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与东盟期待东南亚国家同上合组织进一步深化合作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两段文字,原文是:

第一段:拉夫罗夫透露,此次在河内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上签署了《巴厘第三协约》,该文件提出了国际组织亦可加入东盟的可能性(此前仅允许单个国家加入东盟)。

第二段:拉夫罗夫在河内召开的俄罗斯-东盟外长会议结束后向俄罗斯记者表示,俄罗斯与东盟成员国正在研究深化东南亚地区同上合组织合作的问题。


我们知道,此次东亚峰会上“最具冲击性”的新闻就是“东盟酝酿吸收俄美加入”,东盟由此也在10+1(中国),10+3(中日韩)、10+6(中、日、韩、印、澳、新西兰)等一大堆合作模式的基础上,又添加了一种“10+8(中、日、韩、印、澳、新西兰、美国、俄罗斯)”模式。


显然,上述模式都是在“东盟此前仅允许单个国家加入”的基础上的。

美国企图”公开介入(其实是破坏)东亚经济一体化的最新动作



因此,假设东盟与上合组织合作的问题发生实质性突破,那么,这将创造一全新的合作模式,我们不妨称之为“1(东盟)+1(上合)”模式;


值得强调的是,我们经常提的东亚经济一体化,本质上是以“10+1(中)”为核心、“10+3(中日韩)”为目标的一体化,至于所谓“10+6(中、日、韩、印、澳、新西兰)”,在目前阶段,已经属于美国通过“东盟内部亲美势力、日本、韩国等”、打造的一个、旨在破坏、至少是迟缓“中国力推的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工具”了。


非常清楚,现在弄出的这个所谓“10+8(中、日、韩、印、澳、新西兰、美国、俄罗斯)”更是华盛顿在“东盟内部亲美反美华势力、日本、韩国等”的策应下,“企图”公开介入(其实是破坏)东亚经济一体化的最新动作。




●“10+8”最终能够成为一个话题,是美国人玩得非常成功的一个小花招




值得一提的是,与吉尔吉斯问题类似,华盛顿这次是拉上俄罗斯“一齐要求入伙”的,因此,尽管中国不乐意美国加入、且可以公开反对之,美国也因此而无法在“10+3”基础上搞“10+4”、或者在“10+6的基础上搞10+7”,但对于俄罗斯一并“入伙要求”搞“10+8”、且是将“整个上合”都带向东盟的意向,中国就不好公开反对了,因为这等于一并拒绝俄罗斯与中亚四国。


坦率地讲,在东盟内部亲美势力、日本、韩国的配合下,“10+8”最终能够成为一个话题,是美国人玩得非常成功的一个小花招。

●与吉尔吉斯局势类似,“俄美”恐怕都只能取得“部分成功”



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也与吉尔吉斯局势类似,尽管莫斯科与华盛顿在这个问题上再次“相互利用”了一把,但是,恐怕都只能取得“部分成功”。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妨直接听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东亚峰会扩员事宜答记者问。


原文如下:


问:据报道,近日东盟外长会酝酿扩大东亚峰会成员,吸收俄罗斯、美国加入。在东盟—中日韩外长会和东亚峰会外长非正式磋商期间,东盟就此向其他各方进行了通报。中方对此持何立场?


答:中方一贯主张东亚合作是开放的、包容的。对东亚峰会扩员事宜,我们重视并尊重东盟共识,愿继续同各方保持沟通,以最终达成协商一致。


中方认为,地区架构演变应该有利于促进东亚和平、发展、合作、繁荣,要符合东亚多样性的特点。本地区各个合作机制应该相互补充,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演变中的地区架构应该坚持东盟的主导作用。

●间接地“劝戒”东盟:任何超出“10+3”规模的架构中,东盟的主导作用都不可能维持




请大家注意,秦刚在讲话中强调了两点:


