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外传 二杰失踪以后的故事下

xiezaofei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URL] (本节开始,叙述二杰现在的事情时,使用名字朱二喜,以免混乱) 张后嗣他们真的不知道,混成旅第一团第一营第一连,听着这部队的序列号,就知道这个连队肯定是这个旅的主力连,这个连长肯定是靠关系上不来的。其实他要是没失踪,现在就是新兵训练团团长。在攻击龙王庙的牟田口廉阵地那一战,还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本节开始,叙述二杰现在的事情时,使用名字朱二喜,以免混乱)

张后嗣他们真的不知道,混成旅第一团第一营第一连,听着这部队的序列号,就知道这个连队肯定是这个旅的主力连,这个连长肯定是靠关系上不来的。其实他要是没失踪,现在就是新兵训练团团长。在攻击龙王庙的牟田口廉阵地那一战,还是个小班长的他跟随李汉民到敌后袭击伤员去,就是因为他枪法出奇的好,才一鸣惊人的。当时他的二十响一个连射过去,基本都打在护送部队的人身上,结果他们班袭击完自己的那辆车,还帮忙解决了别的班任务。袭击时李汉民带的人无一伤亡,二杰(受伤失忆以后现在叫朱二喜)的班里有四个人专门给他供应上完子弹的二十响盒子炮,三十米距离,他左右开弓,两挺机枪一样,打的日本人抬不起头来。峰县训练的时候,全旅就他打过六百米靶,那是必保八环以上,训练步兵进攻时的急行、急停交替状态射击三百米靶,全旅历史上,也只有他打到过五枪五十环,他有异常优异的射击能力。军事项目考核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掌握全旅所有武器使用技能的人。班组战术比武中,他的班成绩是全旅最好的。所以他才能从工兵班班长一跃成为混成旅尖刀连的上尉连长。而他带的一连,所有士兵都能使用轻、重机枪,迫击炮、掷弹筒、步枪、冲锋枪、二十响盒子炮,并且都掌握工兵技能排雷、爆破。正因为他的连如此强悍,强渡沂水时,才由他们充任全旅的尖刀,而他当机立断的战场决断,确实是抢滩成功最大的功臣。

张后嗣他们不认识二杰,而且他现在名字又叫朱二喜。全旅已经给一连开过追悼会了。统一说法是一连全体阵亡。所以没人想到现在的朱二喜就是他二杰了。刘大水、王兴、张后嗣他们今天晚上就要开始挨个带民兵接触敌人了,哥几个都觉得带朱二喜去,那心里可是有底不少。

侦查排大伙儿围到一块儿核计上了,今晚有任务,朱二喜的枪法大家都佩服的不得了,都想带他,大水先问上了;“猴子,要不,咱们晚上带上朱二喜?可他还没训练一周呢,得跟他合计合计。”张后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哥几个,咱们侦察兵出去,不靠近敌人咱是打不准,靠近了跑又费劲,小鬼步枪手贼准的能打三百米,咱们这个二喜能打四百米往上,咱们今天出去就带上他,剩下那些土包子,我看训练七八个月,都不可能有他那准头,咱就悄悄带他去,哥几个心里多有底呀。王兴,你可打听准了,咱们部队没有逃兵吧”王兴急忙表白:“猴子,大水,你们还信不过我了?真的没有。”张后嗣听完,开心的说:“那就这么定了。”王兴不冷不热的说话了;“二位,咱们带的民兵,在前线,值班长官要挨个问的。”三个人立刻都不做声了。原来李汉民要求民兵接触敌人,安全第一,上来就死伤惨重,这些农民一到打仗的时候,准又逃难了。所以由阻击团高升负责审核民兵素质,要求必须经过七天实弹训练。没有训练的不叫兵,那是炮灰,这是周自衡常说的。阻击团一天的战备任务多,就安排附属阻击团的暂219团罗长友负责。

张后嗣又想出办法了:“哥几个,军里不是有奖励么,咱们把奖励多给朱二喜点,我估摸着,他要是答应,咱就给他换身衣服,到时候准不能穿帮了。”侦查排大家伙儿立刻就七嘴八舌的不满了。张后嗣现在是代理排长,大家伙儿有话肯定都是更他说的。“排长,上次出击,总共才撂倒四个鬼子,通讯营还没了三弟兄,我们全排六十人可就得一块大洋,这要是还得多分那小子点,哥几个还出去干嘛。”猴子马上就说话了;“没眼光,那边钱多的是,缴获一支步枪一个大洋,轻机枪五个……”王兴没好气的顶了他一句:“小炮二十,野炮五十,猴子,那重炮还二百个大洋呢,我们咋拿回来。”张后嗣急红了脸;“王兴,那还有一个兵一块,军曹有五块、二十块、一百块的,少佐三百、中佐五百、大佐一千、少将五千、中将一万、大将十万呢,朱二喜的枪打的这么准,我知道茶树崖那边,小鬼子有一个大佐、五个中佐、十一个少佐,你个死王兴知道这是多少钱不,大家伙我告诉你们,这就是六千八百大洋,大大小小军曹那得有二百多人,少说也有四千块大洋,这两样加一块可就是过一万了,哥几个,这钱,咱们大家伙几辈子也花不完,享福去吧。”一时侦察排众人仿佛钱就快到手一样兴奋起来;刘大水说话了:“猴子,你算的不对,才一万怎么行,你忘了,鬼子还有二百多辆战车,我估摸怎么也不能比重炮便宜了,那还有一万五千多鬼子兵,他们一人一条枪,连人带枪加起来就有三万多……”

