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我的战友 正文 第一章 离乡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83.html

我坐在即将离开家乡的火车上,看着窗外泪流满面的亲人,竟是不知道说什么,一个呜咽,差点哭了出来!我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你是一个男人,男人是不能留泪的。更重要的是我代表了我们村,代表了我们谢家!我绝不能让火车上一同去参军的兄弟们看见,我猛的回过头,不敢在望,但是我的心却是在哭泣.....

此时一别离,生死两茫茫,不知何时在抱父母恩.....

忽然,一个嘶哑的嗓门,逗得全车人哈哈大笑!

“老婆,我不会去喂猪的!”

说这话的是一个一米八个头的大个子,脸上坑坑挖挖,一身匪气!我心里暗骂:“靠,这副德行也能当兵!”后来得知,这个大个子叫田力,今后的日子,可以说和他真是有宿命渊源。

我放眼望去,火车下有个恬静女子梨花落雨,同他挥手告别,实在想不出这大老粗有什么好,竟会有这么个女子送别!我的心痛了一下,哎~~~,这么悲壮的场面,竟是没有红颜知己送别,真是悲哉悲哉!

火车鸣笛了,开始慢慢前行!这些即将成为军人的老乡们,刚才那股壮志凌云的气氛,荡然全无,全是与亲人告别的“呜~~~呜”声。我没有哭,但是我很想哭....

成都真是一个好地方啊!一下火车,就看见了那些高楼平地而起,真是比贵州好太多.....那些战友们纷纷议论!

“哇!我还以为当兵的都是在深山老林里,原来是在这么繁华的城市啊!”

“是嘛,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啊!”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马上就有一部军用卡车将我们接了上去。我们整个县来的老乡分成了五部卡车。

上了卡车,我们的心情就从无比兴奋到满是疑问,然后又是满口叹气,最后到绝望....为什么?因为坐上这个军

用卡车后,我就觉得是在坐时光机器!从那繁华的都市,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周围全是七几年的老式建筑!最后从军

用卡车后望去,两侧全是农田,大山,耕田的水牛,简直连我老家都不如....

与其看着现实绝望,不如在梦里逍遥,我酣然睡去。说实话,开车的那个司机,技术真的很菜,短短两小时,我竟是醒了七八回。

等到目的地,太阳已是下山,月亮已有出头之意!我们稀稀拉拉的列好了队,站在这个气势宏伟的军队里,像菜市场的鸭子一样,任人挑选。我和大个子田力分到了一个班,呵呵~~~老乡,有个照应!其他老乡就没这么幸运了,去的班都是相隔百里的兄弟。

班长是个东北人,名叫李华才!个头不高,我真怀疑他不是纯种的东北人,因为我印象之中东北人都是长得五大三粗的,哪里有他这般细腻!李班长眯着个眼睛问我:“小伙子,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吗?”

“不知道!”我说!我是真不知道。

他打量了下我,又道:“小伙子长得挺帅的嘛,我喜欢!”

他一说完这话,我就想起《断臂山》这部电影,当下全身鸡皮疙瘩冒起!都听说自古以来军队里,从来都是阳盛阴衰,就算是偶尔恐龙划过,那些雄赳赳的士兵们都是要将眼睛瞪了出来。

我没有说话,李班长又温柔的道:“这么老远跑来,想必一定累了!”当下挥了挥手,一个黑如煤炭的士兵就从后面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大声道:“班长,什么事!”

“去打盆热水!”又转过头,朝我笑道:“先去洗个热水脸,待会再交待你事情!”

我小声的应了一句。没想到这班长还挺会照顾人的啊~~~

洗过了脸,我会到班上,那个黑煤炭立刻把班里的门锁了上!我心里一想,妈妈的,奶奶的,这黑面神不会是因为帮我打洗脸水气不过?现在要来修理我了?我又看了看班里其余四人,每个眼神都如狼似虎,全都盯着我和大个子田力。我仔细想了想,好像听闻新兵进部队都要被老兵捏的~~~~妈的,这么快.....一旁的大个子田力也是一脸纳闷,也许他也同我一样想吧....