一是:中方一贯主张东亚合作是开放的、包容的。对东亚峰会扩员事宜,我们重视并尊重东盟共识,愿继续同各方保持沟通,以最终达成协商一致。


二是:演变中的地区架构应该坚持东盟的主导作用。



非常清楚,北京一边强调“重视并尊重东盟共识,愿继续同各方保持沟通,以最终达成协商一致”、从而对“10+8”持开放态度、将东盟何去何从的选择权高调地赋予东盟自己的同时一(中国对东盟部分成员也有决定性影响力),也一边用“演变中的地区架构应该坚持东盟的主导作用”来间接地“劝戒”东盟:任何超出“10+3”规模的架构中,东盟的主导作用都不可能维持。




●这份“劝戒”针对的对象




值得强调的是,这份“劝戒”即针对“东盟”这个组织,更针对东盟内部的、即想坐享中国经济发展之利、即想有朝一日欧美金融危机再次爆发就依靠中国市场渡过一劫,又想依靠美国等区域外势力在政治与军事上制衡中国、从而拉抬自身战略价值、企图八面玲珑的东盟成员国。在这种人中,东盟内部最典型的、也最有实力的就是越南。

●不论是日本、韩国、还是东盟成员国越南、新加坡等,想的、做的这一套,本质上就是与中国玩“政经分离”



而在东亚内部,最典型、比越南更具实力的的莫过于日本与韩国。非常清楚,不论是日本、韩国、还是东盟成员国越南、新加坡等,想的、做的这一套,本质上就是与中国玩“政经分离”。



●所有这些,其实已经置“美元本位制”于空前受压的境地



不仅如此,由于“美国南亚战略”迟迟未能形成破局所必须的“战略条件(欧盟拒绝提供美国急需的南亚配合)”,伊核之“中欧俄”战略协调仍然在“有效运行”;因出现吉尔吉斯问题,但在中国“冷处理”下,“上合”仍然存在;因“天安舰”事件一度中断的“中欧战略接近”在德国总理具“历史意义”的访华之后、再有重大(但非实质)进展,中国“扶弱(欧元)锄强(美元)”策略开始公开化,最为重要的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在“重启汇改”后突然加速,再加上“中段反导”的战略宣示(战争能力、战争决心)已经为“方方面面”所确认;特别是精心设计、并准确引爆的希腊危机不仅没能一举击溃欧元、反而促成了德国总理墨克尔展开“具历史性意义”的访华,所有这些,其实已经置“美元本位制”于空前受压的境地。




●即便是美国也想“在一定阶段内”与中国、甚至与东盟、日本、韩国玩时髦的“政经分离”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从“美韩军事同盟”处理“天安舰”的态度来看(在朝鲜半岛这一亩三分地上,都不敢玩儿真的、更不敢玩儿大的),不仅韩国在与中国玩“政经分离”,即便是美国决策层,其实也想“在一定阶段内”与中国、甚至与东盟、日本、韩国玩时髦的“政经分离”。起码在“欧元”没有被击溃之前。尽管这样更多是出于无奈!



但值得强调的是,美国“在一定阶段内”与中国甚至与东盟、日本、韩国玩的“政经分离”,与东盟、日本、韩国与中国玩的“政经分离”有着本质区别,这一点,我们稍后再展开!

●中国最好的应对之法,就是从三个方向着力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中国最好的应对之法,就是在外交部“两点态度”的基础上,从三个方向着力:


第一个着力方向,是往里“加水”,即:你东盟内部不是有人策应美国的“加水”战略、想搞什么“10+8”吗?那好,我就更加一桶水,将整个“上合组织”也加进去。


显然,加进了“上合”之后,表面上是“1+1”的“简单模式”与“平衡模式”,但实质上却是“10+12(8+中亚四国)”的“头(东盟)轻身(东盟外部势力)重模式”之“失衡模式”,试问,一个在“实力”与“成员数量”都远远超过东盟的合作模式中,东盟一直想把持的主导作用又将如何维持?