刘大水说不下去了,他看到王兴、猴子还有全排的人,刚才的高兴劲儿全没了。自己说错什么了么?刘大水困惑了。

王兴和猴子相互看着,还是猴子想出办法,先说话了:“咱发不起大财呀,鬼子官越大越不好打着,我说哥几个,小鬼子的哨兵可是离营地得有个十里八里地儿的,咱一个大洋一个大洋的赚,还不着么?有这小子,咱们四百米外,稳稳当当的捡钱,小鬼子毛都摸不着咱们。”众人立时茅塞顿开,是啊,这一晚上要是围着日本人前哨打,少说也得敲掉他几十个人。以前侦察兵和通讯兵,苦于火力距离短,只好靠近,距离一近,就不安全了,步兵部队的枪法大多是一到二百米的,经过峰县集训的老兵能打三百米,可惜人数不多,而且最小的都是班排长,全都是自己所在部队的骨干人物,他们部队都把他们当宝似地,想借他们?门都没有!

猴子赶忙跑到集市里找朱二喜;刚才自己输给朱二喜少半块大洋,自己又从柱子哥俩那得了一块大洋,现在咬咬牙,舍了吧,先给他个定钱。

二喜正给喜儿姐姐挑花布呢,张后嗣找到他了;“二喜兄弟,有个事儿想跟你核计核计。”朱二喜站下了。张后嗣笑面如花的看着喜儿;“俊,好俊的闺女儿。”一句话说的喜儿脸都红了,但是心里高兴的不得了。“二喜兄弟,兄弟几个刚才多有得罪,您多担待。”朱二喜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我们哥几个还想求你个事,就是哥几个都跟着二喜兄弟学学枪法。”张后嗣尽量说的轻描淡写,好忽悠朱二喜跟他走了再说。朱二喜爽快的回答:“这个简单,不知道你们都用什么步枪。”这一下,倒把张后嗣问住了,只好咬咬牙,反问道:“不知道二兄弟常使唤的是什么枪?”

朱二喜愣了一下,冲张后嗣招招手,走到了集市外面的荒滩地上。随手拿起了三块大块头的石头,依次摆在五十米两块、一百米一块。两个地方都摆好了以后,冲张后嗣一伸手,把二十响盒子炮和山西造冲锋枪都要了过来。侦查排大伙儿都围了过来看。周自衡又要了一把盒子炮,麻溜的把两只枪都上好了膛,一个打开快机,一个打开慢机。跟着把冲锋枪丢在前面二十米处,然后转过身后背对着石头。众人都惊异的看着他,朱二喜猛的一转身,迅捷的向一百米外运动过去,身形忽快、忽慢、忽左、忽右,俩把枪交替的点射、扫射五十米的两块石头。点射盒子炮的子弹快打光时,也到了冲锋枪的位置,朱二喜把没子弹的枪一丢,点射继续的时候,迅速把冲锋枪单手上膛。然后继续忽快、忽慢、忽左、忽右的向一百米石头运动过去。最后点射的盒子枪最一发子弹打完时,他已经站在一百米的那块石头上。是一整套遭遇战状态的侦察兵一百米距离冲锋战术动作!所有侦查兵立刻跑了过去,大伙儿迅速的统计了弹痕,六十发子弹,三块石头上有五十几个弹痕。天,现在大家对朱二喜真的崇拜了;这一套战术,每块石头都能中六发以上就绝对能通过考核。

侦查排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朱二喜,这一套战术动作是改良的,而且改的更有效率、更近实战。不过朱二喜兔子一样的战术动作,就是号称猴子的张后嗣也做不出来。朱二喜向张后嗣走了过来,把三只枪都递给他;“张教官,这才是你们侦查兵该学的,你们学步枪干嘛?”张后嗣马上不好意思了:“快别叫我教官了,不知道朱长官原来在那里高就?”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张后嗣一看朱二喜的本事,就知道对方绝对是个带兵的长官。张后嗣现在绝对不敢忽悠朱二喜了,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弟兄还盼着今晚呢。只好横了一下心;“朱长官,其实,我们是想求您今晚帮我们小分队打鬼子”。喜儿一听,当时就把二喜抱的死死的;“啊!让咱打仗去?二喜,咱不去,咱回家。”一阵女人的芬芳,温柔的占据了朱二喜的所有感官,一时心猿意马般,心慌不已。

