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处女作:爷孙俩[八一][蓝剑军团][精华已评]

静静的兵 收藏 20 929
导读:在阳光下晒了一身暖意的春风,闯进了一辆高速驶过的车里。 于是窗口边的罗墨,吸到了几口春风里的泥土香味。这味道,和几年前和爷爷一起乘坐火车时,弥散在车厢里的气味是那么相像。 那个时候,也是春天,也是一样的好天气,也是同一个目的地——江苏宿迁。 一 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罗墨8岁那年吧,应该是1990年。 那一年爷爷给家里安上了电话,而且找找这个,找找那个,居然查到了身在老家的三弟的联系方式。听着听筒里三弟的声音,在家一向说话稳稳重重的爷爷居然口吃了半天。 “罗墨啊,愿不愿意更我回老家啊?”通完

在阳光下晒了一身暖意的春风,闯进了一辆高速驶过的车里。

于是窗口边的罗墨,吸到了几口春风里的泥土香味。这味道,和几年前和爷爷一起乘坐火车时,弥散在车厢里的气味是那么相像。

那个时候,也是春天,也是一样的好天气,也是同一个目的地——江苏宿迁。


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罗墨8岁那年吧,应该是1990年。

那一年爷爷给家里安上了电话,而且找找这个,找找那个,居然查到了身在老家的三弟的联系方式。听着听筒里三弟的声音,在家一向说话稳稳重重的爷爷居然口吃了半天。

“罗墨啊,愿不愿意更我回老家啊?”通完电话后,老爷子忽然问罗墨。

罗墨点了点头。

就这样,固执的一老一少在没得到家里人同意的情况下,做了一点简单的准备,携手上了回老家的火车,回那个在宿迁城郊的小村子。


“没错,你爷爷啊,从小就倔,死倔死倔的。”三爷爷抱着罗墨说着过去的故事,“从小就受不得气,仗着个头大,到处打架,尤其爱跟地主家的小孩打。”

罗墨一边听着三爷爷的话,一边死命嚼着当地硬邦邦的大饼。这种饼仿佛是牛皮做的,罗墨咬得脑袋都疼了。

“瞎说什么呢,来,罗墨,跟爷爷睡觉去。”爷爷从罗墨的手里取下饼,往弟弟手里一扔,“走喽。”

罗墨知道三爷爷没有瞎说,爷爷的倔是出名的,奶奶经常在背后数落爷爷的往事,什么解放时凭一个人背四袋米的本事从农民变成了工人,拿到了上海的城镇户口,可后来又因为顶撞领导而被支内了江西。


这天晚上,爷孙俩都没什么睡意。罗墨调皮地骑在爷爷的腰上,看着窗外。在罗墨小的时候,爷爷甚至经常让他在自己的腰上跳来跳去。这可把罗墨妈给吓坏了。

木屋的窗外,是很漂亮的夜空,银河跨过天际,漫天都是银色,星星是那么遥远,但又是那么明亮。

忽然,一个绿色的亮点飘进了屋子,一闪一闪的。

爷爷伸手一抓,把亮点抓进手里,然后把手放在了罗墨的脸前。手心中,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


白天趁着爷爷出去逛的时候,罗墨找到了三爷爷:“三爷爷,爷爷小时候还有什么好玩的事啊?都告诉我吧。”

“还有什么事?”三爷爷低头想了一想,“你爷爷差点抗美援朝,你知道不知道?”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抗美援朝嘛,你爷爷20都还没有呢。有一些干部到村里来征兵。你爷爷要报名当兵。可是,你太太死活不肯。家里为这事闹翻了天,太太除了没把你爷爷的腿打断,什么方法都用了。就这你爷爷还是要去。征兵最后两天了,你太太怎么着啊,她把家里的门用大锁锁上,家里随便闹,就是出不去。就这么着,你爷爷没有去成。也幸亏他没有去成啊。”

三爷爷看着罗墨透亮的眼睛,叹了口气:“村了去了五个人呐,一个也没有回来。”


下午的时候,爷爷逛回来了。他的脸色很难看,跟弟弟说了几句之后,就带着罗墨离开了村子。在村外的路边,爷爷停在了一冢土坟前,看了很久。跟在后面的三爷爷,一声不吭的。什么都不明白的,只有小罗墨,他绕着这个无碑的坟转了几圈。

一阵春风吹过,满坟包的草,郁郁葱葱的,摇动了起来。


“笃笃……”

敲门过后,和往常一样,给罗墨开门的是奶奶。

“唉呦,小罗墨啊。”奶奶上来就伸出了两只胳膊,“走了这么久了,让奶奶好好看看。”

“怎么样,我说我胖了吧。奶奶。想我吗?”罗墨乘机对奶奶撒着娇。

“想,我的小乖乖。奶奶想死你了。”

“爷爷呢?”