那四个人立马起身,全站了起来,草!这还有天理吗?我那时候当然不知道他们也同我和田力一样是新兵,只不过早比我们来了几天。

那个黑如煤炭的兄弟,竟是一脸祈求朝我和田力道:“兄弟~~~有烟吗?”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急忙回道:“有...有!”然后马上从荷包里拿出了在火车上买的五元一包的黄果树,散给班里弟兄!为人处世我还是懂的,虽然我有点反感贪污,就像当初讽刺村长选举一样,所以决定买点烟,先和大伙把关系打好!

那五人纷纷接过烟后,颤抖着将烟点燃,就好像电视里药鬼毒瘾发作一般,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嘴烟雾~~~~大叹一声:“好~~~爽~~~~”

突然,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我转头一看,是班长!

此刻班长的眼神是我从小到大见过最恐怖的,当班长进门的那刹那,除了我和田力嘴里还叼着烟,其余的人,都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烟藏于背后。还有一个,是我见过最夸张的,那个个子矮矮的,长得有点像深海里的鱼,因为他的脸就好像长期被高压压过,脸部实在平坦.....他像表演杂技一般,将烟卷入口中,技术之好...就算是班长来了他依然不动声色,我真怕那烟将他嘴巴烧烂.....

看着他们奇怪的表情,我才愕然!不过此刻李班长已是将我与田力口中的烟抢了过来,丢在地上猛踩!

“说!谁发给你们的烟?”班长的声音像是要吃人。我害怕的颤抖道:“班长.....是我....”

我想我一定要被他海扁一顿.....

李班长朝着那几个人大吼:“你们他妈的....俯卧撑!准备!分解动作!”

那几个人就非常有次序的,迈出一支脚,“啪”的一声,全伏在地上。见那些人都趴起,我正弯腰趴地,班长就对我两说:“你们新来的,可以原谅!”

哎呀~~~班里的弟兄,我可不是有意要害你们的啊~~~小弟我实在不知....你们千万别记仇啊~~~~

班里的弟兄在地上,随着班长“一二”的口令,每个做得是满头大汗。叫一撑下,叫二撑起,变态的班长,每个口令要停顿很久.....

哎~~~残忍啊~~~~。班长此刻对我两说:“你们两个,身上带钱了吗?”

我他妈是来当兵的啊!我怎么感觉是像上了贼船一样啊?听别人说过部队的班长最喜欢拿新兵的钱财,看来果真如此,不过小哥我自有妙招!我早就叫我老妈在我内裤里缝了个暗格,将带来的一千多块钱存放于其中。哈哈!

我肩膀一耸,两手做了个没有的姿势,道:“没带!”

班长看了看田力,田力很识趣的将那些红湛湛的人民币交给了班长!我余光看了看,厚厚的一踏,看来这小子蛮有钱的啊!不过嘛?我觉得他真是个笨蛋....

这钱当然不是班长吃掉,而是交到了连长那里,统一保管!因为新兵是不准去服务社买东西的,也是不许抽烟的!哎....真为刚才的小人之心难过.....

我还算英明,只交了两包烟给班长,自己还偷偷藏了一包,钱那是一分也没给!

晚上,我烟瘾发作,到处看了看,只有厕所最隐蔽,当下决定去厕所吸烟。一进厕所,我就看见一群与我一样,肩上没有军衔的弟兄们,吃惊的看着我。丢下一句:“切~~~我还以为是班长呢?兄弟们继续。”然后他们又继续吸烟。不过他们实在龌龊,五六个人同吸一支烟,这个吸过,另外一个马上抢了过去吸.....

此刻一个新兵冲进厕所,大呼:“排长来了!”那些人立马闪人。

烟是吸不成了,忍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