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越战亲历(1)战前训练,打群架成了训练科目

1980年12月下旬。

连队举行的老兵退伍仪式结束,在连队文书那里,领取了退伍证。从文书手里接过证书一看,顿时忍不住重重的“哼”!了一声。

“有哪里不对么?”文书问。

“哎,文书,你说我们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职务序列里,有‘代理排长’这种职务吗?”我将退伍证递给文书。

“好像是没有。”文书接过退伍证看了看,又递给我:“你是代理排长啊,写上‘代理排长’对你回地方安排(工作)会有好处的,所以我就这样写了。”

“我的职务是班长就是班长,这‘代理排长’算哪门事?‘好处’还是‘麻烦’还说不清呢,你把职务这一栏改了我再领这个退伍证吧。”我把退伍证塞回文书手中。

回到住的屋子,将已经没有帽徽的军帽往铺位上一摔,转身向八班走去。跨进八班的寝室,八班长(甄德志)见我到来,喊了一句:“全体起立!立正!”随即“啪!”的向我行了个军礼:“报告老班长,八班全体正在休息……”

“哎、哎、哎,这么隆重啊…”我下意识的捂了捂衣领—风纪扣、还有第一颗纽扣没有扣上,内衣领恣意翻露着:“没事、没事,明天就要走啦、看看咱们八班的弟兄们。” 我环视着八班的战士们:“随便坐、随便坐,我们八班最早的这些个兵,除了你们班长(甄),都离开八班了!”我顺势坐在甄的床铺上。

甄搬了个小木凳在我身边坐下:“班长,你刚从军集训队回来,搞了什么山地丛林战法之类的东西,还以为你要带着我们这帮弟兄好好练一把,怎么说走就走!太突然了!能说说是什么原因吗?”

“这个……”我支吾着犹豫了一下:“这个说不清楚,不好说,家里……原因……恐怕是其它……其它的,比如政治的原因……”

“政治原因?”甄德志有些不解。

“这个,你现在不懂,以后慢慢会知道的。我们说点别的吧…..”我把话题岔开:“哎,当着八班这么多弟兄的面,你说说,你从当新兵开始,在连队这两年对我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是你的军事技术。”甄说着转向其他战士:“我们老班长的军事技术你们没见识过,我们师自卫还击战后组建了一个尖子班,老班长就是尖子班的第一任班长,攀登、格斗、射击……”

“打住、打住,叫你说件你对你印象最深的事,你怎么把这些扯上了,说具体点。”我用手推了甄一下。

甄摸了摸脑袋,正色说道:“我想,战前练兵的时候,在宁明、峙浪,你和四班长给我们这批刚刚入伍的新兵示范配套动作,先是夺枪—那枪是木头的教练枪,还不觉得怎么危险,你俩打来打去,后来四班长从腰里拔出匕首……四班长手里那把匕首是真刀,他也真的敢用真匕首捅你……你闪身、挡击、踢裆、别臂,一下就把他掀翻在地上,好家伙!匕首在四班长手里脱手甩向空中,刀尖向下扎在你身边的地上!看着都心里发寒!那次,你把我们所有的人都镇住了。”

“呵呵!”我轻轻的摇了摇脑袋:“这些配套动作我们都练了大半年,是参加侦察兵技术比武的规定项目,实战性很强,但属于表演性质的套路,本来用匕首对抗是用训练(塑料)匕首,但是部队到了前线,这些训练器材没有带齐,就动真的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危险。呵呵……都说新兵看热闹、老兵看门道—这话不假。”

“老班长这套动作是什么样子啊?我们来到侦察连怎么没见老班长露一手给我们这些新来的弟兄见识见识?”一个战士插话。

“这个……这个……”甄转过脸看着我,欲言又止。

“这个还是我说吧……”我接过话题:“配套动作是把侦察兵捕俘的擒拿格斗基本动作贯穿在一起,根据捕俘过程中可能发生的变化推导出来的应对套路,参加军里比武的时候,我和四班长配对参加比武。后来,后来参加军区侦察兵技术比武,四班长没有参加(比武),我和团里另外一个四川兵在军区比武时演示这套动作。军区比武回来,赶上了自卫还击战,四班长在战斗中牺牲了,和我一道参加军区比武的那帮弟兄也没几个活了下来—他们牺牲在自己的坦克炮火下,那个在军区比武和我配对的四川兵战友也受了重伤—脑袋中了六块弹片……”

