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 正文 第七节报仇雪恨【3】

愤怒的炮手 收藏 4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


“胡说!”范老大说道:“现如今,日倭杀你区氏一门,老掌柜在天之灵,也会让我们牛头山兄弟再次聚义。我们不是扰乱四方,而是聚义复仇杀鬼子,你是读过书的人,怎么连这点都不明白。”

一帮人都站起来,对区伟说着相同的道理。

区伟仍然摇头,对大家说道:“牛头山众父老的高义区伟心领了,但是大家不要逼迫区伟为难,违逆父意,做个不孝的人。现如今区伟家破人亡,如果那日潦倒,走到叔叔婶婶兄弟姐妹家门口,能够给碗饭吃,有个躲风避雨的栖身之地,区伟就感恩不尽了。”

“混蛋话。”范老大怒斥道:“老掌柜大恩,让我们重新做人,难到我们连猪狗不如,不懂得做人道理。现如今你不重率牛头山一帮人为你父母家人报仇,只怕一帮老小会各自为战,为老掌柜复仇,就如一把散沙,那能够杀的几个鬼子。牛头山方圆几百里,都是你们区家和牛头山的地盘,你如何会无栖身之地,如何会没有饭吃。我看你是区家的逆子,不思报仇,躲避责任。”说罢老泪顺着面颊不停的流了下来。

“范叔。”区伟含着眼泪说道:“父母之仇,永生难忘,但不能违逆了父亲遗愿。侄儿还要赶回区家村,祭奠亡父亡母和一家冤魂。聚合之事日后再谈。”

范老大见不能马上说服区伟只得说道:“既然如此,还是赶紧回区家村。”

区伟对范老大说道:“范叔,几天早晨,汪二叔家有四个家人被鬼子杀了,我答应去安葬祭奠,现在看来已经没有时间,你可不可以去帮助料理一下。”

范老大说道:“这有何难,我去就是了,按照规矩,得明天下葬,今晚我就动身。今天已经晚了,你们还要连夜赶路,明天才能祭奠,也好让众人准备祭奠用品。”

“范叔。”区伟泪水潸然流下,说道:“范叔,祭奠之事,小侄不懂啊。”

“唉!”范老大叹息一声说道:“少掌柜放心,我来安排。”

范老大转身对围在一旁的人们说道:“大家动手,割下鬼子的头,拿到区家村祭奠老掌柜一家。”

说话时,已经有人开始行动,去割鬼子的头,听见范老大说完,一起顺着来时追杀鬼子的地方回去割下鬼子的头颅。

牛三战和战士们看在眼里,对区伟一帮人的行为充满了疑惑,揣测不已。但是心里对鬼子的仇恨使他们不去拦阻区伟等人的野蛮行为,有的还帮着拿人头。

区伟领着牛三战进了师傅董金山的家,却没有看到师傅和刘冰等人,大家都心惊,不知师傅几个人到了那里。

“区文,你带人赶紧去找师傅师兄他们,看看是不是在附近躲避?”

“是,师兄。”区文回答,立即招呼师弟们寻找师傅。

在一旁的一个受伤的乡民说道:“没看到你师傅到附近的几家。”

区伟在屋里听见,赶紧出来,问道:“大家谁也没看到师傅几个人嘛?”

区文说道:“杀鬼子时,没看见他老人家出屋,区理区成两个人被师姐叫进屋,也没有出来。”

“是不是在我们追杀鬼子时,师傅他们害怕危险,就走了。”区伟疑问。

那个乡民说道:“你们追杀时,我因为有伤,就没有和你们一起去,始终在这里,没看到董师傅出门。”

“那会在哪里?”

正在大家疑问时,香女从屋内出来,屋外的众人惊讶,刚才没有看到,怎么会从屋里出来。

香女看见大家惊异的模样,说道:“师傅和区成区理一起把师兄护送到了洞里,都不用担心。余下的事情,就由区伟酌情去办。”

牛三战正在担心刘冰的安慰,听见香女的话,心自然而然的放心。命令古大陆和几个战士帮助乡亲一起收拾练武场上无头的鬼子尸体。

区伟说道:“现在马上要天黑了,大家已经一天没吃饭,都累了,还是赶紧的做饭,让大家吃饱。吃饱后还要趁夜赶回区家村。”

范老大来到区伟跟前说道:“少掌柜,吃饭的事我已经安排了,等一会就会有人来召唤我们。但是明天祭奠的事情我看还是缓一缓,时间来不及。祭奠区家一门的事是个大事,是牛头山的大事,应该隆重一些,不能如此的匆忙。”

区伟听完,问道:“范叔有什么主意。”

范老大说道:“少掌柜,你就听我的安排吧,后天再举行祭奠仪式。明天你和师兄弟们先把汪家和在这里死亡的三个人安葬了,让他们入土为安,我去安排老掌柜祭奠事情。”

区伟点头,说道:“一切就听范叔的安排。祭奠所用的钱财等回到区家村再给你。”