不仅如此,一个包含了中国、美国、俄罗斯三个世界大国的“10+12”模式,其实又可以“重新简化”为“10+3(中美俄)”模式, 在这种模式中,不仅日本、印度这类大国没有了话语权,就是中国公开支持其发挥主导作用的东盟,自身也将最终失去话语权,在这样的一个模式中,明眼人一看就知,东盟将形同虚设。



●东盟内部“某些不自量力的国家(比如新加坡)”来说,恐怕就要“提前”边缘化了



如果局势真的发展到这一步,那么,对东盟内部那些想通过“主导东盟、东盟主导(10+N)”这一模式来发挥“关键作用”的“某些不自量力的国家(比如新加坡)”来说,恐怕就要“提前”边缘化了。



显然,我们在这里之所以要强调“提前”这个词,在于东盟内部想通过“主导东盟、东盟主导(10+N)”模式来发挥“关键作用”的“某些不自量力的国家(比如新加坡)”来说,其“边缘化”已是不可避免的了,这一点,在“新加坡、越南等国家”策应美国搞什么“10+6”模式时,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


●以“新加坡、越南等国家”策应美国搞“10+6”模式为标志,中国其实已经开始“更加重视”另一种处理方式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以“新加坡、越南等国家”策应美国搞“10+6”模式为标志,中国其实已经开始“更加重视”另一种处理方式,即:


第二个着力方向,就是“抽水”,即:你东盟内部不是有人与日本、韩国一道,以遏制中国为目标,策应美国的“加水”战略、想搞什么“10+6”吗?那我就”阶段性地调降目标值“,将以“10+3(中日韩)”为东亚经济一体化的目标值,阶段性地调为以“10+1(中国)”为目标值,并在此“阶段性目标”的“新要求”下,将“10+1(中国)”这个目标,一一分解为了“中国与部分东盟国家的区域性经济合作”、比如“大眉公河区域合作”、“北部湾区域合作”,更或者“中缅、中泰、中老、中柬、中越、中新、中马、中印(尼)等双边合作”,而且是捡中国、或者这些国家最需要的项目进行合作,甚至让利合作,对东盟内部亲美势力进行分化与打击,这样做的目的,在于将它们进一步绑上中国经济的列车,但也得讲“条件”,“条件”就在于“必须协助”人民币加速走进东南亚。





●在东亚方向,中国对“美元本位制”打出的一个、令其“内心”能感觉到剧痛的“组合拳”



值得强调的是,宣布“重启汇改”之后,紧接着,人民币就开始挂牌交易马来西亚货币--林吉特,就是典型一例。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中国宣布“重启汇改”、且人民币正式挂牌交易马来西亚货币--林吉特,是迄今为止,在东亚方向,中国对“美元本位制”打出的一个、令其“内心”能感觉到剧痛的“组合拳”。



在我们看来,这一“组合拳”的打出,意味着:一旦全球战略上需要,人民币“对美元、或者欧元”大幅贬值、从而带领东亚经济圈大多数货币“对美元、或者欧元”大幅度贬值,从而或全面冲击美国、或者全面冲击欧盟市场利率、总之是防止“欧美”联手重拍“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老电影”,或者联手经济、特别是金融攻击中国的“前期准备”已经开始落实。

●东亚国家玩的“政经分离”,其实都有三个特点



事实上,令美国这种“外在搅局者”、或者新加坡、越南这些“内在搅局者”都无可奈何的是,中国在这种区域性经济合作、或者双边经济合作中,即拥有地缘上的绝对优势,也拥有经济结构上的绝对优势,还拥有市场的优势,特别是,拥有“98金融风暴中人民币承诺不贬值”的“历史优势”,更拥有即便出于自身利益、中国也较美国“更加真心维护东盟经济稳定运行”的“角色优势”,因此,东方评论员想强调的是,“东盟成员国、日本、韩国等”出于对98年亚洲金融风暴惨痛损失的“集体性恐惧”,在“欧美金融危机”随时可能再次爆发的大背景下,在东亚国家手中握有“欧美”大量债权、从而注定要象“98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前被“欧洲、特别是美国资本”所“惦记”的残酷现实下,不论是实力更强的日本、韩国玩儿的“政经分离”、还是实力更弱的东盟亲美成员国玩儿的“政经分离”,其实还有三个特点:

●这些“政经分离”都具有两面性



第一个特点,这些“政经分离”都具有两面性,即:它们即是在对中国玩““政经分离”、同时,也是在对美国玩“政经分离”;




●这些“政经分离”其实有“轻重”之分



第二个特点,这些“政经分离”其实有“轻重”之分,基于98年金融风暴的历史教训,不论是对这些国家的“政治结构”也好(它们大多是西方式民主政治结构),还是对这些国家的“经济结构”也罢,那就是“生存”第一、且在“有经济才有政治”的规律下,是“经济生存”第一;



●这些“政经分离”还有“虚实”之分



第三个特点,这些“政经分离”还有“虚实”之分,那就是以“经”为“实”、以“政”为“虚”。




●两种“政经分离”的本质区别



前面说了,美国“在一定阶段内”与中国甚至与东盟、日本、韩国玩的“政经分离”,与东盟、日本、韩国与中国玩的“政经分离”有着本质区别。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种区别就在于:美国与中国、东盟、日本、韩国玩的“政经分离”,是以“政”为“实”、以“经”为“虚”。



显然,由于日本也好、韩国也罢,甚至东盟大部分国家,其第一大贸易对象就是中国,而不是美国,而在经济上,仍在“一场最终可能颠覆整个世界政治、经济、军事秩序”的“金融危机”中潜行的美国,对这些国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偷偷重拍”一部旨在解决、至少是延缓“金融危机”之“98亚洲金融风暴”的老电影,而为了掩人耳目,奥巴马政府甚至与华尔街达成了一个战略妥协,那就是美国国会通过了所谓美国历史上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法案”。

●所谓美国历史上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法案”的真实面目



对于这部仍然“只见目录、不见细节”的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法案”的真实作用,我们只想强调两点:


首先,根据这部号称美国历史上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法案”,准备对制造了美国金融危机的“华尔街金融永动机”进行严厉监管的不是别人,就是它们的“名义上的老板”--美联储,而目前只给了份“目录”、坚持“日后再给细节”的也不是别人,就是它们“实际上的老板”-华尔街资本;


显然,美联储也好、华尔街资本也好,几经包装,仍然是想玩一种“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并继续驱使“华尔街金融永动机”去制造财富的虚拟游戏。这就是所谓美国历史上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法案”的真实面目。



其次,奥巴马政府及美国国会在这个时刻通过所谓美国历史上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法案”,其目的就是两个字,一个是“骗”字,另一个是“拖”字。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骗”的目的即在于“骗”美国国内的选票(美国国会即将进行中期选举)、更在于“骗”国际社会,前者很好理解,而后者的意思是:在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法案”的监管下,“华尔街金融永动机”将不会重复之前的错误,因此,请国际社会勇敢、放心地将财富投入同一部“华尔街金融永动机”,而美国也由此可以继续向“军饷”都成了话题的“美国军事机器”提供融资,以尽管可能地在伊拉克、阿富汗呆下去,为旨在解决、至少是延缓“金融危机”之“98亚洲金融风暴”的“老电影”争取“重拍的时间与空间”。




●日本、韩国等之所以拼命向中国经济靠近,也是打心里惧怕这部“老电影”的“重拍计划”



而日本、韩国等之所以在经济上拼命向中国经济靠近,也是打心里惧怕这部“老电影”的“重拍计划”,因为,基于98亚洲金融风暴的残酷一页,那即是这些国家经济稳定运行的恶梦、也是这些国家政治稳定运行的恶梦!

