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六十六 石棺

秋硕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虞国华是驿站邻村的农民。前几年一直在驿站建筑公司干着小工。三年前的一次工伤,他跌坏了右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老板就安排他在工地看管材料。 说起驿站中学工地来,老虞直喊邪门。本来现在修建楼房开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一个两个坟墓,或者土里边出现些人或动物的骨头,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虞国华是驿站邻村的农民。前几年一直在驿站建筑公司干着小工。三年前的一次工伤,他跌坏了右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老板就安排他在工地看管材料。

说起驿站中学工地来,老虞直喊邪门。本来现在修建楼房开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一个两个坟墓,或者土里边出现些人或动物的骨头,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在建筑工地干了多年的老虞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是石头棺材,他还是很一次见到。今年春节过完,正月十六的时候驿站中学的工地就动工了,老虞也就带上自己的家当住在工地边临时搭起的板房里了。现在公家修楼都要搞个什么奠基仪式的,当天县上来了好几个领导,还有镇上的,中学的大大小小的领导们站了一排。工地边上自然搭起了个临时的台子,上边铺满了红布,舞台边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老虞闲着没事,当天去看了所谓的奠基,无所谓是大大小小的领导讲话,然后由胖胖的领导拿起铁铲,在地上铲起了一铲土,别的领导们排着队依次装模作样地在地上铲铲土。然后就是放礼炮。放完后那帮领导们都开上车跑得不见人影了。

工地上的大铲车开了过来,学校的大楼工程算是正式动工了。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老虞听工地上的人说挖出了奇怪的东西,老虞好奇,就一瘸一拐地到工地边上看热闹。见挖掘机和铲车都已经息火了。一块大大的方形石头被挖出了多一半,那石头咋看都象是棺材的样子。那东西太大,挖掘机和铲车都吃不动它,工地老板正在安排工人用钢丝把那块大石头栓起来,看能不能用吊车吊出来。这时候学校的校长陪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官员模样的人也站在了工地边上,老虞听那官员在和工地的老板交涉,说那块石头有可能是埋在地下的文物,让老板注意保护,尽量不要破坏。

几个工人在石棺周围一点点的掏挖,最后把几根粗粗的钢丝从石棺的下边穿了过去,栓牢石棺后,吊车哼哼着,吃力地把那块石棺吊到了工地边上。

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指指点点的。有人说这石棺里肯定是困着什么妖怪,又有人说,里边肯定藏着金银珠宝,至少也会有些陶瓷古懂的。工地老板看着吊上来的东西,傻眼了。这石头匣子的形态,怎么看都象棺材的样子,不过比农村常见的棺材大两人倍不止。现在这东西放在工地边上,学校附近的老百姓听说后都过来围观。大家都不知道该把这东西怎么处理。

强烈的好奇驱使着大家,都想打开看看石棺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后边的老百姓已经开始嚷嚷着让打开石棺了,中学校长征询地看着站在石棺旁边的官员,问道:“章局长,是不是现在打开看看里边是什么东西?“

官员转头问没了主意的包工老板:“你有把握现在能打开这石头匣子吗?“

工地老板回答:“应该没问题吧。不过我觉得这东西有点邪门,最好还是另外找个地方埋了的好。现在正在施工,我怕沾上晦气。“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咋还信这套迷信的东西。你看,这石头雕刻的这么精美别致,很可能是件有价值的文物,我们先打开看看,如果确定是文物的话,我会立即通知文物局过来保护起来的。“

中学校长接口说:“刘经理,你就让你手下的人把这石头匣子打开看看吧,注意不要粗暴地破坏了文物。“

早就按捺不住好奇的魏三,程明,赵大海,王黑娃几个就拿起了钢钎,从石棺的盖子下边试着找出缝隙,然后费力地把石棺给打开了。他们虽然作得小心翼翼,还是把那石棺给破坏了些,盖子边缘的青石碎了几大块。

石棺撬开后,盖子重重地砸在地上,摔成了好几块。那官员模样的人连连叹息毁坏了文物。只见石棺里边冒出了一股淡淡的青烟,一种很好闻的香味四散开来。老虞见周围的人都吸着鼻子,贪婪地吸着奇怪的香味。他伸长脖子,向石棺里看了一眼,见里边装着多半棺淡绿色的液体,青烟和香味似乎就是从那液体里发出来的。液体的表面平如镜面,一位穿着古装衣服的美丽女子安祥地睡在液体里边。看起来就象是玻璃镜子里边的睡美人似的。女人的右手怀抱着一只毛色黝黑呈亮的猫。猫的姿式也非常安祥,如同在主人怀抱中睡着一般。那女人的皮肤色泽看起来和活着的人没有两人样。不知道是幻觉还是怎么了,老虞甚至感觉到了女人的胸部象呼吸一样轻轻地一起一伏。

那睡着的女人太美丽了,平躺着的身体玲珑有致,长长的睫毛似乎在微微颤动,面色竟然带着点轻微的红晕。那石棺里绝对不是个死人,死人的面容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闻着沁人心脾的香味,老虞呆呆地盯着石棺里艳若桃花的女人,他竟然有点心猿意马了。棺材里的女人突然睁开了眼睛,老虞觉得那女人的目光正冷冷地看着自己。他心里一个激灵。忙缩回了伸得长长的脖子。

老虞看看周围,见大家都有点痴痴呆呆的样子,那位官员,中学校长,施工队的刘经理,这些站在石棺跟前的,都呆呆地盯着石棺里边移不开目光。老虞的后边是一片吸气声,施工队的工人还有过来看热闹的老辈姓们都在贪婪地吸着石棺里飘出来的香气。刚才的七嘴八舌没有了,除了吸气,站着的七八十人没有一个人说话,整个场地的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这香味来得快去得也快,香味消失后,大家好象都刚从睡梦中本是来似的。老虞再次伸长脖子向石棺里看,只见里边只有一付人的骨架,旁边还有个小动物的,应该是只猫的骨架吧。里边哪儿有什么绿色的液体和美丽的女人,老虞到现在也弄不清自己第一次看向棺材的时候,是不是出现了幻觉。那官员指指石棺里的骨架,对刘经理说:“埋或者烧,你看着办吧。”说完就回头走出了工地。当然中学的校长,还有一两人个人紧紧地跟着他离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