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石小男这一刻心里才为自己没有信念和目标而慌乱,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在前世石小男只是一个社会底层的小民,只是为了挣那点微薄的生活费而烦恼,至于买房、买车、泡美女那是距离他很遥远的事情,要说美女也只能在剧组里看着那些演员默默的在自己的心里YY一下罢了。而到了这一世在试图学习穿文中猪脚更改历史失败后,石小男一开始的理想就是等到48年去参加解放军,好好活到退休后也能弄个解放前的待遇。

自从黄羽慧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这一切却离他越来越远了,参加CP领导的队伍,却不说能不能活到解放的时候,就是顺利的活到那个时候了。想想前一世从父母口中得知的那十年,想想那两个被自己打死的抗联,石小男不知道到时候人们该说些什么?只是一场误会吗?石小男想起那有些疯狂的年代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加入KMT的国军吗?石小男想象一下与鬼子动则几十万人的大会战,被CP的军队十几万十几万的消灭,就是侥幸逃到了那个弹丸之地。他自己这个山民在裁撤军队的命令下,有什么依靠能继续的在军队中混日子?想起那些前世在网络上看到的国军老兵,石小男不想再过那种社会底层挣扎着考虑每天的饭钱应该花多少才够吃一月的日子了。

“咕噜咕噜”肚子轻微的抗议声打断了石小男的遐想,他自嘲的笑了一下想那么多干什么呢?自己连现在怎么填报肚子都不知道,反而想着打跑鬼子全国解放的事情,好像那些对于他现在来说太遥远了。苦笑着揉了揉自己有些空憋的肚子,石小男突然被一个捆在要带上硬邦邦的东西怔住了。

团锁在茂盛的树丫上石小男怔怔的僵了很久,随后看着逐渐西垂的太阳,他那张有些僵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将自己的水囊拿出来整了一个水饱,石小男轻柔的从那株用以藏身的大柞树上下来。石小男终于想通了自己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了,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石小男决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所以他现在决定要马上打个猎物,为了自己远大的目标一定要先填饱肚子。

当姜坤所率领的队伍到达一处处于山坳的隐秘的营地时,也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出去的时候还是雄纠纠气昂昂的一大票人,可回来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的人都已经再也看不见了。虽然营地中满是胜利的喜悦笑容,可怎么也掩盖不住那抹掩盖在下面的哀伤。

在一处位于营地一角的马架子中,面对满脸凝重的团长和政委,姜坤看着不说话的两个人也只能说:“如果你们做不了主,那么你们可不可以将电台接我用一下,我向我的上级进行汇报,让他们再与你们的上级进行沟通。不管怎么说我都得尽快的进关,这不光关系到我个人的安危,也关系到其他的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我要尽快的向上级面呈。”

这个抗联营地的政委在犹豫了一下后小心的问道:“因为根据我们的内线发回的消息,鬼子现在在大量的向热河附近调动,很可能在近期有什么异动,所以要突破鬼子的封锁非常的困难。就连我们上级派遣的人员要想通过封锁线都得最多两人,在熟悉的向导带领下从林子里钻过来,也不能保证没回都能成功,上个月出发了六批成功的到达的才两批三个人。你们这么多人过去实在是不可能的,要不你能不能将那个东西交到我们这里最熟悉那段路的向导手里,让他一个人穿越鬼子的封锁线,那样的话成功的可能性还能大些?”

听了政委的建议,姜坤只是摇摇脑袋:“不可能的,要是能那样的话?我早就用电台发过去了,何苦的要这么危险的非得面呈上级呢?”

就在姜坤苦恼着这么进关的时候,钱大富哥俩且有滋有味的吃着抗联营地提供的棒子面窝窝头。不时的从盘子里叼出一口青菜,满口冒油的使劲往嘴里填塞着,完全不顾在不远处那帮抗联战士对他们的怒目而视。

这哥俩没心没肺的胡吃海塞,可坐在一边的黄羽慧却没有心情吃东西。在柴哥的安慰下勉强的吃下几口,随后就呆坐在木墩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的在一旁的柴哥心里直叹气,在他的心里对小姐这回的事真的有些不满。虽然石小男最后的动作实在是有些鲁莽,可小姐也实在是做的不像样。如果当时小姐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也许石小男就不会现在孤身一人的在林子里转悠了。本来他挺看好小姐和石小男这一对的,虽然他们的身份相差的悬殊,可是依着自己对老爷的了解,石小男要是有那份能力,老爷不会断然的反对他们在一起的。

可这一切的一切都被那个该死的姜坤给打乱了,如果不是为了去接姜坤,小姐也不会遇险的。如果不是姜坤在他们黄家,山上的绺子怎么会来砸黄家的窑呢?如果不是那个姜坤竟给小姐灌输什么革命的,小姐也不会为了两个陌生人的死,而不敢为石小男说话?所以这一切都被柴哥归咎成姜坤的出现了。

赵二杆子一边剔着牙一边含糊的问钱大富:“大哥你怎么知道石小哥有那个冒烟的东西呢?”

