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八王之乱(4)——司马遹被杀、司马伦兵变[血狼兵团]

yangfather 收藏 9 6506
导读:司马遹被杀、司马伦兵变 司马遹这个小太子,他那点事迹一直被司马炎挂在嘴边,因此从小名气就很大。但长大后开始不肯求学,变得挥金如土,早上不出席朝会,专门饮酒作乐。他还经常命在太子宫中做生意,卖肉卖酒,据说司马遹拿起一块肉就知道是几斤几两,分毫不差(也挺厉害)。当时太子宫每个月的用度是五十万钱,但经常是一个月要花两月的钱,就这样还是不够用,于是叫人在太子宫里种菜,用于贩卖后换钱花(看来太子宫够大,菜种的够多)。当时太子宫中的许多人都对其进行了规劝,但司马遹就是听不进去。最要命的是,司马遹和皇后亲信贾谧关系不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司马遹被杀、司马伦兵变

司马遹这个小太子,他那点事迹一直被司马炎挂在嘴边,因此从小名气就很大。但长大后开始不肯求学,变得挥金如土,早上不出席朝会,专门饮酒作乐。他还经常命在太子宫中做生意,卖肉卖酒,据说司马遹拿起一块肉就知道是几斤几两,分毫不差(也挺厉害)。当时太子宫每个月的用度是五十万钱,但经常是一个月要花两月的钱,就这样还是不够用,于是叫人在太子宫里种菜,用于贩卖后换钱花(看来太子宫够大,菜种的够多)。当时太子宫中的许多人都对其进行了规劝,但司马遹就是听不进去。最要命的是,司马遹和皇后亲信贾谧关系不好。

果然,贾谧经常向贾南风打小报告:“司马遹为人刚毅,司马衷这个模样,万一有个好歹,司马遹继承大位,还不像我们对付杨骏那样,对付咱们。现在不如早下手,另立一个温柔贤惠的人做太子,这样才能保护自己”。贾南风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于是开始放出风头,把司马遹那些不为人知的糗事逐一抖了出来,同时谎称自己已经怀孕,让人准备临产时的用具,并暗中把妹夫韩寿的儿子抱进宫,打算接替太子的位置。

百官也不是傻子,都知道贾南风的用意,时任中护军的赵俊就觐见司马遹,请太子废黜皇后,但司马遹不肯(不知道司马家族自司马炎后,是不是都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敢放个屁的主)。当时张华的门生刘卞把听到的阴谋告诉了张华,建议他率领太子东宫数万精兵发动政变,在开早朝时囚禁贾南风。但张华畏惧贾南风的耳目势力,说这和忠君思想不符,没有接受。贾南风稍稍有所耳闻,将刘卞调到雍州做刺史,刘卞知道事情已经泄露,于是服毒自尽(张华没有任何处分,推测八成是张华泄了密)。

公元299年12月,司马遹的长子患病,于是他想请求朝廷,册封长子一个王爵的头衔,冲冲喜,但未获批准。眼看着儿子的病情一天天的加重,司马遹只好命巫师向天祈福(犯大忌了,真不知道以司马遹的聪明程度怎么做出这种事,很可疑)。贾南风得到消息,认为真是天赐良机,于是假传司马衷身体不适,命太子进宫。

据当事人回忆(司马遹流放后,曾给妻子王氏写信,详细陈述了当时的经过,这封信后来得以保存),司马遹进宫后,没见到皇帝和皇后,而是由一个宫女(陈舞)把他带到了另一个房间,并拿来三升美酒要他全部喝光,司马遹对宫女说:你开玩笑呢,我哪那么大酒量。宫女于是质问道:陛下的赏赐你竟然不喝,难道酒里有毒不成?司马遹没办法,果然喝的大醉。贾南风于是命黄门侍郎潘岳(即潘安),拿来一份草稿,让其抄写。司马遹迷迷糊糊的就给抄了,草稿大意如下:“皇帝愚蠢,应该自裁,如果不自裁,我就替你自裁,皇后也一样。我已经和谢玖商量好了,约定日期发动政变,到时候立长子为太子,蒋俊(太子生母)为皇后。歃血为盟,老天保佑”。当时司马遹有点高,写的字不怎么成型,贾南风命人修补后交给了皇帝。(这份草稿很厉害,里面提到很多人名,意思就是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12月30日,司马衷召集文武百官,将这份手稿叫给大家,张华等人虽有异议,裴頠更是要求把得到手稿的人叫来,当面和大家对峙,但迫于贾南风的势力,众人都没有坚持到底。贾南风看大家都唯唯诺诺,于是抛出重磅炸弹,“太子谋逆,理应处死,你们商量商量,谁不接受诏书,我就杀了谁”,在场一片哗然。张华等人心里都清楚这里的阴谋,也虽然不敢反抗,但这个处置是无论如何不愿接受的。贾南风一看如此,恐时间拖久了有变化,于是撤销司马遹的死刑,改贬为庶民,逐出皇宫,司马遹的三个儿子和太子妃王氏囚禁金墉城,第二年其长子病逝。