●97年的日本之所以无能为力



显然,在他们看来,中国即有防止“重拍计划”的经济实力、也有防止“重拍计划”的政治与军事实力。


值得强调的是,97年的日本,之所以只能目睹“欧美”拍摄“亚洲金融风暴”之“电影”、从根本上摧毁日本经济在东南亚旨在与“欧美经济”全面竞争的经济布局而无能为力,除了“自私”的因素之外,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没有今天中国的政治与军事实力。



●出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局面




因此,东盟、日本、韩国等与中国、美国之间玩的这种“政经分离”也就出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局面,一方面,是东盟、日本、韩国等要借助“中国经济”、特别是“中国政治、军事”之力,切实防止“欧美”重拍“98亚洲金融风暴”之“老电影”,另一方面,是东盟、日本、韩国等又担心“这种借助”产生过大的副作用、助长了中国对东亚经济的主导性,因此,又想“借助”一心想重拍“98亚洲金融风暴”之“老电影”的“美国政治、经济、军事”之力,防止中国主导东亚经济一体化,如果考虑到能否深化“中国力推之东亚经济一体化”,原本就是能否防止“欧美”重拍“98亚洲金融风暴”之“老电影”的“不二法门”,因此,上述的“这种局面”即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局面、也是一个“非常脆弱、脆弱得很难保持平衡、外部与内部的条件稍有变化、就无法兼顾的局面”。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中国有一句充满哲理的名言,谓之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在这个问题上,这句名言可谓是一语道破本质,并为中国决策层提供了最好的“参考意见”,即:要破解这个奇怪的局面,可从内、外两个方向着手。



所谓“内”的方向,也就是第一、二个着力方向,也是“加水”或者“抽水”,而所谓“外”的方向,则在于“东亚之外”的方向。



在具体展开之前,我们再来看一则“颠覆性新闻”与两则“冲击性新闻”。


资料:英副首相称伊拉克战争“非法”引起轩然大波

吉尔吉斯总统称愿与俄商讨新建军事基地问题

央行与新加坡签署1500亿元规模货币互换协议

[时事点评]我们知道,7月15日,因提前公布“美韩联合演习修改方案”、从而被美国人“抗议”泄密的韩国军方,于7月17日突然宣称:韩国已研制出射程为1500公里的国产“玄武-3C”巡航导弹


对此,韩国《朝鲜日报》称,目前世界上已研发出射程达1500公里以上巡航导弹的只有美国、俄罗斯、以色列和韩国4个国家。该媒体还称:韩国新导弹“性能堪比美国的‘战斧’式巡航导弹”。


●所谓“韩国国产的”“玄武-3C”巡航导弹,恐怕根本就不存在



对此,我们曾经在第一时间就给出了一组观点,既:


其一,所谓“韩国国产的”“玄武-3C”巡航导弹,在东方军事评论员看来,恐怕根本就不存在。


如果硬要说韩国国产,那么,凭借韩国当今“怎么算也不高”的军工水平、但却“非常高”的“韩剧”水平,所谓韩国国产“玄武-3C”巡航导弹,就“本质”而言,也至多是将美国的成品“刷了一层油漆”,加了点儿“大韩民国”的标饰,再用类似在那枚据说是“击沉天安号”的朝鲜鱼雷推进装置上写下“编号”的“手法”,写上了“玄武-3C”的字样,仅此而已!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我们之所以将其列为“冲击性变量”,并不在于“韩国能不能制造什么、而在于美国又“借韩国人泄密之机”让韩国李明博政府干了什么?或者、美国又在韩国干了什么?”




●“并不在于”韩国拥有了什么、而在于美国将“射程达1500公里以上巡航导弹”正式部署到了韩国




其二,值得强调的是,美国将“据称能打1500公里的巡航导弹”卖给韩国,我们可以从两个层面去看问题:



首先,如果这则消息是“真实的”,那么,在“中国、俄罗斯、欧盟、日本等国”看来,这“并不在于”韩国军队拥有了什么(韩国拥有该武器只是形式上的),而在于美国将“射程达1500公里以上巡航导弹”正式部署到了韩国。



显然,以韩国的军事能力(更别提军工能力了),要想“单独、且正确使用”这种武器根本就不可能,这需要强大的太空“侦、测、导”的综合能力,显然,严格地讲,在射程1500公里以上的级别中,目前有这种“制造、使用”综合能力的只有三家(既:中俄美,以色列都算不上,它也是美国人提供的产品与技术支持。但有意思的是,在韩国媒体的报道中,中国的相关技术竟然不不如韩国的先进,这“韩剧”也编的太有水平了)。