“说什么话,牛头山给老掌柜祭祀,还用的着钱,你就做你的事情去吧,一切的事情就由我来安排。今天除了你们区家师兄弟和那些大兵外,其余的人和事都由我来安排,你们就好好歇息,明天还要早起。”

“一切都烦劳范叔了。”

“客气什么。”范老大说完,就走开安排他的事情。一帮人留下做事,大多都是父女老幼。年轻力壮的都匆匆离开办范老大托付的事情。

区伟看见范老大安排事情井井有条,马上多师姐问道:“师姐,刚才你怎么从屋里出来。”

香女说道:“师弟和牛长官一起随我进屋说话,其他师弟就留在外面等候吃饭歇息,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许进来,大家明白吗。”+

区伟点头随着师姐进了屋内,牛三战紧随其后。

来到屋内,香女搬动柜子,露出洞口,说道:“进去,师傅在洞里等着你们。”

两个人钻进去,香女钻进后回身把柜子拉上盖住洞口。点燃蜡烛在头前领路,拐弯抹角的走了七八里,才看见区理区成站在洞口迎接,几个人出了洞口,豁然开朗,一个能容纳三四百人的山洞出现在欧伟和牛三战的面前,真可谓别有洞天。

区伟对区理问道:“师傅和师兄在哪里?”

区理答道:“师兄和这位长官随我来。”

洞内点着油灯,区伟和牛三战紧随区理向里面走去。香女犹豫一下,转身又钻进小洞,赶回家。

两个人被区理带到一个小洞里。

刘冰全身赤裸躺在池水里,浑身插了很多的银针,池水在冒着热气。

区伟看见师父,马上问道:“师兄的伤势怎么样?”

“性命无碍了。”有说道:“区伟,你现在是不是对你师兄的来历和我们的来历有些疑问?”

“师傅,徒弟愚笨,但不敢问起。”

“哈哈,你说不敢问,还不是问了,师傅就说给你听,这位长官也一起听听无妨。”

三个人都竖耳静听。

董金山说道:“我和你们师姐十年前来到牛头山,来历只有你父亲区翔知道。今天贺冰徒儿来了,有幸在这里相会,我就把以前的事情和我们的来历告诉你们,以免你们疑问。”说着注视着三个人问道:“当年有个黄飞鸿黄大侠你们可知道?”

牛三战摇头,区伟说道:“黄飞鸿当年在武林中路人皆知,只是我们都年幼,我们现在知道的都是听你说的故事。”

“那不是故事,是真实的事,我就是他最小的一个徒弟。”

“噢。”区伟吃惊,因为黄飞鸿一生的英雄壮举让他崇拜。

“说是最小的徒弟也还不是。”

“怎么?”区伟不懂。

董金山说道:“当年师傅随刘提督一起带兵进驻台湾,与日本人交战,那日本人船坚炮利,士兵都使用火器,比我们 的大刀长矛不知要厉害多少倍。保台作战只一年,就兵败撤回广州。师傅回来后,就不在收徒传授武艺,全都是因为国家无能,眼看着自己同胞用肉身抵御火器,黯然神伤。只开着宝芝林医馆,维持生活。我那时十几岁,是个孤儿,以要饭为生。因饥病交加,倒在路边,幸遇师傅路过,将我抱回宝芝林医治。后来病好我不肯离去,师傅也看我可怜,就让我留下做个医童,给人熬药端水。入台作战时,我被师傅带到台湾服侍他起居饮食,给军队伤员抓药煎药。后来兵败一起撤回时,师傅因急火攻心,病在船上,我一路精心服侍,用自己暗中学到的针灸之术给师傅调治,竟然治好了师傅。师傅回到了广州后,只开医馆,开始教我医术,但不授我武功。后来我缠着梁宽、林世荣两位师兄学武,被师傅发现,他老人家见我痴心武功,也不拦阻,还对我多加指教。只两三年我就将他成名的武功铁线拳和飞砣学会,见我聪明,就把我推荐给咏春拳王梁赞的儿子梁壁学习咏春拳。两位师傅都没有正式收我为徒,但我学到了两位师傅的绝技和医术,更学到了两位师傅做人的真谛。我学成后,师傅们让我自己闯荡江湖,但不许提他们的大名。”

“那后来呢?”区伟见师父停止不说,急忙问。

“后来我闯荡江湖,学各家之长,才知道武学的博大精深,自己只可窥一斑,而不可窥全貌。后来在湖南娶了香女的娘,开个医馆谋生。在湖南有结识了一位英雄,他的大名叫贺龙。”

“什么,贺龙贺师长!”牛三战惊叹。

“以前师父说到的贺龙真有其人?”区伟对牛三战问道:“怎么长官认识贺龙?”