看着大家睁大着眼睛看着我,我有些奇怪了:“哎,这个四川兵战友你们肯定见过的—就在隔壁的干部疗养连休养,有时会过来连队逛逛的那个—好像脑袋里还有一块弹片,那弹片打的太深,手术的时候怕伤到脑神经,就没有取出来……很机灵的一个……现在看上去有点呆呆的感觉……没人给我配对演示了……”说到这,我感到喉咙一阵发紧,赶紧岔开:“怎么,你们甄班长没给你们讲过?”

“我是没有给大家说过。”甄低着头答腔。

“哦,为什么?”

“没什么好说的,打仗时候,我们还是新兵,什么都不懂,还是老班长你带着我们,我们全班都没事,现在想起打仗那事……”说到这,甄摇摇头。

“有些后怕,是不是?”我问甄。

“没怕过,就是牺牲了那么多人,一想起就心寒。”甄回答。

“现在天气好像不是那么冷啊,你怎么老是在‘发寒’呢?那就不说这些啦,说说别的。”我转脸:“哎,弟兄们,俺这个老班长明天就要走,离开部队了,你们可要抓住机会,我可不像你们现在的甄班长,能够把事情闷在肚子里,闷馊了也不吐出来。我呢,反正是要走的人,那是有什么就说什么,不保留。”

看到我这样说,班里的凝重气氛缓和了,一个战士问道:“老班长,我们怎么练,才能练成、或者说成为一个合格的侦察兵呢?”

“首先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一个合格的战士身上必须具备三股劲!”你说对吧,我问甄。

“对的,老班长经常跟我们念经一样,念这三股子劲!你回答,是哪三种劲。”甄指着一个战士要他回答。

那战士刷的站起立正:“压倒一切敌人的狠劲;不屈不饶的韧劲;坚持到底的后劲!”

“没错!这就是我们部队提倡的‘硬骨头六连精神’,也是我们八班要永远坚持下去的光荣传统。”我赞许的点着头。

“不打仗,平常训练怎么体现这三种劲啊?”一个战士问我。

“嗯……这三股劲体现在很多方面……我还是举例说吧。

“在军集训队集训的时候,有个科目,是应对训练。应对训练大家知道,就是教员下达模拟的战场情况,受训者根据下达的指令作出相应的战术反应和动作。

----当时,好几个集训队的队员出列应对,他们的反应和动作都没有让教员满意,,于是教员叫我出列动作。

“注意!前方发现敌人!”—教员指着前方20米处战壕边的一个稻草扎成的“假想敌”向我下达指令。

“唰”的一下我卧倒:“趁敌不备,抓活的。”我一边回答,一边做出由后捕俘的接(近)敌(人)动作。隐蔽向“假想敌”接近。

“敌人发现你了!

“哗”一声我迅速出枪:“先敌开火!杀伤敌人!”我做出抵近射击动作,快速逼近战壕边的“假想敌”。

“你的枪卡壳了!

“我用枪砸!(我举着枪冲了上去)

“你的枪被砸坏!把枪放下!

此时我正好看见战壕边有把工兵锹,于是抄起工兵锹:“我砍死他!”恶狠狠的砍向“假想敌”。

“你的铁锹被砍断!”教员还在不断的出“情况”。

“我捅死他!”我拔出匕首向“假想敌”刺过去。

“你的匕首被敌人打掉了!把匕首扔掉!

“我揍死他!”“假想敌”身上的稻草在我的拳打脚踢下四散飞舞。

“你的手脚受了重伤!不能格斗了!

