,日伪军出动3000多人向我进攻,于21日再次占领白彦。当日晚,张仁初指挥六八六团与特务团,苏鲁支队一大队在夜幕掩护下从西北,东南方再次攻入白彦,与敌展开激烈巷战、白刃战,敌节节败退,至22日晨,日军被我击退,残敌卑鄙地借施放毒气方才逃脱。

三打白彦,共歼日军800余人,伪军1000余人,缴枪数百支,解放了费西广大地区,使鲁南和鲁中、鲁中南根据地连接起来了。

抗日力量的发展,使日寇坐卧不安,急于寻找我主力决战,摧毁抗日根据地。自1940年4月14日起,日军纠集了独立混成第六、第十旅团的部队及伪军共8000余人,多路出动,由外向内,步步为营,向我抱犊崮山区扫荡。张仁初遵照115师首长的指挥意图,率686团采取机动灵活的翻边战术,与其他部队一起转至外线,内外结合作战,粉碎了敌人历时20天的“扫荡”,共毙伤日伪军1000余人。

5月中旬,张仁初率686团给配合日军“扫荡”的伪第30师刘桂棠部以重创。1940年5月4日,115师决定将686团、6支队第7团合编为鲁南支队,张仁初任支队长兼686团团长;刘西元任政委兼686团团政委。鲁南支队下辖686团、第7团。

1940年5月24日,一一五师向费北天宝山区开进。天宝山封建武装头目廉德三在我感召下接受改编。不久又率部叛变,残害我抗日干部和群众。9月,六八六团与特务团、苏鲁支队等部将廉部反动武装全歼,天宝山获得解放,打通了鲁南与鲁中根据地的联系。

1940年10月,根据八路军第四期整军训令,鲁南支队与独立支队第1团、苏鲁支队合编为第115师教导第2旅,张仁初担任副旅长,旅长曾国华,政委符竹庭。

10月下旬,正当鲁南抗日运动日益深入,根据地建设不断发展的时候,日本侵略军纠集了近千人,从临沂出动,对郯城的重坊一带进行疯狂扫荡。我党政机关被迫转移,群众也在我部队掩护下向安全地带转移。驻守在重坊的教导2旅指战员目睹此情,对侵略者展开奋勇回击,著名的重坊战斗打响了。

战斗进行的是十分激烈,日寇动用了坦克和装甲车,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下,一次又一次地冲锋。在敌人的疯狂炮击下,我军不少指战员倒下了。担任指挥战斗的教2旅副旅长张仁初见此情景怒火万丈,他高声呼喊着:“同志们,是共产党员的跟我来!坚决和鬼子血战到底,冲啊!”接着,他跨上战马“花斑豹”,像利箭一般带头冲进了弹雨火海之中。张旅长“马踏坦克”的奇勇,成为无声的命令,鼓舞着战士们奋力冲杀,打得鬼子人仰马翻,取得了毙敌300多名的胜利战果。日寇狼狈溃退,敌人“奔袭合击”的阴谋破产了。重坊战斗的胜利,人民群众欢欣鼓舞,八路军在临郯一带的声威大振!


日寇投降 展开大反攻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投降。山东军区遵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向未投降的日伪军展开全面反攻。从8月中旬起,滨海军区所属第一、第二师、警备第十、第十一旅及滨海支队。任务是一部分向胶济路沿线东段进攻,配合胶东军区夺取青岛;一部分收复沿海地区,攻占连云港。滨海军区组成以陈士榘司令员为首的前线指挥所,时任滨海军区参谋长的张仁初协助陈司令员制订作战方案,指挥部队。8月16日,驻临沂日军逃向枣庄,守城伪军凭借日军留下的武器、粮食及坚固的工事企图顽抗。17日,滨海军区与鲁中军区各一部向守城伪军发起进攻,敌人以城坚炮利疯狂抵抗。我以挖坑道逼近敌人,用2000公斤炸药进行坑道爆破,炸开城墙。于9月11日占领临沂,歼敌2000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滨海支队和第一师于8月19日解放胶县,歼敌张洪飞部2000余人,迫使伪军高伯廉部700余人投降。第二师于8月21日解放石臼所、赣榆、青口,切断陇海路东段,逼近海州和连云港。

9月5日,诸城日军撤至高密,张步云率伪军4000余人顽抗拒不投降。是日夜,我军冒雨发起进攻,占领东、西关阵地。次日晚发动总攻,突破西门,经一个多小时激战,占领全城,毙敌400余人,生俘2100多人,缴获武器一批。诸城解放,日照守敌慑于被歼,弃城而逃。

1945年11月,张仁初奉命成立前线指挥部,指挥警备10旅和11旅,发起泊儿镇(今胶南)战役。张仁初为前线指挥部司令员,赖可可为政委,谭士敏(警11旅政委)为副司令员,刘伟为政治部主任。泊儿是胶南重镇,是滨海地区敌人的最后一个据点。从11月24日起,张仁初指挥部队拔除泊儿外围各据点。泊儿镇外是平原开阔地,易守难攻,为避开敌人火力,部队实施坑道作业逼近敌阵。12月20日,在炮火掩护下发起强攻,并实施了坑道爆破。随后我军攻占南门,经围歼和追击,于28日夜结束战斗,歼敌3000余人,使滨海地区除青岛外完全解放。

抗战八年,张仁初转战晋、鲁两省,在115师首长的正确领导和指挥下,率领所属部队与日伪军进行了长期的浴血奋战,多次面临极端的危险,与死神擦肩而过。为创建晋西南、鲁西、鲁南、滨海等抗日根据地,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在党的培养教育下,在血与火的锤炼中,张仁初成长为一名勇敢、果断、多谋的高级军事指挥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