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温暖的爱情表达式

苏胖胖是个男生,苏胖胖身高1.80米。来这家公司面试的那天,我溜了一眼面试名单上排在我后面的人,居然叫“苏胖胖”。我和伙伴就这三个字嘻嘻哈哈乐了一番。末了,我一边从包包里掏出一袋薯片,一边说,“我真该感谢这名苏胖胖同志啊!感谢他让我笑得直长皱纹!”

坐在我左边的男生一声不吭地看着我把薯片嚼得稀里哗啦,然后就毫无征兆地冒出一句,“这东西吃多了不好,卡路里高、占地方、还没营养!”我看他一眼,“你有研究?”他认真地点点头,指了指墙上的面试名单,“我就是苏胖胖!”

没想到,我和他都被录取了。

上班第一天,电梯里人山人海。苏胖胖隔了两个夹公文包的男士、一个发短信的女士和一个听Mp3的女孩,像见了亲人一样冲我嚷,“喂!喂!是我啊,苏胖胖!”我估计,电梯里所有的人都会记住这个永恒的名字。不过我当时一直忙着做一件苏胖胖不知道的事情:祈祷我和他不要分在一个部门……

我做行政,而苏胖胖不知道混在哪个部门。

公司楼后有一个篮球场,午休时,技术部的男生会在那里打篮球。一次,苏胖胖也混在其中,我也仿佛见到了亲人一样,在四楼的窗口,指着那个被人推拿的背影喊着:“苏胖胖!”虽然我只是叫了几下苏胖胖的名字,部门里的同事却认定我喜欢他,我只好四处辟谣。公司里帅哥那么多,我再不开眼,也不能选他啊!就冲他那么卡通的名字,我都不干!

星期五下班前,我打电话:“亲爱的,你想享受免费上网和空调吗?你想和美女共进午餐吗……”还没等我说完,对面的女友就毫不留情地打断我的话:“不要指望我陪你加班啊!”我只好懒洋洋地在星期六中午才晃荡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刚坐下,就听见走廊里有“哗哗”的声音。刚看完《office闹鬼》,我这后遗症还没过去呢!顺手拿起一把裁纸刀,刚走到门口,门就被推开了!我尖叫着把裁纸刀掷出去,就听“哎哟”一声,苏胖胖坐在地上。

我又好气又好笑:“你来做什么?”他指指门外的扫把:“打扫卫生啊!”我恍然大悟:“弄了半天,你小子是清洁部的!”苏胖胖喊冤:“我是技术部的,我这是劳动减肥,你懂吗?”

从那天加班开始,苏胖胖便时常跑来关心我的营养问题,唠叨地说这个没营养,那个不该吃。还把自己的减肥计划书给我看。每次临走前,还会用他的眼睛拼命向周围的女同事抛媚眼。我问:“你看上哪个妞了?”苏胖胖居然又是一脸无辜:“我那是用眼神示意大伙,‘不好意思,打扰了’。”

就此,我和苏胖胖各得出一条结论。我的是:我与苏胖胖之间存在严重的“不可逾越的理解障碍”,简称“鸿沟”。苏胖胖则认为:你这小妞思想复杂。


苏胖胖是个品位高尚的人,爱看书,喜欢研究,没事儿就捧本砖头那么厚的《电子线路分析手册》。不像我,专看时尚杂志,还是地摊上打折的过期版本。

一次,苏胖胖问我的理想是什么。我告诉他,就八个字——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他很不屑:“你就不能具体点?”我说:“就是吃火锅,喝雪碧,还有去KTV唱歌。”他说:“你那些过期杂志白看了,这么庸俗!”可惜,品位高尚的苏胖胖却很不幸运,总是被那么不高尚的人误解。于是,他就经常在我面前抓狂。

据说,苏胖胖学雷锋,额外帮助客户完成了一部分工作。客户感激不尽,决定请苏胖胖吃饭。苏胖胖婉拒之,客户再盛邀之:“何必那么客气呢?大家年纪差不多,很有共同语言的!”当时,技术部里鸦雀无声。苏胖胖顶着巨大的压力,硬梆梆地说:“我这几天胃口不好!”客户用力拍着苏胖胖的肩膀:“你胃口好了,就给我打电话。”

我无情地批评了苏胖胖:“你也不怕吓倒客户?还说什么胃口不好!”苏胖胖更委屈:“关键问题不在这里——他儿子都上初中了,还说和我年纪差不多!”过了一会儿,苏胖胖用一副更委屈的神情问暴笑中的我:“我看起来真的那么老吗?”

我就把压在电脑键盘下,偷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尚杂志上的一段话读给他听:“略有老相的男人应该为自己感到幸福,当你20岁时,你看起来像30岁,显得成熟,当你30岁时,看起来像40岁,显得稳重,当你40岁时,看起来像50岁,显得老练。”

苏胖胖一连串问了好几遍:“真的吗?”可惜,我当时忙着看明星八卦,没有抽出时间回答,可怜的苏胖胖就认为我默许了。他说:“你这小妞,晚上请你吃火锅!”