●其“性质”与将“爱国者反导系统”部署到中国台湾一样,都是美国针对中国的、战略打击武器的“公然前置”



因此,美国将“射程达1500公里以上巡航导弹”正式部署到韩国,其“性质”与将“爱国者反导系统”部署到中国台湾一样,都是美国针对中国的、战略打击武器的“公然前置”。

●美国人想实现的“政治与军事意图”



值得强调的是,让“中、俄、欧、日”等已经、或者准备介入朝鲜半岛问题的“大国”产生这种“视觉效果”,正是美国人想实现的“政治与军事意图”





●“出卖”韩国的一种“政治补偿”




其次,在韩国李明博政府看来,美国将“据称能打1500公里的巡航导弹”卖给韩国,是对美国在“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的问题上、因中国施加了强大压力,最终不得不退缩、并“出卖”韩国的一种“政治补偿”。




●韩国李明博政府之所以想要一个“美韩2+2会议”




因此,由于“韩国社会”在心理层面的“极其特殊性”,这种所谓的“补偿”将被李明博政府用以向“韩国反对、质疑其对朝政策的力量”描绘成“美国对韩国的极其重视”,并用以向“击沉天安舰的朝鲜(韩国的结论)”“武力示威”。


显然,在“天安舰事件”中已然成为国际社会“一块笑料”的李明博政府,在处理“韩国社会”已经形成的一种“怒中国不帮、哀美国无力”的“不安全感”时,这是其“仅能实现的”两个“政治与军事意图”之一。而另一个,就是所谓的“美韩2+2会议”了。


值得强调的是,韩国李明博政府之所以想要一个“美韩2+2会议”,除了借此“自抬身份”(与日本、印度等美国盟国攀比),还有就是想借“此”对朝鲜示威、并给“韩国社会”一个交待,其“意思”与上面相同,仍然是用以向“韩国反对、质疑其对朝政策的力量”描绘成“美国对韩国的极其重视”。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国防部长盖茨一起访问被称为“三八线”的板门店非军事区域、向朝鲜进行威慑,也就成了在“联合国主席声明”及“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演”问题上接连“出卖”韩国利益的美国,对“被出卖者”--韩国李明博政府的“最大奖赏”。●“忌惮”中国“跨境反恐”将美国“提前”逼进墙角


但更加值得警惕的是,在中国“坚决反对”下,由于“忌惮”中国“跨境反恐”以“强迫”美国不得不在“维持巴基斯坦通道的高效性与实质性启用俄罗斯通道”之间被迫进行“战略抉择”,从而彻底将美国南亚政策、美国阿富汗政策、美国中亚政策,其实也就是将美俄关系、美欧关系、甚至美日关系、美印关系“提前(注意我们的用词)”逼进墙角、迫其“提前”进行战略抉择。


因此,美国决策层在黄海方向退缩了一步,但是,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这一进一退,却也就势造出了一种声势,这也就是以美日、美韩军事同盟为核心,拉上印度、澳大利亚、东盟部分国家,组建所谓的“东方北约”。

●在“北约”本身已经不稳的大背景下,还玩什么“东方北约”?

然而,美国人对中国“跨境反恐”的“忌惮”、不仅“声称与北约的阿富汗利益一致”的俄罗斯看在眼里、本就是北约重要成员的欧盟成员国也看在眼里,并由此立刻产生了“两个变量”,即:


首先,在中国的“冷处理”吉尔吉斯局势、“美俄”也就不得不“热处理”吉尔吉斯局势的过程中,在俄罗斯的压力下,美国已经做出了一定让步,那就是“吉当局准备考虑在南部地区开设第二个俄罗斯军事基地的问题”,吉尔吉斯并将“重新讨论美军驻玛纳斯物资转运中心问题”推到了“将于2010年10月选举产生的议会解决”;