司马遹本娶王衍的小女儿王氏为妻,这会儿王衍上书要求断绝婚姻(大女儿嫁给了贾谧,王衍又是当时的知名人士,因此贾南风不会太危难他)。司马遹被逐出京城时,太子妃王氏放声恸哭(还是患难见真情),送至城外。此事过后,太子生母谢玖和太子长子生母蒋俊被赐死(司马衷真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傀儡)。

太子遭罢黜后,许多人为其鸣冤(这么做简直就是把司马遹往地狱推呢),贾南风看出了太子势力的可怕,决定将其从地球上彻底抹掉。她命一个宦官假装自首,说司马遹被罢黜后十分不爽,和他密谋起兵反叛。贾南风将这份供词交给各部会审,然后命人将司马遹压制许昌囚禁。

太子被罢黜,然后囚禁,天下好多人不服,其中右卫督司马雅、常从督许超曾在太子宫中任职,于是和殿中中郎士旖(yi,音同一)密谋,废黜皇后,拥立太子复位。他们商量的结果是,张华、裴頠安于常态,只求保住官位,不可能领导这种撼动天下的大事,而赵王司马伦有野心、有军队,可以通过他达到目的。于是向司马伦的亲信孙秀提议,孙秀满口答应,并且立刻找到司马伦。司马伦大喜,再立刻告诉张林、张衡(那个张衡是东汉的)等人,作为内应。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孙秀又出场了,他对司马伦分析了当前形式:“司马遹聪明并且刚猛,一旦返回东宫,恐怕不易控制,并且您是皇后亲信天下皆知,到时您拥立了司马遹,他会认为您有拥立大功呢?还是会认为皇后失势,您反过来在背后落井下石呢?依我看,皇后早晚要杀司马遹,不如等皇后动手后,以给太子报仇为借口,废黜皇后,这样不光可以免除灾难,还可以顺手掌握大权”。司马伦完全认同。于是孙秀不断放出谣言,离间贾南风和司马遹。

公元300年3月22日,贾南风命太医令程据配置毒药,由宦官孙虑前往许昌毒杀司马遹。司马遹何其聪明,早就想到贾南风要来这手,于是天天自己在床前煮饭吃。孙虑没办法,就把来意告诉了负责看守的刘振,于是刘振把司马遹转移到另外一个小院里,并且断绝其饮食,打断活活饿死他。不过宫女们看着司马遹可怜,仍偷偷的给他送饭,孙虑无奈,用了最直接的方法,在司马遹上厕所的时候,冲进去拿铁杵将其锤死,年23岁。

司马遹已死,政变时机已到。4月3日,狗咬狗round3正式上演。

政变前,司马伦和孙秀与金殿佽飞督(ci,音同次,佽飞是古代善射勇士的统称,汉王朝以后,作为卫士的称号)闾和约定,三更(凌晨1:00-3:00)起事,闾和在宫中敲鼓为号,司马伦在外率军发动攻击。政变前,孙秀命司马雅前往张华府中,希望能与其共同主持大事,可张华唯唯诺诺,司马雅大怒,说“刀都架到脖子上了,你还在这和稀泥”。(正如司马雅他们预想的一样,对张华来说,谁掌权都一样,只求自己能保住官位就行,不过孙秀和张华一直不和,此时居然主动邀请张华,根据孙秀为人,他素来不是那种宽宏大量的人,此事让人费解,怕另有图谋)

