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per 正文 第二章

意志的勝利 收藏 6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size][/URL] 第二章 1943年1月10日,第三山地全师集结于维也纳,此时的第三山地师已经跟随德军参加了西线战事的法国战役,41年开始第三山地师属于南方集团军,隶属第6集团军属下的第4军。师长为汉斯, 辛克莱中将。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恩人,海默是当时的144团的3营长。很快我的资料由奥博斯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


第二章

1943年1月10日,第三山地全师集结于维也纳,此时的第三山地师已经跟随德军参加了西线战事的法国战役,41年开始第三山地师属于南方集团军,隶属第6集团军属下的第4军。师长为汉斯, 辛克莱中将。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恩人,海默是当时的144团的3营长。很快我的资料由奥博斯多夫发往维也纳,德军在行政效率上的优势是无与伦比的,一般来说,在战争环境下,编制混乱,复杂。但是对于德军而言,任何事情都是那么有条不紊。很快我通过了所谓的身体检查,这种检查和不检查没什么区别,因为那个医生可能就是一个救护兵。根本检查不出什么来的,再说了,兵员紧张的德军,真可谓是“只要不缺胳膊少腿,那都行”。

很快,我向144山地猎兵团报道,全团刚刚经历了斯大林格勒战役,全团伤亡过半,就算没有受伤的,扯下来时已是心惊胆战,一些老兵直到战后都难以忘却在斯大林格勒的那3个月。这座愤怒之城彻底打垮了德军在南线的攻势,德军从未这样败过,近20万精锐德军投降。当我向我所在的144猎兵团报道时,最恐惧的事情是发现一支战斗在这场战争最前沿的部队,居然85%都是新兵,这令我毛骨悚然。为什么?这说明只有15%的老兵能活下来。

1月中旬开始,我们师经过整编,遂进行了3个月的训练。这点和我们的劲敌苏联不同,就算是再紧急的战事,所有士兵必须经过3个月以上的训练,但是在3年前,新兵训练为期1年零6个月。

报道时我见到了我们的连长,中尉海因兹.鲍曼,人称光头鲍曼,虽然连长只有30多岁,但是头发早已掉光,在东线作战时,光头连长的绰号流传开了。我们连是144山地猎兵团的3连,属于1营,山地猎兵本该是作为特殊部队,擅长于山地作战,反游击作战的部队,然而此时战事吃紧,我们师被当作步兵师驰援东线战事了。说起德军,最具有威慑力的部队当属装备兵了,德军装甲兵装备精良,单兵作战能力强,党卫军的几个王牌师更是令敌闻风丧胆。可是什么装甲兵,什么王牌师,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是步兵。所以,入伍后的第一个月,我才明白,那些贴满大街的招贴画全市骗人的,装甲兵的部队,全是从装甲兵学校毕业的人中挑选的,至于装甲掷弹兵,则是优先配备给战斗力强的师从而加强战斗力的,所以一般的人,一当兵就想进王牌部队,想坐半履带式装甲运兵车,这简直是开玩笑,我们连的老兵称为“安心走你的路,别让伊万打死就不错了”

新兵训练的内容相当繁多首先是队列,然后就是1个半月时间的体能训练,连长把所有存活下来的老兵作为教官,这是德军的传统,也是这支军队战斗力强于苏军的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那些老兵们会想方设法把他们活下来的技巧告诉给你,所有!老兵不断扮演红脸白脸的角色,白天拿着马鞭看着不听话的新兵,上去就是一鞭子,大骂:“猪猡!你想让伊万们追上你吗?快TMD跑!”到了晚上,又不断安抚那些想家,或者已经有些失落当兵的新兵,讲讲他们在战斗里有趣的事,谈谈谁家的老婆长的俊,还有就是欧洲哪里最好玩……最后直到大家睡去。

1个半月后,部队发枪了,我们144团属于轻步兵连,没什么重武器,每个排6挺MG42重机枪,2门8厘米迫击炮(德军喜欢用厘米),附带少量铁拳60反坦克火箭,其余的士兵,士官配备mp40冲锋枪一支,士兵配备毛瑟98k步枪一支。至于手枪嘛,军官全部配发瓦尔特P38手枪,士兵必须自己去搞,不过大部分人都有,不过很多军官会选择瓦尔特P08鲁格式手枪,至于原因,后面会说到。