其次,是代替正在访美的首相卡梅伦,在众议院接受质询时,英国副首相克莱格对工党议员说:工党支持“非法入侵伊拉克”一说。

不难看出,就在美国借助“天安号”、“玄武3C巡航导弹”营造“东方北约”声势的关键时刻,不论是“声称与北约的阿富汗利益一致”、并“准备与北约进行战略合作”的俄罗斯,还是本就是北约重要成员、且与美国承担了阿富汗主要危险任务的英国,是一点儿也不给美国这位“北约总司令”面子,俄罗斯的“挤”与英国人的“拆”,再加上德国总理的北京之行,法国今天宣布将为俄罗斯制造两艘“西北风”,特别是“欧美”把持的国际法院裁定“科索沃独立”不违反国际法、令科索沃问题再次成为“欧俄”政治角力、“欧美”经济角力的焦点,所有这些,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既:在“北约”本身已经不稳的大背景下,在“美俄关系刚刚重启就困难重重”的大背景下,美国人还玩什么“东方北约”?

●在这种趋势下下,美国人还玩什么“东方北约”?

如果在上面讨论的背景下,去观察“中国央行与新加坡签署1500亿元规模货币互换协议”,也就不难明白,在“北约”本身已经因“大国角力”而出现不稳、且“欧美”、特别是“中欧美”之间的经济、特别是金融角力有可能因科索沃问题而突然白热化、东亚经济势必受到重大冲击的“大背景”下,作为东盟国家中最为“亲美反华”、且力量最小、前途无“亮”的新加坡,目睹“人民币结算”在香港的一系列大动作,人民币与马来西亚货币挂牌交易的大动作,也开始在“政经分离”上加重筹码了,在这种趋势下下,在其主要盟友、甚至美国人自己都在与中国、甚至彼此间大玩、特玩“政经分离”的无奈下,美国人还玩什么“东方北约”?

最后,作为一个建议,我们认为:

第一,更加一步,加大人民币国际化力度,并将“扶弱(欧元)锄强(美元)”从政策慢慢落实为行动,从而既激化“欧美、日”之间的三边撕裂,又可促进、牵动“中欧俄”之间的伊核合作、“以核问题”合作,特别是经济战略合作,并尽可能弥合彼此间的分岐。根据我们的观察,中国眼下正在这样做。


而实质是“欧美金融之争”、“欧俄政治之争”的“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在被注入了“国际法院裁定不违法”这个变量后,也为中国如此行事提供了可以充分利用的“参数”。不要忘记了,中国的态度不仅在科索沃问题上、也在格鲁吉亚问题上至关重要。

●连续两手棋,美国人很可能最终下成两手“臭棋”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国人一前一后在吉尔吉斯(瞄着中俄关系)、科索沃(瞄着欧俄关系)两个方向下了两手“企图乱中取利”的棋,很可能下成两手“臭棋”、下成中国与俄罗斯瞄着“欧美关系”调整行棋步调的“棋眼”。

第二,就是一旦战略上需要,人民币要敢于以“100%”以上的幅度(兑美元、或者兑欧元,视大国之间的排列组合而定)进行大幅度贬值,并带动港币、或者东盟主要货币(比如马来西亚林吉特)与美元脱钩、与人民币挂钩。


之后,再在“大幅贬值”的基础上(请注意这一前提条件),让人民币缓慢进行升值,通过公布、并相对固化人民币汇率“货币蓝子、权重”等市场手段,慢慢形成“强大的、不可动摇的长期升值预期”,从而死死地锁住美元(或者欧元)的货币政策,冲击美国(或者欧盟)的市场利率,我们认为,如果形势需要,既然美国更加猛烈的金融危机不可避免,那就尽可能促使美国(或者欧盟金融危机)提前爆发好了。显然,假如美国人果真玩成了“东方北约”,那么,就会有这种“可能性”,而在这种“可能性”下,那份“10+8”又当如何?眼下流行在中美之间大玩“政经分离”的东盟、日本、韩国等,又当如何?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一“可能性”如果能利用得好,在“正式施展”之前,“本身”就可能成为中国为这场“最具颠覆性”的“排列组合”投入的、最为关键、充满变幻的一个变量。至于局势如何发展,我们将与大家一起密切关注。


本文内容于 2010-7-26 10:21:24 被小编a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