溜了一口海碗中的清汤,钱大富砸吧砸吧嘴:“在路上休息的时候,我就看到石小哥在不断的摆弄手雷。怕他整响了的我好心的提醒他,谁知道他对我说正在整保命的玩应。我就好奇了,手雷不保命吗?他当时神秘的告诉我,有些时候他手里的玩应比手雷要好使的多。所以当时我就记住了他造的那两个东西的样子,当时等那东西从石小哥身上掉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要跑了。”

点点头赵二杆子说:“虽然那黄家的小姐是咱们的东主,可她着个事情办得实在是不地道。石小哥为了救她才失误的打死了那两个抗联的,可到了关键的时候她也不说句公道话,但那两个抗联的命一定比咱们炮手的命值钱吗?”

钱大富和合赵二杆子的话虽然声音不大,可也没有避着坐在不远处的黄羽慧。当听到钱大富他们哥俩这么说的时候,本来心里就不舒服的黄羽慧,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撒白撒白的,豆大的泪水不断的从她的眼睛里滚落。惹得在一旁的柴哥狠狠的瞪了钱大富他们一眼,随后压低声音质问道:“有你们这么说东主的吗?”

这是赵二杆子却满不在乎的回他:“拿了东主的钱我们作为炮手就给东主卖命,保护东主那是炮手的责任,可是行里的规矩可不是说炮手拿钱就得被东主出卖,东主也不能为了自己的喜好拿炮手的命来玩?作为黄家的炮头我想柴哥应该知道这些规矩吧?”

柴哥被赵二杆子的话给噎的够呛,可祖辈一直墨守着的行规真的让柴哥没有话说。有些僵持的场面让黄羽慧的话语给打破了,站起身体的她对着柴哥说:“我去找姜先生他们说明白,当时的情况。”

就在黄羽慧转身要走的时候,赵二杆子一句话就将她钉在了地上:“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以你对石小哥的了解他能原谅出卖他的人吗?”

赵二杆子的这话也就是随口一说,可黄羽慧却想起了当初在地窝子里的那一幕。她的心里想到:这是为了更多的人不至于牺牲在鬼子的屠刀下,自己这么做的没有错。

随即她又不断的问自己:可第二回呢?自己为什么为了那两个抗联的战士,而不为石小男说话呢?真的像赵二杆子说的那样,在自己的心中石小男没有抗联战士重要吗?他真的还能原谅自己吗?

看着黄羽慧浑浑噩噩的走出饭堂,柴哥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劝自家的小姐,他只能紧紧的跟在黄羽慧的身边,看护着她不再受到伤害。

就在众人纠结的时候,我们的猪脚石小男却躲在一株大树上,远远的盯着那个距他十来米的火塘。费了好大的力气石小男才挖了这个无烟灶,那还是在前世部队演习时,到炊事班帮厨时被炊事班长逼出来的本领呢!没有想到自从那回演习后再也没有实践过的他,到了这辈子的时候还得从新捡起来。看着不时的窜出地面的火焰,石小男禁不住咽了一下马上就要流出来的口水。

掐着点在漫长的煎熬中石小男终于等到了火塘的熄灭,正当石小男准备下去收拾一下自己的战利品,祭祭五脏庙的时候突然从不远处的一刻树后探出的一颗脑袋,让石小男不得不停止了自己的动作,耐心的观察期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不过显然来人没有石小男有耐心,在问到那股诱人的香气后。来人实在是提抗不住那种诱惑,在犹豫了一下后就小心的踏着树叶,放轻脚步的向着火塘走去。将这一切都看到眼里的石小男小心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悄无声息的在那个偷食者缓缓的走到距离他所在的那颗大树不远处时,一个虎扑就压向那个偷食者。

“噗通”两个人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因为身下诱人垫着所以石小男没有什么不适。迅速的骑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后,抬起拳头要捍卫自己的食物的石小男,在翻转了那个偷食者的身体后,他的拳头却只是高高的抬起。

“呃,晕了?”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谢谢大家的鲜花!!!那是给我的鼓励啊!说明咱写的还有人看啊!不过拜托各位书友能不能给打点高分啊?小弟厚颜求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