我当时愣了一下,心想哪有这样出情况的。

“你受重伤了!”教员紧接着又重复了一句

“我咬死他!”我大吼了一声扑了上去,抱着“假想敌”摔到战壕里去了。

教员把身上沾满了稻草和泥土的我从战壕里拉了上来,对大家说:“战场上的情况,就有可能是大家刚才看到的这样!什么极端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大家按照刚才的示范,设想各种可能发生战场情况,认真训练!……”

“老班长,这就是你说的‘狠劲’对吧?听(甄)班长说,你平时训练就挺狠的,战前搞格斗训练,你把现在的六班长(唐)的手臂都弄骨折了,是吧?”一个战士插话。

“嗯、那……那是个意外、意外。他(唐)被我弄伤了,害得他没去成前线打仗,哭过好几回呢。”说到这,我有些尴尬:“当时我把他摔倒了,他很要强,死撑着……要不也不会发生意外……”

“说来听听、说来听听,是怎么弄的……”战士们七嘴八舌的问道。

“不是什么格斗训练,嗨、嗨……怎么说呢……”我挠了挠头:“自卫还击战之前—就是我们部队没有南下去广西前线的时候……应该是78年的11月吧,那个时候中越边境的局势很紧张,部队进入了一级战备阶段,我们128师从乙种师扩编为甲种师,我们师的警通连扩成警卫连、侦察连两个连,那年的征兵也提前了,我们侦察连一家伙就补充了六十多个当年入伍的新兵……”

“甲种师和乙种师有什么区别啊?”一个战士问道。

“我们军是中原部队,从国家整个军队布局看,属于战略预备队。其他部队的情况我不清楚,我们军的甲种师就是战备师,武器、装备、兵员都是按照满员编制进行配备,以应付突发的战争情况,比如127师就是;乙种师的等级就低一些,有兵种编制,但不是满员,平常主要从事生产任务—减轻国家负担,当然也有抢险啊、支援地方等非战斗性的任务,比如1977年中国科学院对湖北神农架考察‘野人’,我们连就派兵执行安全保障任务……”

“野人啊!”有战士惊叹!

“说远了,说远了!”我连连摆手:“话说回来,扩编后,面对一大堆新兵、面对即将可能到来的战争,上面指示我们要抓紧战前训练—我们这个差不多30年没打过仗的部队,没有具体的作战训练大纲,怎么练?心里没底,茫然的很。

“据说我们部队调到广西参战,就是因为我们军原来就驻扎在海南、湛江,对南方的丘陵和亚热带丛林比较适应,所以我们就从中原南下参战了。”甄补充了一句。

“有这个因素在里头。”我点了点头:“战前训练,搞投弹、射击、利用地形地物是必不可少的课目,但是侦察兵的专业技术—捕俘、擒拿格斗、绘制侦察地图这些就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练出来的。但是,如果我们投入作战,就一定会碰到这些。为了使我们的训练特别是捕俘训练科目更加接近实战,副连长想出了一招—就是‘打群架’—哎、你们别瞪眼啊,就是打群架!

“怎么打?--就是一个班出三个人为一个组,与另一个班的三个人徒手对抗,对抗的规则参照摔跤比赛的规则,拳打、脚踢、摔跤都可以,把对方搞到地上‘三点着地’,那个三点着地的就算丧失了战斗力,就要退出对抗,赢了的就可以帮‘自己人’对付其他的对手,一直到把对方全部撂倒为止。

“当时我们班与六班对抗,我、副班长还有一个新兵为一组,唐是他们六班个头最大的新兵,和他的正副班长一组。对抗开始之前我就想出了个点子,我们商量好,对抗开始,副班长与六班副交手,两个实力相当,估计会僵持一阵;新同志冲过去,抢先作出要和六班长交手的架势,等六班长应对的时候,迅速摆脱,与六班长周旋,就是不贴身交手;我呢,抓住机会对付六班的新兵(唐),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然后腾出手,两个人一道对付六班长,好汉难敌双拳,这样我们就胜券在握了。

“对抗开始,六班长果然中计,我和唐扭在一起,他借着自己身高马大的优势,一下子抱住我,来了个泰山压顶,这样一来他就中招了,我顺势紧紧的抱住他向后倒下去,向后倒,我的两脚是着地的,唐被我紧紧抱着,两脚离地悬空,失去重心,就在着地之前的刹那,我两脚使劲一蹬,拧腰向一侧发力,‘啪’的一下,把他翻到下面去了。没料到的是唐个头大,又重,被撂翻后没有完全三点着地,还在用一只手撑着地,和我僵持着,一急之下,我猛地发力压下去,‘咔嚓’一下的同时,唐发出‘啊呀’一声惨叫,他人被我压的三点着地了,他的手臂在肘部也脱臼骨折,向后翻转了180度。