很快,我发现苏胖胖一激动兴奋或者一感恩,就会请人吃火锅。

那天我们去吃火锅的路上,要穿过一片停车场。从进停车场起,我就发现苏胖胖不对劲。他喜欢在面包车前面晃荡,特别是那种车窗是单向玻璃的,还偷偷地搔首弄姿。终于,我在第18辆面包车前堵住他。他反问我:“你不觉得我胖吗?”我几乎晕死。原来苏胖胖把单向车窗当作镜子,照得不亦乐乎!

我叹口气:“苏胖胖同志虽然嘴碎点,心细点,肚子大点,腿粗点,基本上还是帅哥一个!”于是,吃火锅的时候,苏胖胖就多给我要了一份鱼丸。

我刚夹起一个玲珑剔透的鱼丸,还没来得及扔到锅里,苏胖胖的脸就穿过火锅上热腾腾的水蒸汽,将信将疑地问:“我……真的不胖吗?”

这一次,我彻底晕了。


五一节,我和女友去布达拉宫,认识了一个导游。我兴奋地发短信给依然在公司加班奋斗的苏胖胖。他极端地怜悯我:“可怜的孩子,碰上一个平头平脸的,就兴奋成这个样子!”可当我发到“他送我玫瑰花”那一条时,苏胖胖的手机仿佛不在服务区一样,再也没有了声响。我俩之间的每日一信活动就此结束了。

从西藏回来,我意外地发现苏胖胖瘦了。苏胖胖说我黑了,黑得和方便面里的胡椒似的。我把帅哥导游介绍给苏胖胖认识。导游说:“不如晚上一起去唱歌?”

唱歌的前半场,苏胖胖一声不吭地坐在沙发的一角喝红酒,一杯接一杯。帅哥导游心疼得嘴角直抽筋。后半场,苏胖胖一直握着一支麦克。我发现,瘦了的苏胖胖唱歌的样子很好看,嗓子也很好。但是我很快就发现不对劲——嗓子都破了,还在声嘶力竭!导游害怕了:“你朋友失恋了吗?”我大笑,笑得脸上肌肉都疼:“没事,他就这样。”然后我的心就难过起来,开始灌红酒。据说,我昏迷之前,还说了一句字正腔圆的京骂。我说:“苏胖胖,你丫是个懦夫!”

第二天,大家都清醒了。苏胖胖打扮得西装革履的,看见我就嬉皮笑脸:“姓吴的小妞,你居然也知道穿diro的套装?”我撇撇嘴:“你穿得人模人样做什么?”接下来的五分钟,两个人干瞪眼,生怕对方发现自己底气不足。直到一名同事走过来。那位同事说:“哟,脉脉含情啊?”

那一个星期内,我和导游约会了三次。听说,苏胖胖不多不少也犯了三次错误,被上司骂得狗血淋头。为了挽救苏胖胖,我决定介绍最好的女友给他。

女友赴约前,兴奋得像只羽毛鲜艳的鹦鹉:“就是那个会做饭,心细到为你提供最新化妆品资讯,你脚崴了背你回家的壮男?”我有点后悔,说:“大姐,人家是纯情孩子,你手下留情行不行?”

女友提前回来。一进门就开始骂:“那个苏胖胖不会精神不正常吧?就知道吃火锅,喝红酒,还要去KTV唱歌!”

我没来得及仔细思考,就被帅哥导游接去“福记”。他说那里有正宗的四川火锅。送我回到家门口时,帅哥导游抓住我的手,我竟然一躲。帅哥导游的力气很大,反映也很机敏。一把拽我过去,还拽到了他怀里。我惊恐万状地看着他的嘴压下来,左躲右躲,眼看就躲不过去。我很没出息地哭喊了三个字。我喊:苏胖胖!

我觉得自己一定有特异功能。第一次祈祷,苏胖胖果然没有和我分到一个部门。第二次祈祷,苏胖胖居然从天而降,他那双43码的休闲鞋印印在帅哥导游的白裤子上,还很嚣张地说:“小子,想泡我的……”然后,他就愣了,总不能再叫“你这小妞”了吧?虽然,此时我抱他抱得那么紧,还肆无忌惮地把眼泪鼻涕涂满了他的大T恤。

后来,苏胖胖说:“幸好我一直在你家楼下等你回来!”我却无情地摧残了苏胖胖脆弱的自尊心:“你好像不会打架啊?那一脚踹得动作很僵硬且不优美,高度也不够,怎么往人家屁股上踹?”苏胖胖“哼”了一声:“你以为是在跳芭蕾啊?”


星期一,神清气爽去上班。我和要好的同事说:“我和苏胖胖恋爱了!”那人看了我一眼:“你们不是一直在恋爱吗?”我不服气:“以前不算,以前他没说他爱我。”那人瞟了我第二眼:“小姐,你也太俗了吧!说与不说能怎样?苏胖胖是谁啊,咱们公司的钻石王老五,你偷着乐去吧。”

想想也是啊!还要什么劳什子的“我爱你”呀,苏胖胖不是已经用行动表达得一清二楚了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