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加拿大大陆食品厂厂长 对比中加食品

zyf1986918 收藏 4 376
导读: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出口商品被发现有严重的安全质量问题,中国的产品问题已经成为了世界的焦点话题。记者日前采访了一位十年前从中国大陆的南方省份云南移民到多伦多的施杰慎(谐音)先生,他是八○年代中国第一批下海做食品乡镇企业的厂长,在中国的食品行业中奋斗了十几个年头。九七年移民加拿大后又曾经在加拿大安省Oakville市的一家南方美食公司(South Fine Food)工作了四年,他告诉记者,出国后他基本不买从大陆進口来的食品,而只买台湾或香港出产的制成品。 葡萄干熏白了烤腰果 一见面,施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出口商品被发现有严重的安全质量问题,中国的产品问题已经成为了世界的焦点话题。记者日前采访了一位十年前从中国大陆的南方省份云南移民到多伦多的施杰慎(谐音)先生,他是八○年代中国第一批下海做食品乡镇企业的厂长,在中国的食品行业中奋斗了十几个年头。九七年移民加拿大后又曾经在加拿大安省Oakville市的一家南方美食公司(South Fine Food)工作了四年,他告诉记者,出国后他基本不买从大陆進口来的食品,而只买台湾或香港出产的制成品。

葡萄干熏白了烤腰果


一见面,施先生就滔滔不绝的讲起了自己在食品行业近二十年来的见闻:我到国外来后,国产出口的食品我基本是不信任的,以前在国内我也从不给孩子买各类酸奶果奶制品,不论厂家和品牌我都不信任。哪怕是中外合资企业我也不信任,到加拿大后我也基本不买国内来的食品。


前两个月家人买了包国产的葡萄干,本来这种经天然风干的自然食品应该没问题了吧。十年了,我脑子里绷着的弦也放松了。但有一天,我很无意的把这包吃了一半的葡萄干倒進了装着一些还没有吃完的美国产的烤腰果的盒子里,放進一夜之后,我发现原来淡黄色的腰果变成了净白色的了,而且是从里白到外。我建议大家都可以在家做做这个试验,我一下反应过来,这种葡萄干的硫含量高到惊人的地步,因为硫就是起到熏掉不好看的颜色的作用。


我一下醒悟过来,这些葡萄干的制作不是真正的通过自然风干,而是大规模工业生产的,要先做硬化处理,要使用大量的焦亚硫酸纳或柠檬酸,这些酸是也分工业级和食品级,差价很大,完全看生产厂家的良心。如果固化后的葡萄没有彻底漂洗干净,就会残留太多硫、酸,对人体非常有害。其实这种葡萄干和真正自然风干的葡萄干在口感上是有区别的。


再比如国内食品厂做桃子罐头,要先淋硷去皮,很多厂用的是工业烧硷,内涵大量的硫和铅等致癌物,还有淋硷机本来应该是用不锈钢来做,但国内大部分不是,是用铸铁做的,淋硷后生锈很厉害,每年做一次桃罐头,为了明年还用这个机器,就用汽车废油加工业蜡刷在机器上防锈,等第二年用的时候用烫水冲洗一下就又接着用。淋硷后的桃子应该用大量的清水去锈的污染、烧硷的污染,还有硬化处理、固色等加入的柠檬酸、焦亚硫酸纳等,这都需要大量的漂洗,但由于水的缺乏,和工厂要考虑成本和竞争,都不做多次漂洗,都是随便漂一两道,就進入生产。还有应该测水的酸硷度等,但根本就没有人这样做,


国内的食品大多大量的滥用食品防腐剂,如果是国营单位,可能还会按照真的国家规定的食品生产级的标准去進货,但是一般的乡镇企业和个体就没有保证,问题是现在大家为了追求利润,所以即使是国营企业,他们也不能保证進的是食品级的防腐剂,因为食品级的防腐剂的单价和工业用的单价悬殊非常的大。


国产的甚么银耳等产品,也是用硫黄来熏,使其很白很好看,但对身体都是有害的,但因为这类食品不象假酒会吃死人,所以在国内是非常普遍的,大家对这类商品都很习以为常。


国内和加拿大的食品业有天壤之别


施先生表示国内和加拿大这里的食品加工厂的差距大到无法形容的地步:我刚来的时候有朋友说,我也可以考虑来加拿大办食品厂,因为这里的市场上也有白醋等卖,但如果我用自己在国内生产的方法来这里生产,那就是犯罪了,连中国的很多制药厂的生产环境也根本无法和这边的食品厂相比。