“当时我们是用唐的一双鞋固定他的骨折部位送到医院去的。”甄补充说。

“那天训练结束,回到营房后,发明‘打群架’的副连长被连长骂的够呛,平常这种事会当作‘事故’追查责任的,后来怕再发生这种非战斗减员的事件发生,这种‘打群架’式的训练也就不再搞了。”说到这,看见外面有人在招手要我出去,于是 收住说到兴头上的话题,走了出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浪子虚名”越战亲历系列回忆录总链接

回忆使我感到痛苦

[原创]越战亲历(1)战前训练,打群架成了训练科目

[原创]越战亲历(2)先期出发上前线,连队不让写遗书

[原创]越战亲历(3)闷罐车没厕所,饭盆派上大用场

[原创]越战亲历(4)我用邮票向家人透露参战的秘密

[原创]越战亲历(5-A)在越军的眼皮底下秘密侦察

[原创]越战亲历(5-B)试穿的防刺鞋让我们吃尽苦头

[原创]越战亲历(5-C)越南女兵裸体的秘密

[原创]越战亲历(5-D)敌军阵前拔竹签,越军冲着我们傻笑

[原创]越战亲历(5-E)我中有敌、敌中有我的边境村庄

[原创]越战亲历(5-F)疑似越军女特工与我们擦肩而过

[原创]越战亲历(5-G)副班长擦枪走火,弹穿力惊人

[原创]越战亲历(5-H)越军特工队俘虏是个越籍华人

[原创]越战亲历(6)我竟然用匕首威胁过受伤的战友

[原创]越战亲历(7)无名高地,副连长拯救了整个连队

[原创]越战亲历(8)越军提前一天得到了我军进攻的情报

[原创]越战亲历(9)越军的鲜血流在我的脖子上

[原创]越战亲历(10)阻击我军的越军士兵被打成马蜂窝状

[原创]越战亲历(11)越军的军粮竟然是这种东西

[原创]越战亲历(12)走运与不走运的两个越军俘虏

[原创]越战亲历(13)我们为在露天洗澡的女兵们放哨

[原创]越战亲历(14)被革命歌曲断送的越军特工小分队

[原创]越战亲历(15)被俘了,我们不会有俘虏的待遇

[原创]越战亲历(16)越南人的粮仓堆满了中国大米

[原创]越战亲历(17)战场上吃了死人,狗眼睛红得吓人

[原创]越战亲历(18)侦察排的战斗骨干几乎全部阵亡

[原创]越战亲历(19)落后的战场通讯断送了侦察班战友的生命

[原创]越战亲历(20)潜入390高地

[原创]越战亲历(21)夕阳反射暴露了越军的炮兵阵地

[原创]越战亲历(22)我尝到了炮弹落在头上的滋味

[原创]越战亲历(23)我军炮火把越军阵地变了成地狱

[原创]越战亲历(24)班岗激战,越军军旗被我军缴获

[原创]越战亲历 (25)我们拽着师首长在越南的水田里狂奔

[原创]越战亲历(26)渡河前我们销毁了身上所有的文件

[原创]越战亲历(27)我们差一点被自己的手榴弹炸飞了

[原创]越战亲历(28)为了抽烟我们把友军的汽车兵抢了

越战亲历(29)参战支前民兵每天的补助只有几角钱]

[原创]越战亲历(30)中越两国边防哨所相隔不到一米

[原创]越战亲历(31)390高地的连队剩下不到10个战士

[原创]越战亲历(32)雨水中我们像泥塘里爬出来的泥鳅

[原创]越战亲历(33)反坦克地雷爆炸后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原创]越战亲历(34)深入敌后,无功而返我们却很高兴

[原创]越战亲历(35)战争让母亲给我穿铁鞋的愿望变成现实

[原创]越战亲历(36)参战的师部宣传队成了收尸队

[原创]越战亲历(37)战友遗体没了,我们给烈士立了衣冠冢

[原创]越战亲历(38)极度危险的战利品

[原创]越战亲历(39)狡猾越军营长竟然从我军枪口下脱逃


21楼sffsff

老班长,我是倒着看的,你怎么退伍了呢?我还以为你会提干呢,你是人才,这么离开部队真是太可惜了!!!!

强烈支持。。。。。。。。。。

大伙别只顾着看,忘记回复。

铁血最高军衔的应该是老兵!!

顶起来。

28楼msdltg

留个记号,慢慢看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