枪发了,接下去就是射击练习了。我们从一开就进行实弹射击,这也是战争进行到这个程度所必须做的。我的第1把属于我自己的枪:毛瑟98K

PS: 总重量 3.7-4.1公斤 全长 1110毫米 枪管长 度 600毫米

弹药 7.92 x 57毫米(8毫米毛瑟弹) 口径 8毫米 枪机种类 旋转后拉式枪机 枪口初速 760 米/秒 有效射程 机械照门:500米

加装瞄准镜:800米以上 供弹方式 5发弹夹,内置弹仓

所有士兵都被得知,这是世界上打的最准的武器,这让我们十分欣慰,因为武器在士兵手里被称作第二生命,只有装备精良的部队才能打出战果辉煌的仗。我对枪已经不怎么陌生了,我从12岁开始就已经学会进山打猎了,当时所使用的武器,正是毛瑟1888式,也就是我现在使用的枪的“爹”,在这点上,我和其他士兵有着较为大的优势,毕竟大部分德国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没有我那么多放枪的机会,有人说神枪手的素质是子弹喂的,但是最强的神枪手往往都是家庭环境造就的,或者是天生的。德军中广为流传的英雄人物是我们的盟友:芬兰陆军的王牌射手绰号白幽灵,他一个人,仅靠一把步枪就击毙苏军500余人,战前他只是一个林场的猎人罢了

PS: 席摩·海赫

昵称: 白色死神 出生地点: 芬兰南芬兰省罗加维(Rautjärvi) 逝世地点: 庐科拉提(Ruokolahti) 效命: 芬兰陆军 服役年份: 1925 年~1940年3 月6日 军衔: 少尉 部队: 第34连队第6中队 参与战役: 冬季战争 其他工作: 驼鹿猎人;育犬员。

略懂枪械的我很快便对所谓射击训练提出了质疑,因为射击训练居然要求我们站在太阳底下,举枪射击的样子,保持一上午,要知道,老兵告诉我,在战场上没有人会站在太阳底下射击的,因此我总是很反感这些无聊的训练。这几天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是欣欣克成了迫击炮组的成员。炮兵是一个相对于一线部队来言,存活率较高的部队,原因嘛:他们总在后方支援。欣欣克的数学很不错,因此被选拔为迫击炮兵,我也替他高兴,迫击炮手的训练不像我们那么辛苦。很快,由于数学计算能力高超,洞察能力很强,但是那个孩子气十足的欣欣克成了候补的炮兵观测员,成了他们班的班长。

PS: kurzer 8 cm Granatwerfer 42 迫击炮

基本规格 总重量 26.5 kg 枪管长 度 747 mm

炮弹 3.5 kg 口径 81.4 mm 最大射击仰角 40°至90° 最大回旋角度 14°至34° 发射速率 15-25 发/每分 最大射程 1,100 m

而作为普通步兵,我必须学会步枪射击,机枪射击,手枪,冲锋枪射击,4种武器的拆卸,组装,射击,校验等等一系列复杂的问题。这个东西实在是麻烦,有一次,光头连长居然把1把MG42,一把mp40,以及一把毛瑟98K,完全分解,然后关上灯,把一大堆零部件混在一起,给我20分钟,然后组装成3把枪。啊呀,这可要了我的命啊~我们班6个人,傻乎乎的整整花了1个小时才弄得差不多组装好,结果我们班全班被罚扫厕所1周,班里怨声载道:这摆明就是让我们去工厂做工嘛~但是几年后,我们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因为飞机空投装备,都是完全分解或者基本分解的枪械。

PS: MG42总重量 11.57 kg (25.5 lb) 全长 1220 mm (48 in.) 操作人数 3名

射手、装填手、弹药兼脚架携行员

弹药 7.92毛瑟子弹 枪机种类 反冲后座操作

滚轮式枪机 发射速率 平均每分钟1200发

(不同的枪机槽会有不同的射速

重的枪机槽每分钟可以射击900发

轻的枪机槽可以射击每分钟1,500发

1500发的射速作防空用途)。 枪口初速 每秒755米(2,475 ft/s) 有效射程 1000 m (1,100 yd) 最大射程 5000 m 供弹方式 50或250发弹链 瞄准具型式 铁制照门与准星

通过了分解和组装的关,我们还要熟悉敌人的装备,一大堆从东线,西线缴获的杂七杂八的枪械不断送入我们的兵营,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们缴获的装备足够发动10次世界大战,有一次团里派几个兵去一个仓库帮忙,那个仓库堆满了各式苏军的装备,从托卡列夫手枪到,各式的步枪,机枪,冲锋枪,坦克,甚至还有几架米格飞机。