“在里面。”

“那件事告诉他了吗?”

“放心。我们都没说。去让他开心一次吧。”


“爷爷,我回来了。”罗墨走进小房间,看见爷爷又在看阳台上的几盆花了。

爷爷回头看了看,没理罗墨。

怎么回事,罗墨有点不明白爷爷的反应了。看到八仙桌上放着爷爷最喜欢的茶壶,罗墨顺手拿了起来:“爷爷,喝口水。”

“罗墨啊,”爷爷接过茶壶,问道,“在大学里过得还好吧。听你爸说,你没少旷课去打游戏啊。”

罗墨一愣:“哈哈,还好还好。没耽误功课。”

“哼。”爷爷拿起茶壶砸了砸罗墨的脑袋,“小鬼,总是无组织无纪律。要是再有下次,你就不要再进我的门。”

罗墨捂着头,走到了一株兰的跟前:“爷爷,可能我有一阵子不能念书了。”

这株兰是罗墨被大学顺利录取后,爷爷特地买来送给罗墨的。

不过养什么死什么的罗墨,委托爷爷帮自己照看着。现在这株兰,绿如墨。


然后,罗墨就把一张纸递给了爷爷。

纸上的标题大字是:入伍通知书。

“你……”爷爷又开始口吃了,“你怎么……”

“这家里,还有谁不知道你心里其实一直都希望我去参军。我拿到学校的入取通知书的那阵子,你都不知道你的表情有多矛盾。原先,爸妈是不同意的;现在好了,有了大学生入伍政策,爸妈终于同意我参军了。”

爷爷的脸变得红起来,他的嘴角翘了翘:“罗墨……不亏是老子的好孙子。”

他低下头,也看向了那株兰:“还记得小时候,我带你去老家的事情吗?”

“我记得,我也记得那座坟。其实高中的时候我就偷偷回去打听过。”

“那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一点吧,爷爷。”

“来。”爷爷搬来两个小凳子,一老一少就这样坐在了兰花前:“我和你好好说说这个故事。不过,罗墨,你在军队里要好好干啊,不要倔,要听话。”

“爷爷,你呀,要把身体养好。我已经长大了,你要等着我将来好好服侍你的。”

阳台对面的山上,这时刮起了风,山上的树像麦浪一样的一层层波动起来,接着罗墨的头发就翻动了起来,接着整个阳台,都是淡淡的青涩兰花香。


两个月后,爷爷病逝。


“喂,罗墨,罗墨……”

摔在地上的手机里不断发出的,是妈妈的声音。

罗墨感觉自己的脑子一下子变得很空,很空,眼睛里一下子被水泡得,什么也看不清。

他仰着头,吸了吸鼻子,然后捡起了电话:“妈,你再说详细点。”


爷爷出事的时候,罗墨新兵训练才两个月。

那天工厂组织一些退休工人去挺远的一个地方钓鱼,人家都坐厂里的车过去,只有爷爷是一个人骑车去的。去的时候倒是还好好的,可是钓好鱼回家的途中,爷爷从自行车上摔下来了。

三天后,爷爷去了。

为了不影响罗墨的训练,爷爷不准家里人通知罗墨,哪怕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

家里人都遵从了爷爷的遗愿,没有透露给罗墨任何消息,直至今天。


“爷爷,你怎么这么容易就走了?”兵营屋顶上,罗墨点了一支烟,放在了地上,“这是我特地给你买的。你还没有抽过我买的烟呢,爷爷。”

他又点了一支,放进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

在淡淡的烟雾里,罗墨仿佛看见了自己在爷爷的背上又蹦又跳的;看见了爷爷手心里的小小萤火虫;看见了爷爷狠狠地吸了口烟,给自己吹了一个大大的烟雾泡泡;看看了爷爷一手拿着自己的成绩单,一手拿着拖鞋追着自己;看见了爷爷的嘴角咧开:“不亏是老子的好孙子!”;看见了爷爷缓缓说着:“你在军队里要好好干啊,不要倔,要听话。”

眼泪就这么在烟雾中,迅速滑落:“爷爷,你知道不知道,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有个女朋友了。她叫静静,是个好女孩,她愿意在那里等着我。我上次就想告诉你了,可是……”

“爷爷,你知道吗?我的最大愿望,就是赚点钱,让你和奶奶接下来的日子好好过,舒舒服服地过。你怎么能走得这么快!”

