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四小龙是继日本之后能够进入现代化国家行列的非西方国家。四小龙有两个相似的共性:政治上采取威权制,文化上都属于传统的儒家文化圈。韩国历史上就以“小中国”自居,香港、台湾和新加坡主体上更是华人社会。进入八十年代后,四小龙在政治上开始分道扬镳:台湾和韩国在美国的压力下走向西方的民主体制,新加坡和香港则继续维持不变。至此无意间,四小龙展开了一场制度竞争。二十多年过去了,如果说当初四小龙在崛起时彼此不分伯仲,但现在无论是全球竞争力、社会稳定、廉洁还是法制等方面,韩国和台湾都明显落后于香港和新加坡。经济上台湾更从四小龙之首跌落至之末尾----尽管台湾有大陆崛起如此得天独厚的历史性条件。不过,最为全球所瞩目的还是台湾与韩国的腐败。


今年七月,台湾发生法官集体受贿丑闻(上百万的现金竟然提到办公室,美其名曰: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竟然将一名犯罪嫌疑人从十六年判为无罪!都说司法是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线,法官如此,足可见整个社会。而此时贵为“总统”的陈水扁贪腐案仍然没有了解。面对这种情况,曾一再表示不会采纳香港或新加坡式的反腐经验的马英九,也不得不亲上前线,宣称成立廉政署(国民党在野时一向反对此议)。其实蒋经国时代的政府整体上还是相当廉洁的,被指定的接班人李登辉第一任还仍然能够大体维持。但他通过民选方式连任后,国民党过去的内部制衡机制失效,他本人大搞黑金政治,直至连累国民党五十年首次丢掉政权。而打着民主和清廉上台的民进党在这个制度下更以令人瞠目的速度全面腐化(陈水扁的女儿这样为自己东窗事发的爸爸辩护:“民进党里谁没拿过我爸的钱”?),直至创造出华人社会唯一因贪污而被受审的最高领导人的不光彩纪录。


韩国的腐败更为令人触目惊心:所有民选产生的总统全军覆灭,无一不贪(当然还有总理)。总统卸任后要么锒铛入狱,要么自杀身亡。就是现总统也身陷腐败丑闻。今年12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盘点了全球4个国家的重大腐败事件,韩国总统李明博名列第三。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加坡廉洁排名全球第五、亚洲第一,香港则居亚洲第二。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亚洲四小龙竟然出现“越民主越腐败”的现象?正如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在其《回忆录》中一针见血的指出:“由极权走向民主自由,应该会愈干净、愈清廉,不料结果却往往相反,原因就在于民主必须透过选举,而选举则要花钱”。


对于选举经费,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政策。美国把财团的政治献金当作言论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的言论自由中国不要也罢),今年最高法院甚至取消了财团政治献金最高额的限制。而各大财团都设有“政党捐款办”,左右押宝。哪怕是经济危机来临,别的钱可以省,政治献金则一分都不能少。经济危机让华尔街五大投行灭顶,然而,高盛集团政治献金竟依然高达3.7亿美元。


欧洲一般是国家承担选举费用,并对选举经费的开支有上限的规定。但实际上形同虚设。今年法国由于欧莱亚集团内部财产之争,意外曝光2007年总统大选右派政党接受该集团15万欧元现金的丑闻(法国选举法规定,每一个私人在向一个政党捐款时,最高额不得超过7500欧元;向候选人个人捐款不得超过4600欧元,特别是现金不得超过150欧元。)。这件丑闻也名列美国《外交政策》四大腐败案之首。都说中国的腐败案是“意外”发现,看来,这也是全球通例。台湾的陈水扁也是卸任后被瑞士一纸传真“意外”曝光。不过全国瞩目的文强案却是正常的反腐败程序发现的。


然而,财团都不是慈善机构,是必然要求回报的。候选人上台之后自然要兑现诺言。或者制订有利于财团的政策,或者直接由财团担任政府职务,甚至总统家族本身就是财团。所以西方才会出现“吸烟有益健康”、“政治献金是言论自由”、“持枪自由是人权”这样荒唐的事件。所谓选举,实质是“钞票换选票”而已,选举结果也不过是“用一群政商关系代替另一群政商关系”罢了。这就是西方民主制度下的腐败刚性原则。也就是为什么韩国总统前赴后继腐败的制度性根源。可以说,政商勾结是民主制度的必然产物,是民主制度框架下无解的。


香港和新加坡由于特殊的原因,没有移植西方的民主制度。香港作为英国的殖民地,美国不便(或无意)干涉。新加坡则是被英国抛弃的殖民地,曾预言这个国家无法生存。结果在杰出华人李光耀的带领下,独立自主创造出“新加坡模式”。这两个地区都没有(真正的)政党竞争,所以也就不存在政治献金。除了政治制度上的原因以外,香港和新加坡都建立起廉政公署性质的反腐败机构(新加坡是贪污调查局,直属总理)以及实施高薪养廉----实际上这些执行层次的措施只有在制度有效的情况下才能起作用。如果制度是一个腐败刚性的制度,什么政策层面的措施都不会起到有效的作用。如果吸取韩国和台湾的教训,是不是可以做这样的预言:香港民主化之时就是走向腐败之日?这不妨留待历史去验证。


当然从全球的角度看,影响腐败的因素很多。比如无论什么制度,越贫穷的国家越腐败(民主国家有伊拉克阿富汗、海地。非民主国家有津巴布韦。印度、俄罗斯、泰国、菲律宾等全球腐败排名远远超过中国)。但有一点要指出的是,在同等贫穷的条件下,越民主的国家越腐败。古巴、朝鲜虽然都属于经济失败国家,但其廉洁程度远远超过伊拉克阿富汗和海地。


具体到台湾,法制化程度低于香港和新加坡也是其腐败严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各国的政治实践也证明了一个道理:一个国家可以没有民主,但不可没有法制。但归根到底还是民主制度。只要无法改变“民主----选举----巨额开支”的模式,民主社会将永远无法根除腐败。这也是为什么被《外交政策》点名的四大国家:法国、意大利、韩国、以色列全都是堪称发达的民主国家,而且是腐败屡禁不绝的民主国家。


如果我们从亚洲四小龙的对比得出一个结论的话,应对腐败、发展经济,最有效的模式:威权体制、经济发展、法制完善。至于我们中国,整体上也正在向这个方向演进,这也是为什么总部设在德国的“透明国际”这样评价中国:从(该组织)每年公布的清廉指数来看,中国在反腐败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的进步,这种进步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法比的。


(作者 宋鲁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