射击训练实际上分为几个步骤,第一种是步枪卧射,第二个是立射,还有的就是射移动靶,再是机枪手点射,连射,移动中将MG42快速拆卸,安装弹鼓,继续射击等等,总之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容易的。说心里话,一开始我的枪法还真的很一般,也就是班上的中游,但是后来又一个2营的神枪手,是奥伯斯多人,我们是老乡,又看我这人比较友好,于是平时我们俩总是一起厮混,他是上过战场的老兵,他教了我几招比如:

射击要领,当目标在移动时,必须掌握提前量,你可以等着目标慢慢跑向准心再开枪,也可以将准心和目标同时移动,当其到达一定的位置时再开枪。当然作为老兵,他还告诉我个几个重要的生存诀窍,在战争中千万不要做机枪手,那会要了你的命的。还有,冲锋的时候最好第一个冲,因为部队冲锋时,敌人一般没什么察觉,当你第一个冲上去的时候,敌人反应不及,当第二个冲上去时,敌人正在上子弹,拉枪栓,当第三个冲上去时,那就是“屠杀”了。和那个老兵聊了很多,他也告诉我了这军队的一些习性,比如:必须得会喝酒,不喝也得喝。抽烟,最好能学会,烟卷能够让你释放压力,尼古丁能让你冷静。当兵,得学会说脏话,否则你会憋出病来的。额,还有一点,别去兵营边上的妓院,得了病可不得了啊。最后一点,别逞能,战场上千万别以为自己是阿喀琉斯,别以为自己是里希特霍芬般的人物。

很快我的射击技术越来越好,这可能是天生,或许也是恩人相助的结果,不到1周,我已经从100米只能打中7环人形靶,到150米打中烟盒了,这让我的班长很欣慰,光头连长也多次夸我,让我好好练,按他的话是:“弄不好我连日后弄出一狙击手来,给伊万们尝尝巴伐利亚小白肠的味道”

PS:小白肠是我的外号,同时白色的牛肉香肠是南德地区的特色美食,俗称小白肠

最后我的步枪射击成绩达到连里第3位,但是最终当狙击手的梦想还是破灭了,在当时狙击手都是从柏林狙击兵学校毕业,拥有Sniper证书的人,才能成为狙击手的,那些人都是在战争中获得战功,或是被选拔出来,才有此等机会的,都是万中挑一的。最后,我被调到侦查排。

射击训练结束后,我们的训练稍稍轻松了,每周我们都能看一次电影,每个月都有外出的机会,伙食也有了改善,牛奶也陆续进了兵营,复活节来了,居然给我们新兵配发了巧克力蛋,啊呀妈呀~我开心的手舞足蹈,欣欣克也是,我们两个在维也纳度过了这辈子第一个在外地过的节日,虽然我和欣欣克都已经成了士兵,虽然我们已经不是一个排的了,但是,我们依旧还在一起,我们依旧是拥有孩子般的微笑。那天晚上,我们连的几个波鸿(德国波鸿)兵,把光头连长的白兰地偷了出来,然后几个孩子就像偷了妈妈的口红一样,结果是酩酊大醉,不省人事,还满嘴脏话的骂人,骂丘吉尔,骂斯大林,还有骂人家的娘,骂我的家乡,骂这狗日的战争。

“哪个肮脏的猪猡偷了我的酒?!肯定是我们连的,这个王八蛋要是被我抓住,我一定把他的皮剥开,让维也纳的老鼠好好尝尝!”光头连长勃然大怒,虽然他没有什么证据,那个当事人也挺害怕的,毕竟很多兵因为这种小事,而被关禁闭的不在少数。

之后我们开始了学生般的生活,熟悉地图,学会爆破,拼刺刀,手语,伪装,战术队形,以及一些重武器的操作,比如让我们胆战心惊的铁拳反坦克火箭。

PS:铁拳火箭 基本规格 总重量 6.1 公斤(13.45 磅)

全长 约 1 米

枪管长 度 50 毫米(1.97 英吋)

直径 身管 49 毫米(1.93 英吋)

口径 149 毫米

枪口初速 45 米/秒

最大射程 60 米

瞄准具型式 准星、立式标尺

这是一种对付敌军坦克的有效武器,这至少能减少危险程度,再次之前用燃烧瓶,反坦地雷,反坦克手榴弹(HHL)的士兵伤亡率是85%,因为都是近距离的,但是这种武器发射时总是胆战心惊,因为据说发射100发铁拳就有10发会炸死发射的人,不知道是哪个混帐说的话,害得我们练习铁拳发射时,总是像上刑场一样。直到营长在作训场骂那个人的祖辈为止。至于拼刺刀方面,我们班的班长,可是好手,他叫福林斯基,他的刺刀刀法极具刁钻,突刺时速度,力量极佳,连上有个传说,当初基辅包围战,福林斯基和手下看管一群苏军战俘,人数有20多人,而福林斯基和手下只有2个人,结果这帮伊万在途中抢了他那个手下的步枪还拿刺刀捅死了他,最后20个苏联人把福林斯基团团围住,没想到,福林斯基勃然大怒,仰天大吼一声,结果20个人和一把刺刀,居然敌不过福林斯基一个人和他的98k,最后一辆党卫军的半履带式装甲车开过,看到满地死尸和满身是血的福林斯基坐倒在地时,惊恐不已,立刻下车询问。就这样,他因此做了班长。