“你知道我在梦里想了多少回吗?我们一家子,在一起,开开心心的。我给你们做好吃的,买好玩的,就这么一直陪着你们,一直这样,一直……”

“从高中起,我们就没有在一起好好说过什么话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爷爷——”


在这个没有任何气流流动、沉寂天闷的夜晚,罗墨坐在屋顶,就这么坐着。

突然战友胡枫跑了上来:“快,有人来了。”

罗墨把烟一掐:“爷爷,你放心。你的遗愿我一定会完成的。”


车子马上就要到宿迁市区了。


开车的胡枫松了口气,开始聊天:“罗墨,你知道不知道,那阵子你把我们吓坏了。”

“是啊,”王岩接着说,“天天起床后,枕头都会有一大滩水渍。”

“这件事,不过这事你们要是透露出去,别怪我不给战友面子。”罗墨很认真。

“我们可没有这么八卦。不过,罗墨你爷爷的遗愿到底是什么啊?”胡枫问道

罗墨低头想了想:“啊,是啊。说起爷爷的遗愿,就不能不说村子里那个没有碑的土坟了。”

邱叶茂插嘴道:“是啊,那个坟到底有什么秘密啊?”

“你们还记得我说过,那个小村子,我的老家,有五个人,抗美援朝去了,他们出去了,就没有回来。

这五个人,都是爷爷一起光屁股玩大的伙伴,他们本来是约好了六个人一起去参军的。你们也知道,爷爷没有去成。

这是我爷爷一辈子的心病,他一直觉得自己欠着他们。

把话说回来,这五个人里面,有一个叫赵金城的,他的家里人,后来在自己的地边上造了这座空坟,算是对那个孩子的一个交代,可是又怕哪天孩子真回来,于是就没有立上碑。这么多年了,一直如此。

那次我和爷爷一起回来,爷爷就看见了坟,知道了坟的来历,他很感动,直到他发现现在的老赵家里的人,早已经忘记了这件事,忘记了这个没回家的孩子。

甚至他还发现了村子里的人,也一并都忘记了这五个保家卫国的孩子。

你们想想看,爷爷肚子里的火,生得有多大。

他当天就把我带走了,也再也没有回来过这儿,他的老家。”

“原来是这样,我全懂了。”王岩点了点头,“那罗墨,你跟老家的人打过招呼了吗?”

“打过了,村子的人都同意了我们的想法。”罗墨笑了笑,“不过咱们还是清晨过去把事情做好吧,我不希望全村都来看着我们做事。其实村里人,还是记得当年的事的。”

“好!”年青人的想法总是差不多的。

罗墨望着车外的风景,心里默默说道:“爷爷,其实村子里的人,还是记得当年的事情的,他们是这么地支持我们的想法,你要是还在就好了。”


次日清晨,灰蒙蒙的田地边,那个土坟的跟前,几个人影终于停止了忙碌。

事情都已经做完了。

四个战士,罗墨,胡枫,王岩,邱叶茂在坟前站在一排。


早上终于来临,第一缕阳光开始慢慢照耀到宿迁市,照耀到这个远郊的村子,照耀到这个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的土坟上,照耀到坟前摆放着的一束黄菊花,当然也照耀到了土坟前新立的碑上,照耀到碑上那些鲜红的字。

那些红色的字分别是“赵金城”“余坤根”“王龙”“王志伟”“黄永福”。

“敬礼!”四只手臂整齐地抬起,充满力量。

罗墨开口说道:“前辈们,我的爷爷罗庞年没有忘记你们,我们这四个兵没有忘记你们,咱们村子也不会忘记你们的。你们放心吧,你们手里的枪,我们接过了!”

“我的爷爷他临死前一直说,他很想你们……希望……希望你们在天上,可……以……聚在一起……不再分开……”


尾声

“罗墨,这下你的心愿可以说了结了吧。”王岩问。

“其实,我希望自己在将来,可以把那五个老兵的故事,真正地找到,找到他们牺牲的那一刻,给所有人一个的交代。”

“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说。这个忙,我们帮到底。”邱叶茂说。

“没有错。我们一定帮。”胡枫拍了拍罗墨的肩膀。

看着这三个战友,罗墨感觉心里轻松了很多:“爷爷,你看到他们了吗?你就放心吧。”


车厢里的那盆兰花,在透过车窗的阳光温暖下,开得正盛。

本文内容于 2010-7-28 8:18:27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