三更已到,行动开始,孙秀首先把事先准备好的假诏书发给驻守皇宫的 “三大营”(前驱禁卫营、由基禁卫营、强弩禁卫营)。诏书以皇帝口吻说“皇后和贾谧合谋杀了我的太子,现在召赵王进宫,废黜皇后,如果听命,事成后封关内侯,如果不听命,屠三族”,然后再假传圣旨,并在司马雅等人的配合下,打开宫门,守住宫中各条要道。同时命齐王司马冏(jiong,音同囧)率步兵一百,在后宫园林总管骆林的指引下,把皇帝接到东堂(这是司马衷第一次被动的被人当成工具抬来抬去),传召召见皇后和贾谧。

贾谧迷迷糊糊的来到殿前,发现这许多士兵,知道事情不对,狂奔到西厢之下,哀叫“姨妈,救我呀!!”武士追上,一刀结果了他。

同一时间,齐王司马冏去“请”皇后,贾南风一看到司马冏,立刻就什么都明白了(不愧是本行业的精英)。司马冏说:“皇帝说了,这就废了你”,贾南风说:“别扯淡,诏书都是我发的,你那张肯定是假的”(说的是大实话)。又大喊:“陛下,你老婆都被人欺负了,你不久也会被他们废掉的。”当时梁王司马肜也参与了政变,贾南风问政变的人都有谁,司马冏说:“除了我,还有梁王和赵王。”于是贾南风对天长叹:“我打狗不栓狗脖子,却去栓狗尾巴,怎么能不失败呀!!”(意思是说我这两年光想着和太子司马遹斗了,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上面,却没看见身边这帮亲王才是真正的威胁呀。从这晚的表现来看,贾南风虽不能说是个政治家,但却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看问题够准,他说的三句话,每一句都被验证了。但作为政治人物,特别是又处于晋朝这样一种亲王握有重兵的环境,她从公元291年到公元300年,掌权十年,经没实现对军队、特别是禁军的很好控制,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政变的进展顺利的出乎意料,这全赖孙秀事前周密的部署。事后,贬贾南风为平民,拘押建始殿,第二日(4日)移往金墉城(从杨芷到贾南风,这就叫报应),4月9日,尚书刘弘携毒酒至,赐死,年44岁;逮捕赵粲、贾午,后在狱中处死(赵粲是司马炎妃子,贾午是贾南风的妹妹,俩人都是贾南风死党,又都做事心狠手辣,贾南风老妈临死前叮嘱了贾南风两件事,一、善待司马遹,二、赵粲、贾午早晚坏事,应远离二人。结果两件事贾南风都没做好)。

整个事件中,司马衷只在那坐着,呆呆的看了场戏。

赏罚到此正式开始。司马伦这个猪脑到现在有了篡位的企图,于是听取孙秀建议,首先铲除朝中有威望的大臣(孙秀的智商很高,但政治很低),也可借机报复私仇。

第一个倒霉的,没跑肯定是张华,当初认为司马伦没能力,还命司马肜处决孙秀,这下傻眼了,逮起来,灭三族。

接下来到裴頠、解系、解结,算你们倒霉,赶上齐万年叛乱,得罪了司马伦,统统灭三族。这当中有一个故事,当时解结的女儿和裴家有婚约,本来定于第二日(4日)完婚,这下好了,婚礼变葬礼、纪念日变祭念日了,裴家决定认下这门亲事,虽然儿子被杀,但能救一人是一人(屠三族,姑娘就要被杀,但嫁了出去,自家的女儿就算和这家没关系了,同时儿媳妇也不算那家的三族范畴),但一家人变成了这样,怎么忍心自己独活,于是解家女儿拒绝营救,也被斩首。不知是不是猪头司马伦被感动了,不久朝廷(司马伦)就下令,从此女儿不再连坐。

贾南风党羽——刘振(司马遹的看守)、董猛(那个密谋推翻杨骏的太监)、孙虑(杀司马遹的太监)、程据(给司马遹配毒药的太医,这个有点怨,贾南风让他干,他不能不干呀,不过听说已经和贾南风睡过了,并且还是经常睡)——统统被杀。此时贾谧已死,贾模经常劝解贾南风要顾大局、做好事,结果被贾南风疏远,没过多久郁郁而死,这帮人是不是被灭族,《资治通鉴》没说,我也就不去查了。