一系列训练即将进入尾声,我们师长辛克莱中将举行了师级规模的演习,从班级进攻,到连,营级进攻。我们不再是像以前那样散布。我演习那天背负了一大堆东西:

毛瑟步枪,120发子弹,4枚马铃薯捣碎器,一把工兵锹,一个水壶装满,P38手枪,爆破装置,内衣,内裤,野战口粮4份,雨衣,还有洗漱包,急救包,紧急充饥包(全是大块巧克力),刺刀等等等。足足有30公斤,万幸的是,我不是欣欣克,他们迫击炮小组,还要再加上一门81毫米迫击炮(底座归一人,炮管归一人,弹药2人携带30发),真可要了我的亲娘了。难以想象在这种环境下,怎么打仗,谁还有力气打仗呢?就这样,我们团完成了3天100多公里的行进,并且按时到达了目的地,完成了任务。我都不知道我是这么走到的。

1943年7月15日,我们正式重新加入了南方集团军的战斗序列,随后即将开赴乌克兰。在此之前,我们有1周的时间回家探亲,探亲前每个士兵都发到了象征山地部队的荣誉:雪绒花肩章和勋章。

“雪绒花,代表的是不畏严寒,不畏山高陡峭,不畏海拔极高地区的低气压,依然顽强的生存,这也是德军山地部队的特别之处,无论战况多么的险恶,无论敌人是多么的凶残,无论敌人在何处,雪绒花的部队永远不会放弃,就算是崇山峻岭,就算是天涯海角,勇敢的猎兵们都不会倒下。荣誉即忠诚(SS的口号),虽我们爱我们的国家,感谢您对德国国防军的支持,

您的孩子:威廉.佛里德里希.泽普(花体)

已经成为了我们德国国防军第三山地师的一员,他们将带着最精良的装备,最高昂的士气,与其他士兵一样即将开赴前线,为此您的孩子已经付出了6个月的艰苦训练,我们不抛弃,不放弃,我们将最终赢得战争的胜利。感谢您多年来培养出现在那么优秀的

德意志国防军第三山地师师长:汉斯, 辛克莱中将”

我的父母,远在600公里之外的奥博斯多夫家里,母亲正含着泪看完这份从维也纳寄来的通知书,父亲母亲两个人,已经结婚20年了,抱在一起互相安慰,此时站在奥博斯多夫家窗外的我,感触颇多,“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我轻轻的敲开门,刚刚仓促擦完泪水的母亲看到我一身军装站在大门口时,如同开闸泄洪一般,我们娘俩又抱成一团,整整过了15分钟,“妈,我饿了”我含着笑着说,母亲此时才发现居然忘了问我有没有吃饭,一场盛宴即将开幕,我知道是如此,于是我家请来了欣欣克一家享用这战争前难得的安宁与祥和。家里从圣诞节后就没那么热闹过。爸爸把自己珍藏的波尔多红酒,给我和欣欣克满满的到了一杯,此时,我还是不敢正眼看我的父亲,我也没有和父亲说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更不可能此时脱下这件军装,但是,但是我必须得那么做,父亲和我一言未发,只是碰杯,一饮而尽。

“泽普,你看谁来了!”妈妈大声喊道,

“哥哥!”我的兄长,亨克回来了!我放下酒杯直接冲上去,对准这家伙的胸口就死一拳,没想到他顺势捏住了我的拳头,擒拿住我的手臂,

“臭小子,还来不来了?”说罢变加大了力量,我的手臂立马如同即将折断般,我立马求饶,这才放了我。

哥哥,我已经整整1年多没见过面了,我参军的消息,也是他才知道的,因为他的党卫军一直处于激战状态,由于当时苏军的攻势暂时被德军控制(斯大林格勒后的攻势),他的“维京”装甲掷弹兵师也暂时需要补充。于是便用自己的休假权(军官拥有48小时到72小时不等的外出权利)。父亲看到我,又拿出了一只高脚杯,满满的倒了一杯,我哥一饮而尽,被我父亲臭骂了一顿:“你把波尔多红酒当你们兵营那劣质啤酒啦~败家子…..”哥吐了吐舌头,悄悄说了句“葛朗台!(史上最著名的吝啬鬼)”。