我在的南方美食公司,专门有一间办公室,是属于安省政府的卫生检查部门的,政府检查人员要专门在里面做现场的测验和报告,有人要定点来监督,如果这家厂的产品出现了任何问题,这个政府的工作人员也要承担责任。这边的人也不作假,老板也不在旁边看着你。我介绍一个朋友到食品厂,有一箱鸡翅膀掉在地上,是有塑料袋包装着的,他是新人不在意,就还是把塑料袋里的鸡翅膀当原料用了,因此他被老板解雇了。我当时都想不通,这在中国很正常的,有塑料袋包着也没直接沾灰,可是也不行。这里的管理严格到我无法理解的程度。比如这里食品厂的质量检查员,他每天的工作非常的忙,根本无法偷懒,他必须定时周期的不断检查各道工序的温度、加工时间,半成品到成品的质量,不断的签字,并随时调整各工序的加工时间等,如果这批产品出了问题,就会被追究责任,甚至是法律责任。


食品厂的所有设备是不锈钢的,每天由专业的清洗公司在夜里彻底清洗干净。有时如果早上开工前,发现屋顶还有因清洗而留下的水气珠,就不能开工,必须先清理屋顶上水珠后才能开工。因为怕有细菌在水珠里。这在中国是根本不可能的,两边的管理差距太大。


而且两边的设备差距也是非常的大,这边流水线的设备全不锈钢,非常的安全、干净。再比如食品厂的衣服不能自己带走,每天下班后有专业的服装清洗公司来收,每天按食品卫生要求洗好,每天上班用的都是新洗好的衣服。一次性手套,质量检验员永远不允许看到工人手的皮肤,否则经理看到了,检验员就会丢饭碗。


施先生给我们对比了在中国糕点厂的见闻:那时也是工作关系能看到他们的生产车间,那是一家吉庆祥的工厂,他们专门有地方堆积回收糕点,因为糕点厂自己有很多销售店,过期食品一律回收,堆够数量后又整体回炉加工,很多糕点发霉变质很严重,看了非常的触目惊心,但主任说如果倒掉就会损失钱,所以在加入一部分新的原料后在加工成一种叫"耳朵饼"的糕点出售,由于价格相对很低廉,当时就是6分钱一片,所以厂家介绍,这种饼在学校附近卖给学生最受欢迎。


当然也有质量相对好的产品,比如重油蛋糕就是用新料做的。但他也看见有时鸡蛋流的到处都是,包括地上也有,工人就用干面粉拨上去,把其收集起来做糕点,包括流在地上的鸡蛋:

这些都是十年十几年前的事了,但十几年后,在海外又看到了南京糕点厂如何用头年的月饼重新加工新月饼的报道,其实这有甚么,这些事我们十多年前就都司空见惯的了,当时我看到了也只是觉得就是那样的,没有更多的想法,反正大家都是吃这些东西,大家也觉得很正常。


加拿大标准无法在中国实现


施先生可以说是食品业方面的专家了,但他表示如果今天让他回去中国,按加拿大的标准来管理食品企业,他是无法实现的:这是一种体制的问题,不管有多大的本事也无法施展,国内的不正当竞争,法制不健全、有法不依、执法犯法等一大堆的问题,我的食品做的再好,也得不到保护。现在国内食品厂家,99%的做宣传都不敢把镜头对着自己的生产线和加工场地,都是对准包装,以前云南有个五矿公司投资了一个很好的食品厂,饮料生产线,漂亮的厂房,二亿多投资,很符合国际标准的,但那样的厂就是因为成本高,没有竞争力早就垮掉了。


国家是有法规,有些法规有了几十年了,但都是纸上谈兵,现实没有按其执行的。而且要命的是立法者很多在做违法的事,而且他们就立些含意模糊的法规,好便于他们自己开脱和得利。执法的人也是用法来做交易。


很多监管食品行业的人更本不懂食品的加工和生产条件要求。他们负责发食品营业许可,但很多管理太不细致,而且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特别是厂家和食品管理部门间都有利益关系的。以前主管我们的人没事就来厂里转转,拿产品等,当然他们也给我们通风报信。目前国际上都在说中共产品的问题,中共政府是会在出口产品的管理上加强,但整个中国食品业的现状就是这样一个状态,起点就很低,出口商品的要求会高一些,那也是和国内的标准比,但和西方的标准比起来还是太低太低了。

分享


0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