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赌棍 第一部 大学赌棍 第5章 拜码头

sxpnceo 收藏 21 7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


老师来了。是个三十多岁的女老师,叫琼斯,并不象朱百团想像的那样穿西装、戴付眼镜、踱着方步、说话摇头晃脑,而是很随和穿着便装,首先问问朱百团的“牙病”,接着欢迎开心鼓加入他们班。

美国老师的课一上就是俩钟头,其间一个半小时是琼斯的表演时间。为啥是表演呢?琼斯讲课跟拉家常一样,在这个学生这里坐坐、在那个学生那里问问,学生可以随时打断她的讲课、随便问问题,琼斯总是不厌其烦的回答,把朱百团看的胃里泛酸水,这哪是学校呀?一半的时间都在说闲话呀。最后半个小时是自由讨论,所有的学生把桌子围了个圆形,大家面对面的讨论,畅所欲言,有种舌辨的味道。朱百团静静的听大家说,大家说的话大体能听的懂,因为第一学期上的是基础课,本节课又是历史,没什么难的。

下课铃响起,老师向大家鞠个躬,古得百了。

这就完了?这就是大学的课程?朱百团疑惑中,大家收拾学习用品,摆放桌凳。

老师留的作业是阅读,班长耶利娅给大家每人发了三本课外书,不到吃饭时间,大家都在自觉的阅读。

开心鼓出去撒尿,阿山目不转睛的盯着耶利娅发书。耶利娅先把书发给了朱百团,皱着眉说:“嗨!阎----你不要出去乱跑!把前几天的作业写写!”

阎城壕只在学校上了两天课就请病假不来,四门课的作业堆了一大堆,朱百团点头:“欧可、欧可!”

耶利娅听着朱百团怪异的声音,噗的笑了。

阿山眼里马上露出色迷迷的光芒:“班长,我们不会乱跑的。”

“唔!”耶利娅转过身,忽然看到外头有个男孩叼着烟卷、手捧鲜花朝她看,放下书跑出去,一个鱼跃,跳到男孩腰上,两人纵情相吻。

朱百团脸腾的红了,伤风败俗呀。

阿山酸溜溜的摇头,嘴里嘟哝着,朱百团心里替他说:鲜花插到牛粪上喽。

开心鼓兴冲冲的走进来:“阎!你的朋友看你来啦!”

“我的朋友?”朱百团问着,开心鼓后面跟进四个膀大腰圆的学生。

一介绍,台湾同学会的,领头的很不高兴:“九哥专门给你发了贴,你他妈的真不识抬举,连码头都不拜?”

另一个道:“九哥的贴子呢?”

“九哥?拜码头?贴?喔!”朱百团想起来了,从抽兜里拿出早上收的信,指指腮帮子,“我有病!”

“妈的,几天不见,口音都变了。”

另一个学生抓住朱百团的肩膀:“哼! 少他妈的废话了,拿好九哥的帖子,跟老子走!”

两个学生一左一右架起朱百团,朱百团问:“干啥?”

“干个屁?要干你呀!”

阿山把头一低,装作写作业,开心鼓叫道:“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

“不关你事!”一个学生蛮横的推了他一把。

朱百团朝开心鼓笑笑:“没事的!”对几个学生道:“别动手,老子跟你们走!”

双臂一振,从两人手中挣脱。

“哟嗬?有股子傻劲!”

班里的学生见状,大呼小叫起来。

四个学生把朱百团围在中间走出教室,外面接吻的耶利娅听到动静,停止亲热,他的男朋友脸沉下来大声向四个学生喊叫:“这是我的地盘!想要寻事吗?”

随着他的话音,从邻近的几个教室和操场上聚过来四五十个洋学生。

“不、不!我们是同乡,聊聊天、聊聊天。”一个学生搂着朱百团,一幅亲密无间相,“白鲨哥,我们九哥向您问好!”

“发可(fuck)!扫兴!奥特(滚)!”

“是!”“是!”

白鲨搂着耶利娅走向花园,四个学生带着朱百团快步离开教室,领头的学生朝白鲨低骂了一句:“干你娘!”

五人穿过一座座屋舍向西走去,朱百团眼里有了熟悉的东西:秋千。在秋千北一百多米处有个小门,是艺术学院和政法学院的通口。

朱百团心里那个憋气呀,奶奶的,早知有门可以通过,那天不在墙头上翻跟头了。

来到一个僻静处,领头的学生道:“蹲下!”

“蹲下干啥?”

“妈的,蹲不蹲?”

“我蹲、我蹲!”

朱百团蹲在地下。

领头的学生一幅趾高气扬:“记住:这是规矩!见了学长要蹲下回话。”

几个学生嘻嘻哈哈笑起来:“小子,没见过世面啊!猪㑩!”

朱百团脸上升起一股怒意,压着火不吭声。

领头的学生摆起谱来,拿出一个鼻烟壶深深吸了一口,敲着朱百团的头:“咋着?不服呀?想单挑啊?”

“不敢、不敢!”

“哈哈,识相就好。小子,你真他妈能闯祸啊!害得九哥替你擦屁股,你怎么感谢九哥呀?”

“哦!我当面感谢!”

“你空口白牙呀?礼物呢?”

“啥礼物?”

“草!上回老子白给你说了!”

“你说啥了?”

“草!别啥啥啥的装他妈的乡巴佬?”领头的学生照着朱百团头上就是一记,“给你长长记性!别当老子的话是放屁!一百美金!一百美金!”

朱百团忍着疼往兜里掏钱,其实不用掏都知道兜里只有五美元:“同志---”

“同志?啥他妈的同志?”

“你以为是在大陆?叫大哥!哈哈哈哈---”

朱百团怯生生的问:“大哥,怎么称呼?”

“靠!上次老子白介绍了。记住,老子是包子哥,他是叫兽、他是鸡精、他叫大舌,ok,介绍完了,再加介绍费20块!”

“大、大哥,我出门只带了5块!”

“5块?”

“吃屎吧你!”

包子、大舌照着朱百团肚子就是一脚。

朱百团反应奇快,双手架开,嘴里吐出一句:“小蛋子儿!给你脸别不要脸!”唰的站了起来。

“什么?”

“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四人同时怒骂。

“老子的话从不说第二遍!”朱百团一字一顿、字字清晰。

四人举拳、踢腿、挥肘、抬膝,招式发出一半,都硬生生的停在空中,四人目光齐齐落到朱百团身后。

朱百团侧身抬右手护头、伸左手护裆,眼光所到,暗叫,坏菜,春子拿着铁尺,后头跟着二十多个学生、均拿着家伙,神色个个阴森。

“跑路啊!”大舌大叫一声,飞也似的狂奔。

包子骂道:“小鬼子,你欺负我们人少啊!”

春子没发话,身后的几个人叽哩咕噜一通叫唤,棍棒已举起。

包子指着朱百团:“你殿后!”

说完撒腿便跑。包子四人一个比一个腿溜,朱百团一瞧春子的架势,就知是冲自己来的,好汉干不过群狼,两鸭子加一鸭子仨鸭子,追着包子跑去。

包子四人向北跑,北边树多、库房多、人少。奔过两个房子,包子骂道:“你个死大舌,昨天不是说一个挑八个吗?”

大舌跑的呼呼蝎蝎:“靠,忘给你说了,是我梦中挑八个!”

“去你妈的!散开!”包子咒骂,四人分开各找一个路跑。春子率十几个人直追朱百团,朱百团见势不好,使了个障眼法,先跟着叫兽跑了一段、斜插向包子,此招果然有效,日本矬子跑不过朱百团,仅有两人凭着感觉追过来。包子人高马大、略微发福,跑的不快,朱百团认为他是个头目,紧咬不松。

包子跑着跑着,只觉朱百团超出自己一二十步,听着身后脚步嗵嗵,气的直骂:“拿老子殿背呀!别跟着老子!”后头的棍棒呼呼的扔过来,嘭,一支木棒砸中了他的后背,一个趔趄,又一支木棒砸中了他的腿,吃疼放慢了脚步,四个日本学生刹那间冲到他身边,木棒“呜”声可闻。

包子不跑反迎着日本学生撞去,嘭嘭,肩上中了两棍,同时他的两拳将两个日本学生打弯了腰。

“八嘎!”

剩下的两个学生和后续的三个拳脚齐出,把包子踢倒在地,包子双手抱头、缩成一团:“别打脸!do not beat my face!”

嘭、咔、嘁哩咔嚓,五个日本学生要么被摔倒、要么飘出去,瘫倒一地。

包子张大嘴:“靠!一挑五!”

朱百团拍拍手:“妈的,日本猪!”拎起一根木棍走向包子。

包子挣扎着把头抱的更紧:“你、你----别打脸!do not beat my face!”

呜----朱百团把木棍从包子头上扔过去,远处哎呀一声,传来日本人的疼叫声。包子睁眼一瞧,是赶来增援的日本学生抱着腿干嚎:“靠!一挑六呀!”

朱百团踢了包子一脚:“打你妈的头!快跑呀!”

“哎!”包子醒悟过来,晃着站起来,朱百团架起他胳膊,两人不走大路、专挑灌木丛,遁入树林。

包子伤痛走不快,两人跳入了花池休息,只听脚步腾腾,象是有一二十人从花池旁走过,太阳照射下人影瞳瞳映在花枝下。

静等了五分钟,包子鬼头鬼脑探身察看:“靠!今儿多谢你了!”

“嗯!”

“阿壕!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包子交下你这个朋友了!”

“啊!”朱百团不疼不痒的回答,心道,要不是看在都是中国人的份上,老子懒的理你。

包子捂着右肩:“阿壕,跟我去见九哥吧!”

“现在?”

“对呀!东洋鬼子人多,咱得求九哥出头。”

“我没带钱呀!”

“靠!有我在,钱个屁呀!单凭你刚才的身手,九哥---”包子说到这儿不吭声了。

“咋了?”

“嗨!没什么!我说阿壕呀,你说国语好不好,九哥最不喜欢你这种乡巴佬口气。走,跟我走!”

朱百团想想有理,扶着包子走。走了三分钟,大舌从路边半站起向他们挥手:“过来、过来!”

包子听前方有打斗,瞪起眼:“大舌,你他妈的在这儿干啥?”

“小声点、小声点!”大舌把食指放在嘴边:“嘘----靠他大爷的,小鬼子和九哥动起手了,高丽棒子刚过去。”

“什么?高丽棒子也来了?”

“是啊!棒子来了三十多。”

“草你妈的!”包子一掌扇在大舌头上,“棒子是咱的死敌,他们如果和小鬼子联手,九哥肯定吃亏。快去帮忙。”

“怎么帮啊?就咱俩呀?”

“咱们俩怎么了?还有他呢!”包子指着朱百团。

“切!”大舌没好气的努努嘴。

“切你个头!上啊!”包子抓起大舌的衣领便走。大舌拖拖拉拉走的很慢。

朱百团一听说是高丽棒子和东洋鬼子就来气,东洋鬼子侵略中国不是玩艺儿,美国佬和高丽棒子在朝鲜与志愿军打的昏天黑地,多少中国军人血洒他乡,越想越恼火,撇下两人健步在前,大舌道:“靠!你以为你有三头六臂呀?”

朱百团拽了根树枝编个草环戴在头上,弯腰潜行,包子、大舌绕过一个房子没看见朱百团,倒是见到了战斗场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