朱老汉站在不远的高处,把这前前后后的事儿,可都看见了。看到在自己村子里趾高气扬的少尉张教官,现在对二喜恭恭敬敬连称长官,自己也觉得挺有面子的。虽然不是太远,但是老了,耳背听不真,便想挤过去。嗓子一阵难受,于是重重的咳了两声,然后开始往前挤。前面站着的是朱老栓和柱子哥俩,父子三人本来是想来找朱老汉一家晦气的,但是现在已经改变了主意。朱老栓回头一看是朱老汉,连忙招呼;“朱老太爷,我这俩没出息的儿子,让您老生气了。”说着回头就狠狠的一人一个耳光:“还不跪下!给朱老太爷磕头赔罪!”其实今天柱子哥俩和朱二喜交了俩次手,心里早对朱二喜怕的不得了,本来就是被他爹逼得硬着头皮来的。当下连忙要跪下,朱老汉没那心思和他们父子罗嗦,自己的女儿大庭广众的抱着二喜,他要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当下摆了摆手,抬腿就走过去了。柱子哥俩马上站起来吆喝着开路:“让开、让开,朱老太爷来了,借光了,让开,朱老太爷来了!”

朱二喜慢慢的心智平静下来点,对抱着自己的喜儿说;“喜儿姐姐好香”。朱喜儿立刻羞红了脸,松开手了。脸虽然红红的,但还是低头站在边上不走,两只手轮流的拽朱二喜的衣角,也不说话。

朱老汉终于挤进来了,气喘嘘嘘的问张后嗣;“这位老总,你找俺家二喜干嘛?”张后嗣看到这人直称二喜,就向朱二喜问道;“朱长官,没请教,这位是……?”朱二喜自己已经把朱老汉、喜儿都当成自己的家人了,也把河边那个小草棚当成家,但是张后嗣一问,自己倒不知道怎么介绍好了。看到站在自己边上的喜儿,又不知道怎么说好,只好一边打马虎眼、一边看朱老汉;“是……那个……”。倒是朱老汉急了,自己闺女和二喜大庭广众的抱了半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我是他丈人,他是我们家姑爷。”张后嗣立刻恭敬的说:“原来是老太爷,您老瞧我这眼力,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老太爷您恕罪,我给您赔不是。”然后把手放到背后,对侦查兵们一摆手,侦查排的弟兄们立刻齐刷刷的鞠躬,齐声说道:“朱老太爷好。”

从这个集市起,一辈子住在河边草棚里,一辈子连名字都没有的朱老汉,是朱老太爷了。

在草棚前的河滩上,张后嗣详细介绍了自己面临的问题,还有想法;然后就等着朱二喜跟他说了。张后嗣的计划颇有点一厢情愿的味道。咋一看,可行性很高,但是细一想,这计划挺蠢。日本人既然安排了外围哨,肯定是有明有暗。几次袭击日本哨兵,主动出击的我方都和日军伤亡差不多,说明我们没什么优势。

想到这,朱二喜有了主意了,想说,但是又担心喜儿父女不让自己去,于是又有点左顾右盼了。张后嗣立刻拿出了法宝,把一块大洋塞到朱老汉手里:“老太爷,兄弟们都是穷当兵的,可也不敢空着两只手来见老太爷您,一点心意,不成敬意。”朱老汉这辈子都是有上顿没下顿的,那里曾积攒过一个大洋这么多的钱,历史眼睛都直了。张后嗣一看,得趁热打铁了,兄弟们向请朱长官指点指点大家伙儿,以后每晚给弟兄们指点指点,以后,这一晚上,我们就孝敬一个大洋,老太爷,兄弟们能不能活命,可全看您老一句话了……”

外面一群侦察兵,你一句我一句的,早把喜儿劝的好好的。朱老汉眼里都是大洋……

天傍黑的时候,罗长友检查了今晚出击的侦查营,他们带来的一个民兵,让罗长友印象深刻。凭借着和一营的关系(沂水滩头的夜间混战中,刘鹏的中队救过一营,详见 华北第二卷血色黎明 ),侦察排借出了一挺捷克式(三个弹夹),一门轻迫击炮(两发炮弹),朱二喜自己拿着自己的一把三八步枪,一把盒子炮。他们越过茶树崖,向坂本旅团潜行过去

(下文请继续看华北第二卷第十六章二杰的故事主线又重合进周自衡的故事主线里了,但是请广大读者不要跨过第二卷前面的十五章,那样这个故事就看不懂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