“不认识,只是大名如雷贯耳。”牛三战回答说:“贺龙是我们八路军一二零师的师长,领导着千军万马打击日寇。确是是个令人敬仰的英雄。”

“区伟,贺龙本是个和我们一样的一个自食其力的人,但他不满当时军阀的黑暗统治,跟随孙中山先生革命,一直做到国民党的军长。你们说他是不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是啊。”区伟说道:“那时听你讲两个人的事,都敬佩的不得了。”

董金山继续说道:“我与贺龙相交甚厚,我敬他是个英雄,他敬佩我的武功和医术。后来他要转战各省,就把自己的堂侄贺冰,也就是你们的师兄交给我抚养。贺冰的父亲是随他南征北战的大将,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贺冰母亲已早死,他就成了孤儿。”

“什么?”牛三战惊叹的说道:“原来刘参谋长是贺龙师长的侄子。”

董金山继续说道:“我收养了贺冰,视同己出,教他武功医术。那年贺龙参加了共产党南昌起义,任总指挥。但是兵败,无奈逃到香港。后来他又回来,组织共产党军队,创建苏区,建立红军,一时兴旺,但终因寡不敌众,只得四处游击。因我们的交情深厚,我几乎拿出全部家产支持他。但后来被人告密,国民党发现,受到牵连,国民党要杀我和全家,无法贺冰回到家乡桑植,被乡亲匿藏。你们师娘因一路惊骇而生病死亡。我们只得逃回广州,但在广州已无立足之地。那时师傅已经因宝芝林被大火焚毁,烧尽家财抑郁而亡。又怕自己牵连到其他人,也不敢露面,但仍被人认出发现,国民党要抓我们,我没有办法只得带着香女逃难,逃到了通县,巧遇王会长为病重的父亲求医,我毛遂自荐,给他治愈,后来得到王会长帮助就在通县落脚住下。”

董金山说道:“当年牛头山一帮弟兄窥视王会长家家财,纠集了一二百人,在你父亲的带领下,预谋夜晚抢劫。幸亏汪兴的父亲得了急病,送到我开设的医馆治病,我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上判断是一伙山贼,听出端倪,恐与王会长家不利,就马上给王会长示警,让他们做好了预防。王会长家大业大,结交甚广,从附近各县调来大批军队和警察,将牛头山的兄弟们都包围在王家大院,你父亲等人不能逃脱。又派兵围剿了牛头山。但王会长仍忌惮牛头山余众,杀又杀不得,放又放不得。没有办法,找我商量,我给他出了个主意,把他们都关在监狱里,也不审问,只每天送给好吃好喝。我到牛头山说服余众,化干戈为玉帛。那年你爷爷还健在,被我说服,亲自到王家认错负荆请罪,担保牛头山不在滋扰王家。王会长借坡下驴,放了牛头山兄弟回来。我就与你爷爷和父亲开始交往。你父亲其实早已不想干那山贼的勾当,在我的劝说下,请王会长出面帮助,说服官府官军不再围剿,自行解散了牛头山弟兄,变成山民,以打猎种田为生。大部分牛头山的人员在通县才有了户口,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因我怕再通县被国民党发现,连累王家,就和你父亲说起了我的来历,得到你父亲的帮助,搬到牛头山山下居住,收你们为徒,传授武艺至今。”

董金山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我们和贺冰分开也有七八年,今天才听他说,分散后,他参加了贺龙的红军,现在又成为一个八路军,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打击日寇,也算是个英雄。”

“是的。”牛三战说道:“现在贺冰叫刘冰,是我们八路军抗日根据地的参谋长,率领我们打击日寇,但不是在贺师长的直接指挥下。”

“哦,是这么回事。”董金山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不知贺龙贺胡子现在在哪里,一别十几年,想啊。”

牛三战说道:“贺师长可以联系到,现在根据地有电台很容易就可联系到。可惜电台没有带来,如果带来不用一会,就会接到贺师长的回答。”

“当真。”董金山不信。

“当真,刘参谋长的伤好了,就可和贺师长联络了。”

“哈哈,哈哈。”董金山爽朗的笑着。继而对区伟说道:“区伟,黄飞鸿,贺龙都是英雄。你父亲虽然惨死在鬼子的屠刀之下,但我也尊他为英雄,因他识大局,解散了牛头山,给附近百姓以安宁,给牛头山数百人正常人的生活。不知你有何打算。”

“师傅,当今我最佩服的是贺龙师长,我去投奔他,杀鬼子,建功立业。”区伟慷慨激昂。

“好,我这么多年没白教导你。但你何必舍近求远,眼前就有一个你值得追随的英雄。”

“谁!”

“你师兄贺冰。当今日寇入侵,残杀生命,就是我华夏子孙荡倭杀寇,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

“师傅,区伟虽是山寇之子,但仍是堂堂中国之男人,岂能让倭寇逞凶。”

“好,徒儿,现在你不单单是家仇,而是国恨家仇,家仇事小,国恨是大。牛头山数百山民正是为民出力,证明自己也是华夏一子的大好时机。”

“师傅,我就是找你商量这件事情。当年父亲立下誓愿,不允许牛头山重新聚合,徒儿怎敢忤逆父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