该杀的都杀了,剩下的一帮以 “抠门王”王戎为首的朝中大臣,罢官。

还没完,智囊孙秀帮司马伦夺得大权,这会正是春风得意时。借着这股风,也该考虑报私仇了。

孙秀本是东吴皇室,后来在晋朝担当一个极小的官吏,是帅哥潘岳(潘安)的下手,潘岳这人长得帅,受追捧,时间长了肯定就飘飘然起来,也就慢慢的心里有点扭曲(我一直认为,过度自恋绝对是种病),时常打骂手下,其中孙秀就是屡次被其殴打。因为潘岳实在太引人注目了(外出时坐在车上抚琴,引来少女们纷纷向车中投去鲜花等事物),所以被人记载也比较多。据文献记载,潘岳对孙秀经常是先拿鞭子抽(有时也用木棍),打倒后再用脚踢,然后用鞋踩在他的脸上,毫不把孙秀当人看(绝对的变态)。

还有要说的,就是潘岳十分的有钱,不过都是从老百姓身上搜刮的。

除了潘岳,还有同为二十四友的大富豪石崇也被孙秀盯上了。当然,不能说孙秀没有看上石崇家产的意思,但最主要的,是孙秀看上石崇的小妾绿珠了(中国古代四大美女,在唐之前,是西施、貂蝉、王昭君绿珠)。当时逮捕石崇的军队到达他家时,石崇正在家中楼阁上欢饮,看见这么多士兵,知道绿珠是保不住了,于是对爱妾说:“我有今天全是因为你呀。”绿珠哭泣说:“大人待我恩重如山,我会死在你的前面”,于是跳楼自尽。被捕后,石崇叹息着说:“你们这帮奴才,现在只不过是贪图我家的富贵而已。”当兵的也不客气:“既然知道富贵是祸根,为什么不早早的散掉它”,石崇不语。(石崇的家产古今罕有,但这么多的财物不是挣来的,也不是赏赐来的。当年石崇担任荆州刺史,时常抢劫来往的旅客商贩,然后杀人灭口。就这样,财产比得上王侯)

还有一个是石崇的外甥欧阳建,就是齐万年起事打跑的那个,后来也敢上书揭发司马伦和孙秀,因此双方有了私仇。

孙秀不是好东西,但被他杀的潘岳、石崇、欧阳建更不是好东西。孙秀并没有立刻对这三个人下手,而是在淮南王司马允事发后,借机给灭掉的。潘岳、石崇、欧阳建,屠全族。

罚完了之后就该赏了,毕竟处罚不是目的,赏才是抛头颅洒热血的力量源泉。

第一个是司马伦,他满脑子都是如何让司马衷的屁股挪挪位置,但现在他还不敢造次,因为就连司马衷都知道,饭还是要一口一口吃的。

司马伦,官拜相国,使持节(前面说过持节,使持节权利最重,平时就可以诛杀郡长、部长级高官),一切都按当年司马懿司马昭辅佐曹魏时的前例看齐(离皇位也不远了)。一帮儿子,全部封王。

第二个是孙秀,封侯,官拜中书令,同时掌握军权。由于司马伦的智商只比司马衷好一点有限(史书记载:不慧),因此文武百官全部听命于孙秀,反而无人去理会司马伦了。你说司马伦看见孙秀这么受追捧,自己心里难不难受,我告诉你,其实他挺舒服的,孙秀跟他这么多年,怎么顺着毛摸心里一清二楚。孙秀这会正积极地为他谋划皇位,你说司马伦能不高兴么。(跟贾南风一样,只看见狗尾巴了)

赏完了司马伦和孙秀,剩下的一干亲王,各个都有彩头,然后就是给司马遹平反,上封号,从许昌迎回尸骨,风光下葬。

对了,还有一个人没赏呢。鉴于皇帝司马衷在这次事件中配合态度较好,于是司马伦决定,赏给皇帝一个新皇后——羊献容小姐。(至此,这对苦命组合正式挂牌成立,羊献容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相当传奇的皇后)

至此,该办的差不多都办完了。几家欢喜几家愁,但天下大势至此,完全失控了。


(下一回——司马伦篡位)


本文内容于 2010-7-26 19:23:19 被yangfather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