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2.html


“是啊,叔叔,如果不送医院,就来不及了!”

昏迷女生的同伴恳求。

“滚开!陆爷今天有要事!”

保镖队长斜楞着眼睛,火气十足,推搡道:“哪儿来的病人,走开,还要大爷我动手吗?”

“这位老爷,就让她上车吧,顺路也成啊!”

陆爷翻了几眼这伙子人,一个个狼狈不堪,熏得跟黑金刚差不多。

“你们是干什么的?”

“同仁大学的学生!大爷,行行好吧!”

老先生翻了几眼,这是什么鸟大学?他似乎只记得有辅仁大学,不过孤岛时期,原来南京的大学有很多都避难到这里,说不准这个同仁大学就是这种货色。

“不行,我有要事。”

陆爷说完,眼皮都没抬一下,保镖打开车门,可刚要进去,被青年拦住,这个冒失小伙一下将车门拉开,率先把昏迷的徐冲送了进去,再塞给她的书包。

不过,他却以十分之一秒的速度给“昏迷女”做个数字手势:“三分钟!”

此人便是美女,他简短的暗语,徐冲睁眼看到,立刻会意,这是定时炸弹设定时间。男青年如此情谊,外人看了真假难辨,此刻徐冲佯装昏迷,倒在座位上,然而纤手不停,借着外面吵吵嚷嚷的时机,敏捷地拨动皮包内一本字典封面卡头,将伪装巧妙的机械式定时器开启,定时炸弹倒计时,三分钟,一切都将结束。


徐冲手疾眼快,两秒钟搞定定时炸弹,然后再字典磁铁粘连在隐蔽底盘处。这个动作在来前都做了精心演练,徐冲胆大心细,做起来得心应手。

美女把头从车里探出来,迎头得到保镖一记耳光!

“我册你娘只B!”保镖操着上海猛话骂道。

另外俩保镖过来,对着阿菊又是两拳。

“不救人,你们还打人!”阿菊哭丧着捂着流血的鼻子嚷嚷。

“打的就是你!哪来的小瘪三!”

“打!”

几个保镖连推带打,俩兄弟不是对手,被打得晕头转向,两人是故意示弱,一番任人宰割,满地找牙的尿样,实质上要让对方相信,他们导演的这出戏是真的。

陆爷用文明棍点了下美女的脑壳,众保镖松手。

“算了,几个不懂事的猪头三!”

“陆爷,我看这几个人可疑,不如给工部局拨个电话,好好审一审!”

陆爷将脸一沉,这件事他不想张扬,如今投靠了日本人,就怕家乡父老围观,见街上人越来越多,他招呼保镖赶紧走。“把那女学生抬出来,让她滚!”

保镖队长不由分说,命令保镖将“昏迷的徐冲”抬出去,放到地上。

“还有书包,都扔给她!”

保镖很细心,把徐冲故意扔在座位的书包扔了出去。


围观的路人不少,各种各样的咒骂,顿时如倾盆大雨;嘘声,诅咒声,叹息声,连成一片;这里那里,唾沫星子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