那天晚上的晚餐实在是丰富,烤火腿,小牛排,酸花椰菜,炸猪手,西兰花色拉,一盆7种不同口味香肠杂烩,还有满满3扎巴伐利亚啤酒(邻居家送的,自己酿的),主食是黑麦面包和吐了很多黄油的法国吐司。我这辈子估计就是这顿饭影响最深了。

吃晚饭,欣欣克的父母和我母亲在客厅闲聊,而我,欣欣克,我哥,被叫到了他的书房。

父亲的书房,我很少进去,因为他不允许。但是,一战中受到精神创伤的父亲,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参军了,但是已经无法改变现实了。父亲,让我们3个进去,并且反锁。

父亲掏出了一个盒子,就是我小时候翻出来的那个神秘无比的盒子,父亲坦然的打开:

“蓝色马克思勋章!”哥哥惊呼道,我显得一脸迷茫,父亲拍拍我的肩说道”元首也有这么一枚勋章,不是吗?”我恍然大悟。

PS: 蓝马克斯是一个非正式的名称。在1914-18年的一战中,马克思·伊梅尔曼是第一位因击落8架敌机而获得勋章的人员。从此,“功勋勋章”因其颜色以及首位飞行员获得者的名字在飞行员们之间被戏称为“蓝马克斯”。

我实在是想不出,父亲居然拥有如此高的荣誉,他在一战中究竟是一个什么人呢?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呢?

“爸爸,你一定是个立下过巨大战功的人吧?”哥哥坚定的说道,

“没有,只是杀了几个人而已”父亲坦然的说道

“当年红男爵击落40架飞机时,威廉一世才授予他蓝色马克思的,莫非……”哥哥欲言又止

“你觉得这很光荣吗?我告诉你,我是一个枪手”爸爸摇着头

“你击毙40个敌军吗?”我疑惑的问道

“明显不是”哥哥说道,“恐怕会更多”哥哥注视着爸爸

“是174个”父亲缓缓说出这么几个字

我们三个人目瞪口呆……174个人,足足一个连啊!天哪

此时我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那么多年来反战,更反对我们参军,原来是这样:

父亲是一名一战中的德国士兵,由于枪法出众,后来被调为狙击手(当时没有狙击手,只是神射手而已,那时候还没有什么狙击战术),击毙了174个敌军直到战争结束,其中45人为军官,包括15名校级军官,1名少将,当时被德国报纸成为国家的骄傲,被授予蓝色马克思勋章,但战败德国,战败的德军,以及无限自责的父亲最终决定改头换面,发誓不再和战争有一点关系,认识了我母亲后举家搬迁到奥博斯多夫。

真相大白,这个秘密一直隐藏了20年,父亲告诉我们,今天之所以告诉我们他的故事,是希望我们三个能活下去,于是父亲整整一晚上,不停的将自己的战斗技巧全部告诉给了我们三个,他告诉我们:战争中仁慈会害死你 他不希望我们杀多少敌人,但是希望我们3个战争结束以后能够陪他安度晚年。我们三个个人点头答应了,父亲还给了几句忠告:

亨克:你这个孩子,就是爱逞能,我怕你会被SS洗脑,我不反对你去效忠你的元首,但是我告诉你,臭小子,你是我的儿子,你要活着回来!记住!

欣欣克:欣欣克,你是我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这个孩子其他都很好,只有一点,你太善良了,上次打死一只母鹿都哭了3天3夜,仁慈会害死你,你要学会冷血一点!必修这么做,乖孩子,活着回来!

我:你,我不想多说,你最大缺点就是思考,你的胡思乱想,迟早会变成尼采。好好保重,自己照顾好自己吧~

那一夜,我们三个人就这样听了父亲一晚上的教诲,感触颇多,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我要面对战争了。生死不能置之度外,不怕死的兵不配活着。

第二天晚上,我和欣欣克坐专列到达维也纳,此时部队正在分发弹药,干粮,我见过有史以来最大的车队,就是那天在维也纳看到的,跟随我们师一起出发的,除了第三山地师外,还有第17军的其他部队,包括1个装甲师,2个步兵师。我们的目的地是乌克兰的奥斯特卡巴锡,我已经不是南方集团军的部队了(伦德施泰德已经被希特勒解职),属于南乌克兰集团军。

1943年6月中旬,13467个猎兵,13467朵雪绒花,飘向了